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财说|第三代半导体概念有多真?露笑科技“追热点”式资本运作剖析“驾考宝典”木仓科技IPO:第二大客户造成千万元坏账,学车服务能否挽救业绩颓势?

记者 | 杨马可

编辑 | 陈菲遐

7月15日,露笑科技(002617.SZ)上涨5.23%,报收14.28元/股。7月2日以来,这家公司股价已反弹超过15%。

每经记者:张明双 每经编辑:陈俊杰

对于许多考驾照的学员来说,“驾考宝典”是一款相当熟悉的辅助学习APP,这一APP正是武汉木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木仓科技)旗下的核心产品,目前木仓科技正在冲刺创业板。

股价反弹是由于露笑科技又蹭上了一个新热点。6月末,露笑科技发布了一则关于合资公司碳化硅项目的进展公告,公告称,合肥露笑半导体研发的碳化硅衬底片已送样检测通过,目前正在积极向下游客户进行送样;此外合肥露笑半导体一期生产用设备的安装调试工作已经完成,并准备近期投产。无论是“送样检测通过”还是“准备近期投产”,都表明公司目前没有碳化硅衬底片这块业务对的实质性收入。不过,公司股价还是借着第三代半导体概念开始了反弹,市值两个月内最高翻了将近135%。此外,露笑科技还8次入选龙虎榜,其中不乏一些知名游资参与,例如赵老哥、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章盟主、杭州帮等。

木仓科技自带“明星光环”,背后有小米科技和雷军的身影,并且其成立也与小米科技有关。不过木仓科技的IPO之路却较颇为波折,由于未能如期申报IPO触发对赌协议,数年前引进的10名财务投资人有7名退出。

另外,在汽车销量下滑的行业趋势下,木仓科技两大主营业务出现颓势,报告期内分别出现业绩波动和持续下滑,而且曾经的第二大客户也在汽车销售下滑行情中陷入困境,导致木仓科技计提超过千万元的坏账准备。目前,学车服务是公司三大主营业务中唯一快速增长的板块,这一业务较为依赖用户付费,而木仓科技并未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内说明具体的用户付费率,能否挽救其他业务颓势仍未可知。

但露笑科技本身是否匹配市场资金的这份期许?第三代半导体的概念究竟几何?

“驾考宝典”木仓科技IPO:第二大客户造成千万元坏账,学车服务能否挽救业绩颓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未能如期申报IPO,多名股东出走

2011年,木仓科技前身木仓有限由两位实际控制人姜英豪、朱星与小米科技共同出资成立,小米科技出资200万元。2012年,木仓有限按照《发起人协议》进行股权调整,姜英豪、朱星分别持股52.80%、27.20%,小米科技持股20%。

2017年12月,木仓有限整体变更为木仓科技,小米科技通过全资子公司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星投资)继续持股。至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披露,金星投资仍为木仓科技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17.67%。

主营业务不赚钱

露笑科技自从2011年上市以来,主营业务一直都是漆包线。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漆包线营收占比为61.77%,为第一大业务,但毛利率却低的可怜,只有5.18%排在最后,与排在营收占比第二的光伏发电业务61.63%的毛利率相差甚远。漆包线是一种涂覆固化树脂绝缘的导电金属电线,用于绕制电工产品的线圈以实现电磁能的转换,属于常规制造业范畴,因为技术门槛低,市场竞争激烈,企业只能通过牺牲利润来换业务。

《每日经济***》记者注意到,此次冲刺创业板并不是木仓科技第一次计划进军IPO。此前,由于未能按照对赌协议如期申报IPO,多名股东减资退出。

主营业务不赚钱深深困扰着露笑科技。2011年至2016年营业收入中,除了2013年小幅上升,其余四年均有不同幅度下降,甚至最后两年下降的尤其明显。至此,露笑科技也意识到如果继续之前的传统业务不去转型,企业未来的路将越走越窄。2016年起,露笑科技便开始了刹不住车的“追热点”资本运作之旅,并购行业范畴包括了锂电池、光伏、第三代半导体等等。

