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做作业play| 墨渊在夜华挤进白浅身体

回应泰初的,是缀满上空以气御出的剑雨。

    宛如千军万马般的杀伐之气。

    神魂震颤激荡。

 文学



    白日变黑天。

    山巅化平地。

    “娇然姑娘,别忘了你我的约定,我们有缘再见。”

    故技重施潇洒离去的泰初,离开前还不忘再拱火一番。

    惹得徐娇然止不住颦眉。

    乌沧似乎并未打算轻易放过泰初,一念之间被徐娇然双手牢牢攥住手腕。

    “师尊?别再追了!师尊不会打算公然违背自己与魔道定下的契约吧?”

    口中是这么劝的。

    心底却是另一番想法。

    乌沧要是在现在跟泰初杠上了,以后的剧情该怎么走?

    除了需要跟相若灵斗上一斗外,基本属于平步上青云的登仙路。

    要是被乌沧就这么给搅黄了,她得在这个世界耗上多久?

    乌沧依旧一言不发,自己又看不到他的神情,只能感知到环在自己腰间梗得生疼的坚硬手臂愈渐收紧。

    她有些莫名的烦躁起来。

    “乌沧!”

    止不住愠怒喊了声。

    乌沧终于给出了回应。

    圈住她的手臂微微放松了些许。

    剑气也已然收起。

    她方要抬起头。

    便觉眼前场景蓦地变换。

    再定睛看去时,已然回到了无相峰。

    在院中与王武交谈的相若灵,见着她惊愕呆住。

    王武则是欣喜喊出声:“小师妹你回来了!”

    她刚想挥挥手开口回答,蓦地发现自己还在乌沧怀里。

    愣了下,便闻乌沧道:“若灵,你下山吧,我与你师姐有话要说。”

    嗯——?

    相若灵与徐娇然相视一眼,皆是一脸迷惘。

    不及与乌沧‘相处’最久的王武反应得快。

    不等唤他,他便躬身告退,待徐娇然反应过来时,王武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弟子明白了。”

    并不明白的相若灵低喃回了句,转身离去。

    整座无相峰到此时,便只有她与乌沧了。

    “师尊?”

    说了有话要与她说的乌沧,在闲杂人等离开后又半晌没有开口。

    只是松开了她背过身,让徐娇然一脸疑惑的望着他背影迟疑发问。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为了不让乌沧真的相信了泰初离开前挑拨的话语。

    虽然她感觉乌沧应该知晓了一切,但为了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她还是开口解释道:“你相信我,我与泰初绝无什么约定存在,之所以在魔宫也是被逼无奈,他最后那句话是有心挑拨你我的关系。”

    做好他依旧不会回答的准备,摊开还未痊愈的掌心再度继续。

    “而他之所以不动我,是因为他需要盘古佛蕊,而这东西恰好在沧州秘境中被我取得吞下,我代替了佛蕊的作用,他自然不会动我,我手心供养新生佛蕊而留下的疤痕,就是证据。”

    解释完来龙去脉,还是未有听闻他开口。

    她又有些忍不住的烦躁起来。

    几步跨到他身前,怒然一把捏住乌沧转瞬便要避开她视线的脸。

    指腹捏在分明的下颌,触感让她有些不自在。

    但为了逼得乌沧开口,她秉着口气不愿松手。

    仰头垫着脚竭力对上乌沧平静得有几分漠然的目光。

    “师尊?师尊!师尊呀——”

    作怪的喊了几声,在她都不打算哄他这莫名其妙的脾气的时候。

    乌沧终于有了反应。

    俯视着她少顷,抬手撇开她手掌摊开在眼前。

    “受伤了还不安分。”

    这话说得......那不是为了让您老开口吗?

    不论这话她是不是不愿意听,她都摆出了一张灿烂的笑脸。

    还没来得及虚情假意说上一番时,就被乌沧抢了先。

    “我并未有怀疑你的意思,无言沉默只是因为,泰初说得话似乎并没有错。”

    “啊?”她一脸茫然出声。

    感情晾着他这么久,原来是他在思考其他事?

    是她自作多情了?

    有些迥然将手从他手掌心抽出,讪讪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慢慢想。”

    说完就要两脚一抹油溜,又被乌沧一句话定住。

    “确如他所言,我的道心,乱了。”

    她皱了皱眉,转头问道:“为何?既能坚持道心千年不变,如何能如此简单便乱了?”

    道心这玩意,白话说就是促使自己一开始修炼的初心。

    一般情况下,能修炼到他这个地步,便不会轻易改变了。

    便如她当初修炼只是为了变强不被其他妖族吞吃。

    至今她道心虽几番变化,但起初变强的欲望却从未变换。

    这绑定系统游走各位面做任务,不就是为了有机会吸取道运之力修补神魂回到原先的模样吗。

    她想不明白一脸疑惑。

    乌沧也只是望着她一言不发。

    让她怀疑他是不是又陷入沉思了。

    思衬是不是不应该再打扰他了,毕竟道心乱了这事不是小事。

    悄然挪动脚步离去时,又闻乌沧突然开口。

    “前段时日我出山替你寻来了一株异火,着人打造了一只丹炉,修炼一事,你不必再劳累下山。”

    这...话题转的这么快的吗?

    她有点反应不过来,半晌过去才发出了一声:“喔......”

    “对此不满意吗?”乌沧浅银色的眼眸里盛着诚挚的疑惑。

    她连连摇头:“没有没有。”

    不是——这能联想到不满意吗?

    “乌...呃...师尊为何突然对我这么好?”

    怕不是有什么阴谋吧?

    乌沧一脸平静:“你是我的弟子。”

    这算理由?

    看乌沧一脸平静,或许在他眼里算吧。

    她一脸状况外的反应,却让乌沧觉着她是口是心非。

    心底确实不喜欢他送的礼物。

    便又平声道:“若有想要的东西,不妨说出来,作为师尊,我自当为你找来。”

    她在此时终于忍不住了。

    一脸看陌生人一样的惊异眼神盯了他许久。

    直到乌沧依旧挂着一副感知不到他人情绪的淡然平静神色,直直回应她目光后。

    她才定下心来,眼珠一转,含笑道:“师尊可听闻过闇云令?听闻此物可打开异界之门,我很感兴趣。”

    沉默。

    空气凝滞的沉默。

    她脸上笑意渐渐消散。

    复又扬起一抹一看便知虚假的微笑。

    “玩笑罢了,师尊不要在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做作业play| 墨渊在夜华挤进白浅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