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我不会再逃了我错了总裁[放课后的教室}

姬培玉冷冷一笑道:“商傲将军,这次你立了大功了。”


    “什么大功?”商傲眼睛微咪,冷声道:“一场惨败,谈什么大功,姬大将军这是在讽刺在下吗?”


    “不敢不敢。”姬培玉练练摆手,“商将军有所不知,之前姬动将军擒获了黑军一个人,并且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下易城的惨败就是因为这个人。”


    “你们抓到了谁?”商傲奇道:“莫非是与古鸣有关系的人?”


    姬培玉面带一丝冷笑,微微点头,“是一个名叫添香的女子,说起这个女子,还与冰极宗的白雪有些渊源。”


    商傲眼睛一亮,问道:“这添香莫非是古鸣的女人?”


    “商将军可听说过麟香玉?”姬培玉问道。


 文学

    “麟香玉?”商傲摇了摇头,疑惑道:“这与古鸣又有什么关系?”


    姬培玉微微一笑道:“商将军听我仔细道来,这麟香玉乃是古武穆嫡二子古麟与曾经的留香楼添香和软玉共同组建的,这麟香玉的帮主就是古麟,而添香与软玉便是麟香玉的两位副帮主,说起来,这驰援北地的黑军便是由麟香玉组建起来的。”


    商傲越听越是一头雾水,眼神越发疑惑,姬培玉继续说道:“想来商将军应该知道,这黑军的统帅就是古麟吧?”


    商傲点了点头,咬牙切齿道:“这我倒是知道,我本以为那废少是无德无能的废物,这黑军肯定是不堪一击,可是没想到,这黑军的战力似乎比我想象的厉害了太多了啊!这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那是自然的。”姬培玉恨恨道:“如果没有抓获添香,得到那个机密,我们恐怕还没醒悟过来,整个北寒军也全都中了九夏的奸计。”


    “到底是什么机密?别卖关子了。”商傲终于急眼了,催问道:“你倒是快说啊?”


    姬培玉握紧拳头,一字一顿的说道:“这古鸣的真正身份便是古麟,他不但不是废物,而且可能是九夏年轻一代最天才的人物!”


    “什么?”商傲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古麟其实就是古鸣,下易城血战不但是他亲自指挥,也是他亲自上场厮杀?!”


    “恐怕正是如此。”周成重重的说道。


    “这。”商傲再次想起了那张年轻的面孔,那如有吸力一样的深邃眼眸,紧咬牙关,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这怎么可能?”


    光芒闪动,周成从储物戒之中取出一副绘画,放在桌上展开,轻声道:“这是白雪当日凭借记忆绘制的古麟画像,商将军过来辨认一下,你看到的可是此人?”


    走到画旁,商傲放眼看去,立刻就呆住了,画上之人与那位少年将军极为相似,虽然眉宇之间多了些阴柔,少了一些刚毅,不过从五官却可以看的分明,轻轻摸了摸头上的疤痕。


    商傲斩钉截铁的说道:“就是这个家伙,差点要了我的命,他化成灰我都记得。”


    “好,这就证明了,古麟其实就是古鸣,他不但在下易城一战中没死,而且已经进入了我们北宁战场,开始了他的布局。”


    “之前我们都判断错误了,让这支小队得到了喘息之机,也让商将军陷入险境,看现在的情形,古麟深入驻军腹地定然有所图谋,只是不知道他们又想要干什么?总之,那古麟绝没有那么简单,他已经连续杀死我们北寒五员大将了,我们也绝不可掉以轻心。”走向北宁山川图,仔细看了过去,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管这古麟到底想要做什么?”这时,姬培玉冷冷说道:“既然他要自投罗网,那么这次,我们必须不惜付出代价,将他击杀。”


    “侍卫。”


    姬培玉喊了一声,门外值守的侍卫立刻跑了进来,报拳单膝跪地,“大将军请吩咐。”


    “传令,让姬动将军迅速带领冰锋铁骑迅速追击逃遁的战俘士兵,让北飞军与虎卫军务必在前方堵截,不能让他们逃出去,另外,去请冰极宗与血影门到中军议事,这次我要让那藏头露尾的小子”


    眼中全是杀机,姬培玉冷冷道:


    “插翅难逃!”


