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一一梦里家山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

诚如“花骨朵”“山腰”等词语的暗示,事物的命名展现出人与物的同质同源性,在诗人们的笔下,花朵或保留人与物的相关性,或沿用了“鲜花”的某种特指象征,或再次拥有了未被命名之前的事物属性。词与物的联系、事物之间的联系在诗人那里表现为一种新的感觉体验。

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

Young Women in the Garden | Louis Valtat 1898

鸡冠花丛书

臧棣

它没有兄弟,虽然在旁边

前言

马鞭草伸出的手

已能稳稳接住大雁的雄心。

方电华先生是中国山水画密体画派代表人物,自小生长于“濂溪弦铎之地 ,山谷桑梓之乡”一一江西修水。修水是宋代江西四大丛林之一黄龙禅宗所在,方先生自幼受山水熏染,常言他作画是挖出“山坳里的那些精灵般的诗意”,其作品笔墨纵恣,枝杈横斜、森森然如铁杵枯藤,处处显现出浓郁的山水情怀。他画中的田园风光、幽壑山居的境外之境,正是中国文人精神向往的世外桃源。怪不得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画画院副院长范扬高度评价:方电华先生山水画,上承元代大家赵孟頫水乡图卷之遗韵,画赣乡渔村春夏秋冬四时不同,设色讲究,用笔生动,墨气淋漓,独具面目,与常人拉开了距离,可以独树风神。

外形如此美艳,比我们中的任何人

本次修水众诗友,集体解读方先生的江南山水图画,既是欣赏先生行画如诗的风格,更是被先生画中浓浓的乡情乡愁所感动。为此,《宁溪诗韵》诗社着意收集和编辑整理一期赏读诗词投稿于修水报社,以飨读者之期,并致敬方电华先生!

更接近完美的拒绝中的

完美的挽留,以至于秋天的猛烈

反而看上去像时间的嫉妒。

一一梦里家山

方电华先生简介:方电华,江西修水人。原中国书画院副院长、山水画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书画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福建分会会员,福州美术家协会理事,江西财经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艺术创作中心副秘书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特骋导师,知名山水画家。

一一梦里家山

(以下诗文不分排名)

它的肉,全都露在外面,

一一梦里家山

赠山水画大家方电华先生

文/水歌

但你不太相信。你渴望探索

内部的美。而它坚持除了你

已看到的外表,它没有其他的内在,

它没有你能进入的秘密。

谁将七彩泼怡堂,梦里家山入院墙。

你最好站在飘香的桂花树下别动,

提笔犹如龙起跃,行毫浑似凤翱翔。

云缠浅黛层林碧,月抚流溪百果香。

它请求带着血色,涉及宇宙的秩序:

它请求你永远呆在它的外面。

莫是阿芝重拾墨,犀津形胜任君狂。

注:阿芝,即齐白石先生;犀津,指鸡鸣山脚下三军殿旁边的古渡码头,引申为修水。

赏读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有题

文/水歌

2014.9.24

#选自《红叶的速度》,臧棣著,飞地书局,2015年。

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

(俄)曼德尔斯塔姆 王家新译

凤凰山隐碧云边,绿苇溪停野渡船。

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

闻道多年师有德,论交如昨我之缘。

它们的力量脆弱,但从不错过。

星星在绽开的花簇里,枝叶伴随着它——

归来一纸相思意,化作千寻水墨宣。

怎样孪生的力量,真理在哪一枝上绽开?

辗转尘劳三十载,乡心入梦此时圆。

一一梦里家山

读方电华画感赋

文/傅占魁

一道波流白,千层水气蒸。

笔随山势转,云合晓窗凝。

野鸟携霞起,渔舟挂日腾。

在空气中燃烧,花朵或力量。

何须梦天远,故土自依凭。

白色空气中充满了致命的开花棍棒。

那孪生的甜味并不受欢迎,它们

作者简介:傅占魁,字岭梅、谱号瑞堂,中华诗词学会高级研修班导师。当代诗人、诗论家、共生文化学人。毕生从事文化思想、美学、诗词的研究、教育与写作。多次聘任全国诗词大赛评委,诗词选本编审、主编等。著有衔石集、梦泽集、衔石诗论,与武大张天望教授联袂编著《中华诗词普及教程》及诗评、序跋、教育、文化,散文随笔等100余篇。

