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极品丝袜乱系列: 女生请男生吃生蚝暗示

舞台是漆黑的,只剩下了这么一道光。

    升降台移到中心后,年轻人的面貌这才全部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是谢誉。

 文学



    灯光在他身上流转,亦不及他容华摄人。

    更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他身上穿的那身衣服,仿佛自带光辉般。

    像是月光一样,从天际边坠下,徐徐而落。

    “……”

    全场瞬间一片寂静,只剩下轻缓的音乐声。

    路厌的身体都僵在了原地,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他手指颤抖着,脑子也嗡嗡地响,血液似乎都停止了流动。

    怎么回事?!

    谢誉不是没有舞蹈服吗?

    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路厌四肢僵硬,第一次感觉他站在谢誉的身边,像是一个小丑一样。

    他脸涨得通红,十分难堪。

    后台,一直看着监控屏的策划一拍桌子,猛地起身:“怎么回事?!操控室那边在干什么?”

    这是什么打光?

    而且,升降台怎么也被动用了?

    虽然说C位是最重要最核心的位置,但这怎么说也是团体舞蹈,以团体为重。

    但这样一来,整个舞台,只为谢誉一人架起,其他练习生黯然失色。

    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不……不清楚。”工作人员也被震住了,他结结巴巴,“操控室那边说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升降台和灯光都被调用了。”

    策划脸色铁青:“那快关掉啊!这算什么?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舞台!”

    “不行!”导演回过神来,“现在绝对不能关了,表演要开始了。”

    策划神情一滞,只能又坐了回去。

    观众席上。

    司扶倾输入了程序中最后一个字符,这才摸出一瓶可乐喝了一口,“真差劲这系统,还得我给他们加固。”

    节目组捞金那么多,也不知道换一个好的灯光系统。

    寂静了足足有半分钟,露天观众席上的尖叫声瞬间掀翻了整个现场。

    直播弹幕也瞬间暴动。

    【啊啊啊啊!阿誉!阿誉!妈妈爱你!】

    【杀疯了杀疯了!我宣布今天谢哥他站起来了!】

    【太帅了太帅了,明明可以靠颜值却非要靠实力,我们粉了一个什么样的神仙!!!】

    【谢誉你收敛点,不要再给我增添情敌了!】

    【路厌是怎么回事?抢谢誉的C位?!】

    【路厌你好不要脸啊,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还站中间?】

    【果然又是节目组在打压阿誉,行,我们不急,等阿誉表演完,来日方长[微笑]】

    谢誉这一次气场全开,旁的人自然招架不住。

    前奏结束,有声音强势插入。

    “这世间的梦想,都为我闪亮。”

    “你说前路漫长,我只需手握辉煌——”

    男声空灵慵懒,舞力全开。

    不少练习生都没反应过来,僵在舞台上。

    包括路厌在内。

    但路厌终归还是天乐传媒重点培养的对象,他动作僵了几秒后,很快就跳了起来。

    全员开始之后,舞台渐渐火热起来,独唱也成了合唱。

    但谢誉的声线太出色,即便是多人合唱,也难掩他的声音。

    他跳舞更胜他唱歌,舞台效果炸裂至极。

    “咚!”

    “咚咚!”

    鼓声迭起,全场沸腾。

    【卧槽,谢哥是不是去格莱恩进修了,怎么有点云澜的感觉?】

    【有有有,真的有!我是云姐的忠实粉丝,她跳舞有种别样的气质,谢誉还真的有那么一两分像。】

    【服了,吹谢誉就吹,没人拦着你们,提云澜什么意思?说登月碰瓷谢誉都不配。】

    云澜在国际演艺界的地位太高,哪怕她四年多无影无踪,也依然坐拥无数粉丝。

    不仅仅是大夏帝国,西大陆和东桑人也对她顶礼膜拜。

    这样的成就,的确无人能敌。

    “咚!”

