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益海嘉里“循环经济”赋能稻米新生命金龙鱼母公司益海嘉里冲击IPO?增长瓶颈期急寻新增长点

央视大型纪录片《稻米之路》于7月6日起开播,讲述作为人类最主要食物之一的稻米从古至今的传播,以及与人类社会密切的关联,跟随一粒米的脚步遍览人类文明,看平凡食物背后未知的人类故事。

金龙鱼母公司益海嘉里冲击IPO?增长瓶颈期急寻新增长点

被吃了那么久的金龙鱼终于要上市了。

6月下旬,深交所披露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的首批获受理企业中,从拟IPO金额来看,金龙鱼的母公司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海嘉里”)以139亿元成为此次募资金额最高的公司。

据其招股说明书露,益海嘉里2019年营收1700亿元,与伊利股份和茅台的总和旗鼓相当。

益海嘉里“循环经济”赋能稻米新生命

稻米已经超脱单纯的食物范畴,成为关乎人类生存、财富,甚至宗教信仰的符号。稻米以一种独特的隐喻从食物到精神启示,讲述着真实的历史,这也是《稻米之路》向我们娓娓道来的故事。

稻米,所负载的是中华文明的传播、与世界文明相融相生。稻米有它的故事,对很多老百姓来说,稻米或许是手里的一碗饭;对于产业经济的发展来说,它肩负重任。

稻米:平凡又伟大的食物

作为粮油行业霸主,从益海嘉里的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粮油行业的困境和机会:总体市场规模以个位数缓慢增长,中小包装粮油市场已成寡头垄断,线上或许会成为新的增长点。

成熟市场中的霸主地位

金龙鱼母公司益海嘉里在冲刺IPO后,似乎有了更大的信心去投资建设。

近期,益海嘉里集中开工建设了多个新项目,其中,益海嘉里将投资38亿元建设秦皇岛综合粮食加工产业园,并以此为依托,持续加大在秦皇岛的投资,打造千亿级粮油食品加工基地。

在未来三到五年,益海嘉里在中国内地的投资将超过以往30年投资的总和:除了大规模投资建设新项目之外,益海嘉里还将不断提升内地工厂的科技化智能化水平。

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东部以北有一片黑土地,这里是中国优质米粮基地。在这片“苦寒之地”上,种植着能够养育中国一半人口的稻米,演绎着人类与自然流光溢彩的生命故事。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种植水稻的国家,种植历史可追溯至一万年前。与驯养动物一样,人类慢慢驯服原本野生的水稻,降低其野外生存能力,使其成为服务于人类的农作物,也让稻米逐渐成为了世界上最主要农作物之一。

有底气的背后,是金龙鱼在行业中大跨度领先的市场份额在支持。

益海嘉里“循环经济”赋能稻米新生命

孔子说过“食夫稻,衣夫锦”。因为稻米在古代北方的稀缺,反而得到人们的青睐。食用稻米被视为人生极乐,那时的中国人把能否食用稻米作为阶级和身份的象征。而如今的稻米,除了南极和北极,几乎已经遍布了每一片适合生长的土地。穿越亚欧大陆,营养价值丰富的稻米正给予地球上60%的人口源源不断的生存能量,支撑着人类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稻米,现今已经变成这样一种平凡又很伟大的食物。

与稻米结缘:积跬步,保初心,行千里

根据尼尔森数据,按销售量统计,公司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的销售份额分别占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市场的40.1%、39.5%及39.8%,排名紧随其后的TOP2-TPO4市场份额加起来,仍比“金龙鱼”少了10%。

在我国,食用油按照品类可分为食用动物油和食用植物油。受产量以及长久饮食习惯影响,在消费结构中,食用植物油占据主导地位,食用动物油食用占比较低。

在《稻米之路》中,完整记录了稻米的脚步,从南方的长江流域到松花江以北,从干旱的西北高原到东北黑土地。接着,稻米的脚步走向日本、朝鲜半岛、东南亚,再到西亚乃至亚欧大陆另一端的意大利,成就着历史长河中叹为观止的文明和一幕幕令人感动的生命故事,也造就了精彩纷呈的世界文化。

