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在很多人面前偷偷肉《骑马进入》

  中州城内,长青侯亲率十万禁军守卫皇城,东面有丹东和安王的二十大军虎视眈眈,南面是天历和清越的大军准备迎击敌军,已然形成一个三角之势。

    中州城外的菩提山上,凤执和褚玄夜二人并肩站立,同时看向皇城的方位。

 文学



    褚玄夜的面容还算平静:“我们南面足有十二万大军,城内十万禁军,西面还有昭王和庆王的十几万大军,这东面的叛军竟然完全不乱?”如何没有暗地里的小动作,那就是真的临危不乱了。

    凤执眉眼一挑,轻轻一笑,清声说道:“呵,不乱,自然有不乱的资本!”

    褚玄夜闻音知意,问道:“世子是说?叛军另有筹谋?”他本来就不信叛军只是围困而已。

    凤执看着远处忽明忽暗的火光,声音清寂出尘:“本就是场乱世,何处没有漏洞可钻?何处不能布下棋子?眼前所见,总是虚实难辨!”

    褚玄夜听这话,看着凤执,似乎陌生的很!用着吊儿郎当的语气,说着深不可测的词句,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眉宇间却是散不开的浓浓大雾!

    “虚实难辨?”褚玄夜低低的跟了一句。

    不由想起那些年在星野城的时候,他们二人一起在宋白徽的后院里读书进学,宋白徽教导纵横之术,诡谲之道。他本意要做坦荡君子,虽然对这些阴谋诡计极为不屑,却也恭敬听完,这让他在后来的清越朝堂中,提前规避了许多的祸事,那时的褚玄夜才知道,太傅的良苦用心!

    而凤执呢,太傅一个时辰的课,他有半个时辰都在打瞌睡,太傅也会喊醒他几次,后面喊的多了,就随他去了。

    现在看来,褚玄夜突然想问一句凤执,那些年打瞌睡的时候,真的睡着了吗?还是后面的几年时光里,又找太傅补课了!

    “目前三方都没有动静,看来这场仗要打起来,没那么容易!”褚玄夜淡然说道,凤执却没往下接,瞬间除了风声,又寂静的可怕!

    事实证明,任何时候人都不要随意下定论,保不齐就是给自己喂了一口毒奶!

    平静了四日的中州城,在褚大将军说完这句话之后,当晚宫中就传来消息,常乐夫人生下一位皇子,却是死胎。

    初为人母的常乐夫人陡然失子,悲痛欲绝之下神志昏乱,竟然刺伤了帝君慕容许!

    “怎会如此?”褚玄夜似乎很不能相信,大为吃惊,音量极高的速问来报的士兵。

    这个时候,帝君若是遇刺,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绝对是影响大局的事情。

    故而,不怪褚玄夜情绪激动。

    不过好在帝君只是受了伤,性命无碍。

    因为是不好的消息,士兵本来就是战战兢兢的状态了,被褚玄夜这样大声问话,身体就抖的更加厉害了。

    “属下,实在不知,属下......只是过来传话......给将军们的!”士兵将‘传话’二字咬的极为重。

    这时凤执摆了摆手,示意士兵可以出去了。士兵如得到神明获免一般,鞠躬告退,一瞬间便消失在帐内。

    “子瑕,你何需如此激动?”凤执走到褚玄夜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静说道。

    许是很久没有听到有人唤他‘子瑕’这个名字了,褚玄夜整个人都抖动了一下。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嘲的微笑:“如今,只有你还记得唤我这个名字了。”

    褚玄夜十三岁离开天历国,回到清越国褚氏。十三岁之前,他都叫‘弥子瑕’,随母姓。

    他一直记得,母亲的名讳叫弥少霞,父亲的名讳叫褚自瑕,父母给他取名‘弥子瑕’,名字中就包含了父母之间绵长深厚的情意。

    “本世子七岁那年在太傅的后院第一次见你,你就叫‘弥子瑕’,怎么会忘!你十三岁离开星野城,那一年本世子也离开星野城,来到了中州。”凤执突然说起了一些往事。

    “子瑕,你说,如果我们当时都能够不离开星野城,就一直跟着太傅读书听学,是不是,就没有后来这些事了?”凤执突觉眼眶湿热,便立马转身背向着褚玄夜。

    在太傅宋白徽的后院里,是两个少年,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清朗时光,此后经年,再不曾有过!

    凤执自己背着褚玄夜,所以他没有看到,身后的那位常胜将军,眼角滑落了一滴清泪却被人瞬间抹去。

    “我知道,世子在中州的这些年,也很艰难!”褚玄夜说道,因为他自己初回到褚氏的那几年并不好过,所以即便他后来知道凤执在中州作为人质,他们见面之后,也没有言语交谈过彼此的处境。

    男人之间,大抵都是如此,宁愿自己打落牙齿和血吞,也不愿意把脆弱的一面,透露给外人知晓!

    今夜,是他们自星野城分别之后,第一次谈到少年的往事!

    “艰难不艰难的,都过去了。”凤执说完,自顾自的笑着。

    “好了,不说我了,说说宫里的那位常乐夫人吧!”凤执又转过身来,看向褚玄夜,眉眼幽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在很多人面前偷偷肉《骑马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