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办公室里吊带丝袜 ;乡村风流村长

这个位面的时空贸易大厦,归主世界时空穿越者所有。

    除了神祇之外,也只有主世界这样的超级维度文明,才能投送足够多的信息焓磨平时空上的熵增,书写规则,构建这样让诸多半神、传奇都得低头的区域。

    现在这座大厦的所有者,名为塞恩斯,也是要在这个时空区域继承神格的穿越者。

    与卫铿被分到“工业”神格不同,他继承的神格为“科学”。

    ~

    塞恩斯在大厦的顶端,这里是一个圆形布局的大厅。

    整个大厅被划分为三个扇形区域,每个扇区各有自己的特色。例如现在坐满人的两个扇形区域,一个桌面上是棱形光路和一组组光屏界面,而另一个扇区的桌椅座位则是机械齿轮风格。

 文学

而那个现在空荡荡的区域,目前只有空白的阶梯。

    扇区越靠外的座位越多,而靠内的则少,也要留给重要性更高的人。。

    在最核心的位置,塞恩斯只预留了三个座位。

    他自己占据了一个,山贞占据了另一个,还有一个——随着卫铿的走入,这个位置也亮了起来。(山贞的全名为:山贞封道)

    塞恩斯在见到卫铿的时候,很显然要比面对山贞时,更加热心一点。因为山贞只是地中海体系下选拔的超越者。

    ~

    塞恩斯是主世界穿越世家出生。

    他的自我认知中,自己是时空一族繁衍了数百代后选择出来的继承者!

    ——主世界的时间只有两百年,按照二十年一代也才十代,所以塞恩斯的族谱不是在主世界内繁衍的。

    地中海系穿越集团挑选了诸多位面中穿越者们的孩子,将他们收纳到空间泡中,经历了一步步的试炼,最终选出了适应者。

    在这样的筛选下,适应者们就如同《哈利波特》中的斯莱特林:有野心,精明,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塞恩斯就是这样的出身,先经历诸多试炼,再被所在时空一族正式承认身份。

    也因此,相对于卫老爷对时空管理局常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揣度。

    这些地中海系搞出来的时空之子,对时空管理体系则是如同信仰宗教一样虔诚。

    而现在,塞恩斯将奥法宇宙位面看成自己最后的试炼。

    ~

    卫铿瞅了瞅这个空旷的大厅,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找个后排位置睡觉,然而也很快意识到,在自己所在的扇区内,是舍我其谁了。

    塞恩斯:“卡瑞特先生,很高兴您来到这,现在宴会终于完整了。”

    卫铿回应道:“我也一样。”现在卫铿看着面前弹出的操作平台,自己可以随意定义这片区域的风格。

    卫铿走到了自己的席位上,也看到了扇区内的人数情况。此时三人身后的扇形席位上:

    塞恩斯身后有五位。

    山贞身后是十三位。

    卫铿由于第一次来,身后暂无。

    这些都是这次时空任务中,从奥法位面选中的辅助者,也是未来代神明行使神格的天使。

    后座席位多寡并不重要,这就如近古时代的联合国大会,五常才有决定权,其他的都是凑数的。

    那十八位的后席者,则是在塞恩斯三人彻底入场后,才坐下。

    而与此同时,在中央大厅中,整个星球的地形图以投影的形态出现中央

    星球上已有隐秘空间,和其他星球链接的隐秘时时空门,全部事无巨细地出现在这张地图上!

    作为神格的继承者,卫铿接收到的,还包括这个这个星球上一系列能干扰命运要素。

    例如自己北方森林中有那么几位德鲁伊现在是神选,默默的在和自己合作。

    ~

    在这个大量位面普遍处在蒙昧阶段的奥法宇宙世界。

    “科学”,“工业”,“机械”,可以合作来更改这个世界的信仰成分。并且按照主世界的历史发展经验,这三项本来就是相互增益的。

    塞恩斯对卫铿和山贞进行了开场:“二位在这个世界已经达到了传奇以下的巅峰。对于我们所在这颗星球的情况也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那么下面,能让我了解一下各位的计划吗?”

