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我的她含了他的它,豪门独爱 祸水泱泱

“害臊?”谷闵晔若有所思了一会后,忽然脸上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直接拉着叶柒卿的向自己的房子走去。

    “谷闵晔!你想干嘛?谷闵晔,我警告你……”舟曲毅明显看出了谷闵晔的意图,整个人很担心井羽是否能接受,禁不住自己的情绪急了起来。

 文学



    井羽看着一反常态的谷闵晔,“够了!阿晔,我们会走的,你不要牵扯不相关的人进来。”叶柒卿听见井羽的话眉头一挑,心道:我是不相关的人?难道你就是相关的人?

    可她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谷闵晔给抢先一步,“是!你们的事情与我、小柒都无关,请你们立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不然我联系保安了。”

    叶柒卿看着井羽和舟曲毅脸上的错愕到难以置信,到最后失望的表情,心中不禁佩服两人变脸炉火纯青的技艺。

    可众人还在面面相觑,不出一声时,电梯到楼层的声音响起,“叮——”

    刹那间,所有人习惯性的看向电梯。

    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不是别人就是上次在诊疗室跟谷闵晔起争执的那个丑团大哥,丑团大哥看见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下意识扫一眼自己的衣服,“hello!大家好~”

    随后他朝着众人比划了“爱的光波”和“十万伏特”的wink之后,惹得众人连忙反胃“捧场”。

    叶柒卿面对丑团大哥这番表演,嘴角抽了抽,故作镇定地目送丑团大哥走向楼道的另外一侧送外卖。

    丑团大哥的这一小插曲刚结束,整个楼道恢复了安静,可此时电梯再一次响起,“叮——”

    一身大牌套服的花白发色的老奶奶盛气凌人,如同狮子巡视领地般走了出来,高傲地扫视了众人一眼。随后她一个箭步冲到井羽面前,聚精会神地盯着她,一声不吭。

    此刻,井羽大气都不敢呼一口,连忙低头,毕恭毕敬地弯了弯腰,“舟老……”

    “啪——”

    “啪——”

    叶柒卿惊呆地看着花白发色的老奶奶,脱下手上的皮套子连抽了井羽两记耳光。

    干脆利落的动作,不带一丝拖沓,耳光的声音响彻整个楼道。

    “奶奶!”舟曲毅着急地呼喊道舟老太太,可舟老太太冷眼憋了他一眼,板着脸看向谷闵晔,“谷闵晔?”

    叶柒卿看着井羽被触不及防的抽了两耳光,心中毫无爽快之意,反而隐隐泛起了同情心。心道:一言不合就动手,舟家的做派好大……

    “舟老太太,您怎么来了?”井羽强忍挨了耳光的委屈,低声温柔询问舟老太太,可舟老太太冷声一声嘲讽,“我不来,你们想拖延到什么时候?”

    舟曲毅看着井羽被抽红的脸颊,一下护在井羽面前,“奶奶,你什么时候回国了?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呵——”

    舟老太太冷笑了,冷漠地扫了一眼躲在舟曲毅身后的井羽,“等你们找到合适的医生回去给曲宏做手术,我怕是曲宏尸骨都凉透了。”

    “奶奶,你怎么这么说话……我们刚回来。”舟曲毅咬了咬牙,解释道,“经过几番周折,我们才找到谷闵晔所处的位置。我们……”

    “够了!我不是来听理由的。”舟老太太根本不给舟曲毅解释的机会,而是转身对着谷闵晔,高傲地问道:“谷闵晔,开个价吧!”

    谷闵晔看着舟老太太,脑海中回想起舟曲毅在room研究时,提过一嘴宁愿死守room也不愿意回去对着那个尖酸刻薄的奶奶。

    “嗯。”谷闵晔言简意赅地回答。

    “闻名不如见面!”舟老太太上下打量眼前的谷闵晔,可谷闵晔好无热情回话,而是冷淡地看着她,她脸色略沉,理了理衣服,“说吧!你要多少钱,才愿意去国外帮曲宏做手术。”

    这一句看似疑问句,却带着不可拒绝的语气宛若命令强迫人答应。但谷闵晔没有着急答应,舟老太太眉头轻蹙继转移话题:“我看你住在这种贫民窟,想必也很缺钱吧。”

    叶柒卿嘴角抽了抽,“贫民窟?”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舟老太太,后面想补充“这可是我市最高档的公寓,号称‘钻石王老五’小区”的话时被谷闵晔拉了一下,示意她不要出声。

    “难道不是?”舟老太太嗤之以鼻一笑,“呵呵!不过也怪不得没见过世面的你们……”

    “请回吧!” 谷闵晔冷漠地打断舟老太太的话,“舟曲宏的手术,目前我无能为力。”

    瞬间,舟老太太的笑容僵住,惊恐瞪圆眼睛,质问道:“为什么?”

    “谷闵晔!你为什么不就我的曲宏?为什么?”

    “奶奶!你冷静点!”舟曲毅急忙拉着有点陷入魔怔的舟老太太,“奶奶……”

    “曲宏跟我说,只有谷闵晔才能救他。”舟老太太一把将舟曲毅推开,“我知道你想你哥哥去死,继承舟氏集团,但是我不允许。谁也不能抢走我的曲宏……”

    “奶奶!”

    “舟老太太!”井羽和舟曲宏急忙拉着魔怔的舟老太太。

    叶柒卿不解地看着三人,又懵懂地偷瞄了一眼谷闵晔。可谷闵晔一声不吭,直接拉着她绕开三人往家门口走去,只不过此刻,她觉得谷闵晔的后背似乎变得沉重了一些。

    最后,谷闵晔将她安置好后,并将井羽的包塞给舟曲毅,冷漠扔下两个字,“请便!”

    “嘭——”

    他便无情地将门关上,丝毫不管门外三人脸上。

    “谷闵晔,你给我开门啊!谷闵晔……”舟曲毅看着紧闭的大门,拍了拍了门,可又有看了看吃了闭门羹的奶奶,面如土色,权衡了一会,叹了口气,“我们回去吧!”

    舟老太太十分不满意,嗓音提高了一度,质问舟曲毅,“这就走了?”

    “奶奶!时间不早了,您刚回来也累了。不如早点回去休息吧。”舟曲毅隐忍奶奶的怒气安抚道。

    “哼!”舟老太太冷哼了一声,冷眼甩了一眼井羽,嘲讽道:“有这女人在,怎么可能会成功。”

    井羽被舟老太太嘲讽,眉头皱成一团,但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我的她含了他的它,豪门独爱 祸水泱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