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校长不要:刚才男友在篮球场要了我的第一次

在神权理事会的持续调整以及塞西尔帝国强有力的管理之下,这座城市中的神职人员们如今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不得不习惯)一些在往日里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各个教堂神殿被集中设置、统一管理的“教堂区”,比如“未经最高政务厅备案核准,任何神官皆不得擅自传达神谕”的法律,以及……

    

 文学

圣光教会的两位实权领袖跑到商业之神的教堂里“串门”这件事。

    作为塞西尔帝国境内影响力最强、力量最盛的“第一教派”,也作为所有教派中最先进行制度改革、最积极拥护帝国新政的“进步教派”,圣光教会一向在神权理事会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席位,那些经过莱特和维罗妮卡亲自培养的修士和修女们更是神权理事会的重要人才来源——理事会毕竟是一个需要与宗教打交道的组织,除了技术研发方面的岗位之外,它本身也需要大量真正了解宗教的专业神学人士,而在这方面,最值得信赖的便是已经进行过深度改造的圣光教会。

    有着这样一层关系,圣光教会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已经成为塞西尔帝国的“国教”,同时也是神权理事会官方认证的“模范单位”,尽管高文始终坚持一条线,即“不承认任何宗教为帝国国教”,但他终究需要一个听话的“代行者”来帮忙管理帝国境内这五花八门的教派势力,圣光教会是他理所当然的选择,而莱特和维罗妮卡这两位可靠的追随者则很好地回应了他的期待。

    他们用卓越的个人能力和人格魅力赢得了这座城市中诸多教会管理者共同的尊重,并在教堂区内那错综复杂的势力关系中维系了精妙的平衡与稳定,他们让神权理事会的种种行动在各大教会之间推行无阻,同时最大程度地削减了来自各方各面的阻力,而这最后一条尤为不易。

    有神权理事会以及帝国皇室作为后台,莱特与维罗妮卡要踏进其他神明的教堂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要在踏进这座教堂的时候还让商业之神的大主教欣然接受,甚至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这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偏厅那扇沉重的木门再次被打开,身着朴素长袍的莱特与手执白金权杖的维罗妮卡出现在高文面前,二人上前行礼致意,随后莱特首先皱着眉环视起房间中的一片狼藉,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被破坏的真严重……但没有残留任何超自然力量。”

    “这一点我们已经确认过了,现场剩下的只有纯粹的物理破坏痕迹,这其实算是好事,”高文点了点头,“没有残留神意,说明对应神明的状态还很稳定,至少没有疯狂失控的征兆,这些破坏可能只是一次单纯的能量宣泄或某种……信号传递。”

    维罗妮卡轻轻点头,随后看向站在一旁的鲍里斯大主教:“阁下,我们可以在偏厅内查看一下么?”

    “当然可以,”身材略微发福的鲍里斯立刻点头应允,他知道眼前这位“圣女公主”此刻是以神权理事会的名义前来处理事件,且有皇帝陛下现场背书,他配合起来自然毫无压力,“自异象发生之后我们便封锁了整个回廊区,这里的现场还维持着最初状态。”

    “很好,”维罗妮卡点了点头,紧接着略做思考,“另外……还有个略显冒昧的请求——鲍里斯阁下,请问您可以暂时回避么?”

    这个要求显然有点出乎对方预料,饶是鲍里斯这样始终一脸和气的人此刻也难免有点绷不住脸上的怪异神色:“这……我需要一个理由,维罗妮卡殿下,这里毕竟是吾主的圣所。”

    “这正是出于对神明的敬意,以及考虑到阁下自身的安危,”维罗妮卡一脸郑重地注视着鲍里斯的眼睛,在商业之神的教堂中要求商业之神的大主教回避,这要求听上去当然有点无理,但她理由充分,“我们现在怀疑众神的神国领域状态异常,而接下来的调查极有可能会触及到这方面的‘秘密’,您是商业之神的虔诚信徒,正是由于有着这层关系,您才有必要在后续的调查中保持回避。”

