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婚礼检验新娘;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郝瑟并没有完全听清楚那句话,可却敏感地抓住了香泉别院底下和假山几个字。

    难道秘密埋在香泉别院地底下??

    如果真是那样,难怪昨日去蹭糕点吃的时候,她没发现有明显的怪异之处。

    地道一直在往上方走,郝瑟估摸着,走了这么久,也该到出口了。

 文学



    略略思索了下,郝瑟果断做了个决定。

    郝瑟敛了气息,如一抹幽灵般悄然接近前面的两人。

    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左手猛地往那个叫朝三的脖子上一勒一转。腿一抬,顶住他的膝盖弯,右手猛劈在他脊柱中段某个位置。

    朝三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

    前面的慕四听到轻微响动,警觉地转过头来。

    郝瑟面色不变,一把扔了朝三,身子下压,在慕四转头的瞬间,右腿闪电般扫向他的后脑勺,把他刚转过来的脑袋又给踢转了回去。

    足尖点转,旋身360度,腾空跃起,身形一个完美翻滚,左腿划出漂亮的弧线,同样精准地踢在他脊柱中段某个位置。反手劈在他脖子某处。

    速度极快,力度又快又狠。

    慕四两眼一翻,也如朝三一般晕了过去,砸在地上,发出轰的一声响。

    郝瑟帅气落地,秀眉一挑,满满的张扬肆意。

    拍了拍手,忍住想打口哨的冲动,用脚踢了下地上人事不省的两人。

    奶奶的,好久不动手,动作都生疏了。

    近身搏斗,自然是组织里专门学过的,况且她那个神奇老爹的格斗术那更是圈内闻名,她想不学都难。

    脊柱中段某个位置很是奇妙,用不同力度会有不同效果。可以使之昏迷几个时辰,也可以让之立即毙命,也可以半身瘫痪。

    她可没打算要这两人的命,刚才从这两人的对话里,她大概猜测到了部分真相,这两人她得留着当人证呢。

    扫了下周围环境,郝瑟把两人拖到附近一个比较深邃的地道分支里藏了起来。

    这个分支弯弯绕绕的,不是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话,是不太可能发现这两人的。

    郝瑟从衣服里掏出两颗药丸,粗鲁地撬开两人嘴巴,手掌一拍,就给强行喂了下去。

    古代就是这点好,因为科技不发达,反而各种神秘的东西更多,比如啥奇奇怪怪的药丸啊,蛊啊,毒啊,巫术啥的。

    她刚才给两人喂的药丸是秀儿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人吃了可以昏睡上两天两夜。

    她没打算现在就把这两人带出去做人证。

    因为她想今夜就去探一下香泉别院,去看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加上目前也不方便,所以她也就弄晕了这两人,先藏在这里,等明日再带人来处理。

    至于怕不怕被人发现这两人不见了出意外,她不担心。

    因为这两人刚才说了,他们这几日休息,本就打算掳了飞儿姑娘给的女人找个地方乐呵完后,处理了,再下山去浪几日。

    反正每次休息都这样,其他兄弟伙也压根不会找他们的。

    所以这两人在这里藏一日,明日再带人来处理,是不会有问题的。

    郝瑟藏好人,又回去把地道里的任何可能留下的细微打斗痕迹都抹去后,才再次抬腿,往地道出口而去。

    走了没多久,地道果然走到了尽头,转出来后,才发现那是地道的出口竟然在一处院落的花园里。出口很隐蔽,从外面几乎很难看出来。

    郝瑟出了地道,发现天色已黑。打量了下四周,呼出口气,如她所料,这地道,出口果然在香泉别院里。

    只是为何要修一条地道连接百花楼和香泉别院?

    正常情况下,想去香泉别院直接从万绿湖旁边的山道就可以的。

    这样的情况,只可能是有什么人需要经常出入香泉别院,但是又不想被人看见。

    可为什么怕被看见?

    郝瑟突然想起今日在百花楼门口碰见的断袖大佬张大人。

    难道断袖大佬就是那个人?

    心里突然有些寒,她感觉这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自己似乎无意间被牵扯进了一个神秘秘密当中。

    不过,如果真是断袖大佬和这一切有关,郝瑟只有一个想法:给老子的,弄死他。

    就那个德行和长相,还想染指她。

    别院的后花园很大,院里种着数颗大树和很多花丛,花园中央有堆假山。

    假山体量很大,不是盛都府后院那种假山水池和锦鲤那种画面,而是很大很广,人可以进入游玩的那种规模。

    此刻花园里安安静静,并无人员来往。只见几棵桂花树在夜风里摇曳,树影婆娑,影影绰绰,树下鲜花娇羞,含苞待放。

    月色朦胧下,本来是挺美的情景。

    可一联想起这别院可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郝瑟瞬间就觉得那浪漫摇曳的花树,看起来越发诡异,像极了妖魔鬼怪挥舞着三头六臂在给她打招呼。

