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四个和尚一起上燕夫人;骆闻舟费渡猫弄

让本就焦急不已的相若灵,更是深感威胁。

    忍不住跨步上前:“宋师姐出现的时间也未免过于巧了吧。”

    这话直接打中了宋雪命脉。“这跟你没关系,请你离开我家,我老伴儿卧病在床不方便见客。”孙磊没想到老胡会下逐客令,怎么看起来比一般年轻人还机智。


“胡大爷,您弄错了。这里是医院,不是您家,床上躺的也不是您老伴儿……”

他想尝试把一切拉回到“正轨”上来,但老胡一听竟然马上就抄起了扫把,狠狠地在他的后腰上拍了两下,孙磊立刻疼得直不起腰了。

“喂,我说你不能这么倚老卖老,怎么能动手打人呢!你别以为我不敢还手。”

“那你来还手呀!我是一等一的步兵,还会怕了你这个小兔崽子么?”老胡硬气得很,说话间已经扎好了马步,一副准备迎战的架势。

 文学



孙磊无法,他总不能真和老胡干一架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十个脑袋都不够赔的。他悻悻地离开了医院,心里寻思着该上哪儿去找刘敏。

毕竟一个人要是成心躲着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给找着的,这还能怪谁呢?怪自己和田慧子待久了,一时没留神暴露行踪了呗。

孙磊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刘敏公司看一看。

办公室地面一片狼藉,里间还夹杂着几个大汉的高喝声。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是肉偿我也不介意……”

糟糕,怕是刘敏被来讨债的高利贷非礼了,孙磊赶紧跑过去。

“滚,那是金宇欠你们的钱,和我有什么关系?再动手动脚我就得报警了!”刘敏正在撕心裂肺地大喊。

“怕个屁啊!兄弟快给我上,把这女人的手脚都抓住,我彪哥也很久没碰女人了,正好!”

“你们别动手,欠多少钱我都给你们,万事好商量!”孙磊边跑边喊。

彪哥听见半路杀出来了一个程咬金也不恼怒,反而觉得好玩,因为他行走江湖几十年就没有得不到的女人,只要他想。

“臭婆娘,这是要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吗?怕就怕来的是狗熊,救不上人还被倒打一耙。”彪哥说,旁边几个小喽啰听罢都哄笑了起来。

刘敏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怒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她真不懂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还挺犟的啊?有个性,老子喜欢!”彪哥的大笑响彻了整个办公室上空。

“别动手,否则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孙磊刚跑到刘敏办公室门口,却发现门被反锁了,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

彪哥一行人根本不把孙磊的制止当一回事,胳膊怎么拗得过大腿呢?实在不行就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抽一顿,说不定到时候他还会主动让自己对刘敏下手,这样才好求饶呢!

孙磊以最快的速度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钥匙盘,但试了好几根都不开不了。这里的钥匙实在是太多了,少说也有上百根,要是一根一根地尝试根本就来不及。

“啊——不要!”

彪哥三五下功夫就把刘敏身上的衣服都扯开了,那硕大挺立的雪峰和玲珑的屁股都让彪哥兽性大发,立刻就想把她给办了。

孙磊思前想后,要想救刘敏的办法就只剩下一个:爬窗。

这两边的办公室紧挨着相距不到两米,而且窗台上还有一条通道,如无意外是可以走过去的。

只是窗台上没有任何栏杆或者障碍物阻挡,要是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掉下去一命呜呼了,而且能爬过去的前提还是屋里没关窗。

有什么办法能让那群混混把窗户打开呢?有了!孙磊急中生智,把办公室的电闸给拉了,现在的天气闷热异常,他们肯定会忍不住开窗的。

果然,他刚一把电闸拉掉那几个混混就受不了了。

“我靠,怎么搞的?莫非是跳闸了么?”彪哥说。

一看他肥头大耳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怕热,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挂在头发上让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刚洗过澡,汗都快流到眼睛里了。

“我去把电闸打上去,这就去。”

一个小喽啰低头哈腰地说,没想到却被彪哥刮了一个耳光子。

“你脑子里是进水了吗?打开门让那男的进来?傻逼!”

孙磊听罢都忍不住笑了,这种智商还想当绑匪,没被绑就算不错了。

他随手拿了一条绳子拴好当作一条临时的安全绳,蹑手蹑脚地挪动着小碎步,不到两分钟就顺顺当当地爬到了刘敏办公室的窗口边上。

“卜——”

一股让人恶心反胃的气体凝聚在屋里。

“什么味道?丑死了!”彪哥揩了一把鼻涕说道。

刘敏有点难为情地偷笑说:“不好意思啊,我放了一个屁,熏着你了。”

“开窗,快开窗,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彪哥气急败坏地大喊。

这不开窗还好,一开窗就给孙磊创造了机会,他先把半边身子躲在柱墩子后面,然后随时找机会爬窗而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且孙磊现在手上还多了一个神器。

