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男朋友在教室做好爽 :学霸被学渣挤在墙上男男

 闲修道术静修棋。


    莽莽山野不知期。


    自古山中无岁月,对闭关的张恒来说也是如此。


    一晃。


    六年过去了,当年被他带回来的小丫头赵蕊,已经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张恒也已经三十出头,从民国投机者,变成了有道真修。


    “时光剑...”


    张恒勤修法力。


    在无数大药的堆积下如今已经从合道境初期,抵达了合道境圆满。


    只是相比法力上的提升。


    道术上的提升无疑要难得多。


    对其他人来说,时间只过去了六年。


    可张恒有梦术,现如今,现实一年,梦中便是百年。


    六年过去了,梦中数百年间。


    求道梦幻,借假修真。


    张恒却始终卡在门口,没办法踏出那临门一脚,参悟出时光之剑,剑开万古。


    “我吞服过腾飞火枣,紫色仙参。”


    “在仙药的加持下,冰肌玉骨,资质绝佳,已是人间第一流。”


    “在悟性方面,虽然我本身的悟性一般,可有菩提子加持,也算是上上之选。”


    “可我花费数百年,也没能从黄天术中参悟出时命之道来,这要是换成普通人,不,就是将黄天术拿给一位真仙,非天资超绝之辈,千百年间也得一无所获吧。”


    命运天故。


    时空称王。


    张恒有感觉,自己只要悟出时光之剑,于人间境便可以逆战真仙。


    可这一步真的好卡。


    让他不由有些迟疑,现在法力圆满,境界已足,是该直接飞升,以真仙境和中千界去参悟黄天术上的时命之术,还是再等一等,暂缓飞升,于人间界内完成这一创举,博一个千年不遇之真修。


    咚咚咚...


    正想着。


    宫楼中,响起了做早课的晨钟。


    张恒静极思动,走出闭关地,在茅山道宫内闲转起来。


    入眼。


    六年不出,茅山道宫又有了变化。


    一路所过,他见到了很多少年道士,这些人不过十五六岁,一路嬉戏打闹着往早课殿去,欢声笑语,将整个茅山道宫都映衬的年轻了许多。


    “江山代有才人出...”


    张恒的目光中好似倒映着山河,喃喃自语着:“一代新人换旧人。”


    轰!!


    剑光冲横,直入云霄。


    天空中,好似有银河流淌,而在这条河流中,倒映着无数年轻面孔。


    张恒刚看到一人。


 文学

    只一眨眼,此人便从少年化为中年,再眨眼,中年人又步入了老年。


    几息之间。


    在时光长河的倒映下,张恒便走马灯一样,看完了此人平淡又无趣的一生。


    当他看着此人老年体衰,缠绵病榻。


    临行前,与家人交代着后事,而躲在门口的小孙子,满脸的不理解,思索人为什么会死时。


    张恒便明白。


    这是一个轮回。


    当年,躺在床上的这位老人,何尝不是一个小孩。


    他也曾躲在门口,看着亲人的逝去。


    现如今,轮到他了。


    变了吗?


    变得是人,不变的是这件事。


    如此反反复复,便为人间轮转。


    刷!!


    一道剑光从九霄落下。


    直入张恒眉间。


    张恒闭上双眼,静静的感受着。


    许久后,低语道:“一悟可抵千年功,时光之剑,成矣。”


    踏踏踏...


    听到外面的动静。


    徐真人,九叔,摘星道人,四目道长...


    一众长辈领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弟子,从早课殿内涌了出来。


    看到张恒,众人当即在脸上洋溢出笑容,开口道:“阿恒,你出关了。”


    张恒脸上挂着笑容。


    点点头,又将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


    看了一圈,发现都是生面孔,忍不住疑问道:“秋生他们呢?”


    “秋生啊!”


    九叔回答道:“天恒府那边出了个邪修,秋生带人去剿灭了。”


    “嗯?”


    张恒楞了一下。


    时间,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


    当年那个被他用请神术,打的上蹿下跳的毛头小子,现在也是别人口中的师叔,可以独当一面了。


    时间,真的好快。


    好不留情。


    “师兄...”


    人群中。


    一名二八年华的少女,一脸欣喜的看着张恒。


    张恒也回看着她,片刻后突然问道:“赵蕊,你可想回家看看?”


    赵蕊愣了下。


    来到黄屠界六年了,刚来时,她想家想的整夜哭,师父摘星道人只能哄她,给她讲故事哄她入睡。


    现如今,她也是别人口中的师姐了。


    相比近在眼前的道观,父母与老家的样子是那么模糊。


    “走吧。”


    阔别六年。


    张恒带着赵蕊再次返回了聊斋界。


    结果到这里一看。


    昔日的闵王府,此时早已被拆除。


    一问。


    原来早在三年前,天禧帝在开封病重,闵王便打着有人毒害陛下的名号进京了。


    几年下来,如今的闵王已经成了皇帝,不再是当年的落魄王子。


    “母亲...”