    郝瑟抬起手,也给花树挥了挥手:哈罗,本宫专治妖魔鬼怪。

    仿若接收到她的信号,那风都小了些,花树摇曳得也慢了,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郝瑟有些失笑,想起地道里那两人的话,直接进了假山丛,四处小心走动,细细观察起来。

    很快,擅长机关阵法的她,就在假山丛里找到了机关。

    机关略微有些复杂,看得出应该出自能人之手。

    郝瑟微微一笑,她的机关阵法知识,是她那从未见过面的殿下小姨夫应她老爸之请亲笔写出来的。

    全世界独此一份。

    因为,她殿下小姨夫是古代的高精尖全能学霸啊。那南风国的太子呢,可惜她还没出生,他和小姨就回古代去了。

    这次本来就是来古代找小姨玩,可惜阴差阳错地,来了这不认识的天辰皇朝。

    郝瑟轻叹,唉,她怀疑她家有穿越的基因。

    她那便宜小姨,从现代意外穿越去南风国,拐了两个最优秀的男子,一个当了老公,一个为她倾尽所有,连命都不要。

    她爹是大神,靠科技也穿去了南风国,遇到了她娘,拐了她娘回现代。

    如今,她又穿古代来了。可惜,好像没她小姨那躺平的好命。

    郝瑟有些遗憾地垂下眼皮,好看修长的手指在机关上一翻眼花缭乱的操作,机关发出咔哒一声,假山的某一部分一阵震动后,缓缓向旁边移开,露出一个洞。

    郝瑟探头看了下,有些想吐槽,果然又是一地道。

    这古代人都喜欢挖洞吗,跟个地鼠一般。

    仔细观察和探查后,确定入口一段无暗器机关啥的后,郝瑟猫着腰,轻巧地跳下地道,并关闭了地道入口。

    郝瑟下去没多久,一队巡逻的护卫就从假山旁的桂花树下鱼贯而过,表情严峻。

    香泉别院,哪怕是在夜晚,也是充满了糕点的浓浓香味。

    连园内的各种花香,都似乎被遮盖了不少。

    ……

    盛都城内,跟丢了郝瑟的夏风,在城里一阵风似地掠过很多可能的路口,最后满脸沮丧地站在风里,不得不承认,他夏风第一次跟人跟丢了。

    “景翊他狗子还有点本事。”夏风纠结着是否有必要回去给他家殿下汇报下。

    其实他不认为郝瑟能出啥事,毕竟采花大盗只对女性下手。

    他看出来了,那郝瑟虽然似乎没内力没武功,可连主子的紫竹林阵法都能破,还能偷了主子的亵裤,那自然不是省油的灯。

    想着想着,脸色又微微变了下。

    完了,他忽略了一件事,那狗子今天是穿的女装。

    夏风抬腿,准备赶紧汇报去。

    刚走两步,又放慢了脚步。

    慌啥,那狗子虽然是女装,可内里是男人啊。就算遇上采花淫贼,那也只有采花大盗被戏弄的份。

    夏风抱臂想了想,最终还是回睿王府报告去了。

    算了,还是汇报下,那狗子女装比女人还漂亮,他怕采花大盗冲着狗子的漂亮,连男女都不计较了。

    不是他想得多,是狗子真的太好看了。那天,把他家殿下都差点给掰弯了,那容公子脸还红了半天呢。

    只有他夏风,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对这狗子半点兴趣都无。

    没多久,夏风就回到了睿王府,却没有见到景翊。

    “老大,你回来了,主子去香泉山了。”春风一脸沉重,“飞羽卫查到,燕南世子李汝应可能去了香泉山。”

    夏风挑眉,想了下,转身出了睿王府,往盛都府而去。

    他还是决定去查一下郝瑟究竟跑哪里去了,所以,他准备去找秀儿打听下。

    想起秀儿,夏风揉了揉太阳穴,脸色有点臭。

    狗子家的小狗子,太讨厌了。

    尖牙利嘴,泼辣不羁,虽然长相甜美可爱,还有着两个人见人爱的小梨涡。可性格却和他一样混不吝的。

    他一吓她,她就把鼓鼓的“兄部”往他面前一送:来啊,谁怕谁啊?互相伤害啊……

    他夏风还是第一次在女人面前乱了手脚。

    ……

    在郝瑟下了假山下的地道后没多久,一个修长的黑色身影也进入了香泉别院的后花园。

    此刻,低悬的圆月被飘来的乌云遮住,院子里一下变得黑漆漆的。

    桂花树下,那人腰细腿长,一身紧致的黑色夜行衣和如墨夜色融为一体,只隐约见那人头顶木簪末端的贝母流光一闪。

    同郝瑟一样,那人略略环顾后,迅速锁定了假山,并很快找到开启假山地道的机关,修长漂亮的手,迅疾如飞操作一翻后,灵活地跳进了地道。

    自始至终,在园内巡逻的那队护卫都没发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婚礼检验新娘;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