    鲍里斯大主教的表情顿时微微变化。

    对于普通的中下层神官而言,信仰可能是一件简单而纯粹的事情,他们知晓的秘密很少,所以才能更心无旁骛地接纳神意,然而一个像他这样的高阶神官却无法如此纯粹地拥抱自己的信仰。自神权理事会成立以后,像他这样的高阶神官都有义务接受一定程度的“培训”,以在安全范围内了解思潮和众神方面的知识,这种培训过程筛选掉了一大批无法达标的“保守派神官”,而那些通过筛选的,比如像鲍里斯这样的“进步者”,则在今后作为神职人员的一生中都必须时刻牢记某些准则与“禁忌”。

    “与你的神保持距离,距离将保护你的心智,”莱特在旁边嗓音低沉地打破了沉默,这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壮汉站在鲍里斯面前时显得颇有压迫力,但他的语气温和笑容和煦,说出的话也极有说服力,“崇拜需要的是隔绝,而‘了解’是刺破信仰的一柄利器。鲍里斯阁下,除非你已经做好了面对最后一道考验的心理准备,否则最好是不要好奇我们的调查过程。”

    “……我明白了,”鲍里斯脸色变化了两次,他当然能听懂莱特的话中深意,而作为一个理智且拥有灵活虔诚标准的聪明人,他只需两秒钟权衡便可以得出正确结论,“我会在外面等着,如果有任何需要,请随时呼唤我。”

    说完之后这位大主教便转身离开了偏厅,琥珀这时候才终于抓住机会跟莱特询问:“你们刚才说的那什么意思啊?神神叨叨绕来绕去的……”

    莱特张了张嘴,但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高文便在旁边开口了:“意思就是咱们怀疑包法尔遭了夜女士,待会极有可能会调查出比较有冲击性的东西,一个虔诚信徒怕是受不了这个刺激,考虑到商业之神的面子、商业教派的里子以及鲍里斯大主教的脑子,他最好别在这儿瞅着了。”

    “哦,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琥珀一听这个通俗易懂的解释顿时摆了摆手,“就验尸的时候让家属回避呗,怕受不了这个刺激……”

    维罗妮卡眼神怪异地在高文和琥珀之间来回看了好几遍,终于忍不住皱起眉头:“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们两个平常是怎么交流的。”

    “让堂堂‘奥菲莉亚·诺顿’冒出这种感叹可不容易,”高文不禁一乐,紧接着便摆了摆手,“先不说这个了,让咱们看看这里还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维罗妮卡,你是神明领域的专家,你能看出什么来吗?”

    维罗妮卡也没吭声,只是先拿着白金权杖在整个偏厅里绕了一圈,把这里的所有痕迹都收入眼中之后才若有所思地来到了偏厅尽头,抬起头看着安置在这里的“圣像”。

    商业之神包法尔的圣像便静静地伫立在这里,位于一座用花岗岩雕琢而成的平台顶部,祂在人世间的形象是一个面容平和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华美的袍服,手中则托举着象征财富与交易的金币与天平。

    与洛伦大陆的其他教会一样(已经进行深度改造、摒弃了偶像崇拜的圣光教派除外),商业之神的信徒们极尽工匠之艺来为他们的神明塑造形象,这圣像因而显得栩栩如生,又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沉稳威严气息——当然这威严气息大概也跟圣像周围的发光符文有一定关系……

    维罗妮卡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圣像脚下,抬头注视着这位神明,作为忤逆者的领袖,她在注视圣像的时候当然没有什么敬畏之情,有的只是平静以及作为研究者的探寻之色。

    “这是包法尔的圣像,千百年来凡人们都以这个形象来描述他们心中的商业之神,所以想必这也是祂在神国中的真正模样吧……”高文来到了维罗妮卡身旁,抬头看了一眼那雕塑之后随口说道,“这圣像有什么问题么?”

    “圣像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大教堂中的圣像往往与对应的神明存在真实的映射关系,所以一般而言,当圣像周围有异象发生的时候,线索往往也会呈现在圣像上,”维罗妮卡轻声回答,她这具身体的脸上带着思索之色,而在遥远的刚铎腹地,在塔拉什平原地下深处,她那作为本体的庞大服务器阵列也已经专门抽出了一个线程来处理眼前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可是很奇怪……圣像上没有异常的裂痕,没有烧蚀或变形的痕迹,包法尔的面孔也丝毫没有异常。”

    “这说明异象虽然发生在圣像周围,却不是由圣像的‘主人’主动引发,至少这股在偏厅中造成严重破坏的力量不是通过圣像为媒介释放出来的,”一旁的莱特点了点头,他在这方面的知识有一部分也是跟维罗妮卡请教而来,另一部分则来自于神权理事会近年来的研究,“这大厅中的痕迹或许确实是一个信号,但却不是商业之神包法尔释放给我们的。”

    “那就夜女士呗,”琥珀随口说着,目光却落在周围地面那些大大小小的裂痕上,“可惜这信号也太抽象了点,这乱七八糟的谁看得懂啊……要实在不行,咱们把这里所有的痕迹都拓印下来,回头找几个语言学和密码学方面的专家给拼一下?”

