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醒来发现一直在体内;再叫我也不会停

那男人看起来文雅又贵气,谈吐之间,也透着修养。时韵花撩起眉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在内心给他贴上了标签:庸俗!这个男人她认识,文家的二公子文号。文家虽是商业起家,但比起时家就差得远了。一个小小的文家,竟然还想勾搭她时家四小姐,真是自不量力!“不好意思,我没兴趣跟你跳舞。”时韵花直接拒绝。我一脚又一脚踢在张继秦身上,直到林清清跑了过来,拉住我叫道:“你别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张继秦已趴在地上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

我心里一个咯噔,不会真的将他踢死了吧?

跟着张继秦的那几个混混在一旁看着,各个面露惧色,见我看了过去,齐朝后退了一两步。

周围有不少村民在远远观望。

这时,村长跟张家的几个人跑了过来,大声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

“继秦这是怎么了?”张继秦的父亲跑过来,赶忙将张继秦扶起,只见张继秦鼻青脸肿,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

“是你打的?”张继秦的父亲怒瞪着我,恨不得要将我生吞活剥。

 文学

“我……”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个混混说道:“就是他打的秦哥。对着秦哥踢了几百脚,像个疯子一样!”

“踢死了继秦,你九条命都赔不了!” 张继秦的父亲暴跳如雷。

“是他们先打人的!”林清清大声说道,“我们一回来,他们就要打我。张继秦还想强奸我,张小北为了救我才跟张继秦打的!”

“你说什么?” 张继秦的父亲一张老脸黑了下来。

“我说,张继秦想强奸我!”林清清重重地说道。

张继秦的父亲瞪着林清清,“继秦想强奸你?你要不要脸?”

“你——,你才不要脸!”林清清杏目圆瞪。

“你害死了继文,又想害死我继秦?” 张继秦的父亲骂道,“你就是个祸害!”

“你——”林清清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你——”张继秦的父亲指着我,“我看你是和林清清勾搭上了,害死了继文。你这两个祸害,得给继文陪葬!”

这人太蛮不讲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识地望向村长。

村长走了过来,伸手挡在张继秦的父亲面前,板着脸道:“老二,话不要这么说。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你这样会毁了年轻人的清白。事情的缘由究竟如何,我们调查清楚后再说。你看,这马上就要开饭了,我们先去继文家,有什么话,我们去那儿说。你放心,我身为村长,绝对会将这件事情处理清楚。”

张继秦的父亲狠狠瞪了我和林清清一眼,“继秦怎么办?”

“先送去医院吧。”

村长没再理会张继秦的父亲,对我和林清清说:“你们跟我来。”

刚到张继文家,张继文的父母便冲了过来,瞧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林清清。村长挡着他们,劝道:“莫冲动,莫冲动,有话好好说。”

“还说什么?”张满光叫道,“继文都埋了,他们还回来干什么!他们要给继文陪葬!”

“怎么,你是不把我这个村长放在眼里了?”村长的脸顿然板了下来。

陈满光心有不甘地动了动嘴唇,但在村长的威信下,他将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村长继续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要用活人陪葬!这等于杀人。”


“可我家继文白死了么?”陈满光不甘心地道。


“继文的死跟张小北没有成功给林清清开光有关,他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用别的方式对你家进行赔偿!”


在村长的斡旋下,林清清的父母得赔偿张家四十万,同时继续留在陈家,以陈家儿媳妇的身份,伺候两老,直到两老奔年。


而我继续为村子里唯一的开光师,同时陈家所有的家务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须毫无怨言地去做。简而言之,我成为了陈家的使唤工具。


对于我的惩罚,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却极为不满地说:“张小北这次都死不了,实在没天理了。”


我很生气。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是啊。我还有两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可不想你给我开光,所以希望你死了。”楚雪湘直言坦白。


她的这句话,令我既愤怒又难过。


不过,我什么也没有多说。


陈继秦的父亲说,我将陈继秦打伤了,这笔帐怎么算。


村长说,先将陈继秦送医院,叫医生检查伤势后再说。


陈继秦指着我恶狠狠道:“要是继秦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休想有好日子过!”