追热点式并购

露笑科技资本运作的特点是市场上哪里火就往哪去收购。

2016年9月8日,露笑科技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的方式,用于收购江苏爱多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爱多)及上海正昀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正昀)各100%股权,两家公司的交易作价皆为6亿元。最终,露笑科技以3.5亿元拿下了主营业务为锂电池的上海正昀,切入动力电池pack领域,但江苏爱多的并购并未成功。资料显示,上海正昀主要从事各类纯电动汽车、混合电动汽车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的开发、生产和销售。2015年和2016年1至5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06亿元和2371.72万元,净利润为1602.99万元和-158.13万元。可以看出,上海正昀盈利不稳定且净利润相对较低。此外《利润补偿协议》中指出上海正昀保证在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度实现的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6,250万元及7,800万元,否则业绩承诺人应按照股权收购协议和利润补偿协议的约定对露笑科技予以补偿。

早在2012年,木仓科技就搭建了海外VIE架构,境外融资主体Carman也进行了A轮融资,后因计划在境内融资,各方解除了VIE架构,境外投资人退出。

上海正昀第一年就没有完成业绩承诺。2017年上海正昀仅完成净利润4720.81万元,需要支付露笑利润补偿金额512万元;2018年,上海正昀更是爆亏7939.66万元,按约定应在2019年5月17日前向原告补偿2.6亿元。但截止目前,上海正昀原股东王吉辰只支付了6,000万元和解金,露笑科技至今未收到2亿元补偿款余款。2020年11月11日,露笑科技就业绩补偿欠款事宜将上海正昀原股东告上法庭,该案还在审理中,就目前来看,露笑科技想拿回这笔钱非常困难了。根据2020年报数据显示,新能源车业务细分营收仅占公司营收的1.65%,这笔收购对于露笑科技而言应该是相当失败的。

进军光伏

一次失败的追热点并购并未击倒露笑科技,相反越挫越勇。2017年,露笑科技斥资5.5亿元收购了光伏工程承包商江苏鼎阳绿能电力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鼎阳)进军光伏产业。双方当时也签订了业绩承诺,承诺江苏鼎阳2017-2019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000万元、13,000万元、15,000万元。经审计,2017年度江苏鼎阳完成净利润1.22亿元。但好景不长,2018年度江苏鼎阳仅完成净利润-770万元,未完成业绩承诺。根据约定的利润补偿办法,江苏鼎阳原股东胡德良、李向红应向露笑科技支付利润补偿款1.85亿元以及逾期利息764万元,这笔款项至今仍未支付。2019年5月21日,露笑科技委托律师向江苏鼎阳发送《律师函》催告支付利润补偿款,但函件被退回。

财说|第三代半导体概念有多真?露笑科技“追热点”式资本运作剖析

根据公司2019年6月18号公告,江苏鼎阳董事长胡德良当时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想拿回这笔业绩补偿目前看来也一样困难。

此外,2017年9月,露笑科技斥资15.13亿元收购顺宇洁能92.31%的股权。顺宇洁能主营业务为光伏电站的投资、建设及运营,主要为集中式光伏电站及部分分布式电站。本次收购业绩承诺设定了2019年度实现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2.2亿、2019年度和2021年度累计实现净利润不低于3.8亿、2020年度、2021年度和2022年度累计实现净利润不低于5.40亿。根据2020年年报显示,2019年顺宇洁能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2.2307亿元,完成业绩承诺。2020年净利润达2.67亿,净利率高达44.75。目前看,收购顺宇洁能是露笑科技资本运作中较为成功的一次,之后几年是否能完成业绩对赌需要时间来验证。

这次轮到第三代半导体

紧跟热点的露笑科技2020年又火速入局第三代半导体产业。2020年8月8日,露笑科技与合肥市长丰县人民政府签署《合肥市长丰县与露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第三代功率半导体(碳化硅)产业园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主要建设国际领先的第三代功率半导体(碳化硅)的设备制造、长晶生产、衬底加工、外延制作等产业链的研发和生产基地。该项目一期建成达产后,可形成年产24万片导电型碳化硅衬底片和5万片外延片的生产能力,项目总投资规模达100亿元。同年10月,露笑科技与合肥北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长丰四面体新材料科技中心(有限合伙)签署了《合资协议》合资2亿元成立露笑半导体,露笑科技占股47.5%,2021年6月25日,露笑科技又追缴1500万元。单从投资而言,此次进军第三代半导体的露笑科技是下了决心的。

