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我们的灵与肉——赵致真在香港科技大学的演讲(转载)谢霆锋香港科技大学全英文演讲视频-中文字幕480p


  
  
  我们的灵与肉
    ——在香港科技大学的演讲
  
  赵致真
  
    “神仙只有灵的问题,动物只有肉的问题,而人却有灵与肉的双重问题。”
  这句话道破了人的复杂性的最深刻根源。
  
    当我们把自己的猿猴“表兄弟”远远抛在身后,昂首阔步走上“万物之灵”
  的宝座时,也付出了许多代价。7年前我做的一部科普电视片《当我们站起来之
  后》,曾在蒙特利尔电视节上得过奖。这个节目除了想说明一些人类疾患的根本
  原因,还想从哲学的意义上提醒我们记住自己的“动物出身”,并且别忘了天下
  从来没有“百利无一害”的绝对好事,倒常常有“得便宜处失便宜”的时候。
  
    留心一下就会发现,直到今天仍不难在我们身上找到一些老祖宗的遗迹。譬
  如当寒冷时我们起鸡皮疙瘩,是打算把浑身的“毛”立起来,因为蓬松的毛更加
  保暖,尽管我们的皮肤上已经只剩下一点稀疏的汗毛了;儿童对爬树,荡秋千有
  更浓的兴趣,婴儿出生后不到一小时就能握住横杆把自己垂挂起来,据说都是因
  为人在幼年时保留了更多猴子的习性;而当我们站在高处试一俯瞰,常会觉得脊
  背嗖地一凉,那也许真是准备用“尾巴”勾住树枝以免跌下去的反应。
  
    当人类和动物分道扬镳时,我们的身体其实并没有作好充分准备。就拿直立
  行走来说,因为循环系统由水平一下变成了垂直,就引发了诸多心血管疾病,我
  们还因此获得了脏器下垂、脊柱压迫和痔疮等多项“专利”。再譬如,我们打喷
  嚏必须张开嘴,而不能像一些动物那样只靠鼻腔就足以通过大的气流,因为我们
  脑容量的增加带来鼻腔和呼吸通道大角度的弯曲,由此便引发了容易感冒和鼻窦、
  额窦炎;我们食物结构的改变带来颌骨后退和缩小,造成牙齿生长空间的拥挤和
  智齿的多余。如果认真研究,还会发现一些人类在进化中来不及完全适应的地方。
  但相对而言,这些都只能算无关宏旨的小“麻烦”。我们现在要探讨的,是人类
  进化中出现的最大、最普遍、最严重的不适应,即知与行的错位,灵与肉的失衡。
  
    我们不妨先对人和动物共有的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做一点比较,看看我们戴上
  “人”的桂冠后,发生了什么变化。
  
    一头牛饿了,它会在本能驱使下寻找食物。遇上青草就大嚼一通。即使是别
  人家的麦苗,甚至名贵的花草,只要可口,都会照吃不误。而人就不同了。我们
  饥肠辘辘时,尽管看到商店橱窗里的美味近在咫尺,但如果囊中羞涩,也不敢有
  非分之想。安徒生童话中卖火柴的小女孩就只能在濒死前的幻觉中得到烤鹅。甚
  至,当你已经坐在餐桌前面对香喷喷的菜肴时,如果主宾还未到来,也许就需要
  忍饥等待;此外还有这种情况,我们早已经需要进食了,但却正忙于工作而“顾
  不上”吃饭。凡此种种,都是当我们的胃提出“吃”的请求时,被我们的“灵”
  无情地驳回。结果,“与胃奋斗,其饿无穷”,胃液照旧分泌,胃早就做好了消
  化食物的一切准备,于是就只好去“消化”自己的胃壁了。相反,有时候胃已经
  吃饱了,发出了停止进食的信号,而“灵”却指挥胃继续吃。也许是考虑到饭菜
  剩下可惜,或者仅仅因为旅馆的早餐是免费的。因此,人的胃病确实不能一概都
  由胃来负责的。
  
