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接连被美团、京东、网易、拼多多超越,营收过千亿百度其实是输给了“市场预期”从赵莹离职说起,网易高管为何频频出走

接连被美团、京东、网易、拼多多超越,营收过千亿百度其实是输给了“市场预期”从赵莹离职说起,网易高管为何频频出走(图1)

中国的门户网站一向是创业者的输出地,但是没有一家公司像网易这样贡献了如此多的成功者,更不可思议的是,这群创业者几乎全部是做内容出身。

曾经2012年,网易某副总裁传出离职风声,就在此前一周,网易门户事业部总裁李甬刚离职。有消息称,网易CEO丁磊曾向李甬无条件赠送价值100万元的网易股票,作为答谢他为网易公司付出的努力,甚至曾开出准许网易门户事业部提前分拆、管理层获15%股份等条件,依旧未能挽住李甬的心。

而此次网易总编辑赵莹的离职,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尽管丁磊诚挚送别前部员离去,尽管赵莹声称自己离职是因“未打算在北京长住,选择重新规划未来”,但此次的离职不禁让人联想到曾经出走的网易“十三罗汉”。(均为网易前员工,多为编辑,后创业成功)。这一次的出走究竟代表了什么?

哦,又是网易

“反正丁磊一直有点不爽啦,”网易曾经的一名雇员爆料,“他一直觉得做内容的人怎么可能搞出一个好产品?”

不妨按时间梳理一下近几年从网易中高层离职的创业者:前网易门户副总编辑、现雪球财经的创始人方三文;前网易门户总编辑、现陌陌科技的创始人唐岩;前网易门户副总编辑、现春雨科技的创始人张锐;前网易门户事业部总裁、现教育社区粉笔网创始人李甬;前网易科技主编、正在粉笔网与李甬一同奋斗的帅科;前网易图片产品总监、现自主创建旅行照片分享网站的郭子威;还有要在“熟人生活社交”领域创业的曾理团队。

他们大多数人的创业项目现在看来还不错—雪球财经已经是美股资讯第一门户;陌陌和春雨发展势头强劲。在微博上,生命科学专业网站丁香园CEO冯大辉这样调侃:“丁磊先生才是真的创业导师。”

当记者们开始创业

互联网圈有个著名的段子:如果你想知道互联网泡沫有多大,就看身边有多少记者去创业。

这句话虽然更多时候被当成了笑话,但背后却是业界对媒体特质创业者的不信任。有太多案例证明,那些善于“纸上谈兵”、缺乏技术背景的内容生产者并不是合格的创业者。而网易创业帮的存在和崛起正在刷新这种认识。

从网易系创业者的个人职场经历往下挖,可以发现这些人的一个特质:他们几乎都有过在传统媒体做编辑记者的经历,即便去了网易,也多是负责内容部门。李学凌曾是《程序员》杂志主编;方三文在《南方周末》做过头版编辑***部副主任;张锐曾担任《京华时报》***部主任;郭子威曾是《电脑商情报》编辑;李甬曾担任《环球企业家》执行主编等等。

并不是已进入互联网公司,你就开始拥有互联网思维,或者说不能用某种思维给创业者来定性。产品经理的出身多种多样,但优秀的标准只有一个:能不能做出好产品。

而“记者”和产品经理还存在某种有机联系。做内容,尤其是跟***接触多了,看世界的方式会不一样,更敏锐,更贴合人性。这是纯粹的工程师无法相比的。

比如做内容出身的唐岩创立的陌生交友工具陌陌已经获得了超过一亿用户数,这一切归结于唐岩对人性的敏锐把握也不为过。

从网易带走的都成功了

对于这些从网易跳出来的编辑们来说,网易是一个让他们“爱恨交加”的地方。也是他们创业征途中的重要跳板。网易不仅带给他们最初的“互联网产品思维”,也给这些创业者贡献了最为重要的人力资源--技术工程师。

比如多玩网赖以上市的基础在于一款语音聊天产品YY,而早期YY部分核心开发人员来自网易POPO。

不过,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公司,网易带给创业者最重要的还是--创业文化。这种文化传承事实上从李学凌时代就开始了。任何时候,身边的人总是最好的榜样。

唐岩创立陌陌时的判断在于:同城聊天室的火爆证明了中国人交友的“刚性需求”,但中国人比较内向,不会主动对陌生人打招呼,需要一个工具作为载体,而LBS(基于位置的服务)的出现,又使得虚拟交友和现实世界有了对接的方式。

