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班里班里的男生都要玩我、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

他的眼宇间像极了欧阳杰,但是欧阳杰的儿女我都认识呀,难道是私生子?

“我说欧阳疯,弟妹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竟然这么做,快说,什么时候的事,没想到呀,孩子都这么大了?”我看着小伙子说着。

欧阳杰把样本交给他们后,走了过来,抬起腿向我踢了过来,但是被我躲开了。

 文学



“你个老王八,嘴里没有把门的。想什么呢?他是小昊,我姐家的孩子。”欧阳杰被气得笑了起来。

这时,我才想起了这个孩子,应该差不多十几年前的事了,欧阳杰的姐姐出了车祸,留下了这么个孩子,后来,欧阳给送国外去了。

“我想起来了,你叫李志昊,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问道。

“王叔好,我前几天才回来。现在跟着舅舅在六院习实呢!”李志昊微笑地说道。

“院长,结果出来,你看一下!”一个三十多岁的工作人员兴奋地拿着检验单跑过来,递到了欧阳杰的手里。

“老王八,你猜下是多少年的?”欧阳杰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猜不出来,但是我估计应该在二百八九十年那样!”我说道。

“哈哈,还真是个老王八,没差多少,这棵灵芝已经三百一十四年了。”欧阳杰大笑地说道。

“不会吧?”我也激动了起来。

现在这个环境,别说这样二三百年的野生灵芝了,就是纯正的野生都不好找到几棵,更别要求年份了。

“真的。这是我们医院的报价单!你看下,如果可以咱们就签合同。”欧阳杰说道。

我拿地这报价单看了起来,对照着年份表,这棵灵芝他们六院给的价格是一千八百万。

我看过后,递给了张倩,她看后惊讶地看着我,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一样。

“王叔,这,这是真的吗?”张倩张着大嘴说道。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们不成。”欧阳杰大声地喊道。

随即,他拉着我走到一旁,“辰军,你看能不能商量个事?”

“什么事,你说!”我说道。

欧阳杰向着张倩看了一眼,低声说:“我们医院现在资金有些紧张,你看能不能和张倩商量下,分期付款,当然我们会按银行最高利息给她进行补偿的。”

我用手指指了欧阳杰,转身向着张倩走去,“张倩,是这样的,欧阳院长他们医院,现在一下子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他想分期付款,当然他们会支付利息,按银行最高利息给你。你看可以吗?”

张倩扫了眼欧阳杰后,笑着对我说:“王叔,你不应该问我呀,灵芝是我母亲让我送给你的,它现在属于你,你说了算呀!”

顿时,我被张倩的话顶的哑口无言。

“辰军,你看张倩都这么说了,你什么意思,给个痛快话!”欧阳杰瞪了我一眼,开始催了起来。

“你们准备分几期,第一期给多少钱?”我问道。

“我们准备三年内给齐,一年给一部分,我们先付三分之一,也就是六百万。”欧阳杰拿着合同递给了我。

我大概在看了下后,拿起笔就把字签上。

“什么时候付钱?”我问道。

欧阳杰拿回合同,惊讶地看了我一眼,用手指了指说:“这可是不少钱呢,你难道不心疼吗?”

我在签字的时候,写上了不要利息,只收本金,所以才有了欧阳杰的表情。

“赶紧滚,要不然我反悔了。对了,我帐号你有,快点打过来,我们几个还要分脏呢!”我笑着说。

欧阳杰拿出手机给医院财务打了电话,很快的我手机收到了到帐的短信。

“谢谢了,晚上请你喝酒!哈哈!”我大笑起来,起身送着欧阳杰。

“拿我的酒请我喝酒,也就只有你能干得出来。你现在大款了,今天晚上必须来,而且把老哥几个都叫来。哈哈,吃穷你!”

欧阳杰大笑地离开。

“张倩,我给你转过去了三百万,虽然东西给我了,但是这必竟是你们送给的,既然卖掉了,你就有份。”我给张倩转完钱后说道。

“王叔,这也太多了!”张倩推让着。

我走到她面前,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下,微笑地说:“多什么多,我还占你便宜了呢,剩下的钱等欧阳他们给了后,我再转给你。”

“不,不用了,王叔,这些就够,如果你再转的话,我连这些几不要了。王叔,你看能不能问问欧阳院子,种植的灵芝他们要吗?我哥在山里种了不少。”张倩说道。

“真的吗?哈哈,看来剩下的钱我不用给你了,你马上就会成为小富婆了。”我大笑了起来。

张倩和李红红不明白我的意思,盯着我不解地看着。

之后,我跟她们讲解了下灵芝种植的条件以及环境。

张倩哥哥在大山里种植与在土地种植是完全不一样的,基本上属于半野生,药效一点也不比野生的差。

“倩姐,你现在是有钱人了,你还会在王叔这里干吗?”李红红担心地问道。

张倩用力地拍在李红红的小脑袋上,冲着我严肃地说道:“王叔,您放心,如果没您,我也不会有这笔钱,我张倩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继续在你这干下去,除非哪天你这诊所不干,我再走。”

