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肉肉很多的糙汉文古言

“那下面这七位是谁啊,是王的骑士?还是负责掌管七海的国王?”安妮满脑子都是西方的传说体系,幻想出来的组织架构也挺符合“亚瑟王”的味道。

    

 文学

水灵星解释道:“不是国王,是七位‘族王’,也不是掌管七海,姆大陆的权力体系和你们古代西方并不一样,虽然名义上是圣王和王族掌握最高权力,但毕竟那个时代并非完全是人族的天下,各智慧种族都有强大的底蕴,圣王想要一统姆大陆,就必须得到这些智慧种族的拥护。他依靠自己的强大实力和宽广胸怀折服了七大种族,七族族王在‘纳灵斯海’会盟,宣誓七族永远效忠于圣王和王族。这组雕像就是表现那件史实的。我给你们挨个介绍一下,左面的第一位是‘深渊之王’荼蘼,深渊一族生活在幽深的海沟之中,耐得住强大水压,凶残嗜血,狂暴嗜杀,绝对是一个野蛮民族,但是这个民族拥有强大的军队,而且数量众多,骑乘着巨大的八爪章鱼,当时在海洋中横行无忌。传说圣王手持‘龙弧’只身闯入深渊海沟,所向披靡,直接生擒了荼蘼,最终让其臣服。至于现在还有没有这个种族就没人知道了,反正我活着的那个年代,它们早就成了快失传的传说,估计已经绝种了吧。”

    众人看着左边的第一个雕像,虽然人形而立,但是满嘴锋利的獠牙,四肢上的鱼鳍撑开,满是锋利的棘刺,两腿膝盖是反关节的,根本不像人,反倒是像电影里的“异形”。它举着的兵器更是怪异,看似一把长矛,但矛头就像是一只尖锐的螯肢,狰狞可怖。

    接着水灵星又指向左边第二位道:“这个举着长刀的女人长相你们应该不陌生吧?她就是海妖或者叫鲛人一族的王,名字到现在都依然很响亮,她就是塞壬,古希腊神话中的海妖,这老妖婆活了将近万年,后来不知道死在哪里了,不过海妖一族依旧昌盛,全世界各地都有它们的分布。这第三位手持长枪的是蛇人族的王,名叫仁羲,不要看它们蛇人族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却是智商奇高的一族,它们不好战,没有军队,族群也不庞大,但却个个都是学者,有的是思想家,有的是文学家,有的精通奇门遁甲,有的擅长科学研究,姆大陆的璀璨文明与蛇人族的贡献是绝对分不开的,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不过已经数千年没有它们出现的消息了,怕是也湮灭在了历史长河之中吧。”

    凌浩眉毛一挑,华夏传说中,人文始祖伏羲和女娲便是半人半蛇,不会是跟这蛇人族有什么关联吧?

    “中间的这第四位自然就是我家老祖海天星了。”水灵星一脸自豪地指着最中间的那位手持三叉戟的男性人鱼。这里毕竟是人鱼一族的神庙,它们老祖的雕像自然是会被放在最中间的位置,至于当年到底大家是如何站位的,又有谁知道呢?“我们人鱼一族擅长灵魂之术和波动之术,热爱自由与和平,与人为善,从不穷兵黩武,遗憾的是繁育能力不强,族人日渐凋零,也不知现在的大洋中,还有没有我的族人存在了。”水灵星有些黯然地说道。

    “第五位是人族的人王元初。”水灵星指向站在海天星一旁,举着一把长弓的老者说道:“人族的各项天赋都很均衡,没有太突出的,也没有太差的,唯一的缺陷寿命太短也被其强大的繁育能力所弥补,所以一直也是姆大陆上最繁荣的种族,人族勤劳、坚韧、适应环境能力强,依靠着他们强大的繁衍能力,能够在这个时代一枝独秀也是必然趋势。”

    第六位的长相恐怕是这七人中最怪异的,怎么说呢,它压根儿就是一只人立而起的大螃蟹,仅仅是那两只人性化的眼睛能够让人看出它拥有智慧,其他方面这就是一只节肢动物而已,它没有武器,就举着它的大钳子与众人的武器交汇在一起,看上去很是不协调。“这是磐石一族的王,名叫雷石,你们的眼睛没有骗你们,这就是世界上唯一一种进化出了智慧的节肢动物族群,一般生活在海底火山附近,在陆地上也能生活,传说当年它们族群数量很多,是姆大陆上的大族。磐石族人憨厚直爽,很好相处,不过要是打起仗来也是极其凶悍的,据说在姆大陆统一之前,它们便和深渊一族打了几百年的仗,双方不分胜负。也不知道这个族群现在还有没有血脉留存,即便是有,怕也是在灭绝边缘挣扎吧。”水灵星叹了口气说道。时代不一样了,当初那个年代的各个族群,除了人族之外都已经没落和灭亡,这就是天下大势、自然规律,即便是强如神灵一般的圣王,也没有办法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就如同王族无法阻止姆大陆的沉没一般。

    “最后这位举着长剑的是‘翼魔族’的王盖亚,‘翼魔族’恐怕是姆大陆上和海洋最搭不上关系的种族了,它们虽然长得像人族,但其实却有很大的不同,它们长着一双巨大的肉翼,可以飞行,嘴中满是獠牙,喜欢在暗夜中出没,专门吸食动物的血液为生,人数虽然很少,但每一个都是怪物般的存在,要不是它们繁殖极其困难,恐怕统治世界的就是它们了。”

    “那不就是吸血鬼吗?”所有人都吃惊地叫出了声。

    水灵星则是淡然地说道:“我不知道它们在现在叫做什么,不过在现代的人类社会,怕是它们不绝种都不行。”

