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云芬第1部分阅读 ;大炕上泄欲老女人

 一旁的莱特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商业之神还在,商业之神与尘世信徒之间的锁链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夜女士的‘出手’并没有影响到这位神明的运转……祂不是在帮我们剪除众神。”

    琥珀眨巴着眼睛,一脸茫然:“啊?那祂这大费周章的是在忙活什么?离开暗影王座,入侵异神国度,甚至为此连起航者留下的底牌都给动用了,就为了把商业之神打一顿?这么不靠谱么?”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若是不答应的话倒显得有些矫情了,所以我唯有答应了她的请求,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到时候最好不要嫌我那里太脏。”

想起来,我还有几条内裤扔在那儿没洗呢。

出了校门,我们本想直接搭公车回家的,不过我提议道:“最好还是先在外面吃了饭,我很少回家煮饭吃的,而且家里的调料有没有都不知道呢。”

何秀兰白了眼我,到底是没说什么。

只不过在学校附近街道上找吃的东西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徐凡。

何秀兰见到徐凡的时候面色上有惊惧浮现,我心中纳闷,怎么又能在这里遇到徐凡,是巧合还是什么?正当我思考之际,徐凡已经迎上来了。

他狠狠地瞪了眼我,怒道:“终于等到你这个老家伙了!”

“今天你休想逃走!”

 文学



我手臂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倒是不必怎么担心这个家伙,他想要和我作对的话我也不客气,我将何秀兰护在身后,怒视前方的徐凡:“上次教训你还不够让你印象深刻么,赶紧给我让开,不然的话我就要动手了!”

徐凡从何秀兰身上收回视线,这才打量了我几眼,冷笑道:“老东西,上次要不是李振宇出现的话,老子一定砍死你!”

“反正老子也不想活了,今天老子就拉你陪葬!”

我心中咯噔一跳,看样子徐凡的确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我皱起眉头感觉到事情有些棘手,要真是拼命的话我未必是眼前徐凡的对手。

他年富力盛,我已经跟不上他脚步。

可是何秀兰站在我身后呢,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作为长辈,我要保护好她。

何秀兰似乎也意识到事情的麻烦,她皱皱眉头说道:“徐凡,你到底还在坚持什么?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以后不要再联系了吗,你快走吧!”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徐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直接炸毛了,连连问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这个糟老头子吗?”

“我不服气,何秀兰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合理解释的话,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就算是死也要将你们所有人都拖下水!”徐凡疯狂地说道。

我让何秀兰往后退两步,直面徐凡道:“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和她无关!”

徐凡嘿嘿冷笑着。

他癫狂之后又陷入了个诡谲的冷静中,他笑吟吟地说道:“好一个老东西,原来如此啊!你们肯定是有一腿子,难怪何秀兰这个贱人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总算是看清楚了!”

“你闭嘴,胡说些什么?”我怒斥他。

我下意识看了眼身后的何秀兰,只见她嘴唇发白,娇躯亦是在不断地颤抖着,我眼中露出丝丝心疼,而后安抚她道:“没事的,不要听这个混蛋瞎说,我会保护好你的。”

“嗯……”何秀兰点点头。

徐凡像是抓住了什么,他怒斥道:“老东西,你给老子去死!”

说完,他还将地上的徐凡拉了起来。

我面色难看地看向王东,某种意义上来说王东和徐凡一样都是我的仇人,也都是


我亲手将他们的女人直接夺走的,所以他们心中都是同样的恨我。

我想到这里,心中升起了个不详的预感。

徐凡诧异地看了眼王东,王东骂咧咧地说道:“都是因为这个老东西,要不是因为他的话我女朋友也不会离开我,都是因为这个老东西从中挑唆,他甚至还想和我女朋友干起来。”

“真不是个人!”

“别看他现在已经五六十岁,可实际上就是个老色胚!”

徐凡像是遇到了知己那样和王东开始han暄,了解到彼此情况在之后徐凡咬咬牙,转头怒视我:“说你是禽兽都侮辱了禽兽这两个字,真是为老不尊,今天你休想从这里离开!”

