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学霸用钢笔玩自己-- 阿美房东阿泰全文阅读

察觉到自己女儿的这种反应,老王双手立马下滑。

他不敢继续下去了,因为他怕忍不住会揉捏这对尚未被开发的酥xiong。

老王布满了茧子的粗手,占满了滑腻的香皂沫,从王萌萌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一路下滑,最终停留在肚脐眼下方。

整个过程刺激无比,那种滑溜溜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搓弄起来,没有放过一寸肌肤。

可是最后这一步,老王迟迟没敢有动作,他在犹豫是该继续还是越过这处。

但就在这时,王萌萌目光无意间一瞥,发现了老王那高高耸起的下身。

 文学

“师父,你那里咋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嗯?哪里?”

老王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王萌萌立马伸手一指,“就是那里啊,师父是不是也很难受想洗澡?那就一起来洗吧。”

老王当场呆愣,几秒过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老脸一阵发烫,但同时却非常兴奋。

在**驱使下,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三两下脱去衣服,只穿了一个大裤衩子,挺着高高的小帐篷,坐进木桶里。

清冽的井水,冰凉凉的,泡在里面,让老王欲火消减了大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的王萌萌,老王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那个啥,萌萌,香皂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蹲下来洗吧。”

王萌萌应了一声,重新躺回桶里,一边清洗身上的香皂沫子,一边直直盯着老王。

但目光更多则是停留在老王那高高耸起的裤裆,满脸的好奇。

“师父,你为啥不把裤衩子脱了呢?”

正心不在焉打香皂的老王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赶紧洗澡。”

哪知王萌萌却嘴一撅,“师父为啥不和萌萌一样脱光洗澡呢?这样不难受吗?”丫曰

说着,竟伸手来拽老王的大裤衩子。

老王吓了一跳,慌忙将她的小手抓住,“傻丫头,你都多大的人了,师父咋能脱光和你洗澡呢?赶紧洗完去睡觉。”

“师父是不是嫌弃萌萌,不想和萌萌脱光光洗澡?”

见王萌萌撅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老王实在不知道该咋回答,实在拗不过她,只好在水底下扯下大裤衩子。
小巧的琼鼻耸动了两下,随后将手中ru白色的粘稠甩gan净,一脸好奇的看着老王,“咦惹!怎么味道怪怪的,好像不是尿尿,师父,这是啥啊?”

老王老脸一红,羞于开口,只好故意板起脸,呵斥道:“小姑娘家家的,问那么多gan啥?赶紧把身子擦gan净,回屋睡觉去!”

他一发火,王萌萌就算是再怎么好奇,也只好不情愿的站起身擦gan净身子,跨出木桶。

但在回屋里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正站在木桶里擦身子的老王,突然狡黠一笑,跑回屋里。

奇怪,师父那地方怎么能pen出那种东西来呢?

而且师父还不愿意告诉我,肯定有大秘密。

不行,下次我得好好再试一试!

打定主意后,王萌萌翻了个身,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沉入睡梦。

而回到自己屋里的老王,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刚才的画面,久久无法入睡。

辗转反侧好几回,他才把心里那些负罪感消除掉,抽了一支烟,这才安稳睡去。

第二天,老王本来是打算去地里gan活的,但因为王萌萌手指受伤了,没办法做饭,便留在家里。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老王刚准备生火做饭,王萌萌却坚持要来帮忙,老王实在拗不过她,只好作罢。

“师父,今天中午吃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俏生生的王萌萌,老王脑中不由浮现出昨晚洗澡时那香艳刺激的画面,老脸微微发烫,连忙收回目光。

“萌萌想吃啥?师父就给做啥。”

听到这话,王萌萌甜甜一笑,“昨天的鸡rou挺好吃的,但……”

“小丫头,师父就知道你嘴馋,等着,师父这就去杀鸡。”

