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穿透明丁字裤的护士长; 枪挑豪门众美妇

院长不是对她不好,甚至比别的小朋友要关照她,可是她总是不忍心别的小孩子没饭吃,于是悄悄地给他们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这一刻,饥饿和寒冷交逼,就像当年一样。她绝望地想,季伊辰不会想将她关在这里,活生生地饿死她,冷死她吧?不,不,她不要就这样死去!她不甘心,绝对不甘心。她想起季伊辰的话,他说过给自己选择的机会,会救妈妈的,现在被人捉走,他应该认定自己再一次逃跑了吧。低头看着自己下面,老王无奈地伸手揉了揉,觉得更难受了,“咋办啊,这,这难道要我自己解决?”

 文学

正嘀咕着,老王摇了摇头,眼尾余光扫到了隔壁张喜儿家,突然顿住了。

想到张喜儿那熟透了的身子,那两团柔软,又大又圆,可半点不输胡美的啊!

老王顿时心头一热,就准备开口喊她。

突然,他听到一阵若有似无的shenyin声,正是张喜儿的声音!

老王一愣,随后心里竟有些酸酸的,而后便是无名火起,特别生气。

这个sao娘们儿!大白天的竟然在家里偷汉子!还叫的那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到吗?

老王冷哼一声,扭头就准备离开,可是没走两步又听了下来,折返回去,悄悄趴在窗台上往里瞧。

他实在是好奇,到底是村里哪个汉子,能俘获这个娇艳迷人的张寡妇的芳心。

这一看不打紧,老王瞬间就呆住了。

透过微微露出的窗帘缝,只见张喜儿正不着片缕地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大张着,一只白嫩的小手在两腿间快速抚弄。

而另一只手,则抓住自己的两团柔软,时不时夹住其中一点嫣红,捻捏提拉着。

“啊……王大哥,你好棒啊!哦……太爽了!用力点!再快一点!”

这压抑的shenyin,顿时听得老王脑袋发蒙。

天啊!这sao娘们儿,竟然是在自我安慰,还是想象着跟我做!

老王不禁一颤,身下膨胀的更加难受了,几乎都要冲破裤头了。

只见张喜儿的小手来回在神秘区域磨蹭抚弄,频率越来越快,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时不时交叉磨蹭着。

她整个身子都抖动了几下,仰着头红唇微张,不断发出诱人的shenyin。

张喜儿在瓜棚里的时候,就被老王撩拨的很难受了,回到家准备洗个澡冷静一下。

可当她抚mo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那种感觉不降反升,她一时没忍住,就开始自慰起来。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幕会刚好被老王看到!
久没被滋润过的张喜儿忍不住仰头发出**,舒服得直翻白眼。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瞬间就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王每一次卖力地耸动,张喜儿都忍不住扭动娇躯,主动迎合起来。

察觉到张喜儿的反应,老王有些意外,他真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规规矩矩的张寡妇,做起这事儿来竟然是如此的放浪形骸!

他不禁邪笑:“嘿嘿!妹子,平时看你挺正经一人,没想到骨子里那么sao啊!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王又坏心地狠狠抽动了两下。

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不由地拱了拱肚子,双手搂住老王的脖子,媚眼如丝地看着他,然后撅着红润的小嘴,主动盖在了老王的大嘴上。

老王哪能受得住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他想也没想,反客为主,两人立马热烈地激吻起来。

与此同时,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不断在张喜儿鼓胀的xiong脯上揉捏,使两团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个姿势冲刺了大概有十来分钟,老王这才松开嘴,气喘吁吁地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张喜儿,“咋样啊妹子?哥哥厉不厉害?”

“厉……厉害!我都快……快被你给,给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嗯啊……”此刻,压抑了许久的张喜儿只想忘情地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王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都开始神魂颠倒、飘飘欲仙了。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从头到脚每一根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快点到达那不知多久都没达到的高峰。

而老王也和她的情况差不多,两人都是压抑了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在这一刻,他们可谓是gan柴遇到烈火,无比的契合享受。

“啪啪啪……”

激烈的rou体碰撞声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张喜儿,此刻完全变成了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王用力挺入,她都会抬起屁股,卖力地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王想要喘口气休息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都会忘情地搂着老王的脖子,主动耸动起来。

看来平日里真是把她给憋坏了!

老王一鼓作气,再次加快速度,用力想要把张喜儿送到了顶峰。

而张喜儿也突然用力搂住老王的脖子,娇躯一颤,两条美腿死死夹住他的粗腰不动。

下一刻,老王只觉得那处被用力吸住,夹得自己酥麻难耐,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过一样。

“你个sao娘们儿,老子今天要搞死你!”

说着,他用力在雪白的柔软上抓了一把,整个人就像装了马达似的,掐着张喜儿的细腰,低吼道,“妹子,哥哥来了!”

“啊……给我!全给我!”张喜儿眯着眼仰头,满脸娇媚。


老王吓得一个激灵,眼疾手快地一把将她抱住,“嗐!你这孩子,都那么大了,怎么还毛手毛脚的!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这里被师父给撞疼了。”王萌萌委屈地瘪着嘴,一手揉着光洁的脑门儿,一手指着自己鼓鼓囊囊的xiong脯。

老王顿时僵了僵,这丫头老是说痛,该不会是到了生理期吧?不然为啥这地方一碰就会痛呢?

见老王发呆,王萌萌更加委屈了,突然抓着衣服一把撩起。

“师父!你快给我看看吧!人家是真的好疼!”

老王当场就呆住了,因为王萌萌里面竟然白花花一片,什么也没穿!

两团不大不小的雪白浑圆,就这么大喇喇地闯入他的视线中。

外形饱满,轮廓圆润,就像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似的,上面两点粉嫩的嫣红,好像还没成熟的樱桃,看上去特别诱人。

老王不由地用力咽了咽口水,竟生出一种想要含住品尝一番的冲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穿透明丁字裤的护士长; 枪挑豪门众美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