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txt @主人 我知道错了 不敢了

 圣诞节结束后,只剩下差不多半个月就要放寒假啦。

    然而,对于高三学子来说,他们完全不期待这个假期。哎呀呀,就放那么几天,作业一大堆,还不如不放!

    而且,寒假一旦过去,离6月份高考又近了一大步哇,他们还没准备好啊。

    除了面对那山一样高的复习资料,他们还要应付接下来的期末考试。考得好还是不好,直接决定了他们能不能过一个好年呢。

 文学



    “年夜饭妈妈会准备什么好吃的呢?”盛园园歪着头思考着。

    这是姐姐回来后的第一顿团圆饭,应该会格外丰盛吧?她还没想好新年的时候要送爸爸妈妈和姐姐什么礼物呢。

    盛北北无奈地用笔轻轻敲了一下妹妹的脑袋:“你啊,怎么又走神了呢?”

    盛园园嘻嘻笑了两声,赶紧埋头继续复习。

    以前盛园园和谢子瑜在隔壁书房,盛北北每天晚上都会检查完妹妹的功课以后再睡,见妹妹有在慢慢进步,因此并未时刻盯着她。

    眼看期末考快要到了,盛北北将盛园园叫到她的书房里一起学习。

    妹妹只是玩心比较重而已,理解能力还是可以的,只要肯上心,相信她可以考上重本的。

    盛北北按照刚刚讲的知识点出了一道题给妹妹。

    其实,盛北北并不是单纯为了成绩才强硬地把妹妹安排在她的书房里,而是距离小说中妹妹的死期越来越近了,盛北北害怕,她担心自己没办法护妹妹周全。

    “这题好难哦。”盛园园小脸都快皱成了包子,苦大仇深地看着那高深莫测的题目。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拿着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哼哼,她一定会做出来的。

    盛北北就这么看着呆萌可爱的妹妹,她的妹妹这么善良从没有做过坏事,她不该是那样的结局。

    “北北,你能讲一下这道题吗?”谢子瑜拿着题目和答案过来,他每次都会做完题后都是先自己对照答案修改,实在想不通的再请教盛北北。

    盛北北看了一眼题目,略一思索就知道谢子瑜走入了什么误区,解释道:“是这样的……”

    谢子瑜听得认真,加上盛北北的点拨,很快便想通了其中关键,连声道谢后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着憔悴了些许的谢子瑜,盛北北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也不知谢子瑜到底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变得格外刻苦,每天凌晨才睡,五点左右就起床了,这样下去真的受得了吗?

    盛北北不由得怀疑要不是谢子瑜常常吃到空间里的水果,他可能早就病倒了。

    实际上,原本谢子瑜觉得华国那么多医学类大学,他去力所能及的那一所就好,可如今他打算留在京市。没得办法,总不能让妈抛下家里的一切陪他去外地读大学吧?

    再怎么样,那也是他的妈妈,她对他严格一些也是为了他好。他偷偷追逐梦想已经对不起她了,只希望在学习上不要让她失望。

    他相信他一定可以平衡好梦想和责任之间的关系的。

    与此同时,顾延川也在努力复习,还有不到两个星期就要期末考啦,他要考得更好一点才行,绝不会给季宥礼那个家伙反超的机会。

    ……

    寒假渐渐逼近,盛北北的心也越来越不安,索性让妹妹和她一起睡。

    这天夜里,姜澜雪送热牛奶过来给她们。

    “北北,园园,今年寒假我们要回苏城几天。”说着,姜澜雪爱怜地摸了摸盛北北的脸颊,“去祭拜一下你的姥姥姥爷。”

    “好的,妈。”

    当初走失时盛北北尚且年幼,对姥姥姥爷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但她知道他们一定是很好的人,只可惜她没能在他们临终前回来。

    她是在苏城被拐的,希望姥姥姥爷不要带着愧疚和遗憾离开人世啊。

    盛北北低头将热牛奶小口小口地喝了下去。

    “早些睡吧。”似乎是想起了童年的回忆,姜澜雪神情复杂地离开了房间。

    盛北北注意到妹妹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关切地问道:“园园,你怎么了?”

    “姐姐,我不太想回苏城。”盛园园盘腿坐在床上,怀里抱着龙猫毛绒公仔,满脸的不情愿。

    “为什么?”

    “我觉得那边的亲戚有些讨厌。”

    “亲戚?”盛北北倒是没有听爸爸妈妈聊过苏城那边的亲朋好友,她记得之前妹妹说过爸爸妈妈都没有什么亲人了,应该就是些远房亲戚吧?

    如果是远房亲戚的话,平时基本也不会联络,逢年过节见面打个招呼就好啦。

    “是妈妈名义上的堂大伯。”

    “名义上的?”

    妈妈的堂大伯?这亲戚关系很远了吧?还是名义上的。诶?为什么是名义上的?

    “是的,我们的姥爷是领养的。”盛园园越想越生气,她是在京市长大的,圈内的人至少还会维持表面的和谐关系,很少见到那样没脸没皮的一家子。

    “当年太姥爷新婚不久出去打仗再也没能回来,太姥姥领养了姥爷,终生没有再嫁。”

    闻言,盛北北有些动容,她们的太姥姥真令人敬佩啊。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一个女人辛辛苦苦拉扯着孩子,等待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的人。

    还是新婚不久就走了,才过了几天甜蜜的日子啊,留给她的却是一生的苦涩。

    不过,当时兵荒马乱,生离死别似乎是很常见的事。盛北北暗暗下定决心,尽管她的力量可能很微薄,但她会竭尽所能让祖国变得更加强大,再也不会被肆意欺辱。

    希望太姥姥这样的悲剧不会再发生了。

    “妈妈名义上的堂大伯就是姥爷的堂哥。”盛园园皱起了眉头,“他的爸爸妈妈经常欺负我们的太姥姥和姥爷,想要占他们的房子和地,就因为姥爷不是亲生的。”

    “可是太姥爷结婚的时候已经分户了,那是太姥爷的地。”盛园园气愤不已。

    盛北北表情变得越发严肃,这一家子也太极品了吧?农村宅基地是按户进行分配的,而土地是按人口分的,就算没有姥爷,难不成就是他们的了?

    就算是想要继承宅基地的使用权和土地承包经营权,可妻子和养子都还在,怎么也轮不到兄弟吧?

    分明就是看太姥姥和姥爷孤儿寡母好欺负。

    “后来姥爷成为大学教授,他们经常去学校闹,姥爷就把家里的宅基地和田地都让了出去。”

    “让出去了?”盛北北蹙眉,她不由得想起了前世被钱承福和曹红娟吸血的日子,他们为了钱真是什么下作手段都使得出来,动不动就找媒体哭诉她不孝。

    估摸着那些极品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姥爷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才不得已妥协。

    盛北北看向了妹妹,妹妹是在这个寒假去世的,她的死和那些极品亲戚有关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txt @主人 我知道错了 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