    山贞首先给出了计划:他的计划是奠定南方的商业秩序,将发明创造普及在各个区域的应用中。

    卫铿看了一下他的大致计划,皱了一下眉头后,

    点开了系统悄悄询问:“这家伙是东方人?”

    白灵鹿:“是的,属于超越者。但是其隶属的位面历史上,东方海洋岛国在技术和政治上有一百年的优势时期。他应该是那个时代末期的人。”

    卫铿点了一下山贞所在历史,啧啧,嗒了一下嘴。

    的确,那个世界的旭阳旗国家在二次工业革命之前,在亚洲完成了秩序的构建。甚至代表亚洲搞出了核武。(高堡奇人历史线。)

    与普鲁士一样,作为一个小的民族,共同对世界秩序管制了一段时间。这种管制,包括了对世界岛的管制,以及对新大陆进行价值观输出,交融、交锋。

    ~

    系统:旭阳的崛起是有历史必然性的,这是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后,海洋运力发展,大陆边缘沿海国家的红利。如主世界的英伦三岛,一度膨胀占据了三千五百万平方公里土地。

    但是,其衰落也是必然。正如蒙古人在铁器、驯马技术变革后有着游牧时代巅峰,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就只是岛国的百年巅峰短暂时期。

    这种时代不可能永恒,技术依然会进步,第三、第四次工业革命后,随着更先进的铁路技术将大陆文明贯穿后,其文化觉醒性质绝不允许这样的统治持续。

    岛国维系的霸权,很快就如同蒙元游牧王朝一样,被广域大陆进步力量全面抵抗并最终击败,其狭小岛国百年来掠夺积累的经济,很快在导弹攻击下,沦为废墟。

    卫铿听着白灵鹿对此的介绍,明白了一件事:“山贞所在的临位面上百年历史末期,铁定是有大河系的穿越者过去参与历史进程了。”

    因为啊,系统给自己的资料上把山贞的情报都写的明明白白了:就是帝国崩溃前,商务部的成员,还特么的标注,出生在浦海普通的和族家庭。在海洋主导的帝国时代陨落后,山贞作为无力回天者,逃亡了新大陆。能把人家户口查的这么细,大河系那边在这个位面做了啥?可想而知。

    卫铿对此,旁敲侧击了一番。

    白灵鹿无不得意的补了一句:我方在同历史线上拔出的超越者数量是其的一百五十倍。

    卫铿:“好家伙,其实就是地中海方面的穿越者,对吧。”

    白灵鹿:“对头,反正他们脱亚入欧了。你无需顾及文化感情的。”

    ~

    这时候塞恩斯已经将目光转向了卫铿。

    卫铿吐了一口气,展开了自己的工业发展计划,这是一大份经济建设的报告,分为八个五年计划,以及逐步扩展的工业人口数量。

    塞恩斯扫了一遍,追问道:“请问,您有没有更加具体的方案?”

    卫铿心里奇怪:“还不够具体吗?”

    白灵鹿提示:他是在询问你在风抚星球上,寻求何种政治地位。

    卫铿低头深思中。

    塞恩斯:“卡瑞特阁下,悬奥联盟是我的势力,而在北边是您的区域范围内。我可以确保我方范围内的法师们遵守准则,而您也应当尽早的稳固北方艾格帝国范围内的王权势力。我听说,您的继承权还不稳固,难道是想要有别的想法。哦,不得不说,王都的那几个王女都是大美人。”说到这,他脸上露出“懂”的表情。

    卫铿则没理会这种绅士的玩笑。

    卫铿思考了一会说道:“艾格的骑士王朝,有其自己宿命,可以灭亡,与我追求的工业秩序属于两条线。

    在短期内,我没办法通过一次革命对北方的社会结构进行自上而下的清洗,来奠定我的工业秩序。如果艾格在存在的时候,给你造成了妨碍,你让悬奥联盟进行攻击时不必顾及,但是——请遵守人道主义,并且尊重人民意志。否则,这将演变为入侵战争,我所在的势力可能会被卷入与你的冲突中。”

    塞恩斯皱了皱眉头:“你是说,你不愿意约束艾格王国的行为,但出现风险,使得悬奥联盟发起进攻后,你会以保卫艾格的旗号战斗。”