    动物除非经特殊训练,需要排泄时总会就地“方便”。郑板桥诗中的农家常
  是“牛溲满地,粪渣当户”。树上的鸟把屎拉在你的头上也毫无歉意。而人却必
  须要找到厕所。我们还常有忙得“顾不上”去厕所的时候。有句话叫“下棋打牌
  尿大泡”,说的就是那些沉迷在下棋打牌中的人,往往是不到憋破膀胱决不挪位
  的。据说周恩来总理得膀胱癌,就和接待外宾一拨紧接一拨而经常憋尿有关。大
  小二便不用说了,就是我们在大雅之堂想放个屁也只能“小心轻放”。这都是
  “灵”对于“肉”“严加管教”的结果。
  
    大家一定都听说过“悬梁刺股”的成语。汉代人孙敬读书“晨夕不休”,为
  防止打瞌睡,用绳子把头发栓在屋梁上;战国时的苏秦夜里用功太困了,就用锥
  子往腿上扎,简直到了自虐的程度。此外,驱赶睡意的措施还有冷水浇头等等。
  我们现代人则采取抽烟,喝浓咖啡的方法。总之是“肉”已经宣布疲劳,再三要
  求睡觉休息了,而“灵”却偏要强制它苦苦支撑,保持高度清醒。
  
    我们这样“废寝忘食”,自然是以损害健康为代价的。照说当身体因为需要
  而发出信号时,都应该尊重而不是藐视,应该服从而不是抗拒,应该合作而不是
  顶牛。从这个意义上,任何动物都是人的老师,它们都知道“跟着感觉走”,决
  不会让“灵”和“肉”对着干的。
  
    再看看动物的“恋爱”吧。公鸡对于母鸡,那是“爱你没商量”的。求偶过
  程可以说是直奔主题,“一蹴而就”。而人就太曲折复杂了。男女相悦,也许各
  种生理反应均已到位,但却往往只能深藏心底,难宣于口。诗经的头一篇里便诉
  说了这种“求之不得,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滋味。我们现在“坠
  入爱河”后,也往往是回去挖空心思写情书,想计谋。有时一“拍拖”就是几年。
  至于像鲁迅笔下的阿Q对吴妈的办法,直接说“我和你困觉”,则被认为是典型
  的没教养,不文明,值得耻笑的原始粗野行为,因为违背了古人说的“发乎情,
  止乎礼”。我见过有副对子写着:“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子;
  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天下无完人。”这个下联就很能反映出人的精神
  意识对自然欲望的监控和制约。柳下惠“坐怀不乱”显然是人类在“灵”对“肉”
  成功控制后自夸的范例。每个民族的文学,几乎都留下了许多刻骨铭心、荡气回
  肠的爱情故事,无疑最充分体现人的社会属性和动物属性互相制约与互相依存的
  关系。所以才有人感叹“最大幸福莫过于爱情和道德的统一”了。
  
    然而从卫生的角度考量,恋爱中“灵”与“肉”的脱节和压抑显然也是不利
  于人类健康的。因为恋爱而茶饭无心、积思成病、寻死觅活的例子不胜枚举。话
  说回来,人类文化和道德的力量有时已经强大到足以直接规范其自然欲望的发生
  了。譬如,任何一种已知文明都禁止乱伦,而一个健康人的性指向决不会对着自
  己的嫡亲。
  
    有一个词我们已经不再陌生,那就是“应激”。如果我们望文生义,是可以
  把应激理解为生物对外界刺激的反应的。一条虫子趴在地上不动,要知道它是死
  的活的,可以拿根小棍拨拉它一下,看看对这个刺激有无反应。原始海洋中的有
  些生命,开始对外界光线刺激有所反应,大约便是眼睛的起源。动物最经常遇到
  和随时发生的最重要的应激反应,便是“斗”或“逃”的反应。也就是英语中讲
  的“Fight or Flight”。
  
