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乖,说你爱我; 官场征服丰满熟妇

  就连初入黑军的苏宁也与大家一样,想到古麟为自家老娘做的事情,他就心甘情愿的为古麟效命,至于古麟是怎么收服其它人的,苏宁虽然好奇,却也不好多问,总之,古麟在他的眼中是越发的神秘!


    他是灵修,而且修为不弱,否则不可能使用水系治愈术,苏宁自小苦读,见识自然不浅,他知道,能治愈身体的水系治愈术绝对没那么简单,据说一些灵宫境的灵修也做不到,可是,古麟又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更让苏宁诧异的是,古麟这几日的表现,他本以为古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纨绔公子,骑马赶路恐怕会很吃力,事实上就连元种境的苏宁都感觉到了疲惫。


    可是,三日观察下来,身体状态最好却竟然是他,只要从大伙休息之时,他还在到处奔走来看,就知道他不但一点都不累,而且还余力充足。


    有时苏宁就在想,这麟少帅的身体难道是铁打的,十八岁的他又是什么修为境界?而且他还有多少秘密没有被人发现?


    “麟少帅,你怎么从来都不休息?你难道真的不累?”苏宁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怎么又叫我麟少帅了?”古麟笑道:“苏宁,现在我是古鸣,可不是古麟了,进入了下口之后,可就不能再喊错了,不然会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告诉你吧,我不累,不但我不累,而且小黑也一点都不累,要不是看大军跑不动了,我真想一口气便冲到下易城去!”


    “哈哈哈哈”董老大魔性的笑声从山坡下传来,“麟少不累那是真的,我也早看出来了,可是我却是累的不行,我那匹战马早就跑不动了,要不是我一直用真元护着,恐怕早就跑死了,这三日,我的真元消耗还真是大啊!到了下口还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董老大,你也要记得,到了下口,便要称呼我为古鸣了。”古麟无奈摇头道:“而且,我就是古麟的事情除了少数几个人知道外,其它的士卒也都隐瞒吧。”


    “这我知道,这里不是没外人嘛。”董老大笑道:“看样子,麟少是真要亲自带领我们上阵厮杀了?”


    “你说呢?!”古麟哈哈一笑道:“有了小黑,我想跑慢点都不行,到时候董老大可不要掉队哦。”


    “麟少帅,身为一军统帅岂能以身犯险?”苏宁心中一惊,连忙劝道:“这恐怕不行。”


 文学

    “这里哪有什么麟少帅?”古麟笑道:“我说过了,我现在叫古鸣,来自北川古族,是骑军副将,你可以叫我古鸣将军,千万不用弄错哦。”


    “哈哈哈哈,我就喜欢麟少这点,有我们江湖中人的样子。”董老大豪迈的大笑道:“古鸣将军,等两军兵戎相见,你可敢与我上去冲上一阵?我们比比谁斩获的人头多?”


    古麟哈哈大笑道:“敢不从命?”


 第二一七章下口


    天地战记第二一七章下口九夏北地被环山包围,气候极寒,中年积雪,因而也被称作北川,在北川中部,又一个古族,是古家家族发源地,而这个地方因为位置处于北川中心,所以这里也被称为北川镇。


    事实上,北川镇并不大,不过这里之所以被九夏人记住了,那是因为这里又一个古老的家族,北川古族。


    古族世世代代在这里居住,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强者,他的有的走出了北川,也有的一直留在这片土地上,这里也是古麟家族之地。


    北川镇环绕在群山之中,有三条路能通行,一条通往夏都,一条通往下口,一条通往北口。


    下口与北口是两处险地,在群山之间有两条不宽不窄的道路,九夏武祖在这两处最狭隘的地方各建起了一个关卡,在这处险地,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而下口出去一百多里地便是下易城,同样,北口下去一百五十里地便是北宁城,这两处城池分别地处北地要塞,就像两颗钉子一样钉在那里。


    而城外便是一眼看不到边的冻土平原,所以想要攻入九夏,就必须先拔掉这两颗钉子。


    不过下易与北宁重重包围了,通往下易与北宁的道路自然也已经被北寒国的军队给封锁了。


    每天,白自立都会借着夜色偷偷离开下口,爬上北川高高的山峰隐藏起来,远远观察北寒国的动向,并且记录下来。


    身为下口斥候队的队长,他对北川的山川地貌了如指掌,通过观察,聆听,白自立往往能得到一些别人怎么也想不到的信息。


    看到烟尘散开,白自立心中一紧,他拨开岩石上的积雪,将耳朵贴在冰冷的岩石上,仔细聆听。


    “糟了,北寒国向下口增兵了?!”白自立目光闪动,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受到下易城的信息了,他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众不好的预感,“难道下易城被破城了,负责这个时候,北寒国为什么会向下口增补?难道下一步就要攻打下口?”


