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扶着他的巨物深深贯穿# 短篇H文乳

 姬动的声音突然变得悠长带有魔性,“烛龙之目,幻魂之术”


    烛龙眉心的巨大眼睛突然射出摄入的红色光芒,红光照在添香眉心,渗入眉心之中。


    就见添香的身体亮起红光,握住双眼的双手慢慢伸开,身体缓缓飘起,被红光摄入空中。


    姬动轻轻说道:“添香,睁开眼睛。”


    一丝红光从添香的双目之中亮起,添香就像是被控制了一样,缓缓睁开闪动着红光的眼睛。


 文学

    “很好,添香,你可认识白雪?”姬动试探的问道。


    添香抬手指向白雪,缓缓说道:“她就是白雪。”


    “很好。”姬动嘴角带笑,“那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可以吗?”


    添香道:“可以。”


    姬动道:“你来北地下易城做什么?”


    “我是来找人的。”


    在姬动的幻魂之术的控制下,只要姬动发问,添香就会回答。


    “你来找谁?”


    看到眼前诡异的画面,大帐之中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影响了姬动施术。


    “我来找古鸣。”


    “古鸣不是战死了吗?你怎么还来找他。”


    “他不会死的,我不相信,他一定还活着。”


    “你为什么坚信他还活着?”


    “因为,因为,我喜欢他,我不想他死。”


    姬动玩味的一笑,“你能告诉我,古鸣是不是他的真名?”


    听到这个问题,添香抗拒的摇了摇头,再次咬住了嘴唇。


    姬动眼睛微咪,烛龙之目的红光越发闪亮,“你不用担心,你和他都不会受到伤害,告诉我,古鸣是他的真名吗?”


    添香双目眼中的红光更加闪耀,她缓缓说道:“不是。”


    姬动狠狠说道:“既然不是,那古鸣是谁?他的真名叫做什么?”


    一滴鲜血从添香的嘴唇滴下,此刻的添香已经咬破了她的嘴唇,姬动追问道:“古鸣是谁?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


    “他是”添香身体突然颤抖起来,他似乎非常抗拒这个问题,可是最终在姬动的控制下,还是说出了他的名字,“古麟!”


    “古麟!”大帐之中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来!


    “古麟,那个古家的废物!”


    “这,不可能!”身为北寒大将军的姬培玉不可置信的看着姬动,“这是假的,那古鸣的战力如此强大,能够击杀如此多的北寒猛将,就连元宫境巅峰的姬芳也是他杀的,他怎么可能是那个废物装扮的?”


    添香浮在半空中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


    “嘘”姬动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大帐内的人们立刻全都闭上了嘴巴。


    “添香,你说你喜欢古麟?你怎么会喜欢一个废物?”


    “他不是废物,在我心中他就是英雄!”


    “添香,我听说他好色如命,你喜欢他,怎么不直接勾引他?”


    添香脸颊羞得通红,“他不是好色之徒,那是大家都误解他了,他是一个正人君子,他知道我喜欢他,可是他从未对我做过任何非分之事。”


    大帐中的所有人全都静静的听着,他们得眼神代表着他们现在有多么得震惊!


    姬动继续问道:“古麟修炼真元或者虚灵吗?”


    “我不知道。”添香微微摇头道:“不过我听茹诗和红妆她们说过,他不但修炼真元,而且修炼虚灵,修为远超大家的想象!”


    “灵武双修!”姬培玉再也忍不住了,他握紧拳头,“古鸣就是古麟!是他在战场上杀了姬培瑾的!”


    老姬此刻再也坐不住了,他杵着拐杖站起来,她似乎想到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她眼中全是狠厉之色,“姬动,你再问他,这古麟是不是被我杀死的龙古?”


    烛龙之目红光更甚,姬动缓缓问道:“添香,古麟他是不是龙古?”


    就见添香摇了摇头道:“不是!龙古已经死了!”