我心中咯噔一跳,看来他们要对我动手了。

不过我对我做的那些事情都对得住本心,毕竟那都是她们自愿的,可不能因为我年纪太大了剥夺我对两性之间那些事情的追求吧,他们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我不敢耽误时间,连忙拍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徐凡和王东二人都已经逼近我,说实话要是我没有遭到暗算的话说不定还能和两人斗一斗,但现在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我往后看了眼街道,只能跑。

徐凡似乎看出来我要做什么,他笑盈盈地说道:“老东西,你是不是想要逃?”

“我就是被你们逼到这个地步,我也不是任由你们欺负的,你们要是有那个狗胆的话就来跟我打一架!”我把话说得很重,因此两人都被我镇住了。

我心中则是焦急不已,若是李振宇还不来的话,我就要被人打死了。

徐凡和王东对视了眼,王东阴沉着脸说道:“这老东西的确是有点本事的,你我都要小心为上,到时候我们动手你千万不要退缩,要不然的话我们就会被他一一击破。”

王东说得不错。

我心中直直往下沉,看来我的机会不多。

要是被他们联合起来的话,我压根不是他们的对手。

“要打就打,在那儿磨磨唧唧地到底在说什么东西呢!”我大喝一声,直接冲了上去。

山不过来,那我就过去!

两人都被我的阵仗吓了一跳,眼神中也露出了慌张之意,但我没有理会二人,直接冲过去,眼看着两人后退了两步之后我也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我傻了才和他们打架!

所以我根本不管他们,直接逃跑了。

两人一时半会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我跑出十来米之后两人才反应过来,王东气急败坏地吼道:“别让这个老东西跑了,赶紧追上去!”

两人追了上来。

我毕竟不是两个年轻人的对手,所以才跑了没几分钟后就被逼到了个角落里。

看着两人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我也不甘示弱地说道:“你们不就是仗着年轻跑得快吗,要是你们一打一的话还真未必是我的对手呢,你们没那个胆子!”

两人面色不好看,不过终究也没有被我激怒。

“别跟他废话,直接揍他!”

“嗯!”

他们达成了共识,直接对我动手。

我压根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被他们揍了个狗吃屎,而且他们力气很大,即便是我被他们击倒在地上后也还仍然对我拳打脚踢,不想给我留活路。

我感觉自己要被打死了。

末了,王东还笑嘻嘻地说道:“打他多没意思啊,要不给他撒泡尿吧?”

我一听,立马就炸了。

他们这是在侮辱我,想要对我实施人格打击。

可是我现在十分无力,因为我不是两人对手,刚爬起来想要反抗却被两人压的死死的,没有丝毫办法,眼看着王东拉下拉链想要朝我脸上撒尿。

我心中发狠,抬起脚一脚踹了过去。

一脚正中王东那儿。

王东立马捂着自己的裆部倒在地上,一旁的徐凡见状不妙想要压制我,不过我突然暴起将他一拳击飞,这才气喘吁吁地站起来望向二人道:“狗一样的东西,也敢对老子动手,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货色!”

我啐了口唾沫,十分不屑。

我将刚才他们对我实施的暴行,十倍奉还。

直到两人都已经奄奄一息了,我这才拖着伤躯离开这个角落,根本不理会两人会怎么样,他们就是死了那也是活该,我是迫不得已才动手的。

在我走到路口的时候,我竟然遇到了个熟人。

田丽丽!

她应该是偶然间路过这里的。

为了不让她感到疑惑,我决定不理会她,毕竟现在的我还是‘不认识’她。

但因为被那两个家伙揍了一顿,所以我走路的时候隐隐生疼,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走路,所以田丽丽看到我的时候应该是一瘸一拐的。

我本不想理会她,可她竟然主动凑了上来。

“叔,你没事吧,你怎么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你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田丽丽二话不说直接惨扶着我的手臂,我根本来不及拒绝她呢。

我虚弱地喘了几口气,这才摆摆手道:“我没事,就是刚才和两个毛贼扭打在一起了。”

“不过那两人也被我制裁了,这点伤对我来说根本不碍事。”

“咳咳咳!”