伸展,争艳,混杂,突然间来到。

一一梦里家山

观电华兄画作有寄

文/戴嵩青

先生妙笔果传神,写意丹青世所珍。

法蕴清机惊画苑,情牵故里老风尘。

1937.5.4

蘸来赣北三千水,绘出江南万象春。

#选自《我的世纪,我的野兽:曼德尔施塔姆诗选》,(俄)曼德尔施塔姆著,王家新译,广州:花城出版社,2016年。

四十余年心血注,乡愁满纸溢芳醇。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翠》图

文/龙吉山人(即兴)

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

Pear Tree in Blossom | Vincent van Gogh 1888

格桑花

空山黛瓦隐灰墙,梦里修江帆影茫。

蓝蓝

八个瓣的石头,会飞的石头

我秘密的爱认出了你。

啊,红色的炭块,白色的火焰

燃烧在八月的高原。

一晃天涯三十载,南投北雁最思乡。

题方电华先生《赣乡老宅梦》

你是穷人的前额,风的情人

你是一个人的童年深藏在他泪水的晶莹中。

文/龙吉山人

我从你对高原的忠诚里

分得了幸福的允诺和孩子的羞赧。

恍惚间我记起另一个八月

是谁曾用指着你的手把我点燃。

观君斗笔画风清,画旨家山竟叠呈。

格桑花,你用最小的闪电把我抓住

自笑流云扰鹤去,有怀落叶逐江行。

墙头檐铁忒聪听,屋角寒灯了不惊。

——由一个人

那往昔一刻不停地走到今天……

红豆杉摇青埂竹,秋沙鸭唤老溪莺。

大千影里逍遥作,抱石光中水墨成。

#选自《唱吧,悲伤》,蓝蓝著,南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

莫是因怜乡宅梦,倩谁识得电华名。

征鸿怎解愁滋味,游子空嗟远别情。

梅花开了

细数飘萍三十载,归来涂沫寄心声。

潘维

梅花开了,才知道还有家乡,

蓦山溪: 题方电华先生《故乡碧山》图

才记起还有情事未了。

文/龙吉山人

他只会叫她名字的一半,

或许,她已从繁体简化到优雅,

像清凉寺的雪,

家山宅梦,羁绊何曾断。碧水绕重峦,云烟笼、片帆归雁。泥墙隐约,竹马系童真,掏山雀,捉河虾,一路歌行晚。

散发出禁欲的青草香。

带着歉意,安静的心

乡音未变,尤是乡风暖。数载复归来,观巨变、楼擎霄汉。民安民乐,叶落总归根,怀德政,沐仁恩,日夜情思返。

一一梦里家山

方电华先生山水画近作观赏

文/程效

微微送别;

丹青妙笔展心怀,一抹乡愁逐梦开。

老宅横斜悬望眼,微云静逸涤沉埃。

山如哨子筠笼出,水若修江幕阜来。

送别疤痕里的深浅隐痛。

岁月,热闹而怀孕着,

敲门声有着姓名,

连枝条上的脆弱也呼吸善良。

平庸的空气所认同的地方志,

客旅经年精有致,牵情满幅细匀裁。

一一梦里家山

读电华兄《故乡山水》画有吟

文/谢亚东

家山秀水画中肥,小雨敲窗梦亦稀。

不会记载茶馆里的流言。

聊寄孤鸿怜远旅,奈何斜照恐迟归。

半生往事堪回顾,一缕乡愁积渐微。

梅花开了,道德依然贫瘠,

那些粉红的信笺上只写着一个字:爱。

爱,这个小小的非凡的主义,

尘土坚持了最久。

欲尽人间三味色,染开锦绣九霄飞。

无奈的,俗世的圣徒,

读电华兄《江南春》画感怀

文/谢亚东

穿过鞭刑密集的花雨:

日落修河横小舟,画中风景似曾游。

烟霞松径云边屋,丘壑栗林山脚楼。

孤独使他的脸很遥远,

人们只能吻到东方星空的味道。

旅雁南飞牵别恨,孤峰北望动乡愁。

情思缕缕皆成色,一片丹心恋故州。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舒烈甫

梅花开了,寒冷热了;

万里云山万马旋,归鸥数点入长天。

往昔重了,爱情寂静。

一篙春暖船何处?家在修江绿树边。

满庭芳: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舒烈甫

何处归程?登高眺远,青山千里嵯峨。乱云风散,漂泊苦行多。一线轻鸥嘹唳,自应是,乡语乡歌。消磨却,沈腰潘鬓,清泪洒南坡。

2006.2.20 致北岛

多情,空怅望,经年羁旅,抛掷如梭。想烟雨修江,依旧清波。寂寂窗前松竹,应念我,新发柔柯。何时得,一篙春暖,归去枕渔蓑。

一一梦里家山

读《春雨润故乡》画有怀

文/傅筱萍

#选自《梅花酒:潘维诗选》,台北:秀威资讯科技,2013年。

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

Plum Blossoms Green Background | Henri Matisse 1948

谁家四壁雨携云?几块泥田芝桂芬。

性逸随图天下客,黄红笔墨独怜君。

一一梦里家山

赏《江南春》图

文/曾祥秀

江南滴翠丹青染,幕阜流霞北雁翔。

梦里轻舟来复往,乡愁自此怕思量。

垂丝海棠

茱萸

一一梦里家山

读一画先生水墨图有寄

文/樊雪猛

其一

先生水墨蘸春风,一抹山川绿映红。

迎面而来,没有风的春天

归雁征蓬斜岸柳,几回魂梦醉乡中。

其二

时间、地点和人物

读君一画胜春游,柳岸家山眼底收。

或许还有隐约的剧情

故事发生和发展的全部要素

数点飞鸿惊雪影,一帆烟雨泊乡愁。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新作

文/余昌根

都具备了

路边的墨绿色邮筒

谁家新墨染春山,万种乡情入目间。

远在几年前就已锈蚀

我欲乘风登此去,岂愁曲径几重弯。

信还能邮寄到更远的地方么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画作

我吐不出更多的词语

文/周小雄

朝赏修河笼白烟,夕观妙彩染山巅。

一湾汊港舟横泊,两岸楼台影倒悬。

黄雀轻歌枝上跃,白鸥奋翅水中翩。

涪翁故里春光美,古郡清幽别有天。

这种红色真罕见

喷洒在一个孤独的地方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干净,安宁

人间有诸多不堪

我正是这不堪的一部分

经历过了,便觉索然无味

文/朱五星

一派春光沐夕晖,乡愁入画读依稀。

飞鸿身影越河堑,薄雾家山笼翠微。

悦耳渔歌心欲醉,传神翰墨客思归。

花朵厌倦地开着

何曾意尽云笺短,妙手丹青吝秀颀。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翠》图有怀

文/丁加新

烟山翠色隐篱笆,石径蜿蜒见百家。

我开在花朵的厌倦里

惊艳,只是一时的姿态罢了

飞鸟啾啾林静谧,流泉沥沥瀑喧哗。

2007.3.23

京都萦绕田园梦,纸墨陶开意念花。

一笔江南风景好,乡愁几缕画中赊。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选自《仪式的焦唇》,茱萸著,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4年。