    一只饥寒交迫的狼在雪地里垂头丧气地觅食。突然发现一只兔子,这时的狼
  立即就会“判若二狼”。它的整个身体马上进入“总动员”。在下丘脑的指令下,
  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和糖皮质激素倾泻而出,涌进血液,引起微血管收缩,
  确保全身血液移缓就急,优先供给心肺和骨骼肌肉。一只血脉贲涨,心跳呼吸加
  快,四肢活力喷薄的狼,此时完全从“节能模式”转换到了“扑猎模式”。而原
  来优哉游哉的兔子此时也会发出同样的反应,调动起全身力量。不过它那点可怜
  的肾上腺素是为逃命而分泌的。接着,当狼如愿以偿,捉到了兔子,或者兔子有
  幸逃出了生天,它们血液中的肾上腺素便在剧烈地“斗和逃”中得到消耗,应激
  状态也随即解除,身体恢复正常。“斗或逃”反应,这是大自然馈赠给几乎每种
  动物的最珍贵的礼物,求生存的最有效法宝。我们遥远的祖先在原始森林中能成
我们的灵与肉——赵致真在香港科技大学的演讲(转载)谢霆锋香港科技大学全英文演讲视频-中文字幕480p(图1)  功地猎取食物,逃避猛兽,这种“斗或逃”的应激反应是功不可没的。
  
    直到今天,这种“斗和逃”的反应在我们身上仍然发生着神奇的作用。有报
  道说,一位羸弱的母亲在地震中奋勇搬开了百余斤重的石头救出自己的孩子。我
  小时候在河南省文联的院子里住,亲眼看见老诗人徐玉诺在失火时提着两桶水上
  了房,事后却不知道如何下来。人在高度应激状态的确可以爆发出比平时大得多
  的力量。
  
    然而,人类的生存状态和环境毕竟已经在几千年里迅速改变了,而我们的生
  物学属性却是以百万年为尺度而缓慢变化的。写在我们基因中的应激功能压根没
  有“与时俱进”。当我们今天遇到比森林中的祖先复杂千万倍的事物时,我们的
  应激反应系统却还是拿出百万年前的老一套来应付,挤出一点肾上腺素当作“万
  应灵丹”。这种“以简单对复杂”,“以不变对万变”的黔驴之技便常常显得不
  合时宜了。
  
    譬如说开会的时候,一位心怀恶意的同事对你多有构陷和中伤。你已经听得
  火冒三丈,血脉上涌。这种反应本来是为“斗或逃”准备的。按照身体的逻辑,
  下一步你应该扑上去和他扭做一团。不信,你看你的拳头都不由得攥紧了。但你
  既不能“斗”也不能“逃”,(所以有人在Fight or Flight 反应中又加了一个
  Freeze。原地不动。)你常常需要不动声色地坐着,如同一台发动机高速运转但
  不能挂挡的汽车。也许你下来后会通过向上级写告状信的方式以雪心头之恨,但
  这些举动都无法有效降低你血液中肾上腺素的浓度和消耗你应激时调动的潜能。
  到头来受损害的只能是自己的身体了。我们都难免会遇到类似的境况,他人无端
  的攻讦,上司无故的批评,警察无理的处罚。人类社会完全不同于“猿类社会”,
  人际关系也根本不同于“猿际关系”。我们有时候禁不住“匹夫见辱,拔剑而起,
  挺身而斗”,就是因为这种原始的应激反应占了上风。“盛喜之言多失信,盛怒
  之言多失体”;“怒过意回,无颜再对”。“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些话都说明
  古人对控制应激反应是很有体会的。
  
    “斗或逃”的反应如果仅仅为了对付“敌情”,也许还具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而我们的身体却恰恰爱在另一些情况下“拉响警报”。譬如走进考场,站上讲台,
  面对电视镜头,晋见上级领导,约会初恋女友……这至少都算不上什么“敌情”。
  但你的应激系统却开足马力了。你肾上腺素汹涌,心头鹿撞,气促汗润,甚至手
  足发抖,脑子一片空白,整个精神系统乱了套。有些“紧张大师”们常常会“晕
  台”,“晕场”,“晕镜头”,“晕大官”,“晕女人”,甚至真有晕倒的情况,
  (那就相当于“烧断保险丝”或者“跳闸”了。)总之都是应激反应过度的结果。
  本来在这些场合,维持一定的紧张和兴奋也许有益,但更需要的显然是镇定、冷
  静和从容。我们的应激系统却简单粗糙、笼而统之地把它们都归作“斗和逃”问
  题来处理,岂不完全成了添乱和帮倒忙?古人有一条经验叫“说大人则藐之”,
  就指出了谒见高官时应有的心态,的确是很珍贵的见识。
  