田丽丽满脸的纠结,最后才说道:“叔,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自己也走不了路,不如我带你去看看吧。要是出了问题的话,还能及时医治。”

“不用了,感谢你啊,我是附近大学校医室的医生,这点伤我还是知道的。”我说道。

田丽丽眼睛一亮,惊讶道:“我想起来了,原来你就是我学校里的那个刘医生!您老人家口碑在学校里很好呢,今天你还追小毛贼,实在是令人钦佩。”

我心中美滋滋的,看来她很快就要入我的圈套中了。

我也连忙离开这个街道,到时候让何秀兰看到的话可就不好了。

与此同时,田丽丽心肠也非常好,她见我身受重伤,便询问我都爱:“陈叔,你家在哪里?要不我送您回家吧,要不让您家人来接您也是可以的。”

我眼神黯淡下来,摇摇头道:“我没有家人,家里就我一个。”

也不知道田丽丽是不是动了恻隐之心,她想了想后咬咬牙说道:“陈叔这样吧,你先来我家里,我帮你看看你身子怎么样。我最敬佩的就是你这种人,要是没有您这种见义勇为的人,社会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我一听就乐了,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我不能这么快就答应她,那样显得我倒是有些得寸进尺,我


摇摇头说道:“这可不行啊小女娃,我是个老男人了,你还是要注意点自己的形象。”

“要是传出去的话,对你多不好啊。”

田丽丽比我想象中要更加开放,她无所谓地说道:“没事的陈叔,家里也只有我一人。”

从她的话语中我听出来了重要的消息,家里竟然只有她一人,我试探着说道:“这怎么可能呢?小田你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有男朋友了吧?”

“哪有……”

田丽丽低下头来,似乎有些害羞。

我心中纳闷田丽丽到底知不知道她男朋友其实已经有了家室,要是不知道的话事情就好办了,可要是知道的话事情也自然会变得棘手无比。

我正思量着这些问题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田丽丽楼下。

果然是之前我跟踪的那个地点。

我不动声色地跟着田丽丽回到她家里。

可能是因为觉得我是个老人,而且还是个受了伤的老人,所以田丽丽对我基本上没有任何防备,甚至还热心递给我热水还有热水毛巾。

我仔细地打量着屋里的装饰,地上果然有男士拖鞋。

“小田啊,你还说你没有男朋友,我都看到你男朋友的鞋子了。怎么?他今天不在家吗?”我询问道。

田丽丽倒是没有隐瞒,她似乎有些害羞地说道:“陈叔,我男朋友他很忙的,时不时要出差,这几天刚好出差去了,所以你才没看到他。”

我一愣。

她到底知不知道?

因为这几天高雯馨老公还在家里呢。

是高雯馨老公骗了她,还是田丽丽在欺骗我?

我没搞明白。

“嘶,你家里有没有纱布还有酒精?我感觉胸口这里有点疼,可能是有伤口在这里。”我揉了揉胸口,田丽丽见状连忙点点头去房间里找这些东西。

过了半分钟后,她将这些东西拿了出来。

我语气尴尬地说道:“小田,那你先转过身去吧,要不给我个地方,让我自己来擦擦酒精就可以了。”

田丽丽和我毕竟不熟悉,听了我的话后也点点头转过身去。

我心中倒是有些遗憾,她竟然没有上钩,我只好继续使用第二种策略,在我擦拭伤口的时候时不时倒吸一口凉气,惹来田丽丽担心的目光。

她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陈叔,还是我来帮帮你吧?”

“这怎么行?”

“没事的,你是我尊敬的人,我帮帮你也是应该的。”

既然田丽丽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自然不好拒绝了。

但我脸上还是呈现出来一种极为纠结的神色,这样才不会让眼前的田丽丽心中生疑,与此同时,我手中的棉签被田丽丽直接拿了过去,她脸颊微微发烫,因为她正对着我的胸膛。

虽然我已经五十岁了,但我胸膛多少还是有些肌ròu的,不是那些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年轻人。

棉签上的碘酒刚触碰到我肌肤的时候有股冰凉直接渗入我的骨骼,让我打了个哆嗦,田丽丽眼中露出慌张之色连忙说道:“陈叔对不起,我刚才是不是太大力了点?”

