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女生失去第一次后变得很焦虑 !情侣在房间里面适合玩的游戏

  季夏人都傻了,半天没反应过来陆宴好好的为什么要藏她手机。

    《我的手机是有毒,还是咋的啊?》

    《藏起来是有饭吃?》

    《小奶狗什么脑回路?》

    被骂的狗血喷头的陆宴:“...”

 文学



    不是有毒,是有人!

    陆宴面对季夏无语的嗔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呜咽一声,时不时的转动眼珠子看看她,俊脸上写满了委屈。

    又在听到她说拿他的狗头看时,陆宴傻憨憨的一笑,像个乖宝宝似的主动将脑袋凑到她眼前,好看的桃花眼冲她眨了眨,“宝宝,我比电视剧好看,你就看我吧。

    我巴不得你拿我狗头看呢。”

    说完他还故意蹭了蹭她,好看的俊脸近在咫尺。

    听得季夏是又好气又好笑,足是被他滑稽搞笑的模样都逗乐了,差点没叫出猪叫声来。

    《咦,现在的小奶狗越来越油腻了。》

    《怎么还比以前还要来的粘人了。》

    《他以前也没那么粘人呀。》

    陆宴:“...”粘人还不好啊。

    他不粘她才不好呢。

    只是他没敢说,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她,眼底里写满了爱意和缠绵悱恻的笑。

    看的季夏心略微发慌,却又实在挨不住他勾人魂魄到令人心悸的桃花眼。

    她伸手拍开他帅气的脸,心情却好了不少,眉眼弯弯的赌气道“陆宴,你少贫,少来了,我不管啊,你快点把我的手机还给我,我要追剧!”

    “不给。”陆宴跟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不准备给她。

    准确的来说,从她手里拿走手机的那刻,陆宴早就不准备还给她了。

    季夏被气坏了,鼓着腮帮子用双眼瞪着他看,很是不理解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给我,那是我的手机,我有权利让你还给我。

    陆宴,快还给我。”

    她负气的伸手摊开手在他跟前,却不想身为小奶狗得陆宴忽然就将下巴主动放在她掌心里,冲着她撒娇卖萌就差当场可爱的在地上打滚了。

    差点被他给萌死掉的季夏憋着笑意睁大眼睛:“...”

    《哇,小奶狗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我疯了,我怎么忽然有种不知好歹的感觉。》

    《还有种应该主动把手机交给他的错觉。》

    《要命啊。》

    季夏被他可爱的举动苦恼的疯了。

    可听闻她心声的陆宴自然是投其所好,她不缩回手,他就一直把脸放在她掌心里。

    季夏还是有点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揪着她的手机不放,为此还这样。

    等等。

    她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季夏猛地抬头看向陆宴,眼底满是对他的质疑和狐疑。

    《好家伙,小奶狗故意拿我手机。》

    《该不是为了防着陆屿深吧?》

    《前天还威胁我不准和陆屿深联系,说他自己是东南亚醋王。》

    陆宴:呜呜呜...被看穿了。

    季夏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陆宴,你故意藏我手机,该不是为了防着陆屿深给我发信息吧?我告诉你,他就是给狗发也不会给我发的,你真真儿的想多了。”

    《他前天打给我,估计是感谢我把孩子的事告诉他的。》

    《要不然,像他这样的男主能打给我这个恶毒的女配?》

    《那不是开玩笑么。》

    陆宴:“...”

    这些话不是陆宴第一次听到,她好像总是喜欢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什么男主,又什么恶毒的女配,她以为自己是在写小说嘛。

    不过他不管这些,摇摇头道,“不行,不给,你的手机就暂时寄放在我这,你要是想追剧的话,那你就拿我手机去看好了。”

    陆宴说着就将他的手机,强行塞到她摊开的手掌心内,一副誓死不会给她自己手机的架势。

    季夏再次被他幼稚可爱的模样都逗乐了,她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神色不屑的撇撇嘴道,“陆宴,你幼稚哦。”

    《还本书最大的黑马。》

    《最大的反派角色,就他这样损塞儿的?》

    《啧啧啧...。》

    陆宴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因为他听到的是这样的。

    《********。》

    《****************?》

    《啧啧啧...。》

    陆宴表示为什么心声还有时好时坏的,有什么是他不能听得呢?

    好气。

    “就幼稚了。”陆宴不甘示弱,又吴侬软语异常缱绻道,“那我也只对你幼稚,臭宝。”

    嘶...稀碎。

    季夏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心里却觉得异常的甜蜜,还是非常的开心的。

    她看着掌心内的手机一眼,又看了看刻意讨好她的小奶狗一样,嘴角微微上扬,祥装勉为其难的高傲道,“那行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用你手机看看好了。”

    陆宴跟着谄媚,“宝宝乖。”

    ...

    病床上,季夏很快选好了一部时下最流行的古装剧追了起来,不为别的,就为这部剧里有她喜欢的男演员。

    她盖着薄被躺在病床上,手机搁在病床的案板上,模样舒舒服服的。

    相比较陆宴,他的条件就比较艰苦了。

    他坐在病床边的凳子上,一旁的护士正安静的在给他挂点滴,而她的视线却在陆宴和季夏之间来来回回。

    视野内,季夏躺在床上追剧,坐在凳子的陆宴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她,像个虔诚的教徒一般的一直盯着季夏看,连同自己打针挂盐水也不管不顾。

    闻声而来的护士别提多羡慕了,简直是磕死陆宴和季夏了,等一会出去她一定要好好的宣传宣传。

    感受到护士投递来的眼神,季夏微不可察的皱紧眉心,正准备抬头余光触及陆宴坐在凳子上挂盐水时,她恍然大悟的想起来陆宴才是那个受伤严重的病患啊。

    她怎么就躺在床上,反叫一个生病住院的人坐在凳子上挂盐水,这似乎不太好吧。

    《这搞得生病的人好像是我似的。》

    《要不咱还是把床还给小奶狗吧。》

    听到她心声的陆宴:“...”大可不必。

    他只要知道她是关心他的就行的。

    况且,前天晚上真的累到她了,他怎么舍得跟她抢呢。

    这边的季夏尴尬的瞅了一旁的护士一眼,误会护士是因为这个看她的,不过正常人应该都会这样看她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女生失去第一次后变得很焦虑 !情侣在房间里面适合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