“喂!你干嘛!滚出去!”一个小喽啰发现了他。

“你可别推我,要不然我从这八楼里掉下去必死无疑,你就是杀人犯!”孙磊的一句话还真那小喽啰给镇住了。

他拿起手中的神器往屋里哗啦一喷,那几个人身上嘴里全是白泡沫,擦也不是咽也不是,一时间都忙叫苦不迭。

“我去!这什么鬼东西?比老子喷出来的子子孙孙还恶心。”彪哥啐了一口。

孙磊赶紧脱下外套披在刘敏身上,两个人相互扶着终于安全地跑出了办公室。

“那是个什么东西?”刘敏心里也很好奇。

“灭火器啊!这玩意儿也忒适合他们了,一个二个欲火焚身的,刚好灭一灭。”孙磊拍拍手掌说,心里当真有点小自豪。

“你没事儿吧?敏敏,都怪我来晚了,以后你可再也不能这样单独行动,太危险了。”

刘敏侧过脑袋,一副完全不领情的样子,她用力甩开孙磊的手说:“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以后要是有机会我肯定会还,但从此之后我们还是保持河水不犯井水吧。”

“怎么还?肉偿吗?”孙磊暧昧地在刘敏耳边低声道。

平时孙磊这种“荤段子”肯定能让刘敏扑哧一笑,但今天她对自己却是厌弃得不行。

“滚!我不知道你这么做和金宇又有什么区别?假好人比真坏人更让人讨厌!”

看来刘敏这次是真生了自己的气,八条牛也拉不回来了,孙磊心里除了无奈就是懊悔。

“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挽回?”

“你不需要挽回我,放过我吧,我已经不相信所谓的什么爱情了,更不相信男人。”刘敏扔下这句话就伸手拦了计程车扬长而去。

“师傅,请捎我去第一人民医院。”说到底,刘敏最不放心的还是在病榻上至今昏迷不醒的王芹。

她走近病房却发现里面大晚上的连灯都没亮,一阵不详的预感忽然从心里油然而生。

该不会是王芹出什么事了吧?生活已经对自己够不公平的了,刘敏简直不敢相信会再接到什么噩耗。

“你回来啦!儿媳妇!”老胡突然按下开关,病房里瞬间灯火通明。

刘敏笑笑,心里不太愿意接受老胡口中的“儿媳妇”这个称呼。

“快看!”

刘敏往墙上一瞥,赫然发现上面几个大字写着“老胡夫妇金婚庆典”。

这闹的又是哪出啊?!

“儿媳妇,你可算是回来了,以后再这么突然‘逃跑’我老胡头一个饶不过你!”胡老头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

刘敏压根就摸不着头脑,但她看见旁边站的护士和年轻医生都神色自若、一脸淡定的样子。尤其是胡进宇,不仅没有劝阻他那老父亲,反而站在一边幸灾乐祸地偷笑起来。

怪不得都说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刘敏马上就凑到胡进宇身边质问起来。

“喂,你快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金婚庆典啊,我爸在我十岁不到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刘敏义愤填膺地说。

“那不是正好吗?我爸人很好的,刚好弥补你迟到的父爱啊!”胡进宇讪笑着说,看来他并不打算制止老人这种“荒诞”无比的行为。

只不过老胡样子看起来确实很深情,连刘敏也觉得他和老伴儿肯定非常相爱,所以才会无法她的离开。

“老婆子,你要赶紧好起来。今天是我们金婚的庆典,也就只能凑合着给你在医院里过了,等你好了我们再补办。”说着说着,老胡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一个年轻的小护士端起桌上发糕递给老胡,宽慰道:“大爷,您就别难过了,大妈只是暂时睡着了,能听见你说话呢,要是听见你哭得多伤心。”

护士的一句话似乎给老胡打了强心针,老胡立刻把眼泪抹去,不再难过了。

“老婆子,这是你以前最爱吃的枣子玉米发糕。以前家里穷,连白面都吃不上,现在终于赶上好日子了啊……”

刘敏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下也不免动容了,毕竟她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

这么想想她突然开始有点理解胡进宇和旁边站的那些“观众”了,老一辈人的爱情就是这么朴实无华,起码比自己那个名义上的丈夫强多了。

也就只有这个时候老胡看起来和普通的老人没什么区别,更不犯老年痴呆,胡进宇微笑着点点头,一副大受安慰的样子。

“儿媳妇,你过来,还杵着干嘛?你妈在这儿呢!”老胡突然对刘敏招招手。

刘敏心里虽然对“儿媳妇”这个称呼很不爽,但还是耐着性子走过去了,王芹确实是自己的妈不假。

“怎么啦?”