我摇了摇头,道:“没事的,你继续!”

田丽丽深吸了口气,继续给我涂药水。

她神色认真的时候极为动人,尤其是鼻尖那儿甚至还挂着一滴汗水,我一时间没忍住直接伸出手帮她擦拭掉了,田丽丽诧异地看了眼我:“陈叔,你这是……”

“我是看到你鼻尖那儿有汗水,这才帮你擦拭掉,下次不会了。”

“没事的,谢谢陈叔。”田丽丽弱弱地说道。

我心中也叹了口气。

刚才我就不应该这么主动的,此时的田丽丽分明对我已经有了些戒备。

她刚才不经意间退后的两步就是在防备我,我心中也明白了个道理,那就是欲速则不达,以后行事都需要谨而慎之,不可贸然行动,不然的话事情的结果大多数不能如我所愿。

想到这里,我开始犯难了。

田丽丽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我该从何下手才能将她折服?

这个问题在我脑海中萦绕,让我不胜其扰。

就在这时候,田丽丽的棉签忽然碰到了我私密的地方,让我不由得看了眼田丽丽,田丽丽这回没说话,只是她脸颊也微微发烫,就像是做了不得了的事情那样。

我心中好笑。

不过我也在期待着能和田丽丽折腾一次。

田丽丽站在我的面前,她需要俯下身来才能帮我擦药水,也正是因为俯下身来所以我能透过她衣领看到衣服里面的风光,那对饱满而又圆润的小白兔让我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十分诱人。

而且随着田丽丽的动作,那对小白兔也在不断地颤动。

微波荡漾。

我视线与心神全都被这对小白兔吸引了过去,以至于后来田丽丽在询问我的时候竟然都没有听到,田丽丽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异常,道:“陈叔,已经好了。”

“啊?好了?”

我心中有些遗憾,怎么就不久一点呢?

不过能够做到这点已经十分满足了,下次她应该就逃不出我手掌心。

田丽丽似乎发现了我视线的异样,她伸出手不经意间捂住了自己衣领口,同时她眼中也多出了几分警惕,让我瞬间明白过来她已经开始怀疑我了。

我不得不将视线收回。

气氛有些尴尬,我干咳一声道:“不好意思啊小田,我是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

“那也是因为你太迷人了,陈叔一时间没有忍住,再也没有下次了,你也不要误会陈叔是那种流氓。”

田丽丽嗯了一声,不知道她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也没敢继续询问她生怕发生意外,所以我连忙转移话题道:“小田,那你现在就先回房间吧,或者是陈叔进卫生间。”

见她诧异地看向我,我连忙解释道:“不是你想象那样的,是因为我大腿内侧也受了伤,需要涂药水。”

“陈叔,这是真的?”田丽丽疑惑道。

见她眼中带着丝丝怀疑,我连忙龇牙咧嘴地说道:“哪能骗你呢,陈叔刚才走路都走不稳了,就是因为被那两个混蛋给弄伤了大腿,要不然的话我也不用你搀扶回来了啊。”

说到这里,田丽丽似乎也相信了我的话。

她犹豫了下,随后转过头去说道:“那陈叔你就在客厅里涂药水吧,我不看就是了。”

我愣了愣,也只能点点头。

但在给我自己脱裤子的时候,我故意发出疼痛的惊呼声,立马引来了田丽丽关心的话语:“陈叔你是不是


方便,要真是不方便的话可以和我说,我或许可以帮你。”

“这不好吧……”我语气勉强地说道。

田丽丽被我逗乐了,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陈叔,你是不是担心我看光了你?”

“没事的陈叔,我又不是没见过男人的那个玩意,而且您都一把年纪了,想来也不会对我怎样,我们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就好了,更何况您现在行动确实不方便,我要是不帮你的话那我还是个人吗?”

说完,田丽丽当真向我走来。

这回轮到我神色有些拘谨了。

田丽丽实在是够主动的,让我数次都神色难堪。

也不知道这妮子是不是故意的,她就像是故意要看我那里似的。

当田丽丽转过身来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渴望与好奇,我心中也不由得开始揣度起来,这丫头刚才是不是在骗我,要对我实施欲擒故纵之术?