桃花

文/鲁先华

马骅

妙手丹成五尺笺,江南春景跃眸前。

山青雾笼霞含影,水绿纱轻浪卷烟。

古渡渔舟依柳岸,长河鸥鹭出江川。

层林曲径通幽处,篱落村居别有天。

一一梦里家山

题电华先生《春雨润故乡》图

有时候,桃花的坠落带着巨大的轰响,

文/何芳

宛如惊蛰的霹雳。

春来碧山下,溪水始潺湲。

闭上眼,瘦削的残花就回到枝头,

红杏枝头闹,轻舟树下闲。

林中寻老屋,枕上忆慈颜。

魂梦三千里,湿衾双泪潸。

一群玉色蝴蝶仍在吮吸花蕊,一只漆黑的岩鹰

开始采摘我的心脏。

#选自《雪山短歌》,马骅著,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阳光中的向日葵

芒克

你看到了吗

文/熊永红

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

而是在把头转向身后

碧水舟横拍浪涛,春风不墨景萧骚。

丹青意染家山石,一梦归乡乐自陶。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杨小敏

它把头转了过去

就好像是为了一口咬断

孤帆一片逐轻鸥,十里烟波动客愁。

那套在它脖子上的

那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你看到它了吗

且把乡情笺上寄,乘流携梦到宁州。

你看到那棵昂着头

怒视着太阳的向日葵了吗

它的头几乎已把太阳遮住

一一梦里家山

题方电华先生《春雨润故乡》图

它的头即使是在没有太阳的时候

也依然在闪耀着光芒

你看到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应该走近它

你走近它便会发现

它脚下的那片泥土

文/姚有根

每抓起一把

都一定会攥出血来

#选自《芒克诗选》,芒克著,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5年。

油菜花

代薇

从洼地跃向河堤

带着一河水奔跑

画里家山看不休,天涯望断几春秋。

洪流与波涛

决堤的……春天啊

千勾万划殷殷意,揉碎乡心满纸愁。

一一梦里家山

读方电华先生中国山水画有题

什么样的速度

才能追上金黄的一瞥呢

蓝天下开阔的金嗓子

文/陈昌平

方家运笔妙如神,十里烟霞一墨匀。

自古丹青多雅客,乡心入画仰斯人。

像河水不断高涨

漫过堤坝

一一梦里家山

题《江南春》图

文/松林居士

带动两岸飞翔

#选自《中国新诗百年大典 第24卷》,洪子诚、程光炜主编,臧棣本卷主编,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

野花

宣毫浸染画图新,幕阜乡情浓墨亲。

(美)斯坦利 · 摩斯 傅浩译

紫绿红蓝描锦绣,家山处处艳阳春。

她们是多么可爱的钟点或通宵伴侣啊。

是的,我亲吻了她们,但我在人类

一一梦里家山

鹧鸪天·赏《江南春》图

文/阚民喜

粗鲁的躺下和起身之后离开了她们。

我得知了她们的目的:她们的存在和美

完全是色情的,但这并不足以了解她们。

江雾霏霏隐月华,南飞客雁泊烟霞。

乡愁岂信云无据,游子应知梦有涯。

山滴翠,水浮槎,归途无处不清嘉。

我从未比阳光更深入她们,

相逢若问君何往,笑指村头第一家。

一一梦里家山

题一画兄作江南春翠图

从未强暴她们的花瓣和芳香。

文/黄露

她们的花粉都浪费在我身上。

江南一画谱新篇,春翠河床畔枕眠,

百越闽栖翻巨浪,家山赣水换容颜。

清泉着墨宣纸贵,政客亲民润笔廉,

我盼君兄巧计日,同框共饮在来年。

一一梦里家山

寄呈方电华君

苏格拉底说:“我现有的这些知识

只不过是有关色情事物的知识。”

雅典人,在你的大理石尘埃中安息吧。

文/荣秋平

幕阜青青隐小庐,绿萝红豆晒金秋。

在我人生的仓库和市场里,

门前溪水林岚早,岭上流霞雁阵孤。

丹青染成千嶂翠,梦魂愁煞一行书。

频年羁旅思乡切,蘸尽菁华不罢休。

这个夏天傍晚我的白天过完了,

一一梦里家山

方电华的“卓锥之地”

文/黄君

山水画家方电华,是我在老家修水时的老朋友,当时他是《修水报》美术编辑。改革开放后,他作为美术人才引进,去了福建厦门《海峡时报》,我也来了北京。近20多年,我们各自忙着,虽然不常联系,但彼此却心中挂念,偶然有机会见面,总是象兄弟一样亲切。