不过罗马并非一天建成。露笑半导体研发的碳化硅衬底片刚送样检测通过,是否最终能进行量产还不得而知。

随后,木仓科技引进了10名境内投资人。2016年12月,木仓有限通过增资引入股东宁波丰图、深圳富海、珠海富海、上海雍图、金华智臻、王敏学;2017年9月,木仓有限通过股权转让引入股东宁夏特拉蒙 、刘艳、邹东亮;2018年1月,木仓科技通过增资引入财务投资人信度投资。

木仓有限及各股东与上述投资人签署了对赌协议,包括回购权、优先清算权等特殊权利。然而2018年8 月,因木仓科技暂缓IPO进程,股东王敏学、宁夏特拉蒙通过减资形式退出木仓科技;2019年8月,因木仓科技未能在2018年底前完成IPO申报,股东上海雍图、深圳富海、珠海富海、信度投资、刘艳通过减资形式退出木仓科技。

通过上述减资,截至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签署日,木仓科技引进的10名财务投资人,只有宁波丰图、金华智臻、邹东亮3名股东仍在持有其股权。三名股东与木仓科技及姜英豪、朱星等约定对赌协议不再有效,且无论任何情况均不再恢复或自动恢复。

为何木仓科技没有按照对赌协议的计划在2018年申报IPO?木仓科技并未直接回应《每日经济***》记者,只表示“公司依照投资时各方达成的回购条款向其支付对价。上述股东退出木仓科技后,其所享有的全部股东权利(包括回购权、优先清算权等特殊权利)终止”。

木仓科技为拆除VIE架构及对赌回购支付了较多的现金对价。公司筹资活动现金流量情况显示,2017年,木仓科技收到2.28亿元增资款,为拆除红筹架构支付对价1.63亿元;2018年、2019年回购投资者的股权分别支付6357.79万元、1.32亿元。

“驾考宝典”木仓科技IPO:第二大客户造成千万元坏账,学车服务能否挽救业绩颓势?实控人与涉嫌“传销”平台有交集?公司:未投资

启信宝信息显示,仍在持股的3名财务投资人中,宁波丰图穿透股权后大股东为直属于常州市政府的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金华智臻穿透股权后大股东为浙江红十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系新三板公司智诺科技 (837181,OC)实控人王增锹和高管陈丽红共同投资的私募基金;“邹东亮”则疑似为恒达广信(北京)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大股东,该公司曾运营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期待乐。

从技术路径来看,碳化硅衬底片制造难度相对较高,三代半导体碳化硅制造的环境温度需要2500℃,这需要制造过程中对温度、核心参数有精准把控,并要求公司有极高的技术团队作为支撑。虽然刚入局三代半导体,年报显示公司已储备国内最早从事碳化硅晶体生长研究的技术团队 —— 陈之战博士研究团队。陈之战博士长期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所工作,协助世纪金光建设了国内第一条完整的碳化硅晶体生长和加工中试线。虽然露笑科技此番请了专家做背书,用意到底是真心打磨技术还是为了将饼画的更大更圆这需要让时间给答案。

不过就目前的研发费用而言,完全无法看出露笑科技的诚意,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一家半导体行业公司的研发投入。露笑科技2020年研发投入4368.42万元虽然较去年提高51.28%,但依然只有1.53%的研发营收比。同样作为碳化硅行业的上市公司,三安光电(600703.SH)研发投入为4.06亿元,是露笑科技的将近10倍,研发营收比为4.8%。扬杰科技(300373.SZ)研发投入为1.31亿元,研发营收比为5%。投入百亿级别的三代半项目,却仅仅投入4000多万研发,不免让人怀疑露笑科技这次又在虚晃一枪追热点?

目前,“邹东亮”为木仓科技第九大股东。木仓科技实际控制人姜英豪曾与“邹东亮”共同投资设立了数家公司,包括蛮拼兄弟(武汉)科技有限公司、江西伯乐岛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摇钱树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均为邹东亮60%、姜英豪40%,但参保人数均为0或无数据,且三家公司均已注销。

抛开热点,从基本面来看露笑科技短期也面临着巨大的流动性压力。一季报显示,公司短期借款达14.84亿元,长期借款12.98亿元,一年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92亿元,租赁负债达9.12亿元,有息负债总额为40.86亿元,公司有息负债率高达78.5%,面临极高偿债压力。

