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重生之暖暖的幸福花千草:疯狂占有(双性)H

“你是一个大圆满,那么,你会打败他们三个,并且,有恃无恐的守在这里,这一切,就都能说得通了。    不过,你依然要死。”    同是大圆满,他当然知道,大圆满到底是多么强大。笑着说:“嗯,因为你人好,而且长得蛮帅的,是我喜欢的大叔类型。”

“哈哈,难道你们现在的小丫头都有这种想法吗?”我大笑着。

“差不多,我们很现实的,你们这样的成熟,稳重,对我们又好,而且我们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在你们面前撒娇,发脾气。”钟思慧说。

我不解地问道:“难道都是按照父亲的标准选择的吗?你们很缺父爱吗?”

“我想应该差不多吧,也可能不全是。毕竟女孩子都是父亲的小棉袄,相对来说对父亲比较依赖。这可能就是大部分我们这样的人的想法吧。”

钟思慧好像在回想着什么,脸上多了一些忧伤。

我躺在床上,将她搂在怀里,此时,并没有了刚才那冲动。

我发现钟思慧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只是她始终压在心里,不向外表达。

更或许是我不了解她吧,毕竟这才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你家是哪的?父母是干什么的?”我问道。

 文学



钟思慧往我的怀里挤了挤,枕在我的胸口,她的泪水流到了我的胸口。

“你怎么又哭了?如果不想说就算了!”我轻声地说,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长发。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家是农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与其说是分开了,还不如说我的母亲跑了,跟一个有钱的男人跑了。从小是父亲把我带大的,所以我有我对父亲很依赖。”钟思慧伤感地讲着。

“你父亲现在还在农村吗?”我再次问道。

“嗯,上次生病,没有钱治病,所以我才从网上借了那么多钱,现在好了,可以下地干活了,还有爷爷奶奶需要他照顾呢!”钟思慧说。

原来,上次她借的钱是为了给父亲治病,看来是我误会她了,还以为她从网上借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消费。

不过,她的衣服却都是名牌,虽然不是很贵,但也不便宜呀。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穿这么好?这都是我父亲给买的,他说,儿子要穷养,女儿要富养,他希望给我更好的生活,也是弥补我,从小缺失的母爱。”

钟思慧说完,紧紧地抱着我,无声地哭泣起来。

“你的父亲是个好父亲。他的病好了吗?”我问道。

钟思慧听我一问,急忙爬了起来,兴奋地看着我,“你是医生,我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军哥,你帮我父亲治病好不好。我知道他是心疼钱才没有继续住院的,只要你能为我父亲治病,我做牛做马都愿意。”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我笑着在她的脑门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继续说:“就算没有这些事,就是你和语鑫妍的关系,我也会帮助你的。你怎么不早点说呢?”

“上次其实我想问的,不过后来紧张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第二天起来后,下面还很疼呢。”钟思慧嘟个小嘴,小手在我的身上拍打了两下。

“那能怪我吗?谁你和语鑫妍一起欺骗我的。对了,你当初为什么同意那么做?”我问道。

因为我一直比较迷惑,钟思慧看上去并不是那种拿肉体做交易的女孩子,可是却被珍贵的一次给了我。

我知道这里有语鑫妍的事,难道语鑫妍是为了帮助她,同时也想报答我吗?

“鑫妍和我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秘密。上次之所以那么做,主要是你是个好人,鑫妍想报答你,可却想不到办法,所有这一切的都是我出的主意。”

钟思慧低着头轻声地说着,不管看我一眼。

“你帮她把阿飞给教训了,并且认她为干女儿,而且她主动献身时,你也没有要。我也想用这个办法,可是鑫妍说什么不同意,她说现在你是她的父亲,她不想帮我欺骗你。”

此时,我的心非常疼,是我误会了语鑫妍,原来整件事的始作涌者就在自己的眼前。

钟思慧看向我,见我没有生气,继续说道:“当时,我也很需要钱,鑫妍把银行卡给了我,可是我不能要,从小父亲就说,钱好借,情难还,如果别人帮助了你,你就要立即还回去,不要欠任何人什么,穷,更要有志气!所以我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你父亲说的就全是对的吗?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他这种思想,害了你一生。”我有些气愤地说道。

