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天龙八部婬乱版书1 /公子按在墙上做h

 “一般来说,正常人测试时的机体电阻为40欧姆,而在紧张、惊惧、混乱中的机体电阻分别为1284欧姆、8467欧姆、740欧姆。我会问你一系列问题,最后我会将前后的数据加以分析……”

    朱楚楚在板凳上坐立难安:“你这机器真的靠谱吧?不会到时候冤枉我吧?我、我现在心就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不会,”李楠微笑,“哪怕是无辜者,在被测试时也难免会紧张,这种干扰也能够被识别出来的,请您相信我。”她对这些机器的态度显得很亲昵。

    “那么,现在将会开始对你进行测谎——”

    皮肤电位、呼吸、心率、血压……数据跳动着。语言从未被如此测量,以至谎言无从遁形。

 文学



    ——“那只狗咬的是你的肩膀吗?”

    隔天是那位年轻的丈夫来测试。

    ——“你是否看到受害人后退?”

    测谎的结果显示,朱楚楚的称述为真:那只狗闻到她的菜袋里的炸肉香味,扑过来抢她的袋子,朱楚楚以为是要咬她,因此扔了石头过去。随后被匆忙赶来的年轻丈夫看到,爱宠被打死,因此一怒之下将朱楚楚推倒在地。

    结果出来后,李楠将鉴定表及结论发给派出所。朱楚楚照例穿着那件黑大衣,知道结果后便一直坐在走廊长椅上默默的流泪。

    末可心在窗后咋舌:“结果不是对她很有利吗?她怎么还哭成这样。不过你还真挺厉害,你这个测谎技术啊,我想了一下,要是用来算命买塔罗牌,咱们就发了呀!”

    “你怎么一天到晚掉钱眼里。”

    “我哪有,你教教我呗。”

    “不教。测谎不是给你用来招摇撞骗的,”李楠看向窗外,“……常常是给黑暗中的人,一瞬间的理解时刻,她渴望能作为人被看见。人没有爱、没有尊严,也能够活下去,但没有理解,生活的痛苦会超出欢乐太多。”

    “别玩了,还有正事呢。”李楠出门坐在朱楚楚的旁边,等着她逐渐平静下来。

    “您愿意再跟我们讲讲,当年您和我父亲的事情吗?时间过去很久,有记错记不清的地方也很正常,因为我们回去又查了些资料,发觉有矛盾的地方。”

    未可心怕朱楚楚一气之下恼羞成怒地走掉,悄悄挪到出口处堵住门。

    朱楚楚擦了擦眼睛,在恍惚中第二次说了她与李建军的故事。

    “我和我丈夫刚结婚半年的时候,他就瘫掉了。家里家外,都是我一个人在撑,我真的没办法,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朱楚楚抓住李楠的衣袖,“娃娃,你原谅我吧,我对不起你妈妈。李建军那会儿一开始没告诉我去闹事,但是我逼问他,他就还是告诉我了……但是后来,我还是被裁掉了。不是因为闹事,是我家里的事太多,我总不在岗……”

    “李哥帮了我很多,他说他老婆跑了,家里两个娃,他也是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我当时觉得,我们同病相怜。”

    李楠对父亲当年的情史并不太感兴趣,但朱楚楚对讲述这段经历显然十分难受,以至于她说一会,就得休息一会。

    在李楠小时候的记忆里,父母二人要么是在冷战,要么是母亲无情的讽刺声。她一直不知道,为什么靓丽年轻的妈妈会和干瘦没本事的父亲在一起?

    不过,现在她的重点在于五月十二日的时候,朱楚楚究竟去没去李建军家,又看到了什么。

    “那天的事,其实我不怎么记得了,真的,”朱楚楚皱拢眉心,“我那天,我记得我是上午出门的,但是我老公后来跟我讲,说我是给他做了午饭后,下午出门的。有没有带水果刀……我也有点儿糊涂了,我——我不知道对不对。”

    李楠说:“你怎么会不知道?”