    卫铿:“战争背后,必须要有正义和公理,目前我没有找到理由去进攻。”

    数秒之后,

    塞恩斯:“你的行为准则,有些复杂。”

    气氛变得不那么融洽起来。

    卫铿思考了一下措辞,继续复读:“没有公理、正义的战争必定会产生广泛的波及,我所处的位置恰好在其中,所以提前阐明我的立场。”

    塞恩斯无奈的说道:“那么,你什么时候能够完全控制住艾格。”

    卫铿继续复读:“我先前阐明的很清晰,我所在区域历史文化非常复杂,短期内无法发起一场革命,自下而上的处理全部的问题。”

    这时会场

    有点安静。卫老爷的声音很正,虽然说完却仍然能在参会者的耳膜中余响。

    会场上可能除了卫铿,其他人都不知道卫铿在说啥。那些坐在后排的奥法位面神选者就更别说了。

    山贞出身于东方文明边缘的国度,对华夏的历史理解仅限于三国,南北朝等“上层建筑权利游戏”的程度。

    ~

    系统这边对这种鸡同鸭讲的情况,也是憋不住了。

    监察者廖阳秀直接连线了卫铿,先找到了关键:“发动革命的条件是什么?”(注:她是知道卫铿在说什么,才能问到关键。而问出关键,目的在于翻译的要点。)

    卫铿:“所有经济社会矛盾激化,进一步发展的阻力清晰的摆在社会所有人的面前,并且已经激起大家必须解决的欲望。”

    简而言之,工业是一个社会状态,是一个全民问题!不是某几个天才科学家、卓越投资者能解决的。

    如果社会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阻碍工业化的病根在哪,哪怕天降猛人举起旗帜,也不可能进入工业化!

    监察者空间,将这段话翻译给了塞恩斯。

    并且提示了塞恩斯:本方作为大河系文明穿越者,默认工业发展是一个历史问题。在主世界近古时代,东亚文明主体作为后发国有着漫长艰辛的追赶记忆。

    作为后发工业国,在技术红利都被先发国家吃掉的情况下,看到了太多同起跑线的国家,例如四小龙、南亚、南美,都跌跌撞撞进不了工业时代。故卫铿对“工业化”一词的社会理解是独特的。

    ~

    但是塞恩斯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因为,他认为:卫铿在这个位面绝对是先发工业国家。

    【在卫铿的理论中,这个先发毫无意义。这个世界上的生产力有多种实现途径,可能还比“工业”更加先发更加便捷。在奥法师甚至是神祇掌握技术优势的时候,想在这里维持一个工业社会,比主世界带着近古时代的中东各国赶英超美还难。】

    塞恩斯和卫铿出现了僵持。

    他要的是推动试炼,但卫铿显然和他的“卓越”方案背道而驰。

    山贞咳嗽了一下:“我这边已经有先进的奥法装备支持。卡瑞特殿下,您这边是否需要“机械”的帮助。”

    ~

    按照霓虹的语境:他们比华夏文明更加含蓄,或许说他们更加“阴湿”。

    华夏文明的混子们喜欢用“不确定”来回应。也就是,不先给“是”“否”的结果,而只是摆个态度。真正的“是”“否”,以及最终是否兑现承诺,中国的大爷们,要看“自己心情”。

    至于霓虹这边,基于耻文化,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给予“是”“肯定”“愿意提供帮助”的回答,但是这种看似不会拒绝,其实是等着你来拒绝。

    就像一个霓虹人,他无论什么时候,都会问你是否需要帮助。但是你要看他的情况,他很多时候,在等着你鞠躬说:“谢谢,不必了!”