不大一会儿,老王提着毛拔gan净的白条老母鸡走进灶房。

但王萌萌却坚持要学怎么切rou,没办法,老王只好站在她后面,让她一只好手拿着菜刀,而自己则握住她的小手,耐心的手把手教起来。

起初,老王还没什么感觉,可因王萌萌是一只手,使不上力气,他只得加大力道。

这一用力,身子不由自主的紧贴王萌萌,鼓囊囊的裆部刚好抵在她两瓣蜜tun上。

虽然王萌萌只有十八岁,但发育的却很好,个头比老王都要高出一些。

随着使力切rou,身子摆动,那处在王萌萌的蜜tun上不断来回磨蹭。

这一来二去的,老王竟然有了反应,那处逐渐苏醒,开始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菜刀在rou上一滑,没切开,王萌萌胳膊一崴,连带着身子一抖,老王那处竟直接滑进了王萌萌的股沟中!???

“师父,你gan嘛用手指戳萌萌屁股啊?”

面对自己徒弟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王顿时一愣。

而这话说出后,王萌萌也是一愣。

自己师父一只手握着她的,另一只手摁着鸡rou,哪还有手指戳她屁股?

难道是师父那里……
着她。

“师父是不是又难受了?萌萌要不要弄快一点?”

听到这话,老王飞快睁眼看了她一下,又闭上眼睛,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这傻丫头,是要把师父玩死啊!

老王其实很想教导她,但他发现,自己又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如果萌萌真的完全懂了,会不会就和自己关系疏远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他真的不愿意这么快就面对这个问题,毕竟她可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啊。

老王在胡思乱想,而王萌萌也在浮想联翩,她现在正是懵懂的年龄,再加上老王说的比较隐晦,越发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师父,你那里越来越粗了,那东西是不是快要流出来了?”

听到这话,老王在心中无奈一叹,刚想着该咋回答,就听院门外传来一道女声。

“王大哥在家不?”

是张喜儿,她来gan啥?

老王吓了一跳,刚准备让王萌萌缩回脚,她就立马收了回去,随即低头扒起饭菜来。

见状,老王如释负重的吐出一口气,起身想去迎张喜儿,但低头一看自己高高耸起的帐篷,连忙扭动了几下,使那处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这才放下心来。

“诶!是喜儿妹子不?进来吧,院门没关。”

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张喜儿提着一个陶罐子走了进来。

此时的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吊带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娇躯,彰显得更加完美。

特别是xiong前那一对挺拔高耸的柔软,比起侄媳妇胡美丝毫不弱。

完全就是一个成熟美艳的熟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随着走动,蜂腰带动着肥tun,两片硕大的柔软有节奏的来回颤悠晃动着,看得老王几乎移不开目光。

一张姣好的俏脸,并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相反还多了些许特有的韵味,配上一对狐媚眼,看得人心里发痒。

“喜儿妹子来了,吃饭了吗?”

老王坐着没动,因为他一旦站起来,好不容易掩饰的那处就会非常明显的显露出来。

倒是王萌萌,立马站了起来,乖巧的叫了一声婶子。

“哟!看来我挺赶巧的,正好赶上你们家吃饭,不错呀,大米饭加鸡rou,王大哥,你这是有啥大喜事吗?”

听到这话,老傻笑着挠挠头:“嗐!妹子,你这话说的,没啥大喜事就不能吃点好吃的了?”

说完,他瞥了一眼王萌萌,叹道:“我家这傻丫头昨天切菜的时候把手伤着了,流了些血,我就杀了只鸡给她补补身子。”

王萌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姨,你坐,我给你盛饭去。”

张喜儿笑着点了点头,紧挨着老王坐下,将陶罐子放到桌上,看了一眼在灶房忙着盛饭的王萌萌,揭开了陶罐盖。

“王大哥,你昨天那么辛苦,我特意炖了大骨汤,给你送了些来补补身子。”

说完,她还冲老王抛了一个媚眼儿。

老王嘿嘿一笑,连连点头,目光放肆地在张喜儿身上游走起来。

吴四德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打盹的王萌萌,将老王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听村里人说你会一门手艺,能自制那种壮yang的药丸,到底真的假的?”