“哈哈,放心吧,就算你想走,我还舍不得呢!”我笑着说道。

晚上,几个老兄弟如期而至,本来打算出去吃的,可他们非常要诊所里吃,说是方便。

没办法,最后在定了菜,在诊所里喝了起来。

当然,李红红和张倩充当起了服务员。

白天才黑了欧阳杰的六瓶酒,晚上直接全被喝掉了,这还算,最后我还得自己掏腰包又买了两瓶。

喝酒的时候,我跟欧阳杰提了一嘴,张倩哥哥种灵芝的事情,他说只要我能弄回来,他们医院就会要。

把他们送走后,我坐在诊所的沙发上,看着李红红和张倩收拾着,思绪却活跃了起来。

钱,这个东西谁也不会烦它多,而且是越多越好,其实,下午张倩跟我说完,我就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如果我要是把她哥哥种的灵芝长期签定下来,到时直接卖给欧阳杰。

就算欧阳杰吃不下这么多货,我也可以利用这么多年的社会关系打开销路。

“王叔,想什么呢?”张倩走了过来。

我借着酒劲,把手向她伸了过去。

张倩看了看微笑地握住我的手,坐到我的身边。

“我看您笑得很开心,是不是想到什么事了?”张倩问道。

我拉着她的手,大笑地说:“红红,你也过来!”

我向李红红挥了挥手。

李红红跑了过来,小眼睛盯着我和张倩的手扫了一眼后,快速地坐到我的另一侧。

“你们想不想发财?”我问道。

张倩和李红红不解地盯着我看,等待我的回答。

“张倩,你看呀,你哥种的灵芝往外卖的话一定卖不上价钱,如果咱们从你大哥的手里买回来,这样,你大哥也能多挣钱,咱们也挣到钱了。”我看着她们说道。

李红红小眼睛直转,慢慢地开心地笑了起来。

张倩依然还明白过来。

“哎呀,倩姐,你怎么那笨呢,王叔的意思是想跟你大哥合作,你哥管种,咱们管销。”李红红拍着小手说着。

“王叔,真的可以吗?”张倩开心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看了下诊所的时钟,已经晚上快十点了。

“张倩,太晚了,明天咱们再细谈,这马上十点了。”我说道。

张倩也抬头看了下时间,随后站起身,说:“王叔,我就先回去了。”

我和李红红跟着张倩共同出了诊所,锁好门打了辆出租车,看着张倩上车后,我和李红红向着家里走去。

回到家后,李红红忙碌了一天,感觉到累了,就先睡下了。

而我呢,当然是去了赵雅欣家。

疯狂了一个多小时后,搂着赵雅欣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和张倩,还有李红红具体商量了下细节。

李红红的商业天赋非常高,从制定计划到最后的如何销售,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在说,我和张倩成了观众。

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诊所,如果我走了,诊所就没有医生了。

最后,只能在通过欧阳杰,让他帮着找两个医生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李红红注册了公司,办公地点当然还是我的这个诊所。

欧阳杰帮我介绍了两个医生,一个中医,一个西医。

我也没问他们叫什么,直接交给了李红红。

自从发现李红红的天赋后,我就把诊所管理全交给她管理了。当然,这两又招聘了两个护士。

我决定把李红红和张倩抽出来,陪我专门做灵芝的生意。

财务当然交给了张倩,她的心特别细,而且做事非常公正。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我和张倩商量后,决定后天跟着她回趟老家,实地考察下。

李红红也想跟着去,但是我不放赵雅欣自已一个人在家。

当晚,我付出了二次正面进攻和一次反面进攻后,她和赵雅欣才放过我。

第二天早上,李红红悄悄地对我说,可以利用这次考察的时机,把张倩拿下。

中午十一点多时,孙安梦打来了电话,依然还是那个恋爱的主题宾馆,依然是那个505号房间。

当我敲开门,走进去后,孙安梦一下了就扑到我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小宝贝,你这是怎么了?”我问道。

“呜呜,我要走了!以后可能都不回来了?”孙安梦哭泣地说。

我抱着她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先别哭了好不好,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问道。

孙安梦一边哭着一边说。

原来,她的父母一直生活在国外,当得知孙安梦和她老公要离婚的消息后,她们就从国外赶了回来。

她老公的公司,当初是孙安梦父母背着孙安梦拿钱成立的,现在,孙安梦的父母拿着当初她老公立下的字据,收回了公司。

而且,在父母的压迫下,孙安梦和她老公快速地办理了离婚手续,她老公,不应该是她前夫,拿到了一笔钱后,领着小三已经远走高飞了。

公司现在的管理是由父母聘请的职业经理人代为管理,而孙安梦的命运就是随着父母去国外。

“军哥,我不想走。怎么办呀?”孙安梦哭泣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不停地安慰她。

安慰当然包括了很多种,最突出最有效的当然是我那很厉害的功夫了!