    严重的是,“斗和逃”反应在日常生活中并不仅仅偶然发生,而几乎总会接
  踵而至。飞机航班延误,高速公路堵车,窗外噪声不止,重要东西丢失,突然停
  水停电,喜爱的球队败绩……都会让我们感到“轰然头大”,甚至血压顿时升高。
  而这种应激反应却都是既无对象可“斗”,又无地方可“逃”。当代快节奏高负
  荷的生活处处充满应激源。今天的孩子几乎从三岁起就开始往“神童”的路上逼
  了,遑论此后的人生阶段。如有首诗说的“哪一张脸不憔悴?哪一颗心不疲惫?
  哪一双肩不劳累?”我们的应激系统越来越日理万“激”了。
  
    还要特别提及的是,我们这种应激反应并不总是在一件事情真实发生后才启
  动。它除了使用“正在进行时”,还经常使用“一般将来时”——由于对未来的
  担忧而“预支”烦恼。譬如担忧两天后的出庭打官司,担忧下星期要接受的一次
  手术,担忧买来的股票贬值,担忧可能面临的下岗失业,担忧孩子的升学和老人
  的医疗,担忧SARS卷土重来,担忧恐怖主义猖獗……“是进亦忧,退亦忧”,值
  得焦思劳神的事简直层出不穷。我们到手的烦恼已经够多了,还要为没有到手的
  烦恼而提前着急。我们的应激系统就更加“永无宁日”了。
  
    作为万物之灵,人的一大特点是懂得预见未来。换成一头猪,哪怕明天送屠
  宰场,今天会照旧大吃大睡,嬉闹如常。而人,即使杀人不眨眼的罪犯,临刑的
  前一天也会思绪万千,夜不能寐,血液中的儿茶酚胺浓度超过正常人几十倍。说
  到这里,不禁想起有些邪教的痴迷信徒,他们练的那一套也许真的能对“健康”
  有利。因为他们把自己的一切,包括生死都无条件、无保留地完全交给了教主,
  不再存有任何一丁点属于个人的欲望和“执著”了,因此大大降低了自身日常的
  应激反应,也可以说实现了内心的一种“宁静”和“平衡”。但我们不需要达到
  这种“境界”,因为它离动物的状态已经不远了。
  
    现在我们可以回过头来稍稍总结一下。打从我们在“人猿揖别”后渐行渐远,
  大自然母亲为我们精心设计的那套应激机制便越来越跟不上形势了。动物的应激
  反应作为行为的准备和前奏,是和行为直接挂钩的,二者紧密配合,严格对应,
  互为表里,恰倒好处。而人的应激却往往和行动脱节。是我们的“灵”切断了应
  激和行为之间的直接链路,而插足其间进行阻隔和控制。同时人的应激范围严重
  扩大化了,我们做猿猴时决不会遇到的千百种问题都成了今天触发应激的开关。
  
    我们很难全景式的勾勒出“灵肉矛盾”如何深刻地、积累性地损害着人的健
  康。拿我们的胃来说,当一个人正在进餐时,如果突然接到坏消息,譬如亲友去
  世。他面前的饭菜就会立刻变得难以下咽了。从来没有见过谁能够“化悲痛为食
  欲”。因为你的大脑不再理会吃的信号,同时抽走了输送到胃的血液。一个人生
  气时“板”着脸,我们如果能像孙悟空那样钻进他的肚子,就会看到他同样是
  “板”着胃的。许多人心情一紧张或工作压力一大就泻肚,这叫神经性腹泻。如
  此看来,把商业谈判和工作会晤放在餐桌上似乎并不合适。肠胃的确是人的最情
  绪化的器官,消化系统的很多毛病譬如胃肠功能紊乱、胃溃疡、胃炎甚至胃癌,
  本来根子都在“灵”上,却让肠胃背了黑锅。
  