在东南亚地区,凭借其充足的日照时间,丰富的降雨量,使得生长在此的稻米品质极高。许多华人都会来到东南亚,挑选新米进口中国,选择了稻米作为谋生工具,这其中就包括了郭氏集团的创始人郭鹤年。

其中,食用植物油按照包装方式可划分为散装油、中包装食用油以及小包装食用油。

近年来,由于国家不断出台关于限制散装油销售相关法规、以及居民生活水平、食品安全意识的提高,散装油消费量逐年减少,中小包装食用油消费量得以逐渐上升,占据了食用油市场的主要地位。

整体而言,我国食用植物油市场目前已趋于成熟,前瞻经济学人发布的《2019年粮油行业市场现状与发展趋势分析》报告显示,2017/18市场年度,我国食用植物油消费量达3,440万吨,2012/13市场年度至2017/18市场年度,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4.54%,总量处于呈现缓慢上升趋势。

在郭鹤年的打拼经历中,母亲郑格如女士对他的叮嘱,多年后他依然十分清晰:“你是做粮食的,你不能害老百姓,千万不能多赚。你要记得粮食是老百姓用的。”正是这样的叮嘱,让郭氏集团在粮油业的宏图奠定了基础。他们自始至终保有一颗赤子之心,看好中国的发展,自上世纪80年代末,郭鹤年老先生和侄子郭孔丰先生,在祖国大陆投资了一系列粮油食品加工等业务,逐步建立了益海嘉里集团。

益海嘉里“循环经济”赋能稻米新生命

如今,在益海嘉里的商业版图中,郭孔丰先生依然保有郭鹤年先生的初心。守护祖国老百姓的餐桌安全,为国人打造安全餐桌食品,成为益海嘉里的不懈追求。正是郭孔丰先生这样的坚持和努力,使得益海嘉里经过30年的发展,成为集粮油加工及贸易、油脂化工、粮油科技研发等科工贸业务为一体的世界500强企业。

战略性卡位夺得发展良机

金龙鱼之所以能占据食用植物油小包装市场领先地位,源于其控股股东丰益国际(全球四大粮油公司之一)的战略性布局。

今天的稻米,不简单

新的时代,稻米需要新的生命。益海嘉里开创的“水稻循环经济”,就赋予了稻米崭新的生命力。

传统水稻加工的目标产物仅有食用大米,米糠、稻壳等副产品便成为了负担,丢弃在田间地头的稻壳,还会形成一种黄色污染。如果能将原本是垃圾的稻壳加以利用,变废为宝,环境将有可能大大得到改善。

据亿欧餐饮调研,益海嘉里在中国粮油市场摸爬滚打30余年,卡位的主要节点在以下几个重要时间:

如何利用大米的全部价值?益海嘉里的“水稻循环经济模式”给出了答案。央视纪录片《稻米之路》的镜头也聚焦到益海嘉里水稻循环加工模式示范地,探寻稻米的奇妙旅程,展示大米全部的价值和前世今生。

在稻壳锅炉中,稻壳变身燃料,成为燃煤的替代品进行蒸汽发电。据统计,益海嘉里每年燃烧稻壳约60万吨,相当于节省煤炭约35万吨,节省发电成本约7200万元,可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3500吨。稻壳发电技术对解决能源消耗与环境保护的矛盾提供了具有现实意义的解决途径。

一是在1988年,当时中国食用油市场还处于行政体系管控之中,油脂实行定量供应,小包装食用油市场处于一片空白之中。在丰益国际创始人郭鹤年的授意下,益海嘉里董事长郭孔丰与国内的粮油巨头中粮集团展开了合作,在深圳集资建立了中国第一家大规模现代油脂精炼厂——南海油脂集团。

二是在1995年中国限制外资投资油脂加工业前,益海嘉里先于其他外商大笔投资赶在实现全国布局。继深圳南海油脂后,嘉里集团先后在青岛、西安、成都、厦门、上海、广西防港城、辽宁营口等地建立起7座炼油生产灌装基地。