 第三零七章五军围杀


    天地战记第三零七章五军围杀北寒中军大帐之内,重要的将领全都齐聚一堂。


    血姬瑶痴与冰极灵尊分坐两边,他们的弟子全都站在他们身后。


    血影门瑶痴的身后的胡长老、吴长老与血痕,而冰极老人的身后则是韩画与韩云两兄妹,同时还有两名冰极宗弟子,最旁边的两位分别是白雪与白痕,这白痕也就是江无痕了。


    至于大帐主位上坐着的依旧是姬培玉,左右两侧分别是周成与商傲,


    北寒驻军的两支部队北飞军与虎卫军人数最多的部队都在厚土坡包围柳震龙,两军的主将自然不可能来到此地,不过如此大规模的军事会议已经可以说是大张旗鼓了。


    姬培玉开门见山道:“今天请大家来是因为收到一个确切消息,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下易城的古鸣便是古麟,而昨夜突袭我军战俘营的主将其实就是古麟,早上狼骑军的商傲将军与他一场大战,却差点被他杀死。”


    “现在,古麟已经向北去了,我已经下令前方的虎卫营与北飞军不惜代价全力阻击住他的步伐,不给他一丝逃离的机会,而现在招集大家来,就是制定一个狙杀此僚方案,希望大家都能通力合作。”


    “古麟!”


    血影门的血痕摸着胸口刚刚治愈的伤口,眼中全是恨意,上次他在下易城通道被古麟用玄冰天剑刺穿胸口,差点命丧黄泉,这个仇他是一定要报的。


    冰极宗的韩画嘴角挂起一丝冷笑,记得在下易城下,冰极宗三人与古麟斗灵,竟然三个人还被压制了,这古麟在危局之中,竟然还能斩杀了姬芳,这对韩画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要说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冰极宗的白痕目光闪动,他实在不相信,这夏都废物古麟怎么可能是这么天才的人物,不过,他也永远记得龙门的龙古给他带来的仇恨,他在夏都蛰伏二十年,为的就是那个计划,为的就是能成为冰极宗的亲传弟子,可是这一切却被龙门的龙古给破坏了,龙门与古家就是他最憎恨的人,古麟是龙门霓裳的儿子,这个仇自然也可以报在古麟身上。


    至于商傲,他不但自己差点死在古麟手上,而且他的两个侄儿全都被古麟给斩杀,他恨不得吃古麟的肉,喝古麟的血,这样的大仇,不共戴天。


    姬动就不用说了,他的弟弟姬芳就是被古麟亲手斩杀的,而且北寒冰锋铁骑的第一强军称号也是在古麟手上被终结的,要说,他对古麟的恨绝不会比商傲少。


    姬培玉那就更加仇恨这个从未见过面的恶少了,他的至亲堂弟姬培瑾被古麟斩下头颅,他的北地大计也全是被古麟给破坏的。


    在这个大帐里所有的人对古麟都充满了怨念与仇恨,他们每一个人都恨不得要将古麟碎尸万段。


    商傲第一个发话了,“姬大将军,狼骑军剩下的一千多骑已经全部回归,我商傲愿带领狼骑军做前锋,即可展开追击,咬住古麟军的尾巴。”


    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姬培玉看向姬动问道:“姬将军,你怎么看?”


    姬动上前道:“接到大将军命令,我已经安排了一千冰锋铁骑先行上路,古麟所带着的战俘都是步军,应该走不了太快,相信这一千冰锋铁骑很快便能追上,我已经让李升跟紧他们,随时报告古麟军的东西,并且伺机骚扰,但绝不能与古麟军展开厮杀。我认为,这次对付古麟绝不能再轻敌,他可能是我们此次南下最大的阻碍,所以我们要全力配合,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很好。”姬培玉重重点了点头道:“我与姬将军不谋而合,这是诛杀古麟最好的机会,这次绝不能给他任何喘息之机,不过这件事,我们恐怕还需要血影门与冰极宗的通力支持,因为那古麟手段极多,不但灵武双修,而且还会使用特殊的异术攻击,我担心古麟不甘失败又像上次一样狗急跳墙的。”


    就见瑶痴冷冷一笑,“这九夏还真是不可思议啊!本尊前些日子才亲自出手击杀了天才龙古,没想到这里又蹦出来了一个天才古麟。诛杀九夏天才后辈本也是老身的任务。姬小子,你尽管放心就是,我们血影门一定全力支持。”