    血姬吐出一口气,满意的点了点头,缓缓坐下,喃喃道:


    “九夏,九夏,还真是人杰地灵啊!危机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个人会站出来,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第二八九章我们现在就去救她


    天地战记第二八九章我们现在就去救她姬动缓缓收回真元,添香身体上红光渐渐散去,她缓缓落在地上,已经昏迷不醒,古麟应该感觉庆幸,他是龙古的秘密就连添香都不知道,所以,添香是真的以为龙古已经死了。


    看着软倒在地,昏迷不行的添香,大家久久无语,还在消化那个让他们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的消息。


    就在大家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周成突然站起身,开口大声说道:“真没想到,姬动将军今天竟然给我们带来这么一个震撼的消息,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周成立刻引起的大家的主意,只见他微微一笑道:“下易城战败,我有责任,不过那是因为我们不了解我们的对手,既然知道了古麟并非是废物,而黑军也不是毫无战力的杂牌军,我们就会正确的对待他们了,现在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周成微笑四周看去,“三日前,我们利用战俘,成功的将柳震龙的独女引诱出城,并切断了她的回城之路,并将她赶去了厚土坡,并将她围住,前日柳震龙再也坐不住了,他深夜出城,亲自带领一军去厚土坡救援,不过,我们早有准备,一路截杀,将他们父女重重包围。”


    “柳震龙父女无法突围,现在已经躲进了厚土坡森林之中,既然他们出了乌龟壳,我想用不了多久,就能将他们父女擒获,而且,北宁城中出了几个古族弟子之外,现在已经没有能作主之人,攻破北宁,指日可待。”


    “对!”姬培玉补充道:“我们只要拿下北宁城,下易城孤城一座,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


    “不过,现在还要与大家商议一下,我们该如何擒获柳震龙父女?又该如何攻破北宁城?”周成的眼中透出愤恨杀意,他森冷的说道:


    “还有就是,据最新消息,黑军不日就将到达北口,我们该如何歼灭他们,为下易城死去的将士复仇,为姬培瑾,姬芳等北寒将军报仇雪恨!”


    “什么?”柳成龙瞪大了眼前,急冲冲的问道:“兄长与月儿都被包围了,深陷厚土坡森林之中?!”


    传信侍卫急道:“是的,禀告柳将军,斥候来报,柳月儿小姐受了敌人诱敌之计,被北寒军包围,镇北将军出城救援却被切断了回城之路,如果镇北将军有失,那么北宁城危已!”


    “哎呀!“柳成龙倒吸一口冷气,“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月儿他怎么会出城呢?这可怎么办啊?”


    柳成龙关心则乱,一咬牙说道“不行,我必须马上出关救援他们,绝不能让他们出事。”


    听到柳月儿出事,古麟的眉头也锁了起来,想到柳月儿对他化身龙古的情愫,古麟内心一直很复杂,不过看到柳成龙急着要去救援,他连忙挡住了柳成龙的去路,说道:“柳将军且慢,救援之事重大,不可乱了分寸。”


    柳成龙道:“竹将军,他们身处险地,我必须马上出兵救援,还请你让一让。”


    古麟面带微笑,没有丝毫要避让的意思,“我也想要去营救镇北将军父女,不过此事还要从长计议。”


    “让开。”柳成龙行伍出身,做事最是果断利落,伸手向古麟推去。


    突然,他看到古麟瞳仁微缩,眼前一花,他的手已经被古麟抓住,一招推不开古麟,激起了柳成龙的好胜之心,他运转真元向前推去,低吼道:“让开。”


    突然,一股极致冰寒的气息从手掌传入,柳成龙打了一个冷战,从手臂开始,立刻感觉到真元流转不畅。


    柳成龙大惊失色,他可是元宫境中期的武修,运用真元的情况下,竟然无法推开一个少年!?


    反而有一种就连真元要被对方冰冻的感觉!


    “报。”


    就在这时,又一个通传侍卫跑了上来,不过这一次却是向任衡禀报的,“禀告任将军,外面有人求见。”


    任衡起身道:“来人可曾自我介绍?”


    侍卫看了古麟三人一眼,这才说道:“来人说,他是黑麟铁骑军机部副将苏宁。”


    “苏宁!”古麟正没有救援的主意,没想到苏宁来了,他大喜道:“快请进来。”


    任衡看了古麟一眼,想到眼前少年乃是古族族长的师傅,他可不敢违背了古麟的意思,连忙对侍卫道:“快去,将来人请进来。”


    “是。”侍卫小跑着领命出去,很快,风尘仆仆的苏宁被请了过来。


    走出房间,远远看到快速小跑过来的苏宁,古麟忍不住的会心一笑,苏宁也看到了古麟,大喜之下,突然加快脚步冲到古麟面前,双膝跪倒,以头抢地,沉重的说道:“将军,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我可找到你了。”


    “怎么了?”古麟立刻就觉察了苏宁的不对,他眼神微动,急问道:“下易城可是又发生了什么大事?黑麟铁骑怎么了?怎么你一个人会来北口?快起来说话。”


    “将军,”苏宁依旧双膝跪地,“香帮主,她,不见了!”