风里雨里的,前前后后二个多小时,孙安梦才被我给喂饱,她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梦梦,你有想过今后吗?我没有别的意思,你难道就这样跟我一辈子吗?”我问道。

孙安梦看着我,想了很久,轻轻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在我没有遇到最好的人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我听了她的话,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当初,跟她走到一起,无非是想跟她谈合作,而且属于强推类型。

在日后的交往中,我发现她竟然跟她的性格完全是相反的。

就拿她对黄亿伟的感情来说吧,可以说她付出了真心,如果不是黄亿伟是别有所图,此时,孙安梦或许已经说服父母,也不会哭成这样。

现在的她,可以说是一心一意地对我,不光是身体上的体现,也包括思想上的依赖。

我很纠结。

我们谈了很多,也聊了很多,孙安梦有可怜之处,但是也有着可恨之处。

她与她老公是大学同学,两人共度大学四年的时光,毕业后,两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孙安梦的父母非常认可她老公,可是她却不足,在结婚半年后,就开始寻觅猎物,以报复老公,原因就是她看见老公搂着秘书,虽然看到的只是老公的背影,但是他的动作却跟接吻没有任何的区别。

在孙安梦寻找到第一个猎物,并与其滚了床单后,才知道自己错怪老公了。

某天,她到老公办公室,无意间发现了老公电脑里的监控软件,点开好,调取了监控视频,这才知道,那天原来是秘密眼睛里进了东西,老公把弄出来。

孙安梦后悔已经晚了,这时,她的那个猎物找到了她老公,并且把她们两人的视频给了孙安梦老公,她老公什么都没有说,拿出一笔钱把事情给掩盖下了。

这一切孙安梦完全不知道,自从误会老公后,她与那个猎物也断了往来。

她老公最后却真的和那个秘书走到了一切,在孙安梦再次质问时,她老公拿出了那份视频,逼得孙安梦无言以对。

最后,孙安梦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不断地更换男人,有时还当着老公的面与男人寻欢。

我听了她的讲述后,深深地认识到了这个女人的可怕。

她完全就是一个为了自己目的而不折手段的人,只因一个误会,变断送自己多年的感情,而且还用自己的身体为报复,我真不感想像今后她会怎么对我。

我瞬间产生了要远离她的想法。

这时,李红红给我打来了电话,要我现在回诊所一趟。

“宝贝,我诊所有事,我必须回去了。”我保持着微笑。

孙安梦微微点头,在我的脸上快速地吻了一口后,躺回了床上。

我离开了宾馆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

回到诊所时,李红红皱着小鼻子要我的身边转了起来,眼神很不友好,但是她并没有多问,转身离开,不再搭理我。

“红红,有什么事?”我知道她已经发现了。

“哼,没事你就不知道回来了。”李红红停下后,转身又走了回来,小声地说:“你在外面偷腥,也不知道把腥味走掉,如果被雅欣姐发现,我看你怎么解释。”

“没有,我不就是为了她的事吗?好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干,不信的话,你一会检查一下。”我趁着张倩和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在李红红的小翘臀上用力地抓了一把。

李红红的脸瞬间红晕起来,快速地向四周看去,见没有人发现后,拉着我向休息走去。

我也感觉到有些鲁莽了,必竟诊所不再是我们三个人的时候后,现在一共加起来六七个了,是应该注意分寸了。

“你要死呀,这么多人呢!”

进入休息室后,李红红快速地在我的胳膊上扭了一圈。

“我忘记了,以后注意,以后注意。”我歉意地说。

李红红瞪了我一眼,严肃地说:“王叔,你已经有我和雅欣姐了,我想倩姐也是迟早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再跟外面的女人混了,如果带回什么病来,你对得起我们吗?”

李红红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是呀,我已经有她们几个了,虽然张倩还没有被我拿下,不过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她说的这些,我还真没有考虑过,同时,我也感觉到自己真的太自私了。

“叔跟你保证,叔绝对不会再这样了。对了,你看看这些东西,你就明白了。”

我掏出一部手机,递给了李红红。

“你看过之后就全明白了。”我指着手机说道。

上次那部手机被孙安梦摔了后,我又重新买了一部,而且我把所有的关于孙安梦和黄亿梦的视频和图片,让我都存在了里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班里班里的男生都要玩我、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