我越想越有这种可能。

为了验证我心中这个想法,我索性直接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等待田丽丽过来帮我脱下外面的裤子。

田丽丽也不含糊,走过来蹲在我身旁说道:“陈叔,那我就要脱下你裤子咯?你也真是的,都这么大岁数了下次就不要和那些小年轻人打架了,不值得。”

我心中感慨,田丽丽还真是单纯,很好欺骗。

她解开我裤头之后开始帮我脱裤子,我感觉到她视线一直在我裤裆那儿来回游走,而且眼底深处的渴望似乎越来越强烈,就连手指都在微微颤动。

难道她是个浴女?

我脑袋里蹦出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定了。

很快,我的裤子就被田丽丽直接脱到一边去了,我老脸不禁通红,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脱掉了裤子。这次和高雯馨那次不一样,因为这次我是真的被徐凡和王东俩家伙打击到了大腿内侧,好几处都已经淤青,是真的疼。

田丽丽看到我伤口的时候也倒吸了口气,喃喃道:“现在这些人出手都这么重的吗?陈叔,下次你可要小心点了,要是再遇到那些人的话直接跑吧,你也不年轻了是不是?”

“小田说得对,可是陈叔我就是看不得那些小年轻去诓骗别人。”

田丽丽深深看了眼我。

我知道她似乎对我有了那么点意思,但没有明着说出来而已。

随后,田丽丽十分认真地帮我擦拭着大腿内侧,我时不时倒吸一口凉气,她动作也轻柔了不少,她盯着我的大腿内侧看,我则是盯着她白皙的脖子看,眼下也是燥热不断,让我不断吞咽着口水想要扑灭腹部那团火焰。

但终究是无济于事。

随着田丽丽手掌越来越靠近我的大腿根部,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股冲动。

那儿一下子就撑起了个小帐篷来!

田丽丽也被我的这个举动吓到了,她先是愣了下后动作甚至都已经停滞,我不得不把头摆过去不让她看到我脸上的尴尬之色,半晌后田丽丽似乎松了口气,像是没看到我那儿似的。

不过在随后的涂药水过程中,田丽丽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向我那儿。

而且田丽丽的衣领也在这时候敞开,让我看了个彻底,所以我刚想趴下来的那里瞬间又有了动力,进入了极为亢奋的状态中,我心中也在哀嚎,这简直就是折磨我的过程。

田丽丽像是没看到。

可我分明看到她眼中露出的浴望以及渴求。

这时候我也忽然想起来高雯馨之前和我提起的,她老公似乎那方面的能力不太好,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让高雯馨独守空房后来甚至和我好上了呢?

也同样适用于眼前的田丽丽。

说实话,我有些同情起高雯馨老公起来,作为男人他居然不能好好地满足妻子,自己甚至还要出来寻花问柳。

这还是个男人吗?

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田丽丽已经擦拭完了所有的药水,我依依不舍地要穿上裤子,田丽丽连忙阻止我说道:“陈叔,你现在最好先不要急穿上裤子,要不然的话药水可就不灵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先这样。”

见我脸上露出犹豫之色,田丽丽也笑道:“陈叔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反正家里只有我们两人,别人也看不到是不是,放心吧,今晚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其实我心中乐得很。

田丽丽主动说出了我想要说的话,让我松了口气,但我脸上露出的却是犹豫之色,后来我也是‘支支吾吾’地说道:“那……那好吧,如果你不嫌弃的话陈叔就这样坐在这里了。”

“没有碍着你吧?”

田丽丽连忙摇摇头说没有。

但这种感觉挺奇怪的,田丽丽还在客厅里忙着其他事情呢,而我却只穿了条内裤坐在沙发那儿百无聊赖。

也不是说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我眼珠子就一直盯着田丽丽的背影,她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尤其是那她圆润而后翘挺的臀部面对我,我喉咙干燥,恨不得直接走过去从后面将她折服。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云芬第1部分阅读 ;大炕上泄欲老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