    冰极看了一眼瑶痴,淡淡的说道:“既然就连他国的血影门都能全力支持此事,我们冰极宗身处北寒国千年,自然不能袖手旁观的。”


    “好!”姬培玉大喜,报拳恭敬躬身一礼,“有两位尊者的协助,相信这就算古麟本事再大,此次也死定了。”


    “那就劳烦两位尊者的弟子与门人都加入我们此次围剿古麟的大军之中。”姬培玉朗声说道:“商傲将军与姬动将军,你二位立刻带领骑兵对古麟军展开追击,务必拖住他们。至于我的中军姬家军,也随后赶来,对古麟军进行合围,我看他这次还能跑到哪里?”


    在姬培玉讨论围剿计划的时候,此刻的古麟还全然不知巨大的危机已经向他罩了下来。


    看着木灵樱将木系治愈虚灵术打入他的一双手臂,古麟惊奇的发现,他被商傲真元崩裂的手臂,正在以肉眼的速度快速的恢复着。


    一双手臂传来阵阵刺痛,古麟咬牙忍住,他知道,这种疼痛是因为超乎寻常的治愈带来的。


    而这种快速且高效的治愈效果也让古麟震惊!


    古麟忍不住问道:“木姑娘,你的木虚灵术这么厉害?效果这么好啊?!”


    没好气的看了古麟一眼,木灵樱道:“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我已经试过了,这种情况必须是和你配合的时候才会出现,之前我就试过了,没有你的水系治愈术在前,我的木系虚灵术的治愈效果就太差了。”


    “是吗?”古麟眉头微蹙,问道:“那木姑娘可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木灵樱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这才说道:“这种情况,应该是五行互补的原因,师尊曾经说过,水能生木,不过,按理说即使是五行互补也不应该有这么好的效果的,而且我最好的朋友修炼的也是水系虚灵术,可是也从未有过眼前这种情况发生啊?!这也有可能是你的水系虚灵比一般的品质要高的原因造成的。”


    “当然,我也不能完全确定,等有机会问问师尊。”


    对于木灵樱的来历,古麟还是有些好奇,借着这个机会,古麟问道:“敢问姑娘师承何人?是否是我们九夏之人?”


    “告诉你也无妨。我并不是九夏之人。”木灵樱摇了摇头,“师尊的尊号我也不能告诉,不然你就能猜到我来自哪里了,其实我此次来北地是受人之托,找一个人的,可是误打误撞的却被北寒军的人给发现了,把我给抓了起来。”


    “姑娘被谁抓住的?”眼神微动,古麟道:“依我看想要抓住姑娘似乎也并不容易吧?”


    “你想问什么?不妨直说。”木灵樱嫣然一笑,道:“本来他们想要抓我当然没那么容易,不过,我此次来北地也是为了历练心境,而且当时我很想看看北寒战俘营是什么样子,所以也就没有反抗,没想到会遇到珍珠姑娘,又误打误撞的被你们给救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古麟虽然对于这位修炼木系虚灵的木姑娘虽然有些好奇,却并不怀疑,昨夜她主动出手治愈战俘伤员,很显然是出于本性使然,如果她真的是北寒国的奸细,她大可不必这么做。


    不过古麟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对于木灵樱的举动,他多少有些感激,他随即问道:“那木姑娘要找谁?或许我能帮上一些忙也说不定。”


    “你不说我还忘了,这件事你可能还真能帮得上忙。”木灵樱高兴的说道:“我来北地是受好友之托,来找一个人,如果找到了,我还要助他一臂之力。不过我的好友说或许我要找的人有可能已经不是她要找的人了,总之有些复杂,但是,我还是必须亲自问他几个问题。”


    听到木灵樱的话,古麟顿时一头雾水,什么乱七八糟的,古麟皱眉问道:“敢问木姑娘找到是谁?”


    “就是你们九夏国此次驰援北地的援军主帅古麟。”木灵樱凑到古麟耳边,放低了的说道:“你可曾见过他?”


    古麟嘴巴微张,他真没想到,这个姑娘竟然是来找他的,可是,古麟自问从未见过这位姑娘?