想通了这些,唐岩毫不犹豫选择辞职创业。那时他刚刚升职为网易门户的总编辑,他甚至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年终奖。然后,陌陌诞生了,再然后,陌陌爆发了。

大公司病

作为一个“大公司”,网易本身当然也有问题,这些问题多多少少成为这些人离职创业的原因。

无论从做微博、还是做正版视频,网易的内容产品总是要慢于其他门户。原因在于丁磊手握一棵摇钱树--在线游戏,从2012年Q2的财报中可以看出,游戏收入占网易总收入的九成,门户部门广告收入占总收入一成不到,这个比例已经多年未变。这也造成了网易内部游戏部门的势大,门户部门得不到太多的重视。

“做内容的人脑子活泛,看的想的多了,自然容易对现有状况不满。新浪微博的火爆可以说是门户的一个拐点,任何一个牛逼的稿子、策划出来了还要拿到新浪微博上推一推,在内部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地位,现在做出来一个东西还要在别的平台上推广,我们心里很没成就感。”前网易员工说到。

网易抄你,怎么办

互联网创业圈很火的一篇文章叫做《腾讯抄你怎么办》,作者是从网易离职的郭子威。文章从各个方面剖析大公司推进一个产品的思路和短板。虽说主要目的是写给创业者,打破他们对大公司的恐惧,但很多内容或多或少都会借鉴他此前在网易的工作经验。

文中他做了一个总结:“做产品,鲜有一夜暴富,尤其UGC(用户分享内容),口碑带动增长才是最稳健的方法。道理固然大路货,KPI压力下却容易急于求成。母体供血一旦大量掺水,相当于修炼邪道武功,起步快而后力不济,很快会触碰到天花板。”

KPI,意为关键绩效指标法。把绩效的评估简化为几个关键指标的考核,这意味着,在大公司内,你的产品如果不是战略级的项目,来自考评的压力会要么影响产品,要么折磨产品负责人。

而在这篇文章的开头,郭子威用另一种方式说明了他离职网易的原因:“年初跟VC谈天使融资的时候,对方大统领换了一个问法:如果网易抄你怎么办?我很吃惊地回答,如果留在网易就能把这个项目做出来,我还创什么业?”

i美股主编、曾供职于网易门户的梁剑,分析了李学凌团队开发的YY得以超越网易游戏即时聊天工具的关键因素。在MSN尚未占领中国办公即时聊天市场的时候,网易POPO曾依靠免费手机短信火爆过,但POPO在网易内部叫“POPO组”,长期都是非常不起眼的小团队。让这小团队去和贡献公司九成利润的游戏部门谈对后者有重大冲击的项目,完全不现实。所以一直到YY初现威力,网易才推出游戏即时通讯工具。

编后语:无论赵莹此次离职将去向何方,小内认为以网易为代表的传统门户网站都应该对自己的人才机制进行深刻反思。或许曾经2012年网易副总裁杨斌离职后,网易内部员工总结的离职原因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些思考。内容如下:

1.在四个门户中,我个人觉得网易的人气质特殊,说虚点,这和网易***的自由、活跃、勇敢、有担当的气质是一脉相承的。在网易门户历练了几年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影响。

2.网易门户离职创业成功先例较多,早的有李学凌,近的有方三文、唐岩、张锐以及喻华峰。这个示范效应太大了。

3.大环境影响。一方面是市场机会多,可做的事情多,而且资本市场对网易创业的人整体认可程度较高,融资顺利。另外一方面,用户获取资讯的方式在变化,曾经作为新媒体的门户也逐渐成为了旧的媒体形态。在中国,媒体人终究都面临转型的问题,所以,现在也是好时候。

4.之所以选择离职创业,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对任何人都一样:创业本来就享受是小锅小灶的自由和乐趣,要是还在大公司内孵化,那多没意思,还不如继续打工啊。何况,这几个人融资都顺利了!

