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时间静止想玩谁就玩谁#撞着浑圆的翘臀

终于又听到了她说要把床分他一半了呀。

    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呀。

    陆宴表示他已经准备好了。

 文学



    只等着季夏的召唤。

    结果陆宴激动人心,再次满怀期待的坐在椅子上左等右等,上等下等,是等了又等,却始终不见季夏邀请他上去。

    他急了,都要急坏了好嘛。

    很久之后...

    等的花儿也谢了的陆宴:“...???”说好的分他一半呢?

    怎么又没下文了?

    这不是在耍着他玩么。

    陆宴气不过,只见季夏睁着一双澄澈的眸子,眸低金光闪闪的紧盯着他的手机屏幕看,一只手拿着他给她削好的苹果优哉游哉,仿佛跟个没事人似的在那边追剧边吃苹果。

    陆宴又被整无语了,追剧难道比他还要重要,他可是个病患啊。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对他。

    他现在算是发现了,他的宝就是个口嗨怪,说什么把床分他一半,都是在口嗨。

    就好气好气。

    这边,躺在病床上的季夏只要一追剧,就会全神贯注不会被外界给打搅,她看得可专心致志了呢,压根没注意到身边男人委屈巴巴又好气好郁闷的俊脸。

    谁叫这部部队剧格外的好看,格外的燃呢,也是她最喜欢的男演员之一的明星眼的。

    此时此刻,剧里正放着一个军人要去参战,可他的未婚妻昨晚才来看他,今天早上两人又没能见上一面,谁也不知道这竟然是两人这辈子见得最后一面。

    可两人终究连一个拥抱也没能抱上,也没能近距离的告别,电视剧画面里承载军人出征的火车在前面开,男人未婚妻坐着一辆跨斗摩托车在后面追。

    军人的战友看到后,赶忙喊军人过来看,两人隔着很远的路,遥遥相望,未婚妻将脖颈内的丝巾拿下来朝军人挥手,大喊着要他好好报效国家,不要惦记着家里,她永远都会在他们的家里等他回来的。

    之后所有的军人都朝军人的未婚妻敬礼,那场面实在是太感动,太燃,太震撼了。

    季夏感动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呜呜呜...这剧实在是太好看了呀。》

    《那个时代当军嫂真的不容易啊。》

    《妈耶妈耶,实在是太好哭了啊。》

    《好激动。》

    《好在我们生活在了好时代啊。》

    听到她心声,却完全没注意他的陆宴:“...”他现在也很想哭。

    当她的男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啊。

    可不可以回头看看他?

    陆宴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要上床床,要抱着他的大宝贝一起追剧。

    他委屈着一张脸,没憋住的唤她道,“宝宝。”

    追剧追的苹果都忘了吃的季夏微微一愣,视线压根也没屏幕上挪开,快速的斜了他一眼,又快速地重新投回电视剧中,略显更呀的应了他一声道,“嗯?”

    陆宴:“...”就不能回头看看他嘛。

    关键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陆宴也没跟她计较,他一脸殷情的凑近她,微微一笑的刻意提醒她一句,“宝宝,你就没什么话想要跟我说的嘛?”

    追剧追的有点懵的季夏愣了一下,又回头扫了他一眼,非常迷惘的摇摇头,“没有啊,怎么了?”她顺势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奇怪的眨巴了两下大大的眼睛。

    心里则边吃边狐疑的想。

    《小奶狗,他为什么突然那么问?》

    《难道我应该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没有啊。》

    《啊,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

    《男人只会影响我追剧的速度。》

    《我要赶紧追剧了,接下来的打仗可燃可激烈可精彩了呢。》

    《我不能被他分神了。》

    《我要好好的追剧!!!》

    满怀期待,又被狠狠破灭的陆宴:“...”他无了。

    心如死灰,他竟然比不上一部剧,这叫他情何以堪啊。

    他直接气坏在椅子上。

    不想后者压根没理他,继续美滋滋的一边吃他削好的苹果,一边占着他的床在那兴奋和激动人心的追剧。

    生无可恋的陆宴:“...”她这样真的好嘛?