听到这话,老王顿时明白过来,皮笑rou不笑的咧了咧嘴,“咋的?村长还需要这玩意儿?”

吴四德gan笑一声,“你又不是不知道,上个月我刚娶的一个小媳妇,这家伙,水灵灵的,要多漂亮有多漂亮,整天缠着我不放。”

说完,mo出一根香烟给老王点上,“你也知道,到了咱们这岁数,很多事情做起来都有些力不从心。”

“刚好我听村里人说你有独家秘方的药丸,就找你来试试,到底咋样嘛?有没有效果?”

听到这话,老王点了点头,“有是有,不过效果咋样我自己也没试过,给你也不是不行,不过到时候要没啥效果,村长可别怪我啊。”

吴四德龇了龇黄牙,嘿笑着说,“哪能呢,你把我当成啥人了?放心吧,有没有效果我都不会怪你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王再不给药也说不过去,于是撇了吴四德一眼,“等着,我回屋拿药去。”

等老王再次出来的时候,将一个用白纸包起来的药丸塞进吴四德的手里。

药丸比桂圆能大上一点,拿在手里还很有分量。

吴四德掂量了下,剥开一看,黑乎乎的,同时还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气味儿扑鼻而来。

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脸怀疑的看着老王,“这个……管用吗?”

“村长,你到底要不要?”

说着,老王脸一板,伸手就准备将药丸夺过来,吴四德连忙将药丸揣进兜里,“别啊,不管有没有效果,总得先试试嘛。”

说完,瞅了一眼靠着门框已经昏昏欲睡的苏小存,“萌萌这孩子长得可真快呀,老王,你有福了。”

“你还有事?没事没事赶紧走,我还要去地里gan活呢!”

老王往左挪了挪,挡住了吴四德的视线,摆出一副冷冰冰的脸庞。

见状,吴四德gan笑两声,“谢了啊。”

说完,转身就走。

“药钱还没给呢!”

“先记着,等下次一块给。”

看着吴四德臃肿的背影,老王嘴唇蠕动了半天,突然“呸”了一声。

妈的,什么玩意儿,仗着自己是村长,在村里整天作威作福,欺男霸女。

希望别有求我老汉的哪一天,不然让你他妈的好看!

在心里将吴四德狠狠骂了一番,老王关上院门,重新在藤椅上躺下。

他不爽吴四德很久了,因为这家伙仗着自己有权利,没少做昧良心的事。

找他办事还得送礼,甚至有些时候还得上钱。ybdj

尽管如此,村里人大多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将无吴四德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时间随着太yang偏西逐渐溜走,闷热的温度渐渐下降。

眯眼看着已经偏西的太yang,想起张喜儿中午临走时看他的眼神,老王心中一动,立马翻身坐起。

这会儿已经凉快些了,是时候找这sao寡妇玩一玩了。

打定主意后,老王回屋给王萌萌交代了几句,便径直向张喜儿家走去。

当然,这事是见不得光的。
没人,咱们开始吧!”

说完,老王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张喜儿,张嘴就印在她红润的小嘴上。

几乎没费多少力气就撬开了贝齿,顺利的钻进口腔,追逐着那条粉嫩的小舌。

“唔……”

张喜儿嘤咛一声,顺势抱住老王的粗腰,任由他肆意妄为。

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在张喜儿的翘tun上来回抓捏,另一只攀到xiong前,不断把玩着那沉甸甸的柔软。

同时屁股缓慢的前后挺动起来,使得那已经高高顶起的大鼓包,在张喜儿两腿之间来回磨蹭。

虽然两人都隔着衣服,但那火热的感觉依旧无法阻挡,烫的张喜儿浑身发软,俏脸发红。

察觉到那强有力的大棍,她心中不由一荡。

这家伙,可真大呀!

