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两个男的一前一后叫** 冷教授的好大坐不下去原文

“科学”主导的位面贸易大厦中,工业扇面的阶梯也已经完成了,座位上是钢筋构成的板凳,以及蓝白红蛇皮布做的椅背,土木工地画风。

    在合作方案达成后,卫铿率先退场了,因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会场上很快又变成了塞恩斯和山贞两方的讨论。

    然而,卫铿参会后似乎是让氛围不再那么融洽。

    塞恩斯在思考了一会后,略带玩笑的对山贞说道:“你觉得,如果我和他位置互换会如何?他现在主导科学,而我主导工业。”

 文学



    山贞正经的提示道:“塞恩斯,神职已经定下了,就无法更改。”

    塞恩斯耸了耸肩:“哦,我只是假设,你得有点幽默细胞。”

    ~

    卫铿在走出大厦前,则是遇到了大厦的管理系统。

    这个悬浮的光学几何体:“工业冕下,我主希望,能让选召者加入您的构图中。”

    卫铿点了点头。

    刚刚和塞恩斯进行的合作方案中,就包括他要安排一些圣徒进入工业发展的进程中。关于这个协议呢,卫铿默认了。

    至于宣召的人,自然是秩序善良阵营中的。

    卫铿走入了一个大厅中,就看到了自己出来的大门是在一个高高的台阶上,而在台阶下方,是十五位站在光圈中等待宣召的人。

    他们在见到卫铿后,纷纷行了单膝礼。

    ~

    他们是来自于不同世界的英雄,在这里已经等待了“圣灵”很长一段时间了。

    卫铿作为主世界来的强大意识,被称呼为“圣灵”。

    卡瑞特是尚未达到传奇,率属于凡人,却携带“神格渠道”,为圣子身份。

    “工业神”是圣父。

    这种三位一体的概念,显然是地中海系文明搞出来的。

    至于这些被塞恩斯选拔出来的英雄们,是否有卧底的身份?嗯,事实上,他们是塞恩斯了解卫铿在北方进程的媒介。

    但是,这些英雄们自己可没有做“犹大”的自渎。~被秩序善良戒律约束的他们,还没有在两个神之间蹦跶的想法。

    所以,现在面对卫铿,是真心追随。

    ~

    卫铿走向这些男男女女面前。

    这些人里,有来自某个世界的圣王女,也有一些数百年的天才苦修剑士。

    他们的盔甲和武备都是闪耀着艺术般线条韵味的高级附魔装备。

    理论上绿色可以全选。

    卫铿觉得:一个个气质非凡的家伙,众星拱月的在自己身旁,自己可能就放不开了。

    所以履行与塞恩斯的契约,卫铿郑重的选择了一位。

    罗拉姆大陆上的格瑞斯(男),职业龙骑士,契约龙是青年青铜龙修恩思。

    这位现在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龙骑士,有过指挥多次大型战役的经验。卫铿在比较了所有人的履历后,决定就选他了。

    格瑞斯准备再次行礼,预备正式效忠时,卫铿止住了他:“我那里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将有限的注意力,投入到需要注意的规范和纪律上就行了。”

    格瑞斯毕恭毕敬:“是的,圣灵。”

    ~

    在选完了这一位后,卫铿准备走了。

    这时,一直等待的其他英雄们有些诧异。他们的成就并不在格瑞斯之下。

    莲西菲娜(森林精灵女王)追问道:“冕下,能冒昧的问一下,我们落选的原因?”

    卫铿瞅着她笑了:“你落选的原因,是因为你太漂亮了?在诸多位面,我属于凡人,可不想挑战我的软肋。”

    话音刚落,这位女士拿起了匕首,在自己面颊上刺了一下,顿时,密密麻麻的光学咒符,覆盖了原本姣好的面庞。

    这位精灵:“这样,应该可以了。”

    卫铿为之一怔,目光紧锁的看着这个执着的精灵,想到了什么,遂转向了所有人:“你们是有什么必然要实现的心愿吗?所以在这等我?”

    格瑞斯:“冕下,能抵达到这里,我们都是做了交换的。例如我~”

    卫铿打断了他的话:“不用说了,我不想看你们的软肋。”

    说到这,卫铿自嘲的笑了笑:“作为凡人,一旦知道了其他人的软肋,在行事时,就忍不住想要拿捏。与其经历‘卑劣’与‘高尚’的试炼,倒不如一开始就构建一个遏制住‘卑劣’的防线。”

    卫铿拍了拍格瑞斯的肩膀:“那么记住与我相处的规则吧,在弱势时候守住自己的底线,在取得对抗优势后,尽量给相对方留下生存和发展。”

    卫铿最终将这十五个人都选中了,只是接下来返回北方,当即留在自己身边的,只有格瑞斯一人。

    至于莲西菲娜,卫铿抹去了她脸上的伤痕。

    只是这位精灵不知道的是,卫铿内心是这么吐槽的:“你这是‘自毁容貌’?

