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两个美女互相摸对方奶头, 总裁的小妖精孟轻轻全文免费阅读

绿衣少女看向古麟的目光早就变得惊疑不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要知道,这里可是又五六千伤员需要治疗,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岁的样子,怎么可能修为如此的强大!


    绿衣女子脑子在急速转动的同时,古麟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单手一推,水球高高飞入空中。


    向天空一指,就听古麟轻轻喊了一声:“爆!”


    嘭


    水球从中间爆开,无数的水滴如仙女散花一样向四周洒下,为重伤以及轻伤做了治愈的古麟此刻用的便是大范围的治愈甘霖!


    水雾与水滴从天空落下,落在所有人的头上脸上,古麟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如果不是吸收了冰水之泪,又成就了冰水纯净之体,古麟想要使用这样一个虚灵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冰水之泪让古麟使用虚灵术的消耗大幅度减少,同时体质的改变也让古麟使用出来的水属性虚灵更加纯粹,品质更高。


 文学


    使用这样一个虚灵术,也对古麟的消耗极大。


    古麟盘膝而坐,轻声说道:“剩下的事情就要劳烦姑娘了,我需要尽快调息,恢复一些实力。”


    “嗯”绿衣女子深深看了古麟一眼,道:“公子休息即可,我会尽力的。”


    从戒指重取出一枚六级冰系灵石,古麟开始吸收恢复,绿衣女子则开始为那些重伤的战俘治疗。


    来到一名刚刚被古麟水球治愈过的士兵身旁,绿衣少女输入木系虚灵,仔细感知对方的身体情况。


    在这位士兵的身上,她立刻感觉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水元素气息,可以明显感觉到,那水元素正在恢复着这个士兵的身体。


    再检查士兵伤口,绿衣少女发现士兵的伤口同样有浓郁的水元素滋养,不过这水元素的治愈效果更多的是恢复,比起她的木属性虚灵,治愈效果似乎就要差一些了。


    不过想到古麟一次就治愈了这么多人,她还是不免乍舌,如果是她,恐怕耗尽所有虚灵最多也就能治愈这里的十分之一。


    “浸木春风。”绿衣少女低声轻语,将虚灵缓缓注入士兵伤口,奇异的一幕发生了,那伤口竟然在木虚灵的注入下,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正在治愈着。


    绿衣少女猛的呆住了,她看着那正在治愈的伤口,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对于自己木虚灵的功效,她比谁的清楚,她的浸木春风虽然可以治愈外伤,可是却需要时间。


    治愈伤口的速度至少也比现在慢十倍以上,而这种快速治愈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因为之前这个伤员受到了谁虚灵的滋养的原因吗?”绿衣女子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在闭目盘膝而坐的古麟。


    这时,痛吟声打断了绿衣少女的思路,她看向被治愈的伤员,只见这个伤员紧咬牙关,痛的冷汗直流,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她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轻声安慰道:“坚持一下,你不用担心,疼痛是因为你的伤口恢复的太快了,很快你就能好起来的。”


    “谢,谢谢”冷汗直流,伤员紧咬牙关说道。


    绿衣少女向他点了点,而后向下一个重伤的伤员走去。


    运用浸木春风的木属性治愈术,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了另一个伤员的身上!?


    绿衣少女用她的虚灵术治愈过很多人,对于自己虚灵术的效果和时间都是极为了解的,看到现在的情况,她已经可以确定,这绝不是偶然。


    这种超乎寻常的治愈效果一定与那个会水系治愈术的少年有关!


 第三零二章追兵


    天地战记第三零二章追兵天蒙蒙亮的时候,古麟睁开了眼睛。


    经过一夜的治疗,这些被救出来的九夏战俘被治愈了九成,一夜调息,古麟也恢复到了极佳的状态。


    这当然要感谢北寒军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同样也要感谢那位身穿绿衣的木属性灵修。


    起身来到绿衣女子声旁,她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从眉宇之间可以看出坚毅之色,古麟可以看出绿衣女子已经极为疲惫。


    女子并没有注意到已经来到近前的古麟而是继续用木属性虚灵为那些重伤的伤员继续治疗,这不由让古麟对这位美丽女子多了一些敬意。


    “还没请问姑娘尊姓大名?”犹豫了一下,古麟还是问道:


    绿衣女子回头看向古麟,“我叫木灵樱,你呢?”