    “为啥?”众人不解问道。

    “它们的免疫系统实在是太古老了,对现代人的很多疾病都没有免疫力,而现代人和动物体内残留的农药、抗生素、激素、重金属,对它们来说更是毒药,‘翼魔族’也是太难了,这年头要找点儿绿色无污染的食物是何其之难,稍有不慎,就得把自己吃死。”水灵星摇头叹道。

    众人都是哑然失笑,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强大且神秘的种族,如今却成了这样的弱势群体,仿佛是需要被保护的濒危物种似的。安妮更是目瞪口呆,她心目中吸血鬼的形象瞬间碎裂了一地,扫都懒得扫的那种。

    随着对这些雕像的品头论足,他们也快来到这些雕像脚下了,从这个角度看,它们更是格外的高大宏伟,尤其是圣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神一样,怪不得这里会被称为神庙。

    这时他们才注意到,在这半圈儿神像的下面还有一个古朴的黄金王座,上面端坐着一具人鱼的骷髅,手中还有一柄银光闪闪的三叉戟拄在地上,虽然已经是一副枯骨了,但依旧有一种王者的气息和威严存在。

    凌浩问水灵星道:“这是你们人鱼一族最后的王吗?”

    “不是,‘尤彼蒂斯’不是人鱼一族的王庭,只是我们一族在陆地上最大的一座城而已,我们的王庭在‘万星海’,那是一片‘失落的海域’连我们人鱼一族的后人们都不知道在哪里。不过这个人应该也是族中地位极高的一位,族王持有的是黄金三叉戟,而有资格持有银星三叉戟的,只有族王的兄弟或是儿子。凌浩,这柄三叉戟也算是我族的圣物了,我得拿到它,你帮我将其带回去好吗?”

    凌浩笑道:“小事一桩,乐意效劳。”说着他便打算上前去拿,立刻被水灵星制止了。

    “你现在去拿,三叉戟会自动攻击你的,我得先让它成为我的武器才行。”说着,水灵星游了过去,先是对着那尸骨深深一礼,然后伸手便握住了那柄“银星三叉戟”。

    就在水灵星的手触碰到三叉戟的一刹那,一阵波动便自那戟上传递而出,星空神庙开始微微颤动了起来,这让大家都很紧张,以为水灵星闯出什么祸来了。

    “不行就走吧,不要冒险!”凌浩朝水灵星喊道。

    后者则是回道:“我都已经死了一百年了,还有什么好怕的?难道还能死两次不成?”

    田勇立刻怼道:“你死了,我们还喘气呢,你不能把我们都拉去跟你做伴儿吧。”

    就在这时,王座后面的地面突然出现一个方形大洞,一根脸盆粗的石柱缓缓升起,上面还镶嵌着一颗足球大小的水晶球。那石柱上升到骷髅头顶的高度时便停住了,一道朦胧的光线自水晶球中射出,在水灵星身上扫了两个来回,仿佛是在确认她的身份一般。

    片刻后,光线收回,一片光幕自水晶球中辐散而出,形成了一个男子的影像,就像是全息投影一般。这是一个身穿月白色麻袍的人鱼男子,看上去不会超过四十岁,长得面容俊朗,一头银发披在脑后,目光柔和,显得温文尔雅,只是俊秀的面庞上似乎笼罩着一层黑气,显得气色很不好。他微微一笑,开始说话,一个洪亮的声音立时在神庙中回荡起来。

    “终于有后辈找到我这里来了,也不知道你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我已经死了多久,或许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人记得我是谁了吧。所以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海麟光,是人鱼一族族王海千鸿的长子,未来的王位继承人。当然,这个王位我是继承不了了,突然遭此劫难,‘尤彼蒂斯’在我手中成为了死域,这个罪责恐怕父王和族人们都不会原谅我的吧。既然作为同族,你能看到我死前留下的影像,就是有缘之人,我愿意把我手中的圣器‘银星三叉戟’赠送于你,希望你在能力够的时候帮我办一件事,那就是把恶魔‘巴比隆’杀了,为我和‘尤彼蒂斯’所有的族人们报仇。”听到恶魔“巴比隆”这几个字,水灵星的身体明显一颤,显然她听过这个名字,而杀死这个恶魔恐怕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水灵星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个不停了。

    影像自然不会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海麟光依旧在说着:“事情得从陆沉一百二十年后开始说起,人族、蛇人族和翼魔族听说已经在其它大陆上安顿好了,那里都是蛮荒,全是些没有智慧的野兽,唯一的土著人族也很蒙昧,仅仅具备一些简单的语言能力,使用石器,穿着兽皮,过着狩猎、采摘的原始部落生活,根本不知道耕种是怎么回事,想必迁徙过去的几个族群过得都比较艰苦吧,听说是死了不少人。深渊一族回它们的发源地,北方深渊去了。海妖一族往西去了更远的地方,或许是因为它们和我族有隔阂的原因,我感觉它们就是不想和我们待在一起。磐石一族族人比较多,分成了好几支去四海寻找火山,只剩下不到一万人留在这片大陆北边的一些火山岛屿附近。王族人依旧在‘依波岛’上守望着,不知道是在等待什么,这片大陆不复存在了,他们已经不再是这里的王者,或许他们是在为自己一族的未来而忧虑吧。感谢我们的祖先给了我们在海洋中顽强生存的能力,陆沉没有让我们人鱼一族蒙受多大损失,就连‘尤彼蒂斯’沉没后都保持得非常完好。可是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尤彼蒂斯’城在落成之日起,圣王便借用了我族的‘起源珊瑚树’将恶魔‘巴比隆’镇压在了城市下方。陆沉让神庙前裂开了一道海沟,冰寒的海水涌出时,我便预感到有些不妙了,恶魔的囚牢已经松动,如噩梦的一天终究会到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肉肉很多的糙汉文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