附上网易前员工创业不完全名单:

2013年出现的创业代表们:

李明顺,好贷网联合创始人及总裁。曾担任网易***中心主任。

陈萌沧,饭本联合创始人及CEO,此前曾担任网易门户副总编辑。其合伙人曾理、陈子宇也都来自网易。

程李,车云网创始人。曾担任网易汽车中心总监、销售二部总经理等。

万春,公平价创始人,大学毕业后就加入网易而后开始创业。

潘伟,买房吧创始人及CEO,此前曾在网易天津房产工作。

李好宇,多知网创始人及CEO。此前曾在网易科技频道工作。

谢廷宝,成都余香创始人、CEO、游戏制作人。此前曾担任网易主程兼运营负责人。

周健睿,北京战歌世纪 CEO,战歌online出品人。此前曾在网易上海工作。

勾新雨,私人医生网的创始人,曾在网易财经频道工作。

2013年以前部分创业者代表:

李学凌,多玩游戏网 (YY)创始人,曾担任网易总编辑。

詹钟晖(叮当),广州简悦(Ejoy)创始人,曾担任网易COO;简悦的联合创始人吴云洋(云风)也来自网易。

关国光,快钱创始人,曾担任网易高级副总裁。

周娟,56(我乐网)创始人,网易早期核心员工,曾负责产品、技术部门。

李甬,猿题库/ 粉笔网创始人,曾担任网易总编辑;该公司核心高管李鑫、郭常圳、帅科都来自网易。

喻华峰,本来生活网联合创始人,曾担任网易副总裁。

杨斌,Facishare纷享科技总裁,曾担任网易副总裁。

方三文,雪球财经(i美股)创始人,曾担任网易副总编辑;雪球的联合创始人梁剑也来自网易。

唐岩,陌陌创始人,曾担任网易副总编;陌陌的联合创始人雷小亮、李志威都来自网易。

张锐,春雨掌上医生创始人,曾担任网易副总编;春雨联合创始人曾柏毅也来自网易。

徐宥箴,多益网络创始人,曾担任网易《梦幻西游》主策划。

魏剑鸿,擎天柱科技创始人,曾担任网易在线游戏事业部副总经理。

黄铧,广州狼骑网络创始人,曾担任《大话西游1&2》主策划。

胡琛,团800创始人,曾担任网易有道市场总监。

丁秀洪,云辰科技(大可乐手机)创始人,曾担任网易副总编辑。

马云,妈妈说创始人,曾担任网易无线事业部负责人。

郭子威(纯银),蝉游记、旅行推创始人,曾担任网易相册产品总监。

张立波,八界网、基金网创始人,曾担任网易房产频道主编。

林建邦,Playlithium创始人,曾担任网易企业发展部总监。

罗尉源,掌控网创始人,曾担任网易无线游戏部门工作。

叶睿智,几分钟网创始人,曾在网易杭州研究院工作。

陈闻,宝贝全计划创始人,曾在网易销售部门工作。

白冠翔,掌中购联合创始人,曾在网易《魔兽世界》项目组。

刘阳,亲贝网、童乐奇创始人,曾在网易科技频道工作。

刘伟,PingWest联合创始人,曾担任网易科技频道主编。

徐虎,骑摆客(700Bike)创始人,曾在网易UGC中心工作。

文章系【互联网圈内事】编辑,综合《财经天下》部分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号:quanneishi

——————————

关于@互联网圈内事

“互联网圈内事”每日为你解读、点评圈内最火热新鲜的科技***,呈现圈内爆点十足的八卦事件。致力于做最值得看的互联网八卦爆料自媒体!