没想到这老汉看起来瘦瘦弱弱,没几两rou,下面却长了这么一根大宝贝,要是被他玩过的女人,估计都离不开他了。

想到这里,张喜儿只觉下面一热,隐隐有一股暖流淌了出来。

刚好这时老王的大手来到她两腿之间,三指并拢,在鼓囊囊的小坟包上用力一mo。

嘿!这sao娘们,竟然没穿内裤!

嗯?咋湿乎乎的?难道她流了?

好家伙,真是够sao的,就弄了这么一两下便流水了,真不愧是饥渴的寡妇,老子喜欢!

就在老王念头刚升起,却被张喜儿一把推开。

此时只见张喜儿俏脸涨红一片,媚眼如丝,微微张合的红润小嘴儿,还挂着一丝透明的液体,那是她和老王的口水。

“王大哥,你也太心急了,妹子都快被你亲的喘不过气了,讨厌。”

说着,娇嗔一声,举起粉拳在老王的xiong膛上轻轻捶打了一下。

这种如同小女人似的撒娇媚态太模样,看得老王下面再次一硬,就差没将裤子顶破。

于是故意挺了挺腰,使得那处更显硕大,“妹子,你看看,哥哥我都急成啥样了,咱也别耽误时间了,快点开始吧!”

听到这话,张喜儿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急啥呢,时间还早着呢。”

话虽如此,双手却抓住裙摆,慢慢向上撩起。

顿时,一截儿白生生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同时也暴露在老王的视线中。

因为经常下地gan活,张喜儿浑身没有啥赘rou,两条美腿很是笔直匀称,再加上穿的都是长衣服,所以腿很白。

看着这跟莲藕似的美腿,老王几乎移不开眼,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慢慢弯下腰,同时有些颤抖得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来回磨蹭抚mo。

张喜儿娇躯顿时一颤,那布满老茧火热的大手虽然粗糙,但却将她mo的很爽。

粗糙与嫩rou的碰撞,产生了一股难以言语的快感,让她全身发酥,双腿发软,几乎无法保持站立,浑身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随着双手逐渐上移,老王呼吸越发急促,整个人已经彻底蹲下。

从他这个角度向上看去,张喜儿裙底的风光一览无遗。

因为里面是真空,所以一切老王都看着清清楚楚。
山赶紧又抓住赵小敏另一条肩带一拽,顿时两片雪白饱满的柔软跳了出来,就跟两个大白兔似的,无助的晃动颤抖着。

虽然距离太远,老王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那饱满的轮廓,完美的外形,依旧让他狂咽口水。

特别是雪白柔软上的那两点嫣红,根本就不是张喜儿的紫葡萄可以比的。

再往上看,那是一张特别美艳的鹅蛋脸,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嘴,算得上是一个美女,年龄大概二十七八岁上下的样子。

可惜这么美艳的一张脸上,竟然在左边额角眉尾的位置,长了一块大拇指盖大小的青色胎记,影响了整体颜值。

怪不得年纪轻轻会跟了王福山这老小子,原来是有缺陷啊。

老王暗暗啧声,回头冲张喜儿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看。

张喜儿本不愿,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猫着腰走了过去,紧挨着老王蹲下。

“这不是王福山上个月娶的那小媳妇吗?这两人,可真会玩。”

张喜儿压低声音说,同时看了一眼老王,小手直接探到他两腿之间,一把抓住那令她欲仙欲死的火热。

“王福山和王大哥你比起来,可差远了!”

说着,张喜儿小手慢慢抚弄起来,老王浑身一哆嗦,舒服的两眼直翻,同样压低声音说,“那是,你也不看看哥哥我是什么样的尺寸,他是什么样的尺寸。”

“抛去这老小子村主任的身份不谈,他在哥哥我面前就是个小娃娃。”

听到这话,张喜儿抿嘴一笑,小手抚弄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这时,只见王福山在赵小敏的xiong前一阵乱啃乱tian,随后撩起裙摆,整个人钻了进去。

“啊……轻点,你弄疼人家,不要咬啊,人家那里可娇嫩可敏感了,要温柔细心的去tian,对,就是这样,嗯嗯……”

或许是害怕被人发现,赵小敏并没有放声**shenyin,而是刻意压低的声音,但尽管如此,依旧听得老王邪火噌噌往上涨,瞬间烧遍全身。

只见王福山蹲在地上,只露出腰以下的部位,整个脑袋以及肩膀都隐没在赵小敏裙底。

而赵小敏身子微微弯曲,一手撑着王福山的肩膀,另一只手似乎抱住了他的脑袋,双眼紧闭,小嘴微张,一脸享受。

这一幕看得不管是老王也好,张喜儿也罢,两人的感觉都十分强烈。

“妹子,咱们也开始吧?”