    “咦?!”白自立再次将耳朵贴到岩石上,突然,他猛地回头看去,顿时大喜过望,“援军来了!”


    他看到了从南方过来的一个黑点,不过,却看不出数量,白自立连忙收起东西,迅速返回下口。


    来到下口南门,白自立便看到了一个黑甲将军带着士卒正在进入下口,他忍不住向一旁的侍卫问道:“那来的援军?”


    侍卫高兴的道:“听说是夏都新军,名叫黑军。”


    “黑军?没听说过啊!”白自立眉头微皱,“可知道援军主将是谁?”


    侍卫摇了摇头,道:“我怎么会知道?你要去问李城守才行。”


    “好的。”白自立匆匆告别守卫,向城楼赶了过去,远远的便看到了下口城守李大天,这时,李大天正在与一个满脸胡须的黑脸汉子寒暄。


    白自立赶了过去,来到李大天身边道:“李大人,今天我察觉到北寒国似乎增兵了,都是骑兵。”


    李大天问道:“大概多少人?”


    白自立道:“恐怕有四五千骑。”


    “嗯。”李大天微微点头,道:“北寒国的消息很灵通啊,这恐怕就是为了专门堵劫我们的援军而来的。”


    “怎么了?”马征鲲察觉李大天的面色有些难看,连忙问道:“可是下易有什么消息传来?”


    “下易已经被封锁了三个多月了,我们也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消息了,来我来介绍一下。”李大天指向白自立道:“这位是我们的斥候队长,白自立,这位是黑军骑军正将,马征鲲将军。”


    “黑军骑军正将?!”对于编制极为熟悉的白自立面色古怪的看向马征鲲道:“九夏还有正将军吗?我怎么不知道?”


    李大天解释道:“白老弟,你有所不知,黑军乃是新建联军,由江湖帮派,宗门的子弟组成,所以,便不是正规官职,而是,黑军内部的一种军制称呼,简单点说,这位马帮主便是这只黑军骑军的统领。”


    白自立眼中失望一闪而过,他算是知道了,这只骑兵,只是一支杂牌军,这样的队伍带到北地来打战?!这不是来送人头的吗?


    就在这时,一位士兵拿着一支羽箭跑了过来,仔细看去,羽箭上插着一封书信。


    “城守,这是刚才北寒国斥候射上来的。”接过羽箭,撤下书信,李大天认真看了一遍,怒道:“真是岂有此理!”


    “李城守,这是怎么了?”马征鲲上前问道。


    “唉”李大天将书信递给马征鲲道:“马将军,你还是自己看吧。“


    马征鲲接过书信看了一遍,立刻勃然大怒,“这些狂妄的北寒人,竟然敢骂我们是缩头乌龟,还邀约我们黑军骑兵与他们明日会战。”


    马征鲲转身回头,走到一个黑衣黑甲的将军身边,把手中的书信递给了这个黑衣将军,白自立看了过去,便看到了黑衣将军牵着的一匹黑马。


    见到这匹黑马,白自立猛的一震,“这是!”


    “极品的汗血大玉宛马!这个黑衣将军是什么身份?竟然拥有一匹如此纯正的血玉宛马!而且,这马将军怎么似乎又是还要轻视那位黑衣将军?”惊讶之余,白自立眼中闪过疑惑。


    看完书信,黑衣将军把手中的书信递给了身后几人,等大家看完了,那个黑衣将军对马征鲲点了点头,说了几句什么。


    不多时,马征鲲大步走了回来,大声道:“今日我们黑军修整一日,明日午时,我们便出城与他们一战,还请李城守帮我们回一封书信,射还给他们。”


    “什么?你们明天要真要出城?”李大天劝阻道:“这是北寒的计策,可不能受他们摆布啊?!”


    马征鲲豪迈的说道:“无妨,我们本就是援军,既然他们想要试探我们,我们何尝不想试探一下他们,明日便与他们打上一场,试探一番,否则我们归宿下口险地,不敢出战,怎么去救援下易城?”


    “这。”李大天不好多劝,摇头叹道:“竟然马将军执意如此,我也不好多劝,不过,北寒人勇武,还请马将军与手下明日出战之时多加小心,如果不敌,便迅速撤回下口。”


    马征鲲笑道:“无妨,李城守明日且看我黑麟铁骑表现即可。”


    就见李大天与白自立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微微摇头。


 第二一八章黑军狂潮


    天地战记第二一八章黑军狂潮王贤在北寒国的一众将领之中,并不出名,因为他姓王,不姓姬,姬姓在北寒国代表了皇室,如姬动、姬芳也都是北寒国皇族。


    王贤只是北寒国此次兵伐九夏的十位主将排在末尾的,已入中年的他相较一些年轻将领而言,更加稳重老练,这也是姬培玉最为看重王贤的地方。


    此刻王贤远远看着那下口山道的出口,对身后的副将王护说道:“族弟,你说,那所谓联军的马征鲲真敢出来以我们一战吗?”


