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成败机会取决於什麽起跑线?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主任 雷鼎鸣)(转载)求助:我被香港科技大学和人大录取,该如何选择?谢谢!


  成败机会取决於什麽起跑线?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主任 雷鼎鸣)(转载)求助:我被香港科技大学和人大录取,该如何选择?谢谢!(图1)

  赫曼(James Heckman)是2000年的诺奖经济学得主,他除了是顶尖的计量经济学家外,多年来一直研究教育与贫穷的关系。他两周前到科技大学演讲,便以此为主题。在他眼中,预防贫穷远胜於事後补救。怎样预防?便是在儿童阶段便要介入,使他们学懂怎样学习技能,若等到贫穷在他们身上出现时才去济贫,成本效益会十分差劲。

  教育有助脱贫,这已是常识,亦已被过去大半个世纪极大量的实证研究所确立。但赫曼的见识不会如此笼统,他加了两个具体问题:一是学懂什麽技能最符合成本效益,最有利低收入家庭的子女脱贫?二是什麽时候这种学习最合时机?若政府不懂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扶贫政策会事倍功半,徒自浪费资源。父母不懂答案的,可能会窒碍子女的发展,影响其一生的前程。

  软技能塑造个人品格
  赫曼认为认知能力(Cognitive skills)十分重要,例如IQ,学习的专注力等。此种能力可提高学习的效率,帮助了解世界,感受到学习带来的收益,对一生的成就亦有帮助。不但如此,有证据还显示高智商与健康及低死亡率有正面关系。不过,赫曼却绝非推崇怪兽家长填鸭式的教育,一些在幼儿时期便人为地推高IQ的方法,的确对孩子有短暂效果(也许在香港对入幼稚园或小学的「面试」会有帮助),但数据显示,到了8丶9岁时这些小孩便会打会原形,与其他孩子无大分别。但家庭环境的影响却是持久得多,其中又以母亲的作用较大。

  在美国要靠福利救济的家庭中,一个幼儿每小时平均可听到616个字,但在有专业背景的家庭中,每小时却平均可听到2153个字,而且肯定性鼓励性的用字远多於纪律性禁令性的。到了3岁时,福利家庭的孩子积累到的字汇约500字,但专业家庭的孩子却有1100字。母亲若是大学毕业生,她的孩子认知能力的分数平均而言,亦远高於中学或以下程度的母亲的子女。

  赫曼最重视的倒不是认知能力,而是非认知性的所谓软技能。这包括责任感丶自觉性丶自尊心丶社交能力丶自我控制力丶推迟满足的能力等等。这些技能使到孩子在长大後可以在社会中有效活动运作,不用像一些失去自我控制力,抱着反社会心态的人般处处树敌。年轻人或许像《红楼梦》中贾宝玉般一见到「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对联便大感厌恶,但以赫曼找到的证据看来,这些软技能在市场中却是大有需求。

  那麽什麽时间最适合打好认知能力及软技能的基础呢?中国人说「3岁定80」,原来赫曼的研究中亦有此结论。在幼儿阶段,不同孩子的能力差距已可表现出来,有部分差距未来可以缩窄,有些却不容易。如此早出现差距,会否是基因问题,天生如此?基因可能有它的角色,但人脑的後天可塑性很强。赫曼指出,大量证据显示,家庭对孩子的投资及外部环境对孩子成长期的影响力,不能单靠基因可解释。事实上,家庭的背景对小孩是否成功有很强的预测力。所谓家庭背景,并非指父母是否富有,而是他们是否懂得教育孩子。

  0到3岁投资回报率高
  香港的父母可能太过重视孩子的认知能力,对软性技能的培养投资不足。经济学家喜用投资回报率去量度哪一种投资最有效率。赫曼总结这方面的研究结果中指出,回报率最高的投资是在婴儿尚未出生时,这应是指孕妇注意健康是最符合成本效益的,若此阶段疏忽,後患无穷。0到3岁的投资回报率也极高,4到5岁次之,在学校时期又再次之,毕业後工作也可累积经验或得到培训,但回报率又比不上读书时的回报率。这显然是说起跑线对一生人的发展或成败有关键性的影响。

  香港的父母害怕子女输在起跑线,这其实符合赫曼的研究结果,但他们却不一定明白,究竟幼儿教育哪一部分对儿童长大後的生产力最有帮助?赫曼告诉我们,儿童成长时生产力能提高的主要因素其实是软技能。这方面发展得好的话,未来一生人很多缺点或对健康不利的行为都可及早清除,身体会好一点,人际间的沟通更有效,少出现反社会的行为,懂得尊重别人,思想较为开放,容易吸纳他人意见,做事有责任心等等。

