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鲤鱼乡顶撞双性——丫头,我该怎么能把你找回来

“知府大人,知府大人,我有新的证据,证明秦云是被冤枉的!”

    宇文瑶下了马,直接来到知府的府衙。

    府衙里,贾研等人已经等了半天。

 文学



    “郡主,你有什么证据,还请给下官看一下。”

    知府起身,恭敬的对宇文瑶说道。

    “我的证据,就在这儿!”

    宇文瑶说着,拿出那本从供奉赤焰鞭的房间里带出来的册子。

    “这本册子是?”

    知府没明白宇文瑶说什么意思。

    “知府大人请看,这是记录赤焰鞭被带出侯府的记录。”

    宇文瑶打开册子,向众人解释道,

    “赤焰鞭,乃是神兵利器,不能轻易示人,更不是谁都能拿走的。”

    “所以侯府配了专人记录赤焰鞭每一次被借出、归还的日期和时间。”

    “大人请看,这是一天前,秦云借出赤焰鞭的记录。”

    一天前,正是何勇被杀的日子。

    知府顺着宇文瑶的手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行字。

    上面详细的记录了秦云借出赤焰鞭的日期和时间,后面还有秦云的签名。

    “这个东西,能证明什么?”

    知府不解的问道。

    贾研等人也走过来,拿过册子仔细的看了看,没看出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知府大人,请仔细看,这上面,有秦云当日借出赤焰鞭的具体时间。”

    宇文瑶指了指册子上的一个时间。

    申时一刻。

    “那能说明什么?”

    知府和贾研等人,齐齐看向宇文瑶。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何勇被杀一案的卷宗上写的很明白,何勇死于一天前的申时一刻。”

    “而赤焰鞭被借出的时间,也是申时一刻。”

    “也就是说,如果秦云想要用赤焰鞭杀死何勇的话,那就要拿到赤焰鞭的瞬间就赶到何家父子的住处,没有片刻耽搁就杀了他。”

    “这,是不可能的。”

    宇文瑶说着,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没错,我大哥有不在场的证明!”

    “对,知府大人如实不信的话,可以去找侯府负责记录的人来,再找当天的仵作来,两人一核对,就能判断出真假。”

    齐婉辰也非常高兴。

    “郡主的心思巧妙,让下官佩服!”

    紧张的知府也放下心来。

    这个册子上记录的时间,完美的为秦云做了不在场的证据,证明何勇不可能是他杀的。

    “知府大人,现在可以放我大哥出来了吧!”

    贾研说道。

    “当然可以!现在证据确凿,秦大人是无罪的。”

    知府说道。

    “多谢知府大人!”

    众人开心的笑着,一起前往大牢,准备把秦云接出来。

    大牢里,秦云正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

    狱卒们甜言蜜语,全都弯着腰赔笑,不然斗地主输了的惩罚下来,他们可受不了。

    罪犯们也都盘着秦云能多赢几把,那晚上的酒菜可就有着落了。

    “大哥,你在哪儿?我们来接你了!”

    贾研的声音传来。

    众人看过去,贾研冲在最前面,宇文瑶和知府跟在后面,一起进了牢房。

    “咳咳,知府大人,你这牢房的管理,可够松懈的,狱卒们怎么都围着秦云呢!”

    来到秦云的牢房,宇文瑶略带嘲讽的说道。

    十几个狱卒,没有一个干正事儿的,全都围在秦云身边。

    十几个人轮流上,和秦云斗地主。

    “你们干什么呢!赶紧滚回自己的岗位!”

    知府面子上有些下不来,怒喝道。

    “是,大人!”

    几十个狱卒,全都起身,走回自己的岗位。

    只不过众人在离开的时候,走路的姿势都有些奇怪。

    就好下,下面很疼,不敢用力一样。

    “你们这是?”

    看起来自己是要出去了,不过秦云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快。

    “大哥,这次多亏郡主了,是她一天一夜没有合眼,才看出了何勇被杀的破绽,为你脱了罪。”

    贾研说着,打开牢门,把秦云扶起来,二人走出牢门。

    “瑶儿!”

    秦云看向宇文瑶。

    发现对方,眼中布满了血丝,脸色也有苍白,精神不振,显然是被许州大捷的事儿打击之后又用脑过度所致。

    一时有些心疼宇文瑶。

    “别站在这里说了,本官让人准备了些吃的,请郡主和秦大人,出去说吧!”

    知府说道。

    出了大牢,秦云婉拒了知府的邀请,而是快速的安排道,

    “高毅,跟我走,我们去找何文渊。”

    “秦大哥,你刚刚从监狱出来,不休息休息吗?”

    齐婉辰有些心疼秦云。

    “是啊,秦云,不必急于一时。”

    宇文瑶也说道。

    “你们回去休息,我不能停。何文渊,现在有危险!”

    秦云说道。

    “有危险?”

    宇文瑶有点儿懵。

    “陷害我的人,哪怕没有证据,也可以肯定就是萧定方,而且萧定方在知府这里安排了他的人,只要我出狱,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他耳朵里。”

    “他没办法对付我,但却可以对付何文渊。”

    “萧定方敢杀何勇,也就敢杀何文渊。”

    “所以现在我们要快,要赶在萧定方下手之前,找到何文渊。”

    秦云分析道。

    他被放出来的消息传到对方耳朵里,难保萧定方不会狗急跳墙。

    那何文渊可就危险了。

    秦云和高毅,没做丝毫停歇,二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何文渊的住处。

    从秦云安排的地方出来,何文渊住回了原来的房子。

    “何大人,现在你很危险,跟我走一趟吧!”

    见何文渊没事儿,秦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秦云,你是怎么出来的?”

    何文渊下了一跳,从房间里走出来,充满怨恨的目光看向秦云。

    就是这个人,忽悠自己躲起来,然后杀了自己的儿子。

    而现在,他竟然从牢里出来了!

    还又来忽悠自己!

    “何大人,有证据证明,令公子死的时候,我并不在场。这一点,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知府大人。”

    秦云说道。

    “我不管!反正我儿子是因为你才死的,你就必须付出代价!我现在弄不死你,等回了平凉城,我会动用一切力量,弄死你!”

    何文渊说道。

    何勇是他唯一的儿子,现在竟然死了。

    他对秦云的恨意早就到了极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鲤鱼乡顶撞双性——丫头,我该怎么能把你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