    “我见过,我,我就是他的部下,而且我和他很熟。”


    “啊!真的吗?”木灵樱高兴的跳了起来,口中连珠的说道:“那你可不可帮我引见一下,我真的好奇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得到我好友那么高的评价?”


    “你找麟少干嘛?”古麟向一旁的珍珠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可泄露的自己的身份。


    “这个你别问,总之是很重要的事情,事关九夏大局,虽然你修为还不错,不过像你这样的小将军最好还是别知道的好。”木灵樱大大咧咧的说道:


    “从现在开始,我就跟着你了,总之你可一定要帮我见到古麟才行。”


    古麟抿嘴微笑,答道:“好的,我和他很熟的,等杀出去,我就带你去见他好了。”


 第三零八章追兵


    天地战记第三零八章追兵禀报将军,我曾是北宁城驻军,一直驻守北寒国边境,我叫王铁蛋。”


    “我叫王大夫,是北口斥候队队长,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打晕,醒来的时候就被抓进了战俘营。”


    “我叫刘三郎,家中排行老三,原是镇南军一员,三月前失手被擒。”


    “我叫李顺,南浦人士,原是柳震龙将军副将,前些日子阵前斗将,被北寒将军一枪刺穿胸口,落马被擒,因为我的身份稍高,被带到北寒战俘营审讯,我本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被将军所救,大恩不言谢。”


    一个浓眉大眼的魁梧汉子自我介绍的时候,引起了古麟的注意,古麟颇有兴趣的盯着魁梧大汉问道:“你是柳震龙将军的副将?”


    李顺报拳,铿锵有力的说道:“正是。”


    “什么修为?”古麟眼睛一亮,没想到,在战俘营之中还真能淘到宝。


    “禀告将军,原来是元府境巅峰修为,不过因为受了重伤,境界似乎跌落了一个境界,现在似乎是元府境后期了。”李顺有些惨然的说道。


    “不错啊!”高兴的站起身来,古麟上下打量李顺,赞道:”你既然是柳震龙将军的副将,那么一定会带兵吧?”


    “不敢说会,不过也从军二十年了,独领一军也有十几载了。”李顺气定神闲的语气,更让古麟高看一眼。


    “孙展,钱锋,都过来一下。”古麟立刻来了兴致,招呼边上的孙老二与钱老三。


    “将军。”


    “将军,什么事?”


    刀剑会两位当家立刻走了过来,对古麟恭敬的行礼,就听古麟笑着说道:“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李顺将军,曾经在镇北军柳老将军手下做副将,老军伍了,治军带兵方面你们可以想李顺将军请教一下。”


    “不敢不敢。”李顺连忙摆手,“李顺见过两位将军。”


    “这种时候就都别讲客气了。”古麟道:“这是我们黑麟铁骑的两位分队队长,孙展与钱锋,两位都是元府境巅峰的武修,在我们黑军之中担任副将职位。”


    李顺微微皱眉,他被北寒军俘虏,自然不知道黑鳞铁骑的辉煌战绩,疑惑道:“我久在军中,为何从未听说过黑军,这黑麟铁骑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敢问这黑军统帅又是谁?”


    看了看左右的孙展与钱锋,就听孙展得意一笑道:“黑军统帅便是大帅府的古家二少,古麟,黑军乃是古麟少帅亲自命名,黑麟铁骑就是用了麟少帅的一个麟字!”


    “什么?”饶是李顺久经阵仗,此刻也不免大吃一惊,“你说这黑军是古家二少组建的?”


    对于这种情况,孙展与钱锋早就见怪不怪了,钱老三敬佩的看了一眼古麟,插话道:“我们麟少帅乃是大帅府麒麟儿,组建一支黑军怎么了?”


    “可是我听说,这古二少似乎,名声”李顺样子有些尴尬,不过他身为军伍之人,还是坦荡的说道:“名声不太好啊!”


    “那是因为大家都不懂!”孙老二怒目圆睁,“他娘的,我孙展在江湖上混了多年,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我这一生衷心敬佩的人不超过三个,麟少帅就是其中之一,江湖中人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佩服就是佩服,就算麟少帅要我现在把头割下来给他,我孙老二立刻割头,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如果有人再说我们麟少帅的坏话,我就和他拼命。”


    钱锋也跳了出来,大声道:“二哥说的没错,我这条命只会卖给大哥和麟少。”


    看到炸了毛的孙老二与钱老三,李顺呆住了,他真有些不明白,这古家废少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才能让这些江湖汉子如此忠心!?