    我们的心脑血管无疑是持续应激反应更直接的受害者。每当肾上腺素和去甲
  肾上腺素沛然而下、直泻全身的时候,我们心跳加速,血压上升,常常成为心脑
  血管意外的直接诱因。诸葛亮三气周瑜和骂死王朗之后如果有法医鉴定,一定会
  拿出诸如心肌梗死、脑动脉破裂之类的病理报告。而更多的时候,我们体内儿茶
  酚胺类激素的浓度居高不下,全身基础代谢增强,细胞分裂加快,血小板聚集和
  微血管处于收缩状态,引起血流动力学改变,并带来诸多器官的慢性缺血,包括
  我们的皮肤。人在生气或受到惊吓时脸色铁青就是例证。因此,忧愁比岁月更能
  在人的脸上刻下皱纹。我们的记忆要经过海马体的“缓存”后,才能“转存”到
  大脑皮层的“硬盘”上。如果我们体内“皮质醇”之类激素经常“高潮迭起”,
  就会使海马体损伤并萎缩,从而引起记忆力减退
  
    我们很少听说过什么动物会失眠,而人群中的无法安睡者就太多太多了。宋
  代词人柳永显然深有体会,他写道“清夜数寒更,起了还重睡。高低不成眠,一
  夜长如岁。”其实人的失眠大多是由于应激反应破坏了正常生物节律和自主神经
  平衡所致。我们夜晚躺进被窝后,神经活动中的“兴奋”“下班”,“抑制”
  “上班”,于是就自然入睡了。夜里起来上厕所不敢多说话,害怕一说会清醒了,
  也就是惟恐唤起“兴奋”,把“抑制”撵跑了。现在,我们与日俱增的应激反应
  却在天天提高着交感神经的兴奋度,结果晚上该它“交班”时却不走了,“抑制”
  无法到位,于是就失眠。“睡不着使劲睡”,只能越睡越醒。失眠常常源于“心
  里有事”,特别是恐惧。这里会形成恶性循环。我们怕考试,怕得病,怕受处罚,
  总之怕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怕”得睡不着,“怕失眠”自然也可以“怕”得睡
  不着。对失眠的惧怕,本身就成了妨碍睡眠的最顽固的刺激源和兴奋灶。
  
    大家一定都听过喇叭的声音回授到麦克风中引起的“啸叫”,也就是一个系
  统的输出又反过来加强输入,叫正反馈。我们“失眠”的症状进一步强化了对失
  眠的恐惧,同样会引起“生命的啸叫”。因此,必须切断这个恶性的生化通道。
  
    我的一位朋友有个很别致的观点,他说,被打昏两小时和睡眠两小时效果是
  完全不同的。吃安眠药也相当于被打昏,不过不是被棍子,而是被药片“打昏”
  的。其实许多安眠药有调节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平衡的作用。也许更多时候不
  过是充当了安慰剂,但效果却往往更好。
  
    有个术语,叫做“医源性疾病”,其中很大比例都是由于医生误诊或夸大病
  情让患者背上沉重包袱,从而导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的。我看过一篇苏联儿童小
  说,写一个孩子读了一本书中描写的症状后,越对照越觉得自己得了这种病,于
  是终日忧心忡忡,无法排遣。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那些症状后面写着“马病”,
  这才哑然失笑,霍然痊愈。其实有时候疑病的痛苦不亚于疾病的痛苦。本来,健
  康就是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例如我们只有在胃疼时,才会不断清晰地感觉到胃
  的存在。反过来,你的“灵”老是主动去感觉这里,感觉那里,就常常会感觉出
  问题来。这就是感觉对实体的反作用,心理对生理的干扰。所以,你越害怕生病
  越容易生病,因为担心和结果呈“负相关”。
  