    “可能我的确带了吧。因为后来家里的水果刀找不见了……我来到李建军住的那个小区里,上楼后,没人来开门,我刚想打电话,听到里头好像有争执打闹的声音,我想着别被人看到,就赶紧走了。”

    “你有听清楚他们在争执什么吗?”未可心脱口而出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现在记性越来越差了……要不是你,”朱楚楚扭过头看向李楠,“要不今天是你的话,我估计又以为是我搞错了呢,我家那人说是我招惹的那只狗。”

    李楠问了几个细节,朱楚楚每个都很认真地想回答,但归纳到一起,就是无法全部都自圆其说。

    “那你到底有没有进过室内?”

    “我、我——”朱楚楚竭力回想着,“我可能没有进去,又或许进去了,但我什么也没有看到。”终于,她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很沮丧地开口,“他说,说我要得老年、痴呆了。”

    李楠说:“你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细节,什么都可以,或者你当时留意到的不同寻常的事情?”

    就在此时,外面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了小雨。

    “我想想……”她迟疑地点了点头,“当时,门没关。我以为是因为我要来,他就没关门,我听到有陌生男人的声音,但玄关处只摆着一双鞋,我觉得很奇怪。如果有其他的客人,也会是换双拖鞋再进入的吧?”

    “我不想被人发现,因此赶紧悄悄走了。”

    李楠点了点头,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你有没有见过李斌,就是那个小男孩,如果有,他称呼你什么?”

    “见过一两次,都是李建军带他去吃洋快餐的时候……他就叫我阿姨。”

    问完这些,众人一齐走到门口,但雨还未停。未可心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有伞,她们便只好干巴巴地等雨停。

    未可心没话找话说:“那你最近去医院检查了吗?”

    “没有,哪有这个钱。”

    雨久久没有要停的迹象,朱楚楚急着要回家做饭,不顾下着的雨便离开了。

    “你有没有注意到?”未可心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说道。

    “什么?”

    “就是她和上次挺不一样的吧,上次说的很笃定,但这次却很犹豫。”当年的朱楚楚,应该回答的就是第一个版本,因为回答过许多次,所以格外的流利。

    “怀疑……沮丧、难堪,占比百分之九十五……哦,还有害怕。她在怕什么……”

    “你到底在干嘛?”未可心戳她两下。

    李楠说:“没什么,她应该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白忙活一趟!”未可心掏出笔记本画了一个横线,“我来看看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一把黑伞,从雨中慢慢接近她们。

    伞近了才逐渐看到伞的主人,是之前那个赶走李楠的警察,这回他倒没有穿着制服。这回末可心看清了他的脸,他的确看起来很年轻,皮肤有些黑,眉宇间有些戾气,但额角有一处短小的疤痕。

    “诺,他是不是来找你的啊。”未可心话说得很小声。

    实际上,她猛地意识到了自己今天与李楠之间的差别。李楠有一头柔顺光亮的黑色卷发,一身职业简洁却优雅大方的衬衫和长裙,反观自己,乱糟糟的短发和休闲到能垂在地上的外套。

    “之前不好意思啊,”那警察走到她们面前,“还以为你们是捣乱的,所里刚收到你们的结果,他们协商好了。我看下雨,估计你们没有带伞。”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徐有初。”

    “李楠。”

    “……未可心。”

    徐有初左手打着一把伞,右手则还带着一把伞:“姓未?这个姓不多见啊。”

    未可心愣愣地点头,又匆匆低下头,站到一旁急忙地说:“你们顺路吗?我用这把伞回去就好。”

    虽说她知道李楠已经结婚了,但她想徐有初一定是特意来接李楠的。

    “一起吧,我请你们两个吃个饭,这次还真多亏你们。”

    ***

    《民宅男尸案》:根据现场调查,在被害人家中发现数十张欠条,欠款金额达到二十五万逾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天龙八部婬乱版书1 /公子按在墙上做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