“不,他是对的,他说得什么都是对的。但是给了你,我不后悔,因为我能感觉到你是个正直的人,而且,我相信你是不会抛弃我不管的。”钟思慧深情地看着我。

钟思慧慢慢地伏下身子,向我吻了过来。

此刻,我还沉思在她的话中,并没有注意到她的举动。

当我反应过来时,唇已经碰触到了一起。

既然钟思慧选择了这条路,不管以后如何,我都会照顾她,或许是我良心发现,想要补偿她的吧。

我翻身将她压在身上,热情而又猛烈地向她吻去。

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随着时间慢慢地移动着位置。

“军哥,我还想!”钟思慧喃喃道。

我看着她那深情的样子,再次地激动起来。

钟思慧再次品尝男女间的美好,不但放开了身心,就连思想也活跃了起来。

如果不是肚子饿了,我们可能还在床上疯狂着。

我们穿戴好时,已经下午六点多了。

在我和钟思慧准备出去吃饭时,张倩的电话打了过来,她告诉我今晚不回来了,药厂有事情要处理,但却没有告诉我是什么事。

既然药厂已经给了她们,就让自己处理吧,我也没必要去管那么多了。

想开好,我和钟思慧去了楼下那家火锅店。

不是没有别的东西可吃,不过他家的火锅店确实真的很好吃,各种食材都是最新鲜的,而且味道很纯正,特别是辣椒,又辣又香,吃了一口还会想吃第二口,让人欲罢不能。

吃完饭后,我让钟思慧回学校,可是她不同意,说什么都要跟我回家。

“思慧,你明天请个假,我跟你去家里看看你父亲。”

回家的路上,我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帮钟思慧去看看。

“真的吗?我一会就给导师打电话,不过来回可要三四天呢?”钟思慧开心地挽着我的胳膊。

“没事,就当给自己放假休息了。”我笑着说。

“嗯!”钟思慧轻应一声后,挽着我默默地向家里走着。

第二天一大早,钟思慧就已经穿戴整齐地等着我了。

我拿出电话给方海阳打了过去,请了几天假,同时也给张倩打了一个,告诉她有个病人在外地,需要出去几天。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路上注意安全。

“好了,咱们出发吧!”我微笑地看着钟思慧。

“军哥,车票没抢到,咱们去车站看看吧!”钟思慧放下手里的手机,失落地看着我。

“抢什么票呀,咱们开车回去!”

昨天晚上回来后,我查了一下,钟思慧的家在n省,如果开车走近路的话最多一天多就到,所以我决定开车去。

“会不会太累?”钟思慧问道。

“不会,走走停停,就当做是旅游了!”

我微笑地看着她,拉着她向外走去。

第二天下午,在钟思慧的指引下,我们终于到了她家。

一个不大的小村子,大概有七八十户那样吧,除了几个条件好的人家是砖房外,其它的都是最早那种泥土房。

钟思慧家是为数不多的砖房之一。

“爸!”

车子刚停下,钟思慧立即跳了下去,向着院子里的一个比我看上去还要老的男人扑了过去。

“思慧?你怎么回来的,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放假了吗?”钟父亲切地问着钟思慧,眼睛里充满了慈爱。

“没有,我请假了。爸,这是鑫妍的父亲,是一名医生,我请他回来帮你治病的。”

我走进院子后,钟思慧拉着钟父走过来,向他介绍着。

“你好,我叫王辰军!”我伸出右手递到钟父的面前。

钟父还沉静在钟思慧的话语,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愣了一会后,连忙把手在自己的身上用力的擦了擦,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我叫钟大壮,农村人,名字不好听,就是个代号!别站在院子里了,进屋说。”

钟大壮拉着我向房子里走去。

房子里物品摆放整齐,收拾得干干净净,炕上有两个老人,一个躺着,另一个坐在身边正用毛巾给擦着脸。

“这是我父母,岁数大了,耳朵也聋了,你不用管他们。”钟大壮把我按坐在了椅子上。

“叔叔和阿姨都多大岁数了?”我问道。

“都八十多岁了。你去思慧那屋躺一会吧,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也累了。晚上,咱老哥俩喝两口。”钟大壮大笑地说道。

“爸,你想干什么?”钟思慧突然从身后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杯茶水递给了我。

“我说晚上跟你王叔,喝两口,怎么的不行吗?”钟大壮瞪着眼睛看着钟思慧。

虽然语气有此高,但是却掩饰不住他对女儿的爱。

我想平时钟思慧没有少管他喝酒的事。

“哈哈,行,那就先去休息,晚上咱老哥俩好好喝!”