    皇宫大内。


    赵蕊见到了昔日的静王妃,如今的静贵妃。


    只短短六年,静贵妃便老了很多,虽然看到昔日女儿很欢喜,可眼眸深处依然隐藏着些许哀愁。


    “母亲你怎么老成这样了。”


    赵蕊心疼的握着母亲的手:“您今年还不到四十啊。”


    静贵妃笑容苦涩,只是摸着赵蕊的手,怎么也不舍得松开。


    赵蕊看在眼中,疼在心里,问道:“母亲,父亲有多久没来看你了。”


    静贵妃只道:“不能叫父亲了,要叫父皇,皇宫里规矩大,可不能乱了称呼。”


    赵蕊默然。


    临行前。


    赵蕊问静贵妃愿不愿意给她一起走。


    静贵妃没有说话。


    赵蕊上面还有个哥哥,眼下朝廷正在商议封王之事。


    她身为母亲,这时候要是失踪,儿子的王位可就没了。


    还有一点。


    封王之后便会开府。


    万一封地远一些,京城里没人帮着照应,很容易被小人攻讦。


    对赵蕊,静贵妃是疼爱的。


    可赵蕊不管怎么说,十几岁被带走,一晃已经是六年过去了。


    相比赵蕊,自然更疼留在身边的儿子多些。


    “还去见你的大哥和父皇吗?”


    “不见了,我这父皇乃是真帝王,而我大哥,一如我父皇当年,甚至犹有过之,见了又能说什么?”


    赵蕊看着皇宫,突然向张恒问道:“师兄,您要去见什么人吗?”


    “我啊!”


    张恒笑着摇头。


    燕赤霞已经出游海外了,法海说不得也飞升了。


    其他人,还见什么。


    刚才在静王妃宫中,他可是听说了。


    眼下的杨盘,已经成了英武侯,骠骑将军,武英殿大学士。


    烈火油烹,红得发紫。


    而恒真道那边。


    据说跟藩王打的火热,眼下闵王虽然已经登基称帝,可他的兄弟们并不甘心。


    一个个摩拳擦掌,靖难只在朝夕。


    在众人心中,他已经是过去。


    过去的人,还回来做什么。


    劝君饮尽一杯酒。


    西去阳关不回头。


    归去。


    归去。


    张恒轻轻的来,轻轻的走。


    不带走一片云彩。


    又三十三日。


    张恒的道心越发圆满,闭关之处常有雷火盘踞,这是三劫将近的趋势。


    于冥冥之中。


    他知道三五日内,必有天劫降下。


    于是便找到了徐真人,言语道:“师父,弟子眼下飞升在即,不能在您身前侍奉了,我这十年来,没什么遗憾之事,非说有,唯有这几年闭关不出,与一众师弟们少了亲近,这样吧,我飞升那天,叫所有弟子前来观礼,我也没什么可留下的,就让我的飞升向世人宣告,新的时代已经到来。”


    徐真人生性洒脱。


    可此时,也忍不住垂泪:“你我师徒一别,不知此生是否还有相见之日。”


    张恒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虽然他很想告诉徐真人,不出意外的话,哪怕他飞升了,也能偷着回来。


    只是想想。


    师父很少有这么真情流露的时候。


    算了,先不告诉师父。


    回头多找点仙药回来,给他个惊喜。


    五日后。


    上万茅山子弟,都从四面八方赶了回来。


    连带着还有龙虎山,阁皂山,武当山,青城山,全真道一众道门前来观礼飞升。


    “来了!”


    人群中,有散仙低喝一声。


    下一秒。


    只见天空中乌云密布,开始有雷火翻腾。


    “茅山张恒在此,雷火风水不得放肆!”


    张恒抖擞精神。


    身上的无相天衣闪闪发光,不断有雷火咒文浮现。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雷旗,起。”


    “九天雷公将军旗,起。”


    “八方云雷将军旗,起。”


    “五方蛮雷使者旗,起。


    “三十六雷部众将旗,起...”