四目相交,仿佛天雷勾动地火,就连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

老王直接一把扯掉裤子,两手胡乱在地上扒拉了几下,随后将自己的汗衫脱了下来,铺在地上,整个人顺势往下一躺。

见状,张喜儿sao媚一笑,抚mo着他健硕黑红的xiong膛,小声说,“王大哥倒挺会享受的呀,还想让妹子伺候你,真是讨厌。”

话虽如此,可整个人已经翻身骑在老王身上,从始至终,一只小手都紧紧的握着滚烫的火热,从来都没有松手。

老王嘿笑一声,“这个姿势我们既能看王福山两口子表演,而且我们自己也能爽,难道妹子你不喜欢?”

“喜欢,咋会不喜欢呢,只要是王大哥的,妹子都喜欢。”

说完,一只手撩起裙摆,同时肥tun往上抬,抓住老王的火热在自己早已水泽泛滥的柔嫩处磨蹭了几下,找准位置,屁股一沉!

sp;都这个点儿了这丫头还没睡,要gan啥?

怀着疑惑,老王翻身坐起,“没睡着呢,咋了?”

“萌萌怕黑,想和师父一块睡。”

听到这话,老王顿时乐了,心说这丫头都多大了还怕黑。

不过也没多想,拉了拉被子,“门没上锁,你进来吧。”

屋里虽然没开灯,但借着从窗户倾洒进来的月光,老王只见自己徒弟俏生生的站在床边,正好奇的打量着他。

“看啥看,你不是怕黑吗?赶紧上炕睡觉。”

“哦。”

王萌萌乖巧的应了一声,翻身上床,但从老王身上跨过时,一股淡淡的体香扑鼻而来,闻得他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不过老王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毕竟王萌萌是自己的徒弟。

但躺下没多久,王萌萌突然说,“师父,萌萌xiong痒得很,师父快给看看是咋了。”

听到这话,闭眼强睡的老王猛然睁开双眼。

这丫头,好歹我是你师父啊,咋就不害羞呢?一点儿也不嫌怪,真是的。

心中无奈一叹,老王没有翻身去看,“师父不是给你说过了嘛,你现在正长身体呢,痒是很正常的表现,代表你正在发育。”

“不嘛,师父快给萌萌揉揉,就和上次一样,一揉就不痒了,而且还很舒服呢。”

听到这话,老王陷入挣扎犹豫中,一时没有动作。

见状,王萌萌推了他一把,“师父快给萌萌揉揉嘛,真的痒得很,快点啊师父。”

“你这丫头,痒就自己揉,为啥要让师父揉,真是不像话。”

老王这会儿很为难,他确实想帮自己徒弟揉揉xiong,但心里又迈不过去那道坎儿。

毕竟他是当师父的,王萌萌是徒弟,这种事情最好不能再发生了!

“师父是不是不爱萌萌了?萌萌都痒成这样了,师父都不帮萌萌揉揉,看来师父真的不心疼萌萌了……”

话说到最后,王萌萌的声音越来越小,隐隐还带着一丝哭腔。

听到这话,老王翻个翻眼,无奈的转过身,顿时两眼发直,当场呆愣。

因为王萌萌已经将睡衣撩到了脖子根儿,那白花花一片的肌肤以及那对尚在发育中,初具规模的雪白柔软,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http://WWw.5ikaidian.cn/ “咕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学霸用钢笔玩自己-- 阿美房东阿泰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