记者注意到,姜英豪、邹东亮似乎还与一家“传销”平台有过交集。“趣码”网易号2019年7月31日发布的《趣码峰会共享未来新餐饮新变革新机遇》一文显示,“趣码由此完成千万级Pre-A轮融资……参与本轮融资的有多个公司机构和个人,其中有北京木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姜英豪、伯乐岛创投基金邹东亮领投参与。”多家投融资网站、行业资讯网站对姜英豪、邹东亮领投“趣码”平台的融资事件进行了报道。

启信宝显示,趣码是一个社交餐饮会员生活服务平台,由成都人人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不过该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并没有姜英豪、邹东亮。2019年12月10日,微信***“恩阳公安”发布警情通报,“趣码”平台涉嫌传销被公安机关查获。目前,“趣码”法定代表人罗川雄等多人已被提起公诉。

针对姜英豪、邹东亮投资“趣码”平台的消息,木仓科技回复记者称,经核实,公司创始人姜英豪并未参与“趣码”项目投资。邹东亮系公司持股比例低于5%的小股东,不参与公司具体运营,经了解,其投资了江西趣码,并未涉及传销,未受到影响。

快速增长的学车服务能否挽救业绩颓势

木仓科技是一家互联网学车平台,为学车用户提供驾校报名、法规学习、安全教育、模拟考试、3D练车等一系列学车相关服务,并基于学车服务的用户积累,提供汽车导购信息服务及互联网广告服务。

木仓科技主要产品为一系列APP,核心产品为驾考宝典,另外还有教练宝典APP、买车网、买车宝典APP 、平行之家APP、车友头条APP、全国违章查询、小猪二手车APP等。

2017年至2020上半年,木仓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7亿元、2.47亿元、2.06亿元、1.12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789.53万元、7945.61万元、5531.83万元、2606.67万元,业绩呈现一定波动性,2019年业绩下滑较为明显。

同时,截至今年一季度,露笑科技上市以来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2.03亿元,造血能力严重不足,在公司第三代半导体产品短期无法实现营收且面临短期巨额负债情况下,靠追热点吸引市场资金的行为市场还会买单多久?

虽然产品矩阵以学车服务为核心,但过去几年,互联网广告服务才是木仓科技第一大主营业务,汽车导购信息服务也是重要收入来源。不过这两大业务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驾考宝典”木仓科技IPO:第二大客户造成千万元坏账,学车服务能否挽救业绩颓势?

2017年-2020年上半年,木仓科技的互联网广告服务收入分别为1.13亿元、1.38亿元、1.17亿元、4283.14万元,占主营收入比例分别为64.08%、58.85%、57.06%、38.42%。同期,木仓科技的汽车导购信息服务收入分别为5994.29万元、6539.86万元、3472.02万元、1440.03万元,占主营收入比例分别为34.02%、27.83%、16.88%、12.92%。

为何两大主营业务收入在2018年后出现下滑?木仓科技方面称,“主要系自2018年三季度起,受车辆购置税优惠政策退出、国五国六环保标准切换、宏观经济增速回落等影响,汽车整车销售市场开始下降,汽车厂商品牌广告投放意愿下降。”不过木仓科技仍然表示,从长期来看,考虑到宏观经济总体平稳、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随着汽车销售市场回暖,公司互联网广告服务收入和汽车导购信息服务收入仍有增长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木仓科技的学车服务收入增长迅速,成为对冲两大主营业务收入下滑的主力。2017年-2020年上半年,学车服务收入分别为334.26万元、3130.51万元、5359.71万元和5425.88万元,占主营收入比例分别为1.90%、13.32%、26.06%和48.67%。

木仓科技表示,由于学车服务业务发展较快,基本抵消了互联网广告下降的不利影响,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已超过2019年一半水平,总体经营成果呈现回升趋势。

对于学车服务收入的增长,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公司2017年7月开始探索付费模式,报告期内随着产品和服务的完善,付费用户持续增加,学车服务收入持续呈现较快速度的增长。

在学车服务收入构成中,驾考培训服务收入占八成左右,采用用户直接付费模式,而在驾考培训服务收入中,科一科四VIP精品课程的用户付费金额占总金额的比例为78.89%。“随着报告期内公司驾考培训服务付费率的提升以及驾校报名信息服务业务的进一步拓展,公司的学车服务收入快速增长”。