  香港的父母很多都重视起跑线,但恐怕只有其中的一部分才知道最适合的起跑线在哪里。中产父母中,少有人不紧张子女认知能力的,但对培养儿童的社群能力及其他软技能却不一定都注意。香港的总和生育率一度是世界最低,家中只有1名子女的大有人在,培养他们社群能力的条件可能不充分。今天我们见到不少年轻人不懂与人相处,一听到别人意见与己不同便拔剑而起恶言相向,可能与此有关。当然,有些家长也懂得培养孩子与人共处能力的重要。

  优质幼儿教育政策重要
  从政府促进跨代流动性的角度看,推动计划培养幼儿软技能正好是一个切入点。正如上文所述,只有部分家长明白这道起跑线的重要,而赫曼却发现,把资源用在此处有极高的回报。在实际世界中,我们经常都会碰到一个问题:效率与公平经常都是鱼与熊掌,两者不可兼得,但赫曼却宣布,优质的幼儿政策正是又公平又符合资源配置效率的罕有例子。社会投放资源在幼儿教育项目,尤其在软技能培养上,不但可帮助认知不足的家长懂幼儿教育之道,从而在起跑线上不同家庭都有平等的机会,将来儿童长大後生产力与收入都可得益,这不是效率与公平的共同体现是什麽?

  既然赫曼确立了在幼儿阶段便介入教育的重要性,政府其他的政策要注意不应与此有冲突。举个例子,近日政府推出的「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计划,其性质是「负入息税」的一种,有鼓励人民出外工作的意图。这本是好事,但在计算津贴时,应留有空间,使到有3岁或以下幼儿的家庭父母中,起码1人能有诱因留在家中照顾小孩。这是儿童品格与软技能的形成期,错过了可能加剧跨代贫穷。

  不过,我们对赫曼的主要发现,也不用过分解读。他并没有说,过了3岁後,教育便再无用处,又或只要3岁前教得好,以後便乾坤已定,不用再理会。赫曼指出的是,幼儿期的教育,尤其是与软技能或品格有关的,影响极大;过了时机後,才去补救,是事倍功半了。

  (赫曼演讲的录影,可在科大高等研究院网站找到。)我是深圳人,从小看香港的电视剧、***。在国外读的书,大学应该比港科大好,大学期间也认识很多香港朋友。
  我想说:
  1)如果你家很有钱,几十万学费对你家来说是小菜一碟,那么可以考虑去港科大。注意是考虑,毕竟如果你有心,在香港应该比在大陆英语学好更容易吧,视野更开阔些,出国的机会也多些。
  2)如果你家也不是富豪。还是人大吧。
  首先,如果你想出国定居,不一定要通过港科大这个跳板。对于大多数欧美国家的人来说,港科大和人大都没听说过,谁更好who cares?如果想通过科大申请欧美研究生,没有奖金的话又是一大笔学费,你不希望你家因为你读书而倾家荡产吧?更何况,到了外国,你就知道老外不会像中国人这么看重学历,N多的东西比学历重要,包括身份、外语水平等等。。。
  如果你想留在香港,我不知道你要拿香港身份荣不容易,但你不会讲广东话这一点,就让你对香港不会有归属感。况且就算在香港找到了工作,对于新移民来说,在香港压力是很大的。当然如果你偶尔来深圳消费会找回一些自尊,不过大多数时间你在香港也不会过的轻松。
  如果你想港科大本科毕业回大陆找工作,呵呵。你很可能还竞争不过大陆一个3流本科毕业的,再考上的研究生。没办法,看学历,人家是研究生,你是本科,尽管可能你高考比他高很多,交的学费比他高很多。郁闷吧?
  如果你港科大本科毕业再留香港或去国外读研(回国读研不太可能了,也没有意义),然后再回国工作。呵呵,你要花多少钱啊。然后读出来,和别人本科在中国读的,再去国外混一年研究生回来的也差不多,尽管你花了N多的钱,高考可能也比人家强。靠中国的工资赚回学费,N年后吧。
  我要在中国高考,应该不如你;在国外上的大学应该也比港科大好,英语语言环境更好,视野更开阔。回国后,找到的工作在别人眼里也不错。但我认为我父母把我送出国读书是绝对的sb。国外的大学是比中国的好,但绝对不值这个价。我认为港科大也是,如果不是富豪的话。更何况,只有学生才成天研究哪个大学好。工作了,你就会知道很多东西比学校更重要,包括工作经验、关系、能力、做人、机遇、行业、性别等等等等。我北大毕业的同事,比3流学校毕业的同事,甚至没有读过多少书的人赚的少是非常正常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成败机会取决於什麽起跑线?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主任 雷鼎鸣)(转载)求助:我被香港科技大学和人大录取,该如何选择?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