    “我叫竹青竹。”想了想,古麟回道。


    看到古麟迟疑,木灵樱眉宇微动,显然有些不快,不过很快她就平静的说道:“竹将军有何见教?”


    “不敢。”古麟道:“我看木姑娘有些累了,不如我为你施术恢复一下?”


    一夜治疗,木灵樱虚灵几近枯竭,要不是因为木属性虚灵自身就能自行补充恢复,她恐怕就要虚脱了,刚才不觉得,此刻听古麟一说,她才发现精神力透支,有些头晕,而且身体也有些乏力。


    不过木灵樱是要强之人,她摇了摇头道:“谢谢,不用了,我自行调息恢复一下就好。”


    好心被拒绝,古麟并不生气,微微一笑,道:“那木姑娘就先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四下看去,古麟这才发现,此刻所有战俘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有感激、有敬佩、有惊讶,还有逃出生天的喜悦。


    这些九夏战俘受伤的已经被治疗的七七八八,全都像是重新被焕发了生机,看到了希望,而那些疲惫不堪的则在昨天的治愈甘霖下彻底的恢复了过来。


    虽然大伙依旧衣裳褴褛,甚至大多数人赤果着上身,不过整个部队已经面貌一新,对于这位昨天在战俘营救出他们的九夏少年将军,内心更是充满了感激。


    突然有人单膝跪下,向古麟大喊一声:


    “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更多的人向古麟学着那个士兵的样子,单膝跪地向古麟行礼。


    “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受到大伙感染,在北寒战俘营这些受尽凌辱和欺负的九夏士兵们全都向古麟行礼。


    突如其来的下拜,让古麟有些不知所措,他大声喊道:


    “你们这是干什么?”


    连忙走到一个跪地士兵的面前,将他扶了起来,而后古麟运转真元,大声的说道:”都起来,大家不必如此,我也是九夏国一员,救你们本也是我的职责,你们受苦了。”


    听到古麟的话,立刻就有人想到了战俘营非人的待遇,愤怒痛苦的情绪再次蔓延起来。


    这是,钱老三从远处跑了过来,昨天夜里他与孙老二自觉带人在外围放哨,以防北寒偷袭,看到钱老三急匆匆的跑来,古麟心中微微一沉。


    “怎么了?”古麟问道


    钱老三沉声道:“将军,有支北寒骑军向这边来了。”


    凝神仔细倾听,古麟听到了远处有马蹄声传来。


    古麟的表情变得凝重,战俘军被救出来之后一路逃窜,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从战死的北寒军身上拿到了武器,大多数人都是手无寸铁,至于保护身体的铠甲那就更少了。


    虽然现在大部分都被治愈了,可是如果北寒骑兵真的冲杀进来,那肯定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没有装备的战俘军很难组织起有效的反抗。


    “将军,现在怎么办?”


    所有人再次看向古麟。


    环视一周,迎着大家热切的目光,古麟平静的说道:“组织所有人向北逃走,即刻行动,孙展你带人开路,钱锋随我断后,先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是!”随着古麟一声令下,战俘军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大多数人本就是九夏士兵,况且面对现在这种生死关头,求生的愿望驱使着他们迅速团结起来。


    来到木灵樱的身旁,古麟不得不打断她调息恢复,“木姑娘,后面来了北寒追兵,我们恐怕要继续向北,逃离此地。”


    “嗯。”木灵樱应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古麟知道木灵樱调息的时间肯定不够,他有些担心的问道:“木姑娘恢复的怎么样?”