由此可见,用户付费率,尤其是对科一科四VIP精品课程的付费转化率,是学车服务收入能否持续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

但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木仓科技并没有披露用户付费人数、付费率等数据,只公布了第三方统计的用户数量,其援引百度移动统计数据,2020年1-6月,公司主要APP平台合计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超过2400万。

值得一提的是,众所周知,驾考科目一、科目四均为公开题库,每科约有1500道题左右,学员一般采取“全面刷题+错题复习+模拟考试”即可完成学习,并不需要支付费用。而驾考宝典的VIP精品课程只是将全面刷题环节改成从公开题库中精选500题,有意愿对此付费的学员究竟有多少,能否持续增长仍是未知之数。在知乎、头条问答等平台,对包括驾考宝典在内的驾考APP精选500题“是否有效果”“是否有付费必要”的质疑,并不在少数。

而且木仓科技还强调,“公司的驾培产品先发优势明显,用户品牌忠诚度高”。但记者注意到,木仓科技曾出现“侵犯用户权益”的情形,其核心APP驾考宝典在2020年8月份被工信部点名“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

对此,木仓科技方面告诉记者,公司收到相关部门的整改通知后,已根据要求进行了系统、全面的整改,整改后公司用户数量保持平稳。

千万元坏账背后:回款难度逐年增大

记者注意到,在汽车导购信息服务收入持续下滑的过程中,木仓科技曾经的第二大客户爆出了一个“雷”:一笔超过千万元的坏账。

2017-2020上半年,木仓科技进行了3次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合计金额1340.16万元,其中金额最大的坏账准备为1273.16万元,涉及客户为青岛行圆汽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行圆汽车)。从2019年3月份起,行圆汽车所欠款项一直未能回款,木仓科技对其提起诉讼,虽胜诉,但木仓科技预计未来回款难度很高,故在2019年末对该公司的应收款项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行圆汽车是一家汽车资讯相关的互联网平台,木仓科技对其销售内容为“汽车导购信息服务”。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2017年度,行圆汽车为木仓科技第五大客户,销售金额991.85万元;2018年度成为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1659.76万元。

对于行圆汽车拖欠款项的原因,木仓科技表示,“2018年第三季度汽车整车销售市场开始下滑,互联网汽车销售平台加速市场出清,如行圆汽车经营不善不能回收应收账款”。

记者发现,木仓科技销售合同中为“购车意向信息”的客户比较多。以前五大客户为例,2017年、2018年第一大客户均为汽车之家系,其中绝大部分销售金额来自“汽车导购信息服务”;2017年第二大客户、2018年第四大客户为易车网系,超过一半的销售金额也是“汽车导购信息服务”。到了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汽车之家系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但新的第一大客户字节跳动系也有部分采购为“汽车导购信息服务”。

汽车整车销量下滑是行业现象,那么,除了行圆汽车外,其他“汽车导购信息服务”客户是否也存在回款风险?木仓科技回应称,为降低回款风险,公司主动减少了与规模较小或回款周期较长的汽车销售服务平台的业务合作。

“驾考宝典”木仓科技IPO:第二大客户造成千万元坏账,学车服务能否挽救业绩颓势?

实际上,报告期内木仓科技应收账款的回款难度在逐年增大。2017年-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木仓科技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8045.23万元、1.34亿元、8293.30万元、7901.78万元,期后回款金额分别为7886.64万元、1.16亿元、4724.26万元、3755.38万元,期后回款比例为98.03%、86.18%、56.96%、47.53%。

木仓科技的回款比例呈现逐年下降趋势。尤其是2019年末期后回款比例有较大降幅,主要是行圆汽车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加之汽车整车销售市场不景气,部分整车厂商或汽车经销商因未能达到销售预期效果而减少营销费用的支出,通过公司的直接客户即广告代理商等传导至公司,导致应收账款回款难度加大。

注释:

宁波丰图指宁波丰图合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深圳富海指深圳富海创新创业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

珠海富海指珠海富海华金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

上海雍图指上海雍图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金华智臻指金华智臻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宁夏特拉蒙指宁夏特拉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信度投资指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信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每日经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财说|第三代半导体概念有多真?露笑科技“追热点”式资本运作剖析“驾考宝典”木仓科技IPO:第二大客户造成千万元坏账,学车服务能否挽救业绩颓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