“儿媳妇,你妈刚才偷偷和我说,她想抱孙子了!”老胡怪里怪气地说。

刘敏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这老头儿哪里傻了,鬼精鬼精的,旁边站的几个护士也没忍住笑了起来。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明明自己儿子金锦都已经上小学了,对她而言胡进宇只是一个陌生人,甚至还有点小讨厌。

“爸,您放心,今晚我就和你儿媳妇好好睡……”胡进宇竟然走过来牵起刘敏的手,嘴角扬起的弧度还有点奸猾和狡黠。

刘敏刚想把手挣开,有多远离多远,但没想到胡进宇这讨厌鬼居然还得寸进尺,直接一屁股坐下来就把刘敏抱在了怀里。

父子俩像是心有灵犀一样,老胡立刻就想起身出去,以免自己这个“电灯泡”耽误了他们“造人”。

“胡爷爷,我带你到胡主任值班房的床上睡去吧。来,跟我走……”那个小护士温柔地说。

老胡听罢就跟个小孩子找到糖吃一样兴高采烈地跟着她出去了,其他几个护士妹妹也都识趣地离开,而且还很顺带地把门也关了、灯也灭了。

“你们好好努力,别想蒙我老爷子。”老胡出门之前还撂下了这么一句话。

“喂,这怎么搞的!开灯啊!”刘敏马上用尽全身最大的力气推开胡进宇。

胡进宇当然知道这些小套路了,他把食指放在刘敏的热唇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刘敏不要说话。

“傻不傻?我爸在外面看着呢!”胡进宇低声在刘敏耳边说。

“我傻,你不傻,你和你爸都聪明得很。这叫什么事儿啊!”刘敏怒气冲天地推了一下胡进宇,“你赶紧去和你爸说清楚,我不是你媳妇,我儿子都会打酱油了!你快去,马上!”

胡进宇见刘敏大发雷霆也不恼,黑暗中他的手在一点点向刘敏靠近,说:“你别激动,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不公平,但我也没强迫你呀!你瞧我爸把你妈伺候得很好,每天还能陪她说说话,比你请个护工都合算,对不对?”

她刚进屋就闻见了扑面而来的桂花香,跟以前王芹在老家时浇灌的桂花树香得如出一辙,刘敏这下还真是两难了。

“咳咳,你们还不睡吗?”门外的老胡说。

“马上,马上就睡下了。”

胡进宇果然猜得没错,老胡一直都还守在门口,就像在农村闹洞房时“听墙根”一样。

就在刘敏还神游、胡思乱想的时候胡进宇已经在自己的床上躺好了,而且很显然还在身旁给自己留了位置。

“你上你爸那床睡去啊!”刘敏狠狠地踢了胡进宇一脚。

她当然不愿意和他同床,但仔细一想为什么自己要把自己的床给让出来,应该让胡进宇滚过去才对。

“我不去,那床正对着门缝,要是被发现了又得一顿说。废话真多,快躺下吧,半夜要是有手术我还得起来。”胡进宇不容分说地把刘敏拉上了床。

虽然两个人都是和衣而睡,但刘敏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上的紧张,她怎么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和一个陌生男人“同床共枕”起来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哪怕是她和孙磊已经暧昧了这么久,甚至相互之间都已经对彼此的身体非常熟悉,但也还从来没有这么“堂堂正正”地睡过一起。

没过多久,刘敏感觉外面走廊里的灯都灭了,老胡的脚步声也早听不见了,只有胡进宇的鼻翼间发出了轻柔的鼾声,全世界顿时都显得异常安静。

刘敏思量着自己干脆到沙发上睡算了,也总比躺在胡进宇身边强。

“你去哪儿?不好好睡觉,小傻瓜。”

胡进宇的声音让刘敏心里一动。

她没想到这家伙睡着之后说话还挺温柔的,只可惜清醒的时候跟苍蝇一样讨人厌。

惺忪睡梦中,胡进宇侧过半边身子把刘敏搂在怀里。

胡进宇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刘敏莫名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也许因为医院是一个本来能让人冷到骨子里的地方。他比孙磊要胖一些,臂弯也更壮实一些。

呵,男人……男人又算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大多是骗钱骗感情的伪善者罢了,刘敏只要一想到孙磊在和另一个女人整个下午都孤男寡女地待在一起就气得牙痒痒。

她用力地翻了一个身,想顺势把胡进宇的手臂甩到一边去。

“怎么了嘛?哎呀,好好睡觉,乖!”胡进宇又插了这么一句。

真是奇了怪了,这货到底是梦是醒,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刘敏心想。

“不说话吗?我看你是有心事吧。”胡进宇整个身子贴了过来,只差一点点就要亲上了。

“没事,你别碰我,我们根本不认识。”

刘敏想逃,但奈何这小胖子的力气实在太大,而且医院病床带栏杆,就算是想掉也掉不下去。

“不认识正好啊,只有在陌生人面前才能没有任何顾忌……”刘敏能感觉到现在的他肯定又是惯有的一脸坏笑。

“那男的是你男朋友吧?绝对不会是你老公。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以前辅修心理学,哈哈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四个和尚一起上燕夫人;骆闻舟费渡猫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