主不是天上的

植物学家。他不引领我

电华绘画特重写生,过去在修水,他总是和许甫金两个人到野外用弯头钢笔画速写,曾见过他画的大叠大叠写生画稿。电华的画作里总是有一种自然真气息,让人觉得亲切,我相信,这与他长期写生密切相关。他去福建之后,也与当地画界有很多往来,又一度北上,与北京画院同行交流,画艺不断精进。

进入绿色草场。他已经在那里

解救我脱离邪恶。蒲公英和伪蒲公英,

我完全没有原则。我跟你们共卧,

我最喜欢他的画中用自成一格的线条,展现出来的,具有赣西北丘陵地带特有的山水情趣,我觉得,这是他的画可以立足于当今画坛的“卓锥之地”(佛家语),当今画家,有自己立足之地的人太少了!

辛丑新年即将到来之即,收到电华传来的视频,看过之后,写上这几句感言,并转发朋友圈。愿电华老友画艺更臻高境、化境。

服从城市的法律。

一一梦里家山

赣乡.老宅.梦

# 选自《斯坦利 · 摩斯诗选》,(美)斯坦利 · 摩斯,傅浩译,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5年8月。

感受方电华山水画中的“反复咏唱”

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

Wild Flowers | Charles Sparague Pearce 1902

山楂花

文/冯秀彬

谢笠知

二十多年前电华的面容和现在比,没有多大改变,仔细看除了鬓角边多了几丝白发外一切依然如故。时间奈何不了电华?是电华不在乎时间而已。印象最深的是电华出画册时封面上那幅照片:头稍左倾,呢子大衣配着格子围巾,眉宇间透着自信和倔强,一如他瘦劲、潇洒的书法。

越过高栅栏

电华总是感叹时间过得太快,在他的大脑中形象思维是如此地发达,提起十几年前的人或事,他眼前出现的是鲜活的画面。为此,从赣乡走出二十几年了他还是不适应,用他那个大笔一直画着赣乡、老宅和梦,以《赣乡老宅入梦来》为题的巨幅中国山水画作,入选中央电视台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国画大赛。

赣乡:

枝杈交叠,挺起。

赣乡的美丽在电华眼中是唯一的,像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论春夏秋冬,推门见山,而且山的景致随着季节的变化让电华如痴如醉。在电华笔下赣乡不仅仅是山,更是家山,是生兹养兹的故土,是大堰河我的母亲,是跪在土地上的叩拜与亲吻,是祖先的传承与缩影,是血脉相连的宗族情。一石一木一影,一桥一水一鸟,那不是纸上的画卷,而是电华脑中一帧帧生动鲜活的画面,不画难以入眠。

花儿细碎、大片地

老宅:

电华的画作有千幅万幅,无论哪幅,在那重要的视点上都有几幢歪歪斜斜的老宅,黑瓦白墙,宛若王澎的旧砖瓦。小窗对联、围栏、丑石,或冰雪刚融,或繁花满院,或秋染赣乡,间或在晾衣绳上晾着几件色彩鲜艳的衣裳,小桥弯弯,溪水淙淙,鸭子在水中游戏,天空上还有几只南飞的候鸟,小船也泊在屋后,有时院里的杆子上还红红地挑着个灯笼……老宅是电华思乡的归依;老宅是电华永恒的家园;老宅是电华亲人、乡亲团聚的场所;老宅是电华永不变化的空间。

涌现,如新雪,

梦:

赣乡老宅都是具象的,他们的存在都是为了入梦。入梦就像《梁祝》的最后化蝶,电华把赣乡老宅都引入梦中,梦的主角永远是母亲。或在电华的童年、少年、青年、壮年,直到离开故乡,每个梦都是母亲在身旁的生动画面,就像他自己写的那样:在家乡看到95岁的阿婆和母亲长得相似,阿婆问,你母亲呢?电华长叹一声说:母亲走了,她回娘家了……