    *

    没一会,挂着盐水生无可恋,已经不想她能分一半床给他的陆宴突然听到了一声呜咽声。

    他错愕的一愣,奇怪的将眼神投向季夏,却发现她看得苹果也不吃了,一张小脸紧紧的揪着,清隽的眉头微皱,一双澄澈泛红的眸子里泪花闪闪。

    还憋屈着一张小嘴,小脸委屈巴巴地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小模样看起来又可怜又可爱。

    不明所以的陆宴:“...”

    他的大宝贝这是怎么了?

    刚刚不是还笑的很快乐,很激动,很燃?

    陆宴微微皱眉,正想问她,她的心声快他一步传来。

    《呜呜呜...我要哭了,我真的要哭了。》

    《快要哭死我了啊。》

    《这么好的班长怎么就死了呢。》

    《他的未婚妻还在家里等着他回去娶她呢。》

    《呜呜呜,我要哭了啊。》

    终于明白过来的陆宴:“...”这臭宝竟然追个剧也能把自己给追哭了?

    结果真是好家伙,陆宴的想法刚落,一颗颗豆大的泪水刷刷的从她泛红的眼圈里往下掉,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无声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我忍不住了啊。》

    评论区也哭成了一大片,满满都是透着悲伤的弹幕。

    电视剧画面里,一百多人的一个连,打仗回来只剩下二十多个,十个还在医院里,只剩下几个人集合在部队里,都为报效国家给牺牲了。

    回来的人也一个个的沉浸在悲伤里。

    《呜呜呜...活着的人都生病了呀。》

    《真的是太好哭了啊。》

    《活着的人要坚强起来啊。》

    《真的是太燃,太感人了啊。》

    看到她哭的厉害,内心却还不忘疯狂叭叭的陆宴一脸无可奈何:“...”这臭宝感情世界未免也太丰富了点吧。

    她有必要哭成这样嘛?

    季夏是真的被感动到了,也真的是上一秒还在疯狂的哈哈大笑,下一秒却呜呜唧唧的哭惨了。

    情绪上头,小嘴一撅,眼泪说来就来的刷刷,刷刷的往下掉啊,就差当场嚎啕大哭出来了,这下可怕陆宴给急坏了。

    他也顾不上自己吊着盐水的手,站起伟岸的身姿,伸手就把哭成泪人的季夏给抱在怀里。

    季夏错愕的一愣,视线从拥抱着她的手转向陆宴心疼的脸,只见他低头对她宽慰道,“宝宝,你这哭什么呀,怎么看个电视剧还把自己给看哭了。

    瞧你都快把自己给哭成小花猫了。”

    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伸手曲起食指抚掉她的泪水。

    他不这样还好,陆宴一抱她,季夏掉的泪水更多了,也不知道是情绪上头,还是电视剧里军人的未婚妻连他的最后一面也没见,他就在战场上牺牲了感染的。

    她一想到剧情马上就要走完,她也马上就要离开陆宴回到自己的现实世界里去。

    她突然就脑子一热,像是引起了共鸣一样,她张开双臂伸手就抱住陆宴精窄的腰身,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涨的满眼通红道,“阿宴,你真的喜欢我吗?真的喜欢现在的我吗?

    如果你知道我不是我,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好?”

    《如果小奶狗知道,我不是原主,他肯定不会喜欢我了吧。》

    《他可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都说女人会对拿自己一血的男人有着非常深的执念。》

    季夏觉得这话还是挺有道理的,谁叫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这只奶乎乎的小奶狗了呢,连她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她竟然已经爱上他了。

    主要是这只小奶狗他实在是太会了。

    听得云里雾里的陆宴,还以为是她哭出了什么心得,是在考验和试探他。

    他安抚的拍着她的背,轻声诱哄道,“小傻子,我当然是真的喜欢你,真的爱你呀,你又怎么会不是你,傻瓜,你就是你,属于我的你。”

    季夏哭着摇头不敢苟同,纠结的纠正他,“不是,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明白,你不明白,我就想知道如果我不是原来的我,你还会不会喜欢我,爱我,宠我?”

    差点被她绕进去的陆宴:“...”她为什么会这么矛盾?