我接过钟思慧手里的茶水,喝了两口后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思慧,带你王叔去你那屋休息吧,这屋有些乱!”钟大壮指了指面前的炕。

钟思慧抬着看了看我,脸红了起来,轻声地说道 :“王叔,走吧!”

说完,她拉着我的胳膊,向着她的房间走去。

钟思慧的房间并不在这个房子内,而是院子里的另一间房子。

走进这个房子,里面的摆放的东西都是几十年前的,可以看得出来应该是当时结婚的布置。

“这是当初我爸和我妈结婚时的房子,也是村里的第一间砖房。”

钟思慧猜到我想问什么了,还没等我问,她就先说了出来。

进到里面的卧房时,现代化的东西才出现在眼前,电脑,液晶电视等等基本上都有。

“这些都是我爸买的,也就只有我回来,这些东西才会被用起来,要不然他才不会用。”钟思慧说道。

“王叔,你睡一会吧!要不我陪你睡?”钟思慧上前抱着我,轻声地说道。

“你胆大可真不小,你不怕你爸爸看见。”我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

“放心吧,他现在应该是去乡里了,你刚才没听到锁大门的声音吗?”钟思慧说道。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刚才进这个房子后,还真听到了锁着的声音。

“他把锁上了,咱们怎么出去呀?”我不解地问道。

“他这是养成习惯了!你还没回答我呢,我陪你行不行?”钟思慧撒娇地看着我,胸前已经不停地摩擦着。

“你要是不怕的话,我还怕什么?”

说完,我抱起她倒向了床上。

钟思慧的家离乡里挺远,我开车就需要四十多分钟,钟大壮去的话一个来回怎么也要二三个小时吧。

事后,我和钟思慧穿好衣服后,躺在床上渐渐地睡着了。

当钟思慧把我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钟大壮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还放了两瓶白酒。

吃饭的时候,钟大壮不时地提起钟思慧小时候的事情,同时,我也听得出来,他不希望钟思慧再回农村,希望她在城里发展。

旅途的疲劳,再加上一瓶白酒,我喝多了,虽然大脑还有着意识,可是身体却已经不受自己的支配了。

在钟思慧的搀扶下,回到了她的房间,不过,她并没有留下。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吃过午饭,我为钟大壮和他的父母做了个检查,并且写了药方,让他们按照自己的药服用。

本打算晚上连夜走,可是钟大壮死活不让走,最后又在他家住了一晚,当然,我再一次地被喝多了。

我和钟思慧回来后,她回了学校。

“王叔,你干什么去了?”

当我打开家门,走进去的时候,李红红一下子扑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们几个呢?张倩没告诉你我干什么去了吗?”

我向屋里寻找着赵雅欣等人。

“雅欣姐回家看看孩子,鑫妍和阿飞跟着去了,说是过去吃开江鱼。”李红红挽着我说道。

“那你怎么没去?”我放下提包,搂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想你了呗,可是回来一看你没在家,倩姐就说你去外面给人看病去了。不对,你身上怎么会有女人的味道?”

李红红刚开始还比较正常,不过她把头靠进我的怀里时,小鼻子就皱了起来,一下子从我的怀里爬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我突然心虚起来,笑着说:“怎么可能呢,除了你们向个还有谁能看上我这个老家伙!”

李红红瞪了我一眼,重新趴了回来,生气地说:“哼,最好没有,否则我和雅欣姐让你好看。”

我尴尬地笑着,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告诉李红红这次到底去干什么去了。

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把钟思慧的事情告诉了李红红,包括上次她来借钱的事情,当然,我把和钟思慧上床的事情隐瞒了下来。

也不怕李红红去问语鑫妍,因为语鑫妍是不可能告诉她的。

李红红听完后,小眼睛又开始转了起来,挥着小拳头,向我问道:“你跟那个钟思慧真的没有关系?”

“真没有!我有你们就已经够了!”我急忙搂住李红红,心虚得脸有些发烫了。

“哼!有没有反正我不知道,但是你最后别让雅欣姐知道,她如果知道了,那后果可比我还要严重。”李红红放下她小拳头,抱着我的说道。

“你是不是饿了?”我托起李红红的下额吻了上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重生之暖暖的幸福花千草:疯狂占有(双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