    金色花蔓藤与其说是伤痕,倒不如说是漂亮的纹面。鼻梁、嘴唇以及大眼睛,这才是漂亮的关键。还有,我这血液中沸腾的‘冲动’就是因为脸蛋而激发的吗……”

    卫铿瞄了瞄这个精灵,嗯,胸大,腿长,肩如玉,耻骨~咳咳咳……

    ~

    卫铿不知道的时候,在选随从的这段过程中,自己所有细节也都被监察者空间的工作人员们反复掂量着。

    不少年轻的监察者对着卫铿某些的小动作“抿嘴轻笑”,当然亦或是对精灵女王的表现略带“不屑”。

    ~

    呵~

    这里面,

    有一个卫铿不懂,

    但是当代(二十八世纪)已经普遍流行的社会观念。

    近古时代的卫铿放在现在都是老古董了。

    ~

    主世界在二十八世纪,社会上男女关系已经出现了全新的变化。

    长达五十年的义务教育,某种程度已经违背了人类自然生理萌生“少年情窦”的基础。所有孩子的出生都是在父母四十五岁以后,通过人工方式出生的。

    “无条件随机匹配”的模式下,人类想要一个孩子,往往是在基因库中随机匹配另一个数据序列的异性基因细胞,来繁育下一代。

    之所以采用随机,是为了确保基因多样化,防止社会中的从众潮流影响人类繁衍。

    因为有这样的假设:万一某个时期互联网突然流行起来奶狗男主,引起了女性跟风式追求,而男性那边喜欢蠢蠢的,但是百依百顺的女主。

    如果让这样的选择变成人类繁衍的决定因素。那么人类未来可能应对不了生存。

    不得不说,人类的小孩子有时候有令人很讨厌的性格,例如虐待小虫子、放火,都是进化过程中带来的进攻欲望。如果失去了这种令人讨厌的性格,固然会变得很可爱,但是——人不是宠物,依靠邀宠来存活的基因,不利于种族延续。

    【当然,即使是随机,也不是完全随机,例如族裔就不可能随机。东亚户籍只能挑选东亚户籍,才能享受养育下一代的各项福利。——繁衍说到底还是自私的。】

    ~

    繁衍随机匹配的盛行,是来自于近古时代,物质主义对家庭的破坏。

    自近古时代结束后,人们对男女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趋向于群体分化,古典爱情理念早就不知道甩到那里去了。

    繁衍是一种义务,一种衰老时有所寄托的情感陪伴,伴侣往往是一种过剩的义务,因为男女青年追求独立。

    近古时期,男女相处之间消耗了大量精力和资源,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繁衍。

    不缺性的男追求大量游戏,以及不缺钱的女,由于有独立工作,无车贷、房贷压力,全力释放消费潜力。

    双方在青年时期结合过程中都消耗了太多的个人自由的空间。伴侣的成本之高,除非真正有伴侣需求的痴男怨女来承担,否则常人承受不起。

    并且当时电视剧作品也都大放爱情,造成了“痴情”是常态的错觉概念,潜在默认了对方会支出痴情的成本。所以直接造成了繁育率跌至谷底。

    在23世纪,人造子宫冒出来后,繁衍率解决后,爱情也越来越缥缈了。

    ~

    到了27世纪中叶的时候,大位面开拓时代。——对稍微上进的人们来说,随机匹配是不行的,繁衍还是得选择。

    经历了几个世纪,辅导孩子作业的问题,仍然是年轻的单亲爸爸妈妈们面对的史诗级困难。

    所以呢,这催生了寻找优秀基因的潮流,以及最好能联系上和这孩子脑袋瓜相同的另一半来协助。(有时候只有亲爹妈才知道自己孩子的脑袋瓜到底是傻、还是装愣,因为自己小时候就是这样。)

    主世界社会制度中,只有达成实质伴侣需求,才能选择对方的基因。

    第五十七套民法典,在穿越这个特殊职业中有这样的规定:

    监察者和穿越者的匹配时间达到一定程度,则是被定义为实质伴侣。

    用游戏来理解,只要刷完了“任务”后,就被定义为“好感度足够了”,然后就能够定义为可以选择对方基因的权限。

    请注意,这种伴侣条件的达成没有定为1:1。可以形成网状的关系。

    也就是说,你履行了法定婚姻1:1。但也许你被很多人刷成了伴侣,你的基因被这些异性自由选择。

    而卫老爷这儿,现在有一个团队伺候着的,一整个团队都刷到了权限。

    ~

    哦,有关达成“实质伴侣条件,就能要到基因”,这一看就不是东方本土能衍生出来的制度,嗯,而是地中海文明圈的文化影响。

    主世界地中海文明那边海洋系的社会家庭,变得要更面目全非。

    塞恩斯的那个时空一族到底是怎么来的?