    高潮来临,架子鼓一声骤响,灯光倏尔消失。

    但谢誉身上却没有半点暗淡,他的衣服上有光芒流转,就像是明月落山间,清泉潺潺。

    全场再次惊呼出声。

    “这是月绣吧?”慕青梦也惊讶万分,“我刚才没看清,这才发现,好高超的绣工啊,四九城都难得见上一匹。”

    只有月绣,才会自带光芒。

    月绣是大夏帝国的名绣,因为黑夜中如同明月一般,故称为月绣。

    “啊?”许昔云一愣,“四九城都见不到?”

    四九城可是大夏帝国的经济中心,也是大夏朝的都城。

    豪门聚集,名流荟萃,也是无数大夏人想要挤进去的地方。

    明星们也为能够挤进京圈而自豪。

    “是啊,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过了。”慕青梦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是买不到,是有价无市,会这种绣工的手艺人基本上消失了。”

    “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不少工艺都用机器替代了,再加上国外奢侈品牌的冲击,月绣的生意也不比从前,就渐渐失传了,可惜啊……”

    许昔云张大了嘴巴:“那、那司老师你好牛逼啊,月绣都能够搞到!”

    “我是粗人,不懂刺绣。”司扶倾托着下巴,眨了眨眼,“问朋友要了一件,没想到会这么珍贵。”

    “不过听慕阿姨这么说,这月绣,不是国外那些奢侈品牌就能够比的。”

    “是啊。”慕青梦点了点头,“这可是老祖宗们的智慧,大夏朝时期,一匹月绣就要十万两白银,也就只有皇亲国戚的人才穿得起了。”

    司扶倾侧头,看向窗外的晴空,笑了笑:“其他人我不清楚,但胤皇不会穿。”

    这句话一出,几个练习生都有些诧异地抬头。

    显然是不知道司扶倾的话题是怎么跳跃过去的。

    “他简朴惯了。”司扶倾淡淡,“有这些钱,他也只会赈济天下,他舍不得给自己用的。”

    慕青梦颔首:“胤皇陛下的气节,这古往今来,也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了,司小姐还通读史书,实在难得。”

    “也可惜史书上的记载也不完全。”司扶倾撑着头,“如果有可能,真想去那个时代转转。”

    “看来我和司小姐又有一个共同话题可以探讨了。”慕青梦十分欣慰,“不过胤皇陛下并不仁慈优柔,我反而佩服他这一点。”

    司扶倾轻声说:“是啊,他有他的杀伐果断。”

    史书记载,胤皇登基后,曾在一年之内,斩杀贪官合共四千二百八十四人。

    此后,朝政太平,无人敢动。

    他是明君,却也留下了暴戾之名,为后人所诟病不已。

    可当帝王的,又哪里能心慈手软。

    慕青梦也感叹:“我还可惜胤皇陵到现在都没有出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发现。”

    “我倒希望别被发现了。”司扶倾歪了歪头,又笑,“他活着的时候,一生都不怎么安稳,也唯有现下让他能够安静沉睡了。”

    “也是。”慕青梦叹息,“他以前过得太苦了,还是不要去打扰他才好。”

    全场都沉寂在谢誉的舞蹈里,策划和导演的脸色却好不到哪里去。

    “舞蹈服不是丢了吗?”策划冷声,“那他身上这件是哪里来的?”

    节目组的资金的确不少,可确实没有这样一件精美的舞蹈服。

    他都没看出来谢誉身上的舞蹈服材质是什么。

    导演擦了擦汗:“还不清楚,只能等一会儿去问问了。”

    “罢了。”策划点了点烟,“舞台效果也挺好,先这样吧,节目还有好几期,不急。”

    就在他这口气还没松下的时候,有焦急的声音响起。

    “策划,出事了!”

    是技术人员匆匆地跑了进来,他一脸慌张:“出大事了!”

    “慌慌张张干什么?”策划本来心情就不太好,现下更怒,“说了多少次了,要稳重!”

    “稳、稳不住了啊策划!”技术人员好不容易喘过来一口气,立刻说,“您快看前台的投票数据!我们怎么办啊?!”

    “投票数据怎么了?”策划皱眉,“调出来给我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极品丝袜乱系列: 女生请男生吃生蚝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