    拿当代的超级杀手癌症来说,有人去医院前是谈笑风生的,一说查出了癌,
  精神立即垮了。结果癌症势如破竹,健康全面崩溃,几个月就不行了。其实正常
  情况下,我们每个人的细胞在分裂和复制中都会出错,大自然本来就是通过生物
  复制的失误而进化的。我们的身体中都会出现极少量的癌细胞,随时处在“人癌
  共存”中。只是我们的纠错机制和免役功能及时识别和清除了这些癌细胞,不让
  “微小癌”变成“临床癌”罢了。而癌症的“宣判”和由此引起的紧张恐惧却一
  举摧毁了免疫系统。所以医学界并不无条件赞成“一滴血查癌”之类过于灵敏的
  检测方法。同时,长期的身心疲惫和焦虑忧伤也会使我们纠错机制的效能大大降
  低,就像印刷厂的校对打瞌睡而让错版批量地印刷出来一样。从这个意义上讲,
  许多癌症往往是我们精神因素造成或参与造成的。
  
    安装过收音机的朋友都会有一个“信噪比”的概念。零信号时整机应该静悄
  悄的,噪声电流要越小越好。而收到节目时,有效信号则应“拔地而起”,形成
  一个尖锐而高扬的峰值。我们健康的肌体也是一样,日常状态祥和而宁静,应激
  时则快速调动起潜能,形成高效能的爆发力。然而,现代生活却很容易让我们的
  应激系统时时处于“引而不发”的紧张状态或“烽火戏诸侯”式的反复空忙中。
  渐渐变成了一根“拉时没弹性,放开缩不回”的用过了劲的橡皮筋。生命的“信
  噪比”就大大下降了。许多人平时打瞌睡,躺下却睡不着;平时饿不得,端碗却
  吃不多;经常想小便,每次只尿一点;平时思绪万千,考试时却不能精神集中;
  平时想入非非,床上又性无能。总之,应激和非应激状态的落差大大缩小了,波
  峰降低,波形拉平,这实际也是身体的组织化程度降低,混乱度上升,“熵”值
  增加的反映。
  
    今年4月我在香港科大的时候,张国荣自杀曾经震动海内外,成为好多天电
  视和报纸的头条***。韩国现代集团的公子跳楼又引起世人一片唏嘘。目前,自
  杀已经在人类死亡原因排行榜上名列第五,并位居青年人死亡原因之首。单说我
  们武汉长江大桥,四十多年间就跳下去一千多人。简直成了“寻短胜地”。这实
  在是现代文明的悲哀。看来世界卫生组织从今年起将9月10号定为自杀预防日,
  并非多此一举。自杀的人大都患有抑郁症,其中不乏职业体面、事业辉煌的明星、
  作家、大款和高官。他们都是在极度的精神苦闷和灵魂折磨中无法解脱,经过长
  期失败的努力和绝望的挣扎,最终才“自己谋杀了自己”。这是大面积的心理塌
  方。“灵”与“肉”猛烈冲突、恶性互动、生死纠缠并终于无法排解而造成的毁
  灭。也许是“灵”叫“肉”死“肉”不得不死,也许是“肉”的改变一步步扭曲
  了“灵”的形态。当然,抑郁症是“实症”,患者的乙酰胆碱、五羟色胺和多巴
  胺等神经递质浓度有明显失调,还可以从遗传和基因的层面找到原因。抑郁症患
  者持久的情绪低落,自暴自弃,悲观厌世和正常人的心情不佳、忧愁悲伤也是有
  本质不同的。但毫无疑问,持续的应激带来的长期精神紧张和心理冲突,会成为
  抑郁症的导火索与催化剂。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的抑郁症患者在人群中比例越来越
  高的合理解释。
  