    他想了想,忽然情深义重的捧起她的脸颊,季夏泪眼汪汪的眨眨眼,豆大的泪水顺着她眼角滑落,陆宴低头吻过她流下来的泪水,她诧异的颤了颤卷翘的睫毛。

    只见他深情款款的凝视她,黑色的瞳仁里倒影的全部是她,“宝宝,不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你不再是以前的你,我可以很认真的回答你。

    如果你真的很爱一个人,你会爱她的性格,包容她好的和坏的脾气,人的长相可以五花八门,但每个人的性格都是独特的,就算你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又或者别人变成了你的样子,可你的性格是不会变得,我爱的是你,所以我一眼就会认出你来,所有好看的,不好看的皮囊都是千律一篇的,有趣的灵魂才是独一无二的。

    我能感觉得到,我爱的人是现在的你。”

    季夏诧异于他的话,总有一种他好像知道她是穿越过来霸占着“季夏”身体的,不是真正的原主似的。

    可转念想想陆宴现在都失忆了,就算他不失忆应该也不会知道吧。

    《算了,不管了,反正他现在的话很燃我,很能戳中我的内心。》

    《反正我不管,他就是爱我的。》

    陆宴:“...”他本来就是爱她的,很爱很爱,哪怕失忆他也没能忘了她的存在,能清晰的把她认出来呢。

    季夏抱着他瘦劲的腰身,脑袋蹭在他怀里就呜呜大哭了起来,情绪说来就来的根本无法控制她自己。

    陆宴能怎么办,除了安抚和诱哄这个小笨蛋还能怎么办,“好了,好了,我的小臭宝,不许再哭了昂,再哭就要变成小丑宝了,下次不许你再看这些让你哭的剧了。

    咱以后只看快乐的剧好不好,要不然,你哭的话我会心疼的。”

    陆宴顺势帮她关了电视剧。

    季夏却不依不饶的打开,哽咽着腔调不满道,“不要,我要看,就算好哭我也要看,这剧真的非常非常好看好吧,不信你一会跟我一起看,保准你也会爱上的。”

    陆宴忽然眼睛放亮,她这是终于邀请他了。

    他邪魅的挑动一侧眉宇,心里乐开了花儿,“那行啊,一会我陪你一起看,下次你要再看这样得剧,一定要拉着我一起知道吗,要不然,你哭了,谁来哄你。”

    “嗯。”季夏眼圈红红,像只被丢弃的流浪猫似的乖巧的点点头,小模样实在是可爱极了,惹得陆宴没忍住低头吻住她的额头,把她抱得更紧了。

    他的大宝贝感性的时候,真乖啊。

    这一幕恰巧被轻声推门进来的护士尽收眼底,她又被陆宴的温柔似水给狠狠的磕到了,这完全就是小说里独宠女主的男主呀。

    关键他还长得好帅好帅。

    哇,从此她看得小说男主有脸了。

    真的是太好嗑了。

    ...

    前一晚,由于两人亲亲和暧昧时总是被不相干的人打搅到,发誓一定要早点出院的陆宴直接和医生提出出院,只是不确定他的身体是否已经完全没事。

    医生在次日给他开了一些相关的检查项目,只要检查出来没事,就可以放陆宴出院回家修养。

    陆宴在护士的陪同下去做检查,季夏一个人待着也是待着,更何况小奶狗受伤还是因为她,她还是很担心陆宴的身体的,索性陪着他一块去了。

    正好等检查完,季夏可以陪他一块上医生那边听结果,看看他到底恢复的怎么样了。

    这边,陆宴在心电图室里检查,由于家属不能陪同进去,季夏只要坐在门外走廊的椅子上等。

    却不想,她还没等来陆宴,意外看到走廊上一抹穿着白大褂,身姿纤瘦又高挑的人影,正踩着细跟凉鞋款款朝她走来,隐秘在镜片下的那双眼睛也正傲然的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季夏看。

    这抹穿着白大概高挑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来病房看陆宴,还说了一堆奇奇怪怪,意味深长话的萧舒窈。

    因为在季夏心里,她认定萧舒窈爱慕陆宴,还刻意在她面前说些暧昧令她误会的话,她看着萧舒窈在这个时间点出现,总觉得她是来找她麻烦的。

    结果没想,女人的直觉和第六感真的是准到爆表。

    萧舒窈姿态傲娇的站定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睥睨坐在长椅上的季夏。

    季夏能在气势上输给她,那必然是不可能的,她果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甘示弱的回视一脸傲娇的萧舒窈。

    萧舒窈脸上没多余的表情。

    可她接下来说的话却大大的震撼了季夏的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时间静止想玩谁就玩谁#撞着浑圆的翘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