    “什么?”古麟愣住了,“她不是在夏都吗?怎么会不见了?”


    “是这样的,香帮主偷偷躲藏进沈剑的物资队伍,达到下口之后,香帮主收到古鸣战死的消息,他不相信,装扮成士兵带着丫鬟珍珠偷偷溜出下口,想要到下易城找你,可是,却失踪了,我们到处寻找,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我怀疑是被北寒军的斥候或者奸细给抓走了。”


    苏宁不敢起身,他清楚的知道香帮主在古麟心目中的地位,况且这次香帮主千里寻找古麟,那是怎样的情意深重的女子!


    虽然这事与苏宁无关,可是找不到添香,不仅是苏宁,就连黑麟铁骑全都非常自责。


    古麟握紧了拳头,紧咬牙关,添香对他的情意他怎么会不知道,早在一年前他就能清楚的感觉到了,而且添香与其它人都不同,添香喜欢的并非他化身的天才龙古,而是恶名远播的废少古麟。


    美人恩重,他却故作不知,因为他的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人人,可是现在,他突然感觉对不起添香。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苏宁抬起头询问,却又一次看到了古麟那让他熟悉坚定眼神。


    就是这个眼神,代表着前面勿论是刀山火海,古麟也会义无反顾的冲进去,看到古麟的眼神,心中忐忑的苏宁立刻便安心了下来,他知道,将军已经下了决定,他只需要跟着他的


    “这件事我知道了。”古麟轻声道:


    “走,我们现在就去救她。”


 第二九零章送她离开


    天地战记第二九零章送她离开爹,女儿对不起你。”柳月儿双目含泪,看着一脸凝重的柳震龙,忍不住的说道:“我带一队人马去引开他们,爹乘机杀回城去。”


    说完话,柳月儿就要带人离开,却被一把拉住,柳震龙瞪着自己的女儿,怒道:“胡闹,你想去送死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听劝告,非要出城?”


    柳月儿双目含泪低垂,咬着嘴唇道:“我看到了东叔,他就在斩首俘虏的最前面,我看他们防备不严,却没想到这会是一个圈套。”


    柳震龙眼睛微咪,看向树林之外,低声叹道:“森林已经被他们团团围住,可是北寒军还在增兵,唉”。


    “爹你放开我,让我去引开他们,北宁城没有你不行。”柳月儿眼神坚定的说道。


    “月儿。”柳震龙淡淡一笑道:“我决定出城的时候就知道,这次恐怕回不去了,他们有备而来,现在就算你出去吸引北寒军队,爹也是无法突围出去的了。”


    “可是,我们难道就在这里等死?”柳月儿急道:“北寒军一直不发起进攻,他们想要干什么?”


    “他们是想要围点打援,北宁城防御牢固,易守难攻,他们是想逼北宁城驻军出来决战,还好的是我出城之时已经下了死命令,勿论发生什么,驻军都绝不能出城,一定要死守北宁,等待援军。”柳震龙沉声道:


    “此刻北寒军还指望着驻军出城,所以暂时不会发起全面收缩,我们还有些时间,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养精蓄锐,等会儿可能会有一场大战。”柳震龙轻轻的拍了拍柳月儿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说道:


    “月儿,让你好好跟着你师尊修炼,你偏不听,非要来北地,你可知道,如果你出了意外我怎么和你娘交待。”


    “爹”柳月儿内疚的咬着嘴唇,”是我,做事太冲动了”


    “你知道就好,从小到大,你都是这个样子,在夏都没什么,有爹娘护着你,以后你得冲动性子必须要改改了,你是女儿家,迟早是要嫁人的,不要一天只会打打杀杀的。”柳震龙用手滑过柳月儿得长发,柔声道:


    “月儿,如果我这次回不去夏都,你要好好照顾好你娘,你娘可不能没有你。”


    “爹,你在说什么?”柳月儿不解的看向柳震龙,后颈一阵疼痛,立刻眼前一黑,软倒了下去。


    “月儿,你别怪爹。”柳震龙向亲卫招了招手,“去找一身斥候的衣服过来,帮月儿套上。”


    回身看向副将,柳震龙沉声道:“杨普,你去换一套斥候的衣服,等会我会带领本部人马向北宁城冲杀,你找准时机,带小姐向北口逃遁,月儿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将军。“杨普猛地双膝跪下,“你让别人带小姐走,我与将军出生入死,这个时候,你让我走?”