    并非传统的宙斯种马故事,而是在21世纪婚姻道德没有打破的基础上,在新事物上的突破。

    地中海系女士们比东方菇凉们要开放多了。

    她们不打招呼,直接将下一代养育成人,然后朝着仰慕者炫耀,可能还约个炮。后来这么一批孩子也最终与y染色体的原体(父辈),形成了实质性的父子关系。

    至于东方这边目前的风气,女士们还没有到了“话都不说,直接把娃搞出来”的程度。

    哦,当然了,现在在法律的允许下,很多监察者在卫铿这儿刷出了个“伴侣”的名义。

    但是,现在都只是在争取确定关系,目前还没哪个敢跳。

    只是在卫铿接触位面某些女性时,在监察空间中寂寞的快发疯的时候,她们在标注莲西菲娜这类位面原生女性的时候,会撇撇嘴,半开玩笑,半幽怨道:“绿色贱婢”之类的话来过过嘴瘾。哦,这样的嘴瘾,有时候也会冒出“白色贱婢”这样故意误伤的话。

    白灵鹿敲了敲桌子,在大厅里开始叙述任务:“都留点神,别再想着什么杂七杂八与任务无关的事情。”

    白灵鹿走到了屏幕前,看着卫铿已经回归了自己的领地。

    ……

    风抚历3579年1月3日,北方的港口中,

    六艘两千吨级的大型战舰,顺着原木滑轮,进入海水中。

    船在下水时,尾部拖着的几十吨的铁链如同蛇一样,从盘踞的状态下,顺着船游动。哗啦啦的摩擦声,甚至压过了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

    其实这个级别的战舰,是可以直接斜着砸入海水中的。主世界下护卫舰就是这样的。

    但是这个世界啊,卫铿除了给战舰定型,会做相关的实验。下水过程最好要用标准流程,标新立异容易因为众人的精神影响出现事故。

    这个量子时代,当一种行事准则稳定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符合这种流程做事情,偶尔出现意外多余的能量,也会被流程运转背后的隧穿给调走。

    【鬼这种迷信产物,在奥法世界是作为量子场下的“精神污染”。这种污染,受害者多,信的多了,聚集的负面多了,也都会对所在房屋内产生奇奇怪怪的能量隧穿。~作为技术,在成熟的范围内,教条一点,也就安全一点。】

    卫铿全程用预言系的法术监控了这些船舶,在众人视角中下水的全部状况。

    当这两千吨的大铁船下水前,在岸边旁观的人群中,还有不少没有现代科学教育的围观者们,觉得这么一大坨铁进水就会沉没。

    ~

    在卫铿量子监控平台上,的确检测到了这样“无知的唯心”量子信息对钢铁船体的影响。

    船体的浮力在下水的前三秒是不足的。标准排水量一度逼近了满排的程度。

    但随后,当岸边人们看到一艘艘钢铁船舶真的能浮动起来,开始欢呼时,原本在船体周围的海水又恢复了绝对浮力。

    当然“无知”的唯心主义力量并不绝对是坏处。由于是纯钢材料制造的战船,铁链抽动的过程中乒乓作响,

    众人在确定这能浮起来后,则是欢呼“这是不可击沉”的海上钢铁堡垒。

    好吧,卫铿在量子监测中,发现了钢铁晶体键能都增强了大约百分之五!简直就是被附魔了。

    卫铿有些无可奈何道:“话说,真的在战舰上画一个坚盾之类的,估计还能再加持一点护甲。这个世界,迷信有力量啊。”

    ~

    而卫铿身旁的格瑞斯,虽然敬佩的看着这么多巨船下海,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惊讶。

    在多元宇宙有着无数世界,铁甲战船下海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一艘艘钢铁战船,意味着领主有着充沛的财富和力量。

    卫铿对格瑞斯说:“你的龙也来到这个世界了吗。”

    格瑞斯:“修恩思(青铜龙)得知了殿下的事迹后,一直是想要参见您。”

    卫铿看着北方:“参见就算了,我知道得给它安排,但现在的时代中,人类城邦在努力超过工业化发展,接受力已经到达极限了,你的龙,不能一下子出现在大众中,得缓缓的与社会接触,代我向他说一声抱歉。”

    格瑞斯:“殿下,您太谦逊了。”

    卫铿:“这次舰队成立后,我会打通北方航线,为他(修恩思)在北方大陆安排一个活动空间足够大的区域,以及补给点。当然,那里相对人类世界比较冷清。”

    对于龙来说,的确需要一个冷清的环境。

    随后卫铿则是交给了格瑞斯一把钥匙,这是一把能打开空间坐标的钥匙,可以在南方多个魔法塔据点中,将巨龙召唤的钥匙。

    卫铿对这位英雄的意见是:把自己的龙先放到北方去,而他自己则是深入的学习这个时代的机械化作战。学完后,在战役开启时,再将龙预备着,作为战场指挥中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两个男的一前一后叫** 冷教授的好大坐不下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