“互联网圈内事”微信号:quanneishi

欢迎关注“互联网圈内事”、和小内一起交流互联网内幕八卦、产品运营推广、IT创业的那些事儿。

小内的QQ交流群:181888385

小内的个人微信号:zlei036

导语:左右中概股市值的基础是互联网公司的用户数和货币化能力,更重要的是市场对这家公司未来预期的一种定价。或许,已经不再与亏损额等指标强挂钩了。百度不缺用户数也不缺利润,甚至来自互联网服务的收入依然维持在千亿元以上,但由于输给了“市场预期”,所以市值接连被后起之秀们超越……
疫情后的第一波财报来了。
 美股大跌,很多人想看看互联网公司又有什么新行情。结果没看到什么不一样,又在***资讯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京东/网易/拼多多市值超百度。去年以来,这样的***隔三岔五出现,让人怀疑这些公司是不是商量好了,组团儿来黑百度。 类似“百度跌出BAT”的论调已经不新鲜。这家曾经的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是怎么一步步跌下神坛的?百度还有翻盘的机会吗?在问这些问题之前,还需要确认:百度掉队,意思是它不如小巨头了?还是说它不赚钱了,又或者没有希望? 事实上,全国互联网服务年营收破千亿的上市互联网公司,中国还只有百度、腾讯和阿里三家。 百度之所以被后来者“碰瓷”,是因为作为老牌互联网公司,它并有达到市场预期。虽然营收大盘还很稳,但由于错过移动互联网红利期,苦心布局的新技术还在“等风来”,百度缺少一个新故事。人们只看到它已有的领土在缩小,却不知道它辛苦拓荒的地皮,有没有价值。 左右中概股市值的基础是互联网公司的用户数和货币化能力,更重要的是市场对这家公司未来预期的一种定价。或许,已经不再与亏损额等指标强挂钩了。从百度发布的最新财报来看,百度并不缺用户数也不缺利润,甚至来自于互联网服务的全年总收入依然是千亿元以上的三家之一(另外两家是腾讯和阿里),但由于输给了“市场预期”,所以市值接连被后起之秀们超越。 正如马化腾所说,可能你什么错都没有,错就错在自己老了。输给预期、输给自己的百度,其实大可不必有市值焦虑。 频频被“碰瓷”,百度市值过山车 曾有媒体统计2010年以来,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的变化。 2011年是百度的巅峰期。那一年原本是腾讯的天下,3Q大战闹得沸沸扬扬。结果谷歌突然退出市场,让出其在搜索市场近五分之一的份额。百度市值升至400亿美元以上,荣登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一的宝座。 繁荣之下,暗藏危机。2012年,微信接棒QQ拯救迟暮的腾讯,至此拉开和百度的差距。老大的位置丢了,但老二的位置还很稳。百度市值依然一路飙升,从“团购大战”中活下来的美团,刚成立的滴滴和头条,还是小弟。 接下来是电商大年。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市值为腾讯的两倍。人们开始用“BAT”来形容百度、阿里和腾讯三家公司。BAT分别代表“人和信息”“人和商品”“人和人”的连接,完成了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建设。第四的位置,则给了垂直电商京东。 当然,百度市值依旧是京东的两倍还多。500亿美元的高峰,只有三家公司相互缠斗——只不过,阿里腾讯已经奔着2000亿美元去,百度却停在了600亿美元。市面上开始有“三国杀变美苏争霸,BAT变AT”的说法。2016年魏则西事件,百度市值再度下降。 好在2017年,百度提出All in AI的战略。除了要守住已有的搜索广告业务,还要大力发展信息流、无人驾驶等业务。今日头条把算法带向一个新高度,人们惊讶于少年头条的冲劲,更相信中年百度的实力。毕竟有陆奇带队,百度的工程师,还是互联网人才市场的香饽饽。 这一年,百度市值达到800亿美元,随后开始走下坡路。今日头条、美团、京东等小巨头频频碰瓷百度,轮番坐镇“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第三”的宝座。 接连被美团、京东、网易、拼多多超越,营收过千亿百度其实是输给了“市场预期”从赵莹离职说起,网易高管为何频频出走(图2) 
首先插刀的是字节跳动。张一鸣带着“短视频三宝”参战。表面看来,媒体业务动了腾讯的蛋糕,那一年“头腾大战”硝烟四起,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分析竞争格局,不是看产品有多像,而是看人群有多像——更直白点,赚的是不是一笔钱。实际上,推荐广告侵蚀搜索广告的地盘,字节跳动抢的是百度的饭碗。 头条估值直接到了750亿美元,但毕竟还没真正上市。直到2019年,百度市值跌到400亿美元以下。自此,百度彻底丢掉“互联网老三”的帽子。每到财报季,人们会看到一连串相似的***,今天是“滴滴超百度”,明天是“美团超百度”,后天是“京东超百度”,大后天是“拼多多超百度”。 这些被视为超越百度的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点:搭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列车。 从数据看,百度真的没落了吗? 