三是在国内以股权为纽带,不遗余力地渗透内资油脂加工企业。天眼查数据显示,益海嘉里关联公司丰益国际间接控股主体公司分别持有山东鲁花浓香花生油有限公司、莱阳鲁花浓香花生油有限公司各自49%股份,及中粮黄海粮油工业(山东)有限公司控股股东45%股份(均未有控股权)。

由于食用油储备有关国家安全,其市场开放程度受国家政策影响大,所以,益海嘉里的战略布局为其在国内发展争取了重大利好。

增长瓶颈期,困境难避

由于食用油产品种类少、产品功能性区别小,所以,食用油产品的竞争主要是渠道(食用油销售90%以上依托线下渠道)和品牌(由于食用油具有垄断性质,所以食用油品牌较少)。

稻壳创造了巨大的价值,同为水稻加工副产品的米糠同样得到了充分的利用。在稻米循环经济系统中,米糠被加工为食用油,从不被利用的副产品变为稻米加工的一项重要产品。同时,益海嘉里利用米糠保鲜技术,既提升稻米油产率和质量,又从稻米油副产品和米糠粕中提取脂肪酸、米糠蜡、米糠脂、谷维素、阿魏酸等多种高附加值产品,这些衍生产品被广泛应用于专用油脂、油脂化工、化妆品等行业,这一系列的延伸产品开发,使宝贵的米糠资源得以充分开发利用。

益海嘉里“循环经济”赋能稻米新生命

如果说粮食和发电、食用油产生联系还容易想象的话,稻米加工和轮胎产业进行联合,就是一项惊人的创举了。在益海嘉里“水稻循环经济模式”的最后一环,稻壳焚烧的灰烬中,一种名为“白炭黑”的粉末被提炼出来,被证明是生产绿色轮胎的上佳原料。利用稻壳生产白炭黑,是稻米循环经济系统中技术难度和科技含量最高的一项成果,目前益海嘉里生产的稻壳白炭黑,已经实现与轮胎生产巨头的跨行业合作,正在全球范围推广应用。

益海嘉里新模式,更“粮”心

像郭鹤年先生总是说的那样,“应该加大在中国(内地)的投资,相信改革不可能走回头路”。郭孔丰先生用实际行动,践行了那颗心向祖国的赤子之心。从创业之初,益海嘉里就坚持服务百姓,30年来,益海嘉里始终在为中国粮油行业发展和国人餐桌安全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益海嘉里通过自身的努力,成为了稻米加工产业的开拓者,让古老传承的稻米文化焕发出新生。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依托30余年的食用油渠道深耕,益海嘉里还霸占了产品属性与食用油相似度高(各类产品功能性区别小、刚需、耐储存、中小包装)的“米(面)”:

在包装面粉市场,益海嘉里的市场份额为29.1%碾压竞争对手,差不多等于TOP2-TOP4的合计销售量,2019年市占率同比猛增了3个百分点;

在包装米市场,益海嘉里2019年在中国包装米现代渠道销售量份额为18.4%,位居第一。

益海嘉里“循环经济”赋能稻米新生命

如今,益海嘉里旗下益海(佳木斯)粮油工业有限公司,已经被国家发改委与国家标准委正式批准为国家级“水稻加工循环经济标准化试点”单位。开创新的模式、引领产业方向,益海嘉里在水稻加工产业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也在社会效益和环保效益上取得突破。

甚至,对比主要品类市占率(金龙鱼食用油40%VS海天酱油33%)和净利润方面,益海嘉里都高于调味品龙头海天味业。

人类的祖先在选择稻米时,也许不会想到,这种看似平常的食物不仅能够供给能量,还能像今天以及不远的将来那样,创造无限的可能性,推动世界发展。(记者武玥彤 赵宇豪)

但不同于调味品市场存在巨大的产业整合机会,已是粮油行业巨头的益海嘉里,其发展最大的缺陷在于增长潜力和盈利空间。

根据往年财报的财务数据显示,金龙鱼已经进入了增长瓶颈期:

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由于粮油整体市场增长缓慢,已成寡头垄断局面,且益海嘉里主要产品市占率三年几乎没有增长,所以,金龙鱼营业收入从1508亿元增加到1707亿元,年增速从原来12.9%的两位数增长下降到2.2%。

与此同时,受益海嘉里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变动及处置收益的变动影响,金龙鱼的归母净利润增长率也不高,2019年,金龙鱼归母净利润为54亿元,同比增长5.5%,连续两年保持个位数增长。

在债务端,金龙鱼的债务负担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在2017年到2019年间,金龙鱼的资产负债率均高于同业平均水平,3年分别高了10.7%、18.4%、15.5%。

今年雪上加霜的是益海嘉里从采购端、销售端两侧,都受到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销售端,餐饮渠道产品(尤其是湖北省)的销量有所下滑,但同时家庭消费的小包装产品销量会有所增长;

在采购端,由于原材料中大豆、棕榈油主要采购自境外,虽然短时间内可以通过期货保值,但考虑到全球疫情未来长期发展的不确定性,不排除未来境外采购受新冠疫情影响增大。

与此同时,受非洲猪瘟疫情等因素影响,榨油后废料做成的豆粕(猪饲料材料)需求下降。

增加渠道,找寻新增长点

依托现有线下渠道扩宽产品线是最容易想到的方式。为了破除增长瓶颈,近几年,益海嘉里一直利用成熟的线下渠道销售新产品。

除了金龙鱼之外,益海嘉里旗下拥有“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海皇”“丰苑”“金味”“锐龙”“洁劲100”等十余个知名品牌——从大米、面粉、食用油、再到橄榄油,一应俱全。

与此同时,公司仍在积极开发新产品,目前其在挂面、调味品、日化用品等细分产品领域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第二种解决方案就是增加渠道。在疫情对线下实体零售造成不小影响的现在,发力电商或许是益海嘉里一个不错的选择。

回顾今年一季度,据华创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包括白酒、乳制品、调味品、保健食品、休闲食品及奶粉在内的食品饮料行业,其发展均为“销售渠道大力转向线上,各行业龙头保持稳增”。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结论:1-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19.0%;但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18536亿元,增长5.9%,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3.6%,较1-2月份提高2.1个百分点。

对此,鲲鹏餐饮首席顾问袁旭分析道,就受疫情影响来说,互联网行业受到的影响相对来说较小,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电商渠道蚕食了部分传统线下市场的销售份额,其中,最明显的是,自热食品等方便食品提前五年跨入风口期,社区电商、生鲜电商、社交电商也进入加速增长的红利期。

回看电商方向,益海嘉里是粮油领域第一批发力电商的企业之一,其创新之处在于与平台联手,发力C2M打造网红粮油产品。

2018年,益海嘉里旗下粮油品牌金龙鱼与京东通过C2M反向定制模式,针对“健康、有机、原生态等”更高端米类的消费需求,推出主打高端大米乳玉皇妃稻香贡米。

因此,亿欧餐饮认为,益海嘉里在丰富产品线的基础上,凭借现有品牌力,通过发力电商渠道,利用直播、社交电商、社区团购等多种推广方式,对于益海嘉里度过增长瓶颈期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参考资料

1.《益海嘉里投资38亿元新建秦皇岛综合粮食加工产业园》,欧阳晓娟,新京报

2.《粮油巨头益海嘉里IPO,“金龙鱼”的成色怎么样?》,新浪

3.《营收1700亿,募资近139亿!金龙鱼母公司益海嘉里冲新创业板IPO》,云南糖网

4.《新加坡农产品巨头登陆中国创业板:一文盘点益海嘉里发家史》,章舟,扑克投资家

5.《2019年粮油行业市场现状与发展趋势分析》,前瞻经济学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益海嘉里“循环经济”赋能稻米新生命金龙鱼母公司益海嘉里冲击IPO?增长瓶颈期急寻新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