    秀眉微蹙,木灵樱抿嘴道:“时间太短了,大概只恢复了一成左右。”


    “情况紧急,一会儿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还是我助姑娘一臂之力吧。”运转天水治愈术,古麟伸出手指,点向木灵樱的眉心。


    虚灵化成的治愈之水如一缕清泉流入木灵樱眉心之中。


    一股纯粹的冰凉气息从眉心流入身体,木灵樱立刻感觉灵海活跃了起来,她的木属性虚灵在古麟治愈之水的作用下,正在迅速的恢复着。


    这种感觉就像是干涸的树木突然得到了雨水的滋润,甚至不需要刻意的控制,就能自然而然的融入她的灵海之中,滋润着她的灵海。


    而且这治愈之水之中蕴含着极为纯粹的水系能量,让她疲惫的身体也同时在迅速的恢复着。


    这种恢复速度是她自行调息恢复的十倍不止!


    感受着灵海的变化,木灵樱的美目之中忍不住露出了震惊之色,昨夜的治愈时,她已经在伤员身上看到了那种超乎寻常的治愈效果。


    可是现在,这种超出认知的恢复效果竟然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身上,那就意味着,这种特殊的情况真的与对面那个修炼水系虚灵的少年有关。


    “怎么了?”看到木灵樱有些异样的目光,古麟加大了虚灵的输出,低声道:“谨守心神,你是木系灵修,水能生木,如果能将水系虚灵导入灵海,应该会让你的恢复速度更好一些。”


    “嗯。”木灵樱脸颊微红,就这么一会儿时间,木灵樱感觉到了虚灵和身体已经恢复大半了,“竹将军,我差不多可以了。”


    古麟有些差异的看着木灵樱,“这么快?”


    木灵樱点了点头,“多谢竹将军,我确实恢复的差不多了。”


    “哦。”古麟收回了虚灵,看了一眼珍珠,道:“我们发现了北寒骑兵,可能是追兵,我现在要带人去断后,等会儿如果有变,还请姑娘帮我照顾一下珍珠,可以吗?”


    木灵樱点头道:“将军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多谢。”古麟一报拳。


    回身,古麟带着钱锋所属的队伍迎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第三零三章冰雪风暴


    天地战记第三零三章冰雪风暴商傲一直是北寒狼骑的正统领,这与他的出身无关,虽然他是当今北寒皇后的亲弟弟,不过,他从未认为这个身份对他有任何影响。


    北寒大将之中,除了姬动与姬芳两位老将军,他再也没有看的上眼的,甚至就算是姬培玉,在商傲的眼中也不过如此而已,更不必说别人了。


    五千人的北寒狼骑军他一直率领一半,并非他没有统军的能力,而是,他一直认为兵在精,而不在于多,而且,商傲并非是一个野心很大的北寒将领。


    两千五百狼骑军,对于商傲来说,这是刚刚好,一直以来,商傲对于与他一起率领狼骑的另一位雷蒙将军就不太看的上眼,主要原因当然是雷蒙太喜欢独来独往,对于这个独狼,商傲其实一点都不喜欢。


    不过,当雷蒙战死下易城的战报传到他这里,他还是震怒了,不是因为雷蒙,而是在这一战中,狼骑的表现实在让他蒙羞。


    商傲自认为北寒的狼骑军一点也不比大名鼎鼎的北寒冰锋铁骑差,可是在这一战中,狼骑军被刻在了耻辱柱上。


    雷蒙所率领的狼骑军,竟然被对手一次冲锋就给击穿了,这也是这一战中最大的败笔,而后,在下易城下,更是毫无做为,雷蒙竟然被对方一招斩杀,溃败的狼骑军竟然还冲散了自己的友军。


    这种羞耻感,让商傲感觉就像被架在火上炙烤,让他浑身难受,一刻都不得安宁。


    他发誓要为雷蒙报仇,他一定要在战场上击败那支名叫黑麟铁骑的部队,为狼骑军正名。


    昨天夜里,他接到了一份战报。


    看到战报的时候,商傲彻底的震怒了,要知道,战俘营统领商丘与商陵这两个小子可都是商傲的侄子。


    说是侄子,其实他们年纪相差并不大,可以说商家兄弟就是商傲看着长大的。


    可是,战报上说九夏一支几十人的小队竟然潜入北寒腹地的战俘营,不但就走了九夏战俘,而且他的两个侄子双双战死。


    悲痛之余,商傲怒火中烧,商傲当场暴怒,连夜带着狼骑军就像北方而来,他发誓要将这支小队以及所有战俘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可是来到战俘之后,商傲却发现了一件让他更为愤怒的事情。