包括TMD在内的互联网小巨头,都是把人们的线下行为搬到了手机上。 比如,美团在“团购大战”中获胜后,发现虽然用户有到店消费的需求,但更常态化的操作其实是网上订餐。因此,当发现饿了么还有未覆盖的市场时,美团果断杀入外卖市场,抓住了移动互联网这张牌。 同样,智能手机和电商高速发展的日子里,京东抓住机会做了个移动版数码商城。拼多多虽然赶了个晚集,但找到拼购和性价比的路子,农村包围城市。至于滴滴,干脆开启了手机打车的先例,直接冲向传统出行市场。 它们的崛起,会对百度产生冲击吗?其实并不大。 一方面,移动互联网发展很快,但回归到数字上,外卖占餐饮市场的比重不到10%,电商占社会零售总额的比例也只有20%。另一方面,退一万步说,这些小巨头和百度并不在一个赛道,百度的核心营收还是在线广告,未来要打的牌是人工智能。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消息,中国在线广告市场规模还在增长,预计2020年将增加26.6%,并有望在2021年接近万亿水平。从构成上看,信息流和电商广告分别占30%,搜索广告占17%。百度能吃到的份额,是部分信息流广告,以及几乎全部的搜索广告。 接连被美团、京东、网易、拼多多超越,营收过千亿百度其实是输给了“市场预期”从赵莹离职说起,网易高管为何频频出走(图3)图源:StatCounter Global Stats(2019.7) 2011年以来,百度一直是中文搜索市场霸主。据StatCounter Global Stats数据,2019年7月百度搜索全平台市占率为76.42%,搜狗、神马等瓜分剩下的25%。百度财报中“线上营销”板块的营收,70%以上来自大搜业务。 信息流广告方面,百度财报显示,去年12月百度App日活接近2亿,同比增长21%。百家号260万创作者,以及前不久投资的知乎,都在提高百度对优质内容的掌控力。这对百度信息流广告的触达率和单价,都有好处。 此外,百度的营收愈发多元化。2015年,百度营收中大搜业务占比超9成,现在不到7成。其中,有爱奇艺和百度云的会员收入。这些加起来,百度2019营收达到1074 亿元。截至目前,也只有腾讯、阿里达到千亿元的高度。这是百度仍是BAT之一的证明,也是百度探索新业务的底气。 重金投入,看似亏本的人工智能业务,才是百度未来要讲的新故事。 市值是市场对未来的期待,百度还需要新故事 2019年年初,百度宣布过去一年营收破千亿。李彦宏在内部信中称:“那个能够做出好产品、那个受用户喜爱的百度,已经回来了”。既然这样,为何随后百度迎来市值下降,轮番被美团、滴滴、拼多多等小巨头反超的一年? 因为市值不是对过去营收成绩的肯定,而是对于未来发展空间的肯定。 比如美团,2018年上市之后股价虽有波动,但整体呈上升趋势。因为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美团和饿了么的市占比达到了6:4。阿里收购饿了么,也没有阻挡美团抢占外卖商户,同时向酒店、出行、实物电商扩张的步伐。 通过深耕最苦最累的本地服务市场,避开和BAT的正面交锋,再围绕Food +Platform,建立以“吃”为核心的生活圈。日活7000万的美团,讲了个“高频打低频”的故事。正因如此,美团虽然一度被网约车等业务拖后腿,但股价一直没有大幅度下跌。去年Q2盈利,股价马上就涨了回去。 更典型的例子是拼多多。拼多多营收只有百度的三分之一,但市值却超过后者,原因是大家认为目前的亏损是暂时的。市场投入越高,越证明拼多多是真心实意做补贴。主动让利给消费者,通过C端的需求去撬动供给侧,这是拼多多对抗老牌电商平台的策略。 看懂这个逻辑的普通网民,甚至总结出“拼多多真香定律”:骂得越多,买的越多;财报亏得越多,股价涨得越多。 接连被美团、京东、网易、拼多多超越,营收过千亿百度其实是输给了“市场预期”从赵莹离职说起,网易高管为何频频出走(图4)
事实上,从市值对比来看,拼多多在2019年8月以后绝大多数时间当中的市值是超过百度的,但是3月2日,拼多多再度超越百度之后,这个消息竟然还上了热搜。 正因为市场对美团、拼多多有期待,这两家公司才有较高的市值。相反,过去一年营收破千亿的百度,并没有符合市场的预期。虽然人人都明白5G、人工智能是未来,但它们目前还很难落地——人们看都看不懂,何来预期呢? 因此,百度不是输给了现在,也不是输给了过去,而是输给了大家的期待。 好在最近一段时间,很多人看到了AI的价值。根据百度公布的数据,平均每天有超过10亿人次通过百度了解疫情;百度开放AI算法将新冠病毒RNA分析时间从55分钟缩短到27秒;百度AI免费智能外呼平台,还可以自动收集居民疫情信息,生成统计报告。 这只是百度AI应用落地的一小步。靠这些来挽回市场信心,恐怕还很难。不过,科技巨头微软也曾低迷十年,最终放弃死磕苹果、转型云服务逆风翻盘。如果百度在新技术上持续投入,等到5G和人工智能时代到来,是否也有机会像今天的微软一样重生?答案也未可知。
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接连被美团、京东、网易、拼多多超越,营收过千亿百度其实是输给了“市场预期”从赵莹离职说起,网易高管为何频频出走(图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接连被美团、京东、网易、拼多多超越,营收过千亿百度其实是输给了“市场预期”从赵莹离职说起,网易高管为何频频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