    “不用这么麻烦,”维罗妮卡摇了摇头,“我已经开始建模了。”

    “啊?”琥珀一怔,“建模?建什么模?”

    维罗妮卡却没有做出解释,毕竟她很难跟一个外行人解释刚铎时代留下的计算阵列是如何构筑并模拟出复杂的几何形变的——她在刚才已经把整个偏厅中所有的痕迹都扫描进了脑海,并把这些数据传输给了位于深蓝之井地下的奥菲莉亚矩阵,现在这庞大的图形资料正在矩阵中被不断拼接、重组,以尝试构筑出有意义的图案,这个过程倒是跟琥珀所提的建议差不多,但效率显然更高一些。

    高文则大概猜到了维罗妮卡在干什么,他耐心地等待着,过了片刻才忍不住问了一句:“有结果了么?”

    “还没有,我尝试从这些痕迹中拼凑出文字或象形符号,但……”维罗妮卡摇了摇头,然而她话刚说到一半便猛然停了下来,紧接着脸色便变得非常怪异,“啊这……”

    她嘴角抖了一下,脖子僵硬地转过头去,目光落在商业之神包法尔的圣像之上,然后嘴角又抖了一下。

    高文这么多年都没在这位“圣女公主”脸上看到过这么人性化的神色!

    他跟琥珀异口同声:“你发现什么了?”

    “或许……答案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简单一些,”维罗妮卡随手在旁边空气中勾勒了一下,在她身边浮动的圣光随之汇聚在其指尖,并迅速在半空中凝聚、组合成了偏厅地面上那些凹痕的立体模型,“简单直观的结果——却在所有人的思维盲区。”

    琥珀眨巴着眼睛看着维罗妮卡弄出来的圣光投影,半天没看明白:“你说这个谁懂啊,这玩意儿不就……啊?”

    她突然看明白了,旁边高文也看明白了。

    “这是包法尔的脸,”高文嘴角抽抽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和这间偏厅一样大的脸,整个拍在地上了……”

    这着实是个简单直观的结果,然而饶是莱特这样的猛男在这个结果面前也免不了一脸错愕:“所以这整个房间里一片狼藉的痕迹其实就是一张被拍在地上的脸?!等等,虽然看上去确实很像,但细节处似乎还有不少差异,比如……”

    “那不是差异,那是被揍歪了,你回忆回忆你拳头底下的人脸是不是长这样,”高文忍不住捂住了半张脸,他揭棺而起这么多年,自以为已经见多识广且能做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然而现在他才意识某位深藏不露的古神可能是个远远超出他想象的厉害角色,最起码祂老人家整出来的就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活,“不过这张脸旁边还有一片破碎的凹陷痕迹,看上去有些难以理解……”

    他这边话音刚落,一旁的琥珀就突然干咳两声:“咳咳,我可能知道这是什么。”

    高文顿时惊讶地看了这货一眼,然后就看到对方在空气中扒拉了两下,从一道暗影裂隙中扒拉出一根短杖来,那短杖末端还有着看上去就让人胆寒的开叉结构,半黑半白,仿若双头战锤一般。

    琥珀拎着这根山寨版的暗影权杖在半空中挥舞了两下,比划着维罗妮卡投在空气中的圣光幻象:“你们看这根闷棍,锤头那端砸在地上是不是就这个形状?”

    “你刚才说这是‘闷棍’了吧!”高文脱口而出,“这玩意儿明明是个权杖……”
 http://WWw.5ikaidian.cn/    琥珀振振有词:“你觉得夜女士用这玩意儿干了哪怕一丁点权杖该干的事儿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校长不要:刚才男友在篮球场要了我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