我吓得不敢做声。


“原以为你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是一个天赋异常之人,没想到,在得到了我的传承后,身手弱鸡不说,连性格都如此懦弱!我真怀疑我看走了眼!”清水仙子在我耳边失望地说道。


我很惭愧。


虽然得到了清水仙子的传承,但是以前从没打过架,在这方面完全就是个生手,虽然懂得招式,但不会使用,所以,在跟陈继秦对打时,还是吃了一些亏,被他打到的脸和下巴现在还隐隐作痛。


而我从小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受人欺凌不敢言,这无形之中令我有一种低人一等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就令我性格方面非常懦弱。


“你必须得改过来!”清水仙子说道。


“怎么改?”我问。


“首先你要自信。而自信来源于技艺。你需要有一技之长。经我观察,此村中女人甚多,黄花闺女也不少,只要你用我的采阴补阳术,学会了闻香识女人,以后必雄心大振,不再懦弱。”清水仙子说道。


同时,清水仙子给我下达了个任务,就是采了楚雪湘的阴魅。


时间是,三天之内。


“我可不敢。”我忙说,“还有两个月表姐就结婚了,到时我可以光明正大地采她的阴魅。”


“你越怕她,就越要采她的阴魅,这样才能让你更自信!”清水仙子说道。


我觉得在别人没有同意的前提下采取她的阴魅,跟强奸她没有区别,所以,我不愿意这么去做。


就在这时,林清清来找我,说张家要她家赔偿四十万,那二十万彩礼赔完了不说,还要倒付二十万,她家实在拿不出来了,所以,这二十万,她叫我出。


“我哪有二十万!”我吓了一大跳。


“那你就去挣!”林清清非常强势。


就算拼了我这条小命,我也挣不了二十万啊。


“哼,你要是给不了这二十万,你就等着我来收拾你吧!”林清清说完就走了。


林清清的话让我非常气愤。


“我要采了她的阴魅!”我恨恨地道。


“可以。”清水仙子说,“先采林清清,再采楚雪湘。”


“怎么采呢?难道趁她晚上睡觉时,偷偷爬上她的床?”我问。


“本仙子自有妙计。”清水仙子说道。


接而,我脑门突然出现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草药、把脉、摸骨……只感觉脑中胀疼,我惊叫着坐倒在地。


过了约摸三四分钟,那种胀疼感徐徐消失,脑门里像是多了不少东西,连我呼吸也感觉沉稳了很多。


按照清水仙子的建议,我可以给人看病抓药,以此挣钱。


“可是,村里人都知道,我对医学一窍不通,突然说我会看病,谁也不会相信啊。”我苦闷道。


“如果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我只能放弃你了。”


清水仙子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吭声了。


我想起村长的父亲老村长患有鼻炎,已经有五年了,看了很多医生一直没有治好。我脑海里出现一个药方,专治鼻炎。不过,我需要上山去采药。


采好药后,我正准备下山,突然看见林清清与楚雪湘坐在山下的一块青石上,旁边不远处有几头牛。


楚雪湘将手伸进林清清的怀里,惊道:“哇,清清,你的胸好大!”


“你好色啊。”林清清推开了楚雪湘的手。


我本无意偷看她们嬉戏,不过,不经意听到楚雪湘提到了我的名字。


“清清,张小北那方面真的不行吗?”


我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你问这个干嘛?”林清清似乎不太谈论这个话题。


“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张小北又是村里唯一的开光师。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和他搞。”楚雪湘说道。


“没办法啊,当初我不是也不想被他弄?可我们女人总要经历这一关。”林清清的语气中颇感无奈。


“如果张小北那方面不行的话,他就不用做开光师了。你老实讲,他到底有没有搞你,你还是处吗?”楚雪湘又问。


“他想要我,可他没进来。”林清清说道。


“张继文死了,你守寡了。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楚雪湘同情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唉!都怪张小北!”林清清愤愤地说道。


“对了清清,女人第一次是不是很疼啊?我突然想起一招,如果我们不是处了,那是不是就不用张小北开光了?”楚雪湘问道。


“你……你想破处?这不行啊。按咱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必须是处。”林清清赶紧说道。


“我听说,女人只要没被男人搞,那就是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自己把处破了的话,到时候就不会便宜了张小北,我也不会感到那么疼了。”


“那你打算怎么破处?”林清清问。


“我不知道。要不你帮我。”楚雪湘一下抓住了林清清的手,“你至少有点经验了。”


“这……这不好吧。我是女孩子,我怎么帮你啊。”林清清很为难。


“女孩子也可以的。就这样定了。晚上我去你家。”楚雪湘霸道地说道。


我心里那个恨啊,楚雪湘为了不把处给我,竟然叫林清清给她破处!


“你一定要阻止她们。”清水仙子的话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醒来发现一直在体内;再叫我也不会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