    而一旁的木灵樱看到这一幕,也是眉头紧皱,她不由想起临行前,闺蜜请求她时,对她说的话。


    “灵樱,你我亲如姐妹,北地战局事关重大,那古麟虽然是不世出的天才,可是毕竟没有带兵经验,他独领一军驰援北地,北地胜负对我们国内局势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这种时候我是怎么也出不去的,只能让你帮我带一些东西和几句话给他,不过,我真不知道,这领军的古麟是不是还是那个古麟”


    “如果是他,那么或许这北地战局还有一线希望,那么我国大计也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看着这两位匪气极重的江湖汉子,木灵樱目光闪动,眼中异彩连连,她真不明白,这个名声狼藉不堪的古家废少,怎么会得到别人这么高的评价?


    “嘶”李顺倒吸一口冷气,从这两位江湖汉子目光语气之中,他可以看出两人发自肺腑的敬佩之情,绝不是作伪的。


    可是,要他就凭借这几句话就相信古麟的能力,显然是不可能的。


    “你们,”李顺欲言又止,他真想反问对方,可是想到这两人冒死解救战俘营,话到嘴边,却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


    不过李顺不问,却不代表孙老二不会说,“告诉你们,下易城就是我们黑麟铁骑解救出来的,至于北宁城,恐怕还要靠我们黑军才能保住。”


    “什么?你说下易城之围解了?”李顺不可置信的问道:“这是真的吗?”


    孙老二刚想接口,却被古麟给打断了,古麟突然运用真元,提高了声音,大声道:


    “各位,此事还是由我来说吧,一个月前,我们黑军的骑兵部队,就是他们口中的黑麟铁骑从夏都出发,千里驰援来到下口,之后一举打通下易城通道,暂时解除了下易城的危局。”


    “你说的都是真的?”李顺再次忍不住发问道。


    “当然是真的。”一直乖巧的珍珠不知是怎么了,她站起来,撅着嘴巴,怒气冲冲的大声说道:“下易城被我们黑军打通,这是一个月前的消息了,全九夏国都知道了,就你们不知道,还怀疑我们黑军,要不是下易城通道被打通了,我和小姐怎么会独自前往下易,不去下易城,小姐又怎么会被抓走?可怜我家小姐,现在生死不明,要是小姐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


    珍珠越说越难过,忍不住就抽泣了起来,木灵樱见到珍珠这个样子,连忙上前轻拍珍珠,低声安慰。


    安慰之余,木灵樱回身大声证明道:“下易城大捷之事我也有所耳闻,此事千真万确,大伙不用怀疑。”


    听到这个消息,战俘营士兵脸上皆有喜色,虽然还是不太明白这黑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对于黑军这支部队显然还是不太理解,开始议论纷纷。


    这也难怪,黑军横空出世,战绩辉煌的让人想都不敢想。


    “好了,大家先听我说完。”古麟运用真元将嘈杂的议论声压了下去,“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那就是柳震龙老将军被困厚土坡,北宁城危在旦夕,我们身处北寒军腹地,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突破北寒大军的包围圈,抵达厚土坡,救援柳老将军。”


    古麟话音刚落,战俘军全都鸦雀无声,他们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有装备的士兵不足千人,其它人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就更别说装备了。


    要说眼前这支战俘军,比起杂牌军还不如,如果没有昨夜古麟与木灵樱的治疗,这支所谓的战俘军恐怕连走出北寒军腹地都成问题。


    而现在,前方那位少年将军他不但要带领大家从北寒军的重重包围之中突围而出,而且还妄想要依靠大家解救被围困的柳震龙将军。


    这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此刻的古麟当然不可能将黑军的作战计划告诉大伙,毕竟这些战俘他并不了解,万一其中有内奸,那事情就麻烦了,可是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告诉大伙,想来想去,他也只能这样模棱两可的说了。


    经过长时间的安静,战俘军士兵面面相觑,李顺终于还是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气愤,“将军刚才所说可是当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我不会再逃了我错了总裁[放课后的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