    那种“把灵魂交给上帝,把肉体交给医生”的主张,实在上是人类健康观的
  一大误区。说句耸人听闻又大不敬的话,正是这种见“肉”不见“灵”的传统,
  导致了我们的医院长期以来和兽医院并无本质区别。许多学者认为,当前威胁人
  类健康的主要因素已经从细菌引起的急性传染病转变为精神因素影响免疫功能而
  引起的慢性病,致使大量人群长期处于临界的“亚健康”状态。今天,我们身上
  的许多创伤仍然能自我修复,我们的一些疾病譬如感冒,能够自然痊愈,靠的是
  自组织功能和免疫系统,我们每人的体内都有一个“医生”,而过度的应激却骚
  扰得这个“医生”糊涂和麻痹了。甚至不断出现自身免疫系统攻击自身的混乱。
  因此现在要做的,便是重新唤醒这个大自然派来的“医生”,让它有机会和条件
  工作。
  
    在法国,我参观拉雪兹公墓的时候,曾经从墓碑上大略统计过上百个生卒年
  月,发现一两个世纪前的人确实平均只活到五十岁。今天人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
  七十多岁,这是现代医学带来的福祉。然而,为什么人类寿命不能按其他哺乳动
  物的规律达到成熟期的7倍或生长期的8倍,即140至160岁,看来应激反应的错位
  和“灵”与“肉”关系的脱节大概是极其重要的原因。可不可以说,现代医学对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0C00G6-7QW8/?resourceId=78790812_03_02_01#
  谢霆锋与科大师生分享企业成功之道

  青年企业家兼著名艺人谢霆锋先生今日(4月19日)出席香港科技大学(科大)举办的「亚洲领袖讲座系列」首场讲座时指出,诚实对待自己,并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是成功的关键。
  谢先生是著名演员和歌星,亦是香港最成功的青年企业家之一。早于2003年,只有23岁的他创办了制作公司PO朝霆,锐意为亚洲电视广告及电影提供世界级的后期制作服务。在过去短短的九年间,谢先生作为PO朝霆行政总裁,带领公司发展成为香港后期制作行业中领先的企业之一,公司在本地广告后期制作及上海高端影视后期制作的市场占有率分别约占一半。
  该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亦正迅速增长。继于2009年在上海成立分部后,PO朝霆将于今年6月在北京开设新的制作室。PO朝霆是首个跨境的制作公司,提供全数码化数据处理、调色及离线编辑的服务。其独有的中港制作模式让后期制作人员可进行实时的跨境数据传送和编辑工作,从而简化整个制作过程,并加强拍摄与后期制作团队之间的合作。
  是次讲座由科大本科课程学生主持,以访谈形式进行。谢先生与出席讲座约350名科大师生分享了其创意企业的发展历程、他的管理理念,以及他成为青年领袖的经历等。
  谢先生表示,对于获邀担任由科大商学院企业案例研究中心举办的「亚洲领袖讲座系列」首场讲座的主讲嘉宾,感到非常荣幸。他希望自己能为鼓励年轻人创业发挥榜样作用。
  他勉励年青一代要对自己诚实,了解自己爱做甚么,并且在追求自己的梦想时,要勇于创新,不要只模仿别人。
  他说:「作为领袖,必需拥有能激励和启发他人的能力,并且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以及懂得自律。要成为领袖,就要对自己诚实,了解甚么是自己最爱做的事、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因为只有由心底出发,做自己爱做的事,你才会完全投入,甚至拥有需要牺牲的准备。」
  企业案例研究中心主任金乐琦教授表示:「『亚洲领袖讲座系列』旨在让我们的学生在学习课堂理论之余有机会和亚洲商界领袖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这场讲座谢霆锋先生应邀担任主讲嘉宾,师生反应热烈,令我们感到非常鼓舞。我们将会邀请更多杰出领袖来到科大分享他们的见解和经验。」
  除了举办该讲座,企业案例研究中心亦将以PO朝霆作为案例研究对象,分析该企业在现今高速发展阶段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这案例将用作课堂教材,为学生提供亚洲商业环境中的实战知识和经验。
  此外,企业案例研究中心亦会与谢先生进行单独的访问,并制作成为短片,作为科大本科课程「Developing the Leader in You」的教材。该课程旨在透过经验分享、案例研究及活动培育学生的领导才能和质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我们的灵与肉——赵致真在香港科技大学的演讲(转载)谢霆锋香港科技大学全英文演讲视频-中文字幕48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