    如果,你不会拒绝“客套”的霓虹人,也别指望他会真心帮你。你会发现他的“帮忙”全程打酱油。

    哦,当然了,如果你把枪怼在他脑门上!那肯定好使。就像主世界近古时代,杨基佬们直接驻军东京湾。

    他们悲催的发现,杨基佬真的不理睬他们客套,真的让他们帮忙摊派“驻军费”“国债”后,

    也就只能帮杨基佬和盟友,帮到自己自杀率全球第一了。

    ~

    所以山贞现在,对卫铿提出愿意提供机械,这绝不是真的“愿意帮助”,

    而是表达自己已经得到赛恩斯这边的帮助了。

    当然,卫老爷没把山贞所谓“提供帮助”当一回事。还是那个原因,霓虹文化太阴湿。

    谁特么把霓虹人的“保证”“承诺”当一回事,是核废水喝多了。

    近古时代“承诺福岛已经稳妥安置”,是流传到了27世纪的典故,专门用来形容“说话等同放屁”。

    ~

    这场三方会谈中,体现出了这样一个特点,

    科学想要领导。——出生于时空一族的塞恩斯,天生卓越,想要在这次时空探索中展示才华。

    工业想要维系平衡——卫铿老爷,死死的将自己定在中人之姿上,在这个陌生的位面是小步快跑,杜绝任何大的错误。

    至于机械则是不想要阻力(麻烦)——山贞希望这次升神中,不要有大麻烦。面对“科学”与“工业”的个性冲突,他颇为无奈。

    ~

    塞恩斯吐了一口气,对卫铿说道:“阁下,我听过你的大名,作为东方的时空开拓者。我尊重你的理念。”

    最终,他还是决定退让,对于参与过第二次位面大战的穿越者必须谨慎,并且,卫铿在风抚星上进行的工业方案,他也是默认这些成就很了不起。

    “但是,”塞恩斯补充道,“我只是不希望与你为敌!”

    卫铿微笑的点头:“同样,我也不想与你的矛盾激化为全面冲突,所以,我会在这,与你深入的交换意见。”

    卫铿看了一下北方的情况:“你的悬奥协会可以在北方扩张,同样,你可以扶持代理人。如果您能促进历史进程的发展,我乐于见到。艾格帝国不是我的禁脔,那个皇位不在我的主要计划内,你不必考虑。”

    塞恩斯顿了顿,说道:“你不准备继承那个身份?”

    卫铿:“最终的目标是推进社会适合于工业。我要完善的一次历史进程。

    历史进程中需要经历王朝覆灭,贵族共和,独裁集权,独裁被民权推翻等一系列过程。

    只有最终握有‘彻底集权可能’的中枢,和握有‘通过大义推翻暴君力量’的各个基层地域,形成相互威慑、妥协的格局。这样才能达成“上下共识”。

    ~

    时空监管局,也是第一次听到卫铿这个计划,不由联想到空扭位面的漫长。

    这些监察者皱眉头的样子,显然是对卫铿这一套计划,感觉到窒息。

    然而白灵鹿若有所思,因为这正是近古时期,一个现代国家稳定政治发展的历程。

    最终那个中枢和各级地方组织维持微妙平衡的结果——是前面历史中,上下两股力量无数次压制和反压制,来回震荡的过程,所取得的!

    一个走向共和的历史,有中枢完成了对地方的镇压,也有地方推翻了中枢的局面。

    最终从上到下的组织者们发现,人心站在哪,哪就能赢。所以都明白了自己的“威慑力量”是来自于人心,遂取得正义共识。开始将国家力量服务人心。

    相对而言,近古时代,当时众多的中小国家,照搬照抄西方议会制度。上下都没有相互威慑的历史进程,所以呢~很容易发生冲突。

    并且在对抗中,把握不住行为的边界,所以很容易矛盾激化。而在彻底开打的时候,又停留在低等“老死不相往来”的冷对抗中。不懂得如何学习动员一切可动员的力量。

    所以,经常发生在议会大厅中,和猴子一样拿着鞋子相互抽。而基层街头互骂,整个社会从上到下裂开的场景

    虽然霓虹变革不彻底,但议会也比较庄严,中下层却也遵守上层权威。

    因为他们历史中,地方讨幕,威慑过公卿,而首府也强势镇压过武士起义带有权威。都头破血流过,就不会瞎搞。

    ~

    “奥法位面发展工业”这道题,卫铿是在用各种方法解!

    如何解决上位法师,贵族们,与下层之间的隔阂?

    最好的方法就是来回各抽一巴掌。刁民和上位都相互抽疼了,才会坐下解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办公室里吊带丝袜 ;乡村风流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