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老头呻吟喘息硕大撞击, 小东西缠着我的腰

“许州大捷!”

    宇文瑶的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吃惊。

    当然,除了秦云。

    “没错,能让这六件事儿都联系到一起的,就只有许州大捷了!”

 文学



    秦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的猜测太过疯狂,以至于肯定会引起宇文瑶的反对,甚至二人反目成仇。

    现在许州大捷四个字让宇文瑶自己说出来,那可能就会好上很多。

    “干尸杀人案和旱魃现世杀人,死者都是老兵,盐井村老兵的身份也能确定,都参与过当年的许州大捷。”

    宇文瑶皱着眉头,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的蹦蹦直跳,让她心烦意乱,

    “萧哥当然不必说,是许州大捷的主力。”

    说道这里,宇文瑶没底气的瞥了秦云一眼,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眼神还有些奇怪,赶紧撇过头,

    “何文渊参与过许州大捷的善后工作。”

    “离魂道,则是在许州大捷之后,被父亲用武力赶出许州城的,时间节点上对得上。”

    “南北寨的那些老兵,虽然不能确定身份,可从年龄上推测,几乎可以肯定,也参与过当年的许州大捷。”

    “除了许州大捷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把这六件事儿都联系到一起。”

    宇文瑶说完,平静的看向秦云。

    秦云,直视着她的目光,没有回避,

    “你说的对,就是许州大捷。”

    “你想说什么?”

    宇文瑶直接问道。

    “许州大捷,有问题,有大问题!”

    秦云一句话,仿佛是惊雷一般,在每个人的脑海里炸响。

    直接把所有人都炸蒙了!

    包括宇文瑶在内,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许州大捷,足以载入卫国史册的大胜仗,怎么会有问题?

    还是大问题!

    “大哥,你……你没弄错吧?”

    贾研的小眼睛,不停的在秦云和宇文瑶两人身上扫过,

    “许州大捷,朝廷可早就有了公论。”

    “而且先王也曾亲下诏书,嘉奖了莱阳侯和萧定方,肯定了这次大捷的重大意义。”

    “这样的事儿,还能有问题?”

    “朝廷认定的,就没有问题了吗?”

    秦云冷哼一声,反问道,

    “那张弼还是朝廷任命的高官呢,难道是我们冤枉他了吗?”

    “这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识是说……”

    贾研的小嘴,朝着宇文瑶的方向努了努,意识很明显,

    “大哥,你要是否定了许州大捷的话,那就是否定了莱阳侯。”

    “那郡主还不跟你拼命!”

    秦云没有理会贾研的好心,而是一脸郑重的看着宇文瑶,缓缓开口,

    “你想听听我的猜测吗?”

    “想听!”

    宇文瑶咬着牙说道。

    多次的事实证明,秦云的每一次猜测,都是对的。

    而这次,也极有可能是对的。

    选择听,几乎就是选择了相信秦云。

    这需要巨大的勇气。

    “好,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给你们听!”

    听了宇文瑶的话,秦云感觉身体轻盈了许多,似乎卸下了千斤巨石。

    练武场里,萧定方也接到了何文渊的传信。

    “混蛋!我没有错,我都是为了卫国好!”

    噼里啪啦的声响传来,萧定方的房间里,他一个人发泄着怒火,仿佛有什么事儿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足足有半个时辰,声音才缓缓停下来。

    萧定方双眼通红,像是发疯的野兽,双手沾满了鲜血,但却毫不在意。

    满地的茶杯碎渣,都是他用双手生生砸烂的。

    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念,

    “我没有错,没有错……”

    过了许久,他才最终冷静下来,

    “来人!”

    “将军!”

    亲信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他的面前。

    “去侯府问问侯爷在不在,我要去拜见侯爷。”

    平常的时候,他都是呆在练武场,有事儿的时候,才会去侯府住上两天。

    “是,将军。”

    亲信退下,没过半个时辰,就返回了练武场。

    “将军,我问过了,白老说侯爷去城外狩猎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

    听了亲信的话,萧定方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

    “侯爷,这是在变相的拒绝自己啊!”

    萧定方心中苦笑,连连摇头,心里想着,

    “或许自己早就该猜到会是这样。”

    “二十年前他知道之后就一直要让自己认错。”

    “只不过禁不住自己的苦苦哀求,这才勉强同意。”

    “我本来以为,二十年过去了,侯爷能理解自己的做法。”

    “可没想到,他还是不愿意认同自己。”

    直到现在,萧定方才能深刻的感受到张弼收到那四样东西时无助和绝望的心情。

    “不行,我不是张弼,我决不能坐以待毙!”

    握紧了拳头,鲜血从指缝间流出来。

    许久,一个计划在萧定方的脑海中形成。

    “就这么办!”

    “来人!”

    亲信走了进来,萧定方仔细交代了一番,亲信连连点头。

    何文渊父子的住处。

    何文渊这两天心神恍惚,心情焦虑,一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连饭都吃的很少。

    “父亲,是不是那个秦云又找您麻烦了?我早就说了,不该听他的,跑来这里躲着”

    何勇走了过来,对何文渊说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

    何文渊摇摇头,不愿多说话。

    “是我不对,父亲,我不该得罪秦云的。”

    何勇叹了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要是秦云再来,您告诉我,我去给他跪下道歉,求他不要再为难您了。”

    “为父的确是因为秦云而烦恼,不过不是因为你和他之间的过节,这些都太小了。”

    何文渊摇摇头,心情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我的事儿,你解决不了,不用担心了。”

    “以后你要好好做人,切不可太过狂妄自大。”

    “不要整天游手好闲,好好读书,才是正道。”

    “父亲,您这是怎么了?”

    何勇有点儿懵,怎么听怎么觉得何文渊的语气不对劲儿。

    “没事儿,你快去休息吧!”

    何文渊摆摆手,不愿继续交谈下去。

    何勇只好返回自己的房间。

    此时父子二人住处的外面,一个黑衣人,悄然靠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老头呻吟喘息硕大撞击, 小东西缠着我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