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你再不听话试试

 汤思退没有猜错,他没有误判形势。

    

 文学

尽管张浚的确闹出了很大的局面,掌握了很大的权力,做了很多事情,但是他最终还是倒下了。

    而且还引发了灾难性的后果。

    他被杀了。

    张浚被杀的消息基本上是随着新皇帝赵昚任命他做严州刺史的消息一起送到他的家中的。

    当他得知他就任严州刺史的时候,他很高兴,而当他又知道张浚被杀死的时候,他愣住了。

    大宋朝的政治游戏规则之一,就是不杀士大夫,不管士大夫犯了什么错,最多贬到蛮荒地区永不召回,但是绝对不会杀,这是大家最后的底线,谁也不要突破。

    可是现在张浚作为进士出身的士大夫,却死了。

    游戏规则被破坏了,这对于大家来说都没有好处。

    汤思退怀着沉重的心思赴任严州,积极观察朝中局势,当他得知眼下成为左右宰相的是叶义问和周麟之的时候,就猜到了他们不是皇帝最佳的人选,最佳人选史浩正在枢密院当差呢。

    江南西路的匪患越闹越大,若是史浩可以平定,那么宰相的位置史浩至少可以稳坐三年以上,可要是江南西路的匪患不能平定,史浩的下场堪忧。

    而到那个时候,自己估计也会重新回到朝廷。

    但是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算是回到朝廷,估计也会面临着巨大的军事压力,而军事方向实在不是自己所擅长的,搞搞后勤还行,军事……很难。

    汤思退因为局势的变动,甚至一度想要先辞官回家,不要担任严州刺史,避免万一事态恶化之后被拉来背锅。

    但是沈该写信劝说他,让他不要轻易辞职,暂且相信史浩是个有本事的人,一定可以平定江南西路的匪患。

    现在激进主战派倒台,史浩虽然是新皇帝的班底,但是也是保守派,一旦史浩得势,他们两人都能得到好处。

    现在是关键时刻,可千万不要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退缩啊。

    汤思退看了沈该的信,最终还是决定在严州任上做下去,静待时局变动。

    但是汤思退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只是在一边吃瓜看戏,可是忽然间,他这个吃瓜群众也被卷入了战场第一线。

    十一月二十四日午后,汤思退结束了一个上午的工作之后,正在小睡,睡得迷迷糊糊间,忽然间被冲入他房间的幕僚推醒,急急忙忙拉着他就往外跑。

    好一阵子之后迷迷糊糊的汤思退才搞清楚,原来幕僚急急忙忙带着他逃命的原因是一群声势浩大的贼人忽然出现在了城外,夺下了城门,现在正在快速攻占建德县城。

    县城内的武装力量不堪一击,一触即溃,根本不是对手,不是死了就是逃了,不能保卫城池。

    幕僚当机立断立刻冲入县府带着汤思退就往城外跑,一阵亡命奔逃之后上了驴车。

    “快跑!!!!”

    幕僚扯着嗓子大吼一声。

    车夫也被吓到了,他也不想留在城内等死,上了这辆驴车大家就是命运共同体,眼下只能把性命寄托在这三头驴子身上了。

    “哟!!”

    车夫一鞭子抽过去,精壮的驴子惨叫一声,迈开蹄子开始狂奔,驴车在城内的通道上不断的加速,加速,再加速。

    过弯的时候,车夫也没怎么控制速度,只是通过鞭子和缰绳不断调整驴子前进的方向。

    在车夫的精湛技术操控下,汤思退等人乘着驴车连续三次漂移,转了三个大弯,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城外,向着城外深山老林里疾驰而去。

    那伙“贼寇”终究没有抓住汤思退,叫汤思退逃出生天了。

    但是建德县城是没了,作为守土文官,汤思退责无旁贷,所以冲入深山老林之后,在最初的惊魂未定冷静下来之后,汤思退就无论如何都要返回建德县城。

    如果他不能返回建德县城,等同于将军打了败仗、损兵折将,是要问罪的。

    幕僚死死拉住汤思退,让汤思退不要想不开,这个时候回去不是找死吗?