    北寒大军主将姬培玉竟然下令放战俘军进入北地,并不准备调遣大军将起围剿,而是放任他们大摇大摆的向北宁方向而去。


    虽然说,北宁方向有北寒重兵把守,可是,如此放任敌人离开的命令商傲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而同时,商傲又接到了一份大将军的调令,让他放下一切行动,全速向北宁城的厚土坡集合。


    商傲冷冷一笑,当着传令兵的面,便将调令与书全都撕成了碎片,而后传令,“狼骑军全军追击,将战俘以及九夏小队全部就地格杀勿论,不接受投降。”


    一声令下,两千五百狼骑军就像是疯了一样,向战俘营消失的方向展开了全速追击。


    商傲誓要将害死他两个侄子的人碎尸万段,一路冲杀,在天亮的时候,他的斥候终于找到了战俘营的行踪。


    商傲立刻带领人马向这边杀了过来,他知道,前面是一群连装备都没有的俘虏,而这些俘虏大部分都是伤痕累累的废物。


    以他的狼骑军,杀死一万多手无寸铁的残废那和杀死一万头猪并没有太大区别。


    况且,商傲还是战力超过商家兄弟的武修,虽然同样是元宫境巅峰的修为,不过,商傲的实力更强。


    而此刻,怒火已经让商傲失去了理智,他心中认定,这支来救援的九夏小队肯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卑鄙手段才能杀死商家两兄弟。


    这也是让他怒火中烧的另一个原因。


    因为在商傲的心目中,商丘与商陵两兄弟虽然修炼天赋极高,可是智商却太低了,很容易中了敌人的圈套,卑鄙的九夏人肯定是动用了什么见不得人多恶手段。


    终于,商傲看到了像蚂蚁一样想要逃走的战俘,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当然商傲夜看到了战俘营断后的一支队伍,目测这支装备不齐的一千多人的步兵小队,商傲冷冷一笑,他选择了忽视。


    这种忽视也是正常的,因为一支冲杀起来的骑军对于一支装备不齐步军来说,那就好比狮子面对绵羊。


    况且,狼骑的人数远比那支小队多了一倍,这种情况那就是一大群狮子面对比他们少一倍数量的绵羊。


    就听商傲大喊一声,“狼骑听令,随我冲杀,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看着冲杀而来的狼骑军,古麟冷冷一笑,眼前冲杀而来的骑军装扮与造型让古麟感觉颇为熟悉。


    “是北寒狼骑军。”钱老三的声音传入了古麟的耳朵,古麟点了点头,低声道:


    “准备战斗。”


    “是,将军。”面对古麟这个毫无意外的命令,钱老三双目透出杀机。


    可是身后的这一千多的战俘小队却全都呆住了,他们面面相觑,如果不是顶在最前面的少年将军依旧稳定的站在那里,他们恐怕就要一哄而散了。


    少年将军并没穿着大将军的铠甲与大氅,而是依旧穿着北韩斥候的军服,看上去有些滑稽。


    因为银白紧身衣服的包裹,他有些瘦弱的身体从后面看上去显得更加单薄,如果不知道,甚至会担心这个少年会被大风给吹走。


    这些还有战力的战俘听到奔驰而来的战马的铁蹄声轰隆隆作响,震得他们的心和腿都在剧烈的颤抖。


    这战能打吗?


    这与送死有区别吗?


    一千多没有装备的步兵要与两千多骁勇善战的骑兵展开正面厮杀?!


    这不是疯了吗?


    那位少年将军不是让大家在这里送死,而为逃遁的战俘争取时间吧?


    可是,想到前方那个无畏身影和他昨天创造的奇迹,他们还是没有逃跑。


    因为现在想逃,已经来不及了,他们都是战场老兵,两条腿的步兵想要跑赢四条腿骑兵,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现在逃命,那只会死的更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两个美女互相摸对方奶头, 总裁的小妖精孟轻轻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