梦是愿望的达成,在现实世界实现不了的愿望只能在梦中完成,因此,电华笔下赣乡老宅已被他披上淡淡的梦境,如钢琴曲《梦中的婚礼》、《蓝色多瑙河》、《水边的阿狄丽娜》,在画面中反复咏叹着思念之情。像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给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授奖辞:“二十七岁那年,他初次发表了一举成名的、讴歌青春的短篇小说,描述一个青年学生的故事。主人公于秋季里,只身去伊豆半岛旅行,与一个贫困的、受人蔑视的舞女邂逅,萌生了爱怜之心而坠入恋海。舞女敞开纯情的心扉,对青年表示出一种纯真而深切的爱。这个主题犹如一首凄怆的民谣,反复吟咏,在川端先生后来的作品中也一再改头换面地出现。”电华的山水,电华的赣乡、老宅和梦又何尝不是如此?不论春夏秋冬,不论

如互相推送的

层层波浪。

这是你

从身体溢出的部分。

这奔跑的你,

沸腾的你,

激越得

仿佛刚从坟墓中来。

你听到她

大口大口喘息。

她吞咽的和吐出的

都是难以克制的

飞舞的蜂蝶。

在她的宴席里,

每一朵花都与另一朵对饮,

都默默醉去,

反复旋转,

旋转。

而南风吹拂,

向前一步便是尘土。

2011.5

#选自《花台》,谢笠知著,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6月。

蔷薇

杨铁军

你这独自开放的蔷薇

难道不知你只嗅到自己的芳香,

外界的图像都不能与你并列?

此刻,你是万物的中心,

全部的大气,无声地向你会聚,

在你与万物之间奔动着看不见的

千丝万缕颤动。

而你纷乱的花瓣,微微向外张起,

你内部的力逐渐延伸到表面湿漉漉的花粉,

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中撑起一朵蔷薇,

给自己的生命留下一块孤独的内核。

1991

#选自《和一个声音的对话》,杨铁军著,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

玫瑰

(阿根廷)博尔赫斯 陈东飚译

玫瑰,

在我歌唱以外的,不谢的玫瑰,

那盛开的,芬芳的,

深夜里黑暗花园的玫瑰,

每一夜,每一座花园里的,

通过炼金术从细小的

灰烬里再生的玫瑰,

波斯人和亚里斯多德的玫瑰,

那永远独一无二的,

永远是玫瑰中的玫瑰,

年青的柏拉图式花朵,

在我歌唱以外的,炽热而盲目的玫瑰,

那不可企及的玫瑰。

# 选自《博尔赫斯诗选》,(阿根廷)博尔赫斯著,陈东飚译,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槐花

雷武玲

顺着你的手指,夜色中我看见了它们:

微白的光点无数,在高处沉浮、漂动。

一如在公园外、屋角边,它们的身影蓦然出现

我看见却无法盯着细看而转移目光。

我心里呼喊:天哪!我看见了它们

接下来我还能怎样?

我知道,我们走了,花园就没人了

只有它们在黑暗中喷吐浓郁的芬芳。

哦,多么羞愧!我终究遏制不住自己

把虚幻当作现实——

下午,在窗前,看见荫蔽整个院子的

团团槐花雪堆似的被风摇晃

我感到你的气息迎面吹来,而颤抖。

#选自《赞颂》,雷武玲著,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

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

Morning Glories | Shibata Zeshin 1860

牵牛记

陈舸

你种下花籽,

事情就在发生变化。

对称的子叶,拱开泥土

变出一张张,脉络清晰的

心状叶,往上窜。

卷须揪住

一切具有形状的东西。

釉斑绿烟里浮出——

花冠,螺旋紫

为晨光吹喇叭。

当光线开始针刺,花瓣

闭合,向内部洼陷。

那里藏着什么簧片?

他更善攀缘,

在花腔里搭积木

说:花会咬你的手指。

给渐渐

#选自《林中路》,陈舸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

#飞地策划整理,转载提前告知#

首发于飞地APP,更多内容请移步飞地APP

投稿邮箱:contribution@enclavelit.com

策划:尘卷 | 编辑:尘卷、丛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一一梦里家山梨花和樱桃花对准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