    贼寇可不会跟我们讲道理,会杀人的!

    好说歹说,汤思退总算是冷静下来,可是面对凄凄惨惨的现状,他忍不住心中的哀怨,终于大哭出声。

    他就想老老实实做个官,招谁惹谁了?

    等到他哭完之后,他才意识到这个事情不一般。

    “严州境内有多少贼匪咱们是清楚的,什么时候来了一支那么大数量的贼匪?居然敢进攻县城?他们不怕死吗?”

    幕僚无奈。

    天下间不怕死的人多了去了,刀口舔血混饭吃的人也多了去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和您这士大夫老爷一样有那么好的日子可以过的。

    但是汤思退这一问,幕僚还真的想起了些什么。

    “有人来报信的时候,我听他们说贼寇是从南边来的,应该不是本地人。”

    “不是本地人?那他们为什么要流窜到本地来闹事?南边是婺州,难道是婺州出事了?婺州有地方被贼匪占据了?”

    汤思退似乎找到了减轻罪责的方式,决定搞个清楚明白。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徐通在建德县城内补充粮秣,摧毁府库和官府之后,就立刻出发乘船北上了,顺着浙水一路往前。

    徐通昼夜兼程,没过几天就兵临富阳城下,正是日当头的时候,徐通一声令下,兵贵神速的拿下富阳城门,故技重施拿下了富阳城,歼灭了富阳城内聊胜于无的武装力量,俘虏了试图逃跑的富阳县令。

    “想跑?可以,我让你跑,你跑去临安,把小爷我从南昌来找赵官家的事情告诉赵官家。”

    富阳县令大吃一惊,瞪圆了眼睛。

    “你们……是江南西路的匪军?”

    徐通身边一个亲卫立刻愤怒了,一脚踢过去,把富阳县令踢倒在地,痛呼不止。

    “去你娘的匪军!农民军懂不懂?你才是土匪!你全家都是土匪!连土匪都不如!呸!”

    “别那么粗暴,我们是有修养的人。”

    徐通装模作样的斥责了一下亲卫,然后蹲在了县令面前,慢慢给他松绑。

    “对,我们就是江南西路的匪军,顺便告诉你,领兵攻打我们的那个将军戚方已经完了,你们的大军也已经完了,我们打过来了,没想到吧?”

    富阳县令心神剧震,一时间连疼痛都忘了。

    他看着将他俘虏的这一群凶神恶煞的大兵,差点没吓死。

    这里是富阳,距离临安城只有八十里路,这些大兵赶路赶得快一点,两天就能到临安。

    那可是大宋国都啊!

    之前被明军包围也就算了,明军确实很强。

    可是这群是什么?

    江南西路的贼匪啊!

    他们怎么也能来大宋国都了?

    还是从南昌一路打过来的?

    一千多里路就那么打过来的?

    负责讨贼的大军真的战败了?

    富阳县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都呆呆傻傻的,好像石像一样。

    “傻了?”

    徐通看了看亲卫,亲卫上前瞅了瞅,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于是徐通推了一下富阳县令。

    “还等什么?跑吧,再不跑,我可就要打去临安了,你现在跑回去,还能给报个信儿。”

    富阳县令傻愣愣的看了徐通一会儿,连滚带爬的往前奔了一阵子,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儿就没影了。

    徐通也不管这家伙到底能不能把消息带给赵昚,等在富阳县补给好了,继续向前,迅猛出击,兵锋直指临安城。

    然而此时此刻,临安城尚且不知道有一支军队距离他们只有两天的路程了。

    倒也不能怪他们,谁敢相信一个【匪军】将领带着四千人就敢在大宋国土上纵横驰骋,甚至还达成了如入无人之境的战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你再不听话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