    张恒站在飞天台上躬身下拜。


    每拜一次,下方便有师弟扛起大旗。


    不多时。


    雷部诸司,众将的名号便被打了出来。


    众人定睛一看。


    天雷将军十二:神霄雷公、五方雷公、行风雷公、行雨雷公、行云雷公、布泽雷公、行冰雷公、行霄雷公、飞砂雷公、食粜雷公、伏魔雷公、吞鬼雷公。


    地雷将军十二:纠善雷公、罚恶雷公、社令雷公、发稻雷公、四序雷公、却灾雷公、收毒雷公、扶危雷公、救病雷公、太升雷公、巡天雷公、察地雷公。


    人雷将军十二:收瘟雷公、摄毒雷公、却祸雷公、除祸雷公、破祸雷公、破庙雷公、封山雷公、伏虎雷公、打虎雷公、灭尸雷公、破障雷公、管魄雷公、荡怪雷公。


    好家伙。


    再加上其余雷公,凡是雷部数的上姓名的存在,大多都在这了。


    刷...


    香烛一点,贡品一上。


    肉眼可见之间,天上的雷云便散了三分,当真是礼多人不怪。


    轰!!


    好似在埋怨雷部诸将的出工不出力。


    自然之雷从天而降,直接打向张恒。


    见到此雷,摘星道人幸灾乐祸的说道:“这小子还想不出力,看这自然天地之雷如何认他。”


    另一边。


    站在台上的张恒见自然之雷降下。


    当即掐诀念咒,乎喝道:“顺天,顺地,顺人伦,无相天衣,无相无我,出法衣...”


    呼!!


    无相天衣从张恒身上飞出。


    化为第二个张恒,瞬间引走了三分雷光。


    “天地悠悠,我心苒苒。”


    “请雷部诸将助我!”


    张恒踏罡步斗,手上的太平剑对着雷云一指。


    轰!


    瞬间有雷霆从左边打出,钻入右侧的雷云。


    这一下。


    天上的雷霆都顿住。


    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左侧的雷云,不依不饶的追着右侧的雷云打去。


    轰隆!!


    九天之上的雷云玩闹一阵。


    随后齐齐震荡,发了八道雷霆下来。


    众人定睛一看。


    这八雷各有名堂。


    专打神魂的紫府雷、擎天一柱般的玉柱雷、倒灌而下的灌斗雷、旋转而出的火轮雷。


    声音凄惨的啸命风雷、连续六波的六波雷、快速无比的飞捷雷、一触即爆的轰天雷。


    “茫茫天地,浩浩时光。”


    “出飞剑,时光之剑。”


    时光之剑,接引时光长河浮现。


    现身的时光长河,只一瞬间便吞下了八道雷霆。


    “咦!”


    见长河中,有无数众生挣扎。


    九天之上,有低沉声传来:“是时光之道!”


    众人抬眼看去。


    只见天空上霞光阵阵,霞云朵朵,自知这是有仙人观礼,齐赞道:“天地渺渺,道门长存,礼赞诸天一切道,一切师。”


    霞光内的仙人并未露面。


    谁也不知道观礼的是哪位仙人。


    所以礼赞的时候,自然不好点姓名,赞道,赞法,赞一切可为师,可教化众生之人便好了。


    “火劫来了。”


    雷霆过后。


    又有天火来烧。


    张恒所在之茅山,与雷部的关系亲近,与火部的关系就比较平常了。


    比不得天师府那边,历代天师应召入京,住的都是火神庙,天师一脉与火部众神好的跟一家人一样。


    “明心问道,火不加身。”


    张恒盘膝而坐。


    手持避火咒,口诵九字真言。


    天火降身,任由它去烧灼,只见一阵阵光波闪动,天火也不能奈他何。


    “是阁皂山的避火咒!”


    “这是不传之秘吧,他怎么会?”


    “人家不但会避火咒,连真言法都会,不信你听他念的是什么。”


    “不止呢,你看他身上的玉佩,像不像龙虎玉佩。”


    “还真像,难道这小子身兼三山法脉?”


    九天之上的观礼仙人。


    一时间也忍不住议论纷纷。


    结果没还讨论个一二。


    第三劫。


    心魔劫来了。


    “梦界,幻界,谁主沉浮。”


    “天魔,心魔,魔道何优?”


    张恒转换法印。


    左手结大梦印,一梦千秋。


    右手结变幻印,诸天一相。


    结完二印后,仍不罢休,念道:“悠悠黄天,何其幸我,请黄天护持。”


    轰隆!!


    梦界,幻界,黄天界。


    三界降临。


    这一下,九天上的仙真再也坐不住了。


    “茅山雷旗,阁皂山祝咒,龙虎山仙佩。”


    “轩辕圣王的轩辕剑决。”


    “陈抟的梦印!”


    “崂山的幻印!”


    “南华真人的黄天印!!”


    众仙家面面相视。


    张恒不是出身茅山吗,身上这是兼了多少传承。


    寻常修士,想求一家而入都不可得。


    好家伙。


    昔日苏秦,佩六国相印。


    张恒更好,一身而兼七家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男朋友在教室做好爽 :学霸被学渣挤在墙上男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