    王护拱手道:“王将军,这马征鲲既然打着援军的旗帜,总不可能龟缩不出的,我想,他今日应该会出来,不过想要大规模的以我们打战确是不太可能,极有可能只是试探,而我们,不也是想要先试试他们的底细吗?”


    王贤点了点头,道:“听说,这马征鲲竟然是一位元宫境中期修为的武修,如果他想要阵前与我们斗将,恐怕也只有我去斗一斗了。”


    “王将军,这马征鲲只是一个江湖上的武修,并非传承宗门之中出来的人,想来实际战力也不过与我相当,无需王将军你亲自出手,到时,我去会他一会,王将军在一旁仔细观察,如果可以,便带领骑兵伺机发动攻击。”


    “这样也好,”王贤点了点,王护也是元宫境初期的武修,而王贤也是元宫境中期武修,如果要斗将,确是也不怕这马征鲲,不过一项谨慎的王贤还是郑重说道:“你要多加小心,江湖汉子最擅长厮杀,如果不敌你便回撤,他要是敢追,你我二人联手将起斩杀最好,这所谓的援军听说都是马帮弟子,都是私兵,如果真能斩杀了马征鲲,这些援军也就散了,我们也算是立了一功。”


    “哈哈,想来这夏皇还真是笑话,让一纨绔少爷做新军统帅,这马帮帮主做一军统领,统领的确是私兵。”王护哈哈一笑,“一个行商帮主,带领一群乌合之众也敢到这战场上来,这九夏还真是无人可用了。”


    “嗯?族弟,战场之上,轻敌乃是大忌,这马征鲲虽然是江湖之人,不过到了战场上或许也勇猛非凡,总之,狮子搏兔也要用尽全力,而且,别忘了姬大将军给我们下的命令,所以,我们这次我们一定要打的漂亮,给这马征鲲一个迎头痛击!”


    白自立很郁闷,因为他被新来的黑军临时征召了,命令是李城守下的,因为在这北地,确实是没有人能比他更熟悉这里了。


    黑军来到下口之后,什么都没做,只是就地休息了,白自立只知道,那位所谓的黑军正将马征鲲与同来的几位将军,进入了一间小房间之中,颇为神秘的呆了整整一个晚上,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后来,马征鲲便向李城守提出要一个向导,一个对整个北地都几位熟悉的向导,李大天思来想去,这份苦差事就落到了他身上。


    原因嘛,就两个,一是这白自立确是对北地的山川极为熟悉,二是这白自立聪明,见机得快,自然跑的也快,事实上,李大天与白自立都不太看好这风尘仆仆赶来的援军,大战不必江湖厮杀,各种各样的因素都会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


    所以,李大天临走时还郑重其事的交代白自立,一但发现情况不妙,便要想方设法把这些新兵带回去,这些新兵冲杀或许不行,不过如果用来守城嘛,就没那么多的讲究了。


    在李大天看来,下易城与北宁城就别指望了,必然是守不住的,到时候,下口与北口两处要塞才是真正能够挡住北寒大军最为重要的基地。


    如果能将这些骑兵拉回去,重新训练为守军,那么守住下口的概率明显就要大得多,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不是!


    而且,援军要打,这一点他是无法阻止的,总不能告诉那马将军,下易城与北宁城都不管了,大伙守住下口即可,这样显然是不行的,传到夏都,那可是死罪。


    在白自立看来很多时候,人都是看不清现实,北寒国现在在整个北地投入的兵力就有十几万之多,而且还在有兵源源不断的向这边输送过来,而九夏现在所剩的兵力满打满算不过也就四五万人,与北寒国打了快一年时间了,就这北地一处,九夏国与北寒国的士卒也都战死了十几万人了。


    听说,那些战死的骸骨很多都来不及掩埋,就直接拖到荒郊野外,任由那些飞禽走兽吃的干干净净,战争就是一部吃人的机器,生于乱世的普通百姓,又是何等悲惨,白自立虽然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斥候队长,却是颇多感概。


    九夏现在两线作战,据说西陲边境与横武国之间的战事同样吃紧,即使这样三月前也还排了一支援军过来,听说带队的是大帅府长子,这批援军的到来,虽然也让下易的战局有了一些改观,不过,现在也掀不起什么浪花了。


    战争打到现在,自然也就无法指望再有正规的援军赶来了,除了像黑军这样的杂牌军,九夏已经无法再派遣正规的军队过来,这战怎么打?


    若有若无的跟在一众将军身后,白自立的目光经常会落在走在最前面的那位黑甲将军身上,那位黑甲将军用黑色方巾遮住了容貌,只露出两只眼睛,看不到容貌,年纪,只能隐隐看出身形。


    黑甲将军并不十分强壮,在战场上这样的身形算是偏瘦弱的,看上去有些单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乖,说你爱我; 官场征服丰满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