    “杨普啊!正因为我们出生入死,我才把月儿的性命托付给你。”柳震龙低声道:“因为别人,我不放心啊。”


    “等会儿如果月儿转醒,你就告诉她,你们是去北口求援,你就说柳成龙一定会派兵过来救援,而我就在这里等她找来援军,这样,她才会同你一起赶赴北口,不过”


    柳震龙温柔的看着昏迷不醒的柳月儿,“你到了北口,找机会告诉柳成龙,让他死守北口,等待援军,绝不能发兵救援。”


    “将军”杨普还要再说什么。


    柳震龙正色道:“这是命令!”


    一挥身后大氅,柳震龙背过身去,“你随我征战多年,还不知道我的脾气?怎么?翅膀长硬了,敢不服军令了。”


    “将军!”杨普双膝跪地,看着柳震龙依旧笔直且坚毅的背影,眼中升起水雾。


    突然,他猛地以头抢地,高声道:“将军,小姐我定会将她送到北宁,之后我便回来找将军,到时候再与将军并肩作战,同生共死!”


    在柳震龙所处森林的不远处的厚土坡山梁之后,有一处人工开凿的洞府,洞府之中有两名男子。


    其中一人相貌英俊,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五官俊朗,剑眉星目,他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眼神之中似乎带有一种看透世事的超脱感,用丰神如玉也不足以形容他的气质风采。


    男子身穿白色儒衫,手持折扇,正端坐石台之上,微笑着看着对面的魁梧男子,这人竟是送给古麟黑白阴阳令的百盟使者了凡。


    而他对面的魁梧汉子正在把玩着手中的一对金色石球,那一对石球在他手中转动,散发着微弱的铭光芒,这对石球竟然是一对元器。


    就听魁梧汉子说道:“了凡道友,我接这百盟追杀令是为了奖励,你阴阳宗那么富有,富可敌国,你身为阴阳宗长老,怎么也会来跑来做这么辛苦的事情?”


    “蒙罡道友,也不瞒你,我曾在夏都遇到一个小辈,这小子天赋不错,便是到了我们圣武国也算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亲赐黑白阴阳令给他,让他有机会到圣武国找我,可恨的是,我收到消息,那血影门的瑶痴,竟然敢亲自出手将其斩杀,这是明目张胆的与百盟做对。”


    英俊男子面容稍冷,“血影门瑶痴如果没疯的话,她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我倒想看看是谁在背后撑腰,还有就是,我阴阳宗的黑白阴阳令也不是凡品,我借此机会过来顺便收回此物。”


    蒙罡呵呵一笑,“了凡道友,你说血影门隐匿北寒国,血姬瑶痴与冰极私下联系,结成同盟,要干预北寒与九夏的王朝之争,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了凡微微一笑,“我接下百盟追杀令的时候,曾经与圣武座下顽石道友会过一面,是顽石道友与我提起此事,他还非常隐晦的提醒我,似乎在血影门的身后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隐藏势力,要与百盟抗衡,让我务必尽力查明此事。”


    “与百盟抗衡?”蒙罡哈哈大笑起来,“我就不相信了,这圣武大陆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想要与圣武百盟对抗,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了凡眼神微动,不动声色的说道:“我听顽石道友的意思,这个隐藏势力的实力绝对不能小觑,而且蛰伏多年,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啊。”


    “什么?”蒙罡微微一愣,依旧把玩着手中石球,“了凡道友的意思是,他们不简单。”


    “是的。”了凡微微一笑:“不只是不简单,而且恐怕背后还有神皇境强者存在,所以,我才会提议我们在此地守株待兔,先看看情况再说,北地这场大战,宗门已经卷入其中,随着战斗的升级,恐怕瑶痴与冰极也坐不住了,到那时,我们出手将他们击杀,名正言顺。”


    了凡眼神深邃,继续道:“如果贸然进入北寒国领地,我还真有些担心他们背后的神皇境强者出手,你我联手虽然不惧,不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扶着他的巨物深深贯穿# 短篇H文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