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闷哼掐着她的腰一直冲撞 --隔着内裤不停的摩擦h

 医院冗长的走廊上,站在栏杆边的季夏和踱步走到她身边的萧舒窈,就站在那边面面相觑,两人同是不甘示弱的与对方对视。

    谁也没先主动开口说话,气势不相上下。

    可一个看起来清冷高贵,仿佛是高高在上的女王。

    另外一个看起来则是清秀灵动可爱,仿佛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公主,远远望去也不失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文学



    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

    季夏看着对面的萧舒窈并没有要先发制人的意思,她能来找她,不就是趁着陆宴进去检查不在她身边的那几分钟来找她的麻烦,是来挑衅她的么。

    作为非常资深的总裁小说读者,这样俗套发烂的小说桥段季夏看了都不下上百遍了,就算她不开口,对方也会趁着这个时间找她麻烦的。

    又或者会算好时间点,趁着陆宴出来之前的空档给她致命的一击。

    可季夏一点儿也不怕她,也不在意,她反而想要萧舒窈在陆宴面前耍诡计和手段,这样一来,她正好可以看看陆宴对她的信任度和忠诚度,到底是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

    一旁的萧舒窈见季夏这么沉得住气,率先破功的笑了一下,又目光凌厉的扫向她道,“季小姐,为什么你会看起来那么的心安理得,一丝一毫的愧疚都没有。

    是因为你的脸皮足够厚么?”

    早就准备好接招的季夏:“...”

    《瞧瞧。》

    《这就忍不住了,我还以为她有多大的能耐呢,还真是没意思的俗套剧情啊。》

    《千律一篇,我都懒得走。》

    《可我不走,好像又显得我怕她似的。》

    《看来该走还是待走,姐可不是吃素,喜欢挨骂的人呢。》

    在门内做检查的陆宴似乎隐约听到了季夏的声音,可隔着一扇门他似乎又听得不真切,就像是出现了幻听一样。

    陆宴不觉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他这怕是爱惨了季夏啊。

    他失忆是真,唯一一个能认出季夏来的也是真,不是爱惨了她,又能是什么呢。

    ...

    季夏波澜不惊,又不屑一顾的斜了一眼骂她心安理得和脸皮厚的萧舒窈,以为她是在说陆宴因为救她出车祸,她却半点事没有的事。

    啧啧啧,这就迫不及待的维护上了呀。

    萧舒窈这不是喜欢陆宴还能是什么呢。

    这就来替他打抱不平了?

    季夏笑了笑,落落大方道,“萧小姐,请问你这是在为谁打抱不平呢?至于我的脸皮嘛,你可能高估我了,没你想象的那么厚,至少没你的厚。

    因为我没有跟陌生人主动搭话的习惯,这种社交牛逼症还是萧小姐比较熟能生巧。”

    《哼,我的男人为了救我受伤,需要她来打抱不平么。》

    《笑话。》

    《那是我男人自愿的好吧。》

    《碍着她什么事了,关她屁事?》

    《烦银。》

    萧舒窈远远要比季夏想象的沉得住气,她不卑不吭,不急不缓,似乎对季夏知道她身份的事也没太大的意外,好像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不怒反笑的反向恭维她,“那还是不如季小姐你来的厉害。”

    遂然她突然冷下来,抬起脚步凑近季夏一步。

    季夏微微皱眉,本能的想要退后一步,她却已经倾身凑到她耳边的位置,侧过脸目光锐利的与她对峙,轻描淡写道,“谁叫季小姐你霸占着和偷了别人的人生,还能过的这么的心安理得的呢。”

    ——霸占着和偷了别人的人生?!

    季夏整个人没由来的因为这句话愣怔了一下,脑海短暂的丧失了好几秒的意识,一双澄澈的眸子意外的看向跟她说这些话的萧舒窈,眼底溢满了震惊后的不可思议。

    萧舒窈的这句话明显暗有所指啊。

    许是因为太过震惊的缘故,季夏本能的条件反射的对她询问道,“你是什么人?”

    按理她穿书者的身份应该不可能会有人知道啊。

    并且,她穿书过来连基本的系统,金手指都没有,萧舒窈她怎么会说出这样奇怪的话来。

    她是谁?

    又是什么人,她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呢?

    一开始,季夏还误以为她话里的意思,是因为陆宴为了保护她受伤,她爱慕陆宴所以替他打抱不平。

    却没曾没想到她竟然说出那些奇怪的话来,就好像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季夏”似的,还当着她的面问了出来。

    那她是想干什么呢?

    是用来逼迫她离开陆宴的手段?

    这事不太对劲啊。

    季夏微微的皱起眉头,眼神带着疑惑直视她。

    见季夏慌了神,萧舒窈姿态优雅的举手抬了抬眼镜架,神色漫不经心的忽略她的话,反而对她反问,“季小姐,这是想起什么来了?我想我应该没说错你吧。”

    她的语气是笃定句。

    震惊过后,季夏也稍稍的回过神来了,她强压着心底的疑惑,故作不知道,“什么想起什么了,萧小姐,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我也根本不明白什么霸占和偷了别人的人生。

    萧小姐,你该不是有什么臆想症吧?

    有病,待治哦。”

    季夏是谁,能被她给轻易诈出来么。

    谁知道她是不是在胡说八道,又或者是在替沈奕歆打抱不平也说不准。

    毕竟按照原文剧情里,最后和陆宴在一起的人是沈奕歆,萧舒窈和沈奕宸认识,肯定也认识沈奕歆,这就像以前的“季夏”喜欢陆屿深,韩雅雯借着“季夏”来打压林如初是一个道理。

    她不能自乱了阵脚,她也不相信萧舒窈会知道这些,所以这是唯一能解释的通的媒介了。

    对啊。

    那她刚刚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竟然会误以为她知道她是穿书者。

    可这边的萧舒窈见季夏还不肯承认,还在那边嘴硬的死犟,她轻笑的嘲讽了一声,说出一句彻底让季夏目瞪口呆的话来。

    只见萧舒窈神色高傲的凝视着她,宛如高高在上的女王。

    只听她傲然的对季夏说道,“季小姐,无论你怎么狡辩,愿不愿意承认。

    你都不是季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闷哼掐着她的腰一直冲撞 --隔着内裤不停的摩擦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