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陈嫣屈辱地狱小说——不准你去见其他男人

陈桑晚说不想坐公交,于是他们就打车回去。


    等车停在西苑小区门口时,她愣愣地跟着他下了车。


    “走啊。”陈东隅看她杵着不动,于是揽着她往前走。


    她见他轻车熟路的样子,呐呐问道:“我们是要见什么人吗?”


    “算是。”他偏头看她,眼神一深。


    直到坐上电梯,在802室站定时,陈东隅问她:“你做好准备了吗?”


    陈桑晚深吸了口气点点头,里面又不是洪水猛兽她怕什么。


 文学

    “不要紧张。”他揉了揉她的头顶。


    “别揉了。”她躲开他的手,怪罪地看了他一眼,“揉乱了怎么见人。”


    听了这话,陈东隅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


    那笑声冷不防撞进陈桑晚的耳朵里,低沉悦耳又不常听见,于是她沉浸其中忘了计较他这笑是为何而来。


    只可惜某人笑意收敛得太快,她还没听够,他就已经恢复如常了。


    然后陈桑晚眼睁睁地看着他从裤袋里掏出钥匙,插进锁孔中,旋转了两圈,打开了门。


    他朝她摆出了一个“请进”


    的姿势,磁性的嗓音里裹着笑:“欢迎桑桑来见我们的新家。”


    陈桑晚脚下仿佛定住般迈不了半步,她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室内一片明亮的光,而后不可思议地转头看着面前的哥哥。


    “吓到了?”他笑笑,却伸手半抱着她进了家里,“还说自己做好准备了。”


    直到他替两人换好鞋后,才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


    “你先缓缓,我去做饭。”


    又指着茶几上的东西对她说:“饿了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我尽量做快点。”


    “如果缓过来了,也可以先自己去参观一下。”


    陈桑晚呆呆地没有任何反应只会眨眼,他却觉得长大后的妹妹难得露出这副可爱模样,让他整颗心都变得跟海绵一般,软得能挤出水。


    和她交代完后,陈东隅朝厨房走去,也不知道他的话她能听进去多少。


    是的,陈桑晚根本没听进去,因为她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怎么就有小家了呢?哥哥是什么时候开始悄悄准备的?


    直到听见开放式的厨房里传来炒菜声,看到哥哥穿着围裙挥舞锅铲的样子,她才有一种真实感,这里真是他们的家。


    于是接受这个事实后的女孩开始打量起他们的家。


    厨房和客厅以吧台做隔断,用餐之余又颇有格调。


    客厅里没什么太多的家具,只有灰色的布艺沙发,黑色的茶几,镶嵌在墙上的电视机,以及下面的黑色电视柜。


    往外看去,是一个大阳台,和客厅相连,拉开窗帘便能将外面的景象尽收眼底。


    她站起来,看着铺满地面的泛着光泽的米色瓷砖,只觉得格外温馨,厨房客厅阳台,两处隔断点又用了黑色的瓷砖,不显单调之余又透着简约的设计感。


    再往里面走去,是两个卧室和一个卫生间。房间的大小和装修基本一样,只是一个衣柜大些,另一个有工作台。


    这个家不大不小刚刚好,带给他们温暖之余又提供了几分舒适。


    绕回到外面,陈桑晚一步步往厨房走去,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却局限在这个方寸之地中忙碌着,她鼻间一酸,眼眶陡然有些发红。


    她的哥哥,对她总是事无巨细,大到为她准备了一个家,小到每天准时准点一通关怀的电话。


    得兄如此,她除了倍加珍惜外,也想在以后多为他做点事。


    可眼下她最想做的就是给他一个拥抱。


    听到脚步声,陈东隅回头看了眼:“缓过来了?”


    一声轻“嗯”带着淡淡的鼻音,只不过被锅与锅铲相碰撞的声音掩盖了。


    直到她站在他身边,他细瞧了眼终于发现了她的异常。


    桑晚的眼睛很红,还冒着水雾,仿佛下一秒就要凝结成水珠落下来了。


    “怎么了?”他有些慌乱地关了火,想碰她又觉得自己满手油烟味会弄脏她,于是伸到半空的手又收了回来。


    “哥,我想抱抱你。”她摇摇头,吸了吸鼻子,仰头看他语声很轻地说。


    “现在吗?”


    陈桑晚点点头。


    他瞥了眼自己,除去身上的油烟味不说,围裙上还有水渍,实在不适合抱,于是柔声和她商量:“要不还是做完饭再抱吧?”


    “不要”她坚定地拒绝,难得无理取闹一回。


    于是陈东隅只好妥协了:“给我一分钟。”


    这一分钟里他快速脱掉围裙洗干净手,又拉着她走出厨房,站在明亮温暖的客厅里,他朝她伸出双臂,薄唇上扬着说了两个字。


    “来吧”


    陈桑晚闻言看他,此刻哥哥一双凝视着她的黑眸里缀满了繁星,眼角又折射进几分浅笑,一时间竟比头顶的灯光还要耀眼。


    被他所感染,她眨去眼中的水雾,也忍不住弯起唇角,投入他的怀抱里。


    当她的脸颊贴上陈东隅胸膛的那一刻,他自然而又默契地抬起手臂,圈住了她的腰背,开口的嗓音虽然有些无奈却透着掩不住的宠溺:“满意了吗?”


    陈桑晚没回答,只是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片刻后,才郑重说道:“我很喜欢这个新家。”


    “你喜欢就好。”他抬起一只手在她发顶揉了揉,薄唇缓缓上扬。


    “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这个问题等待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可以慢慢回答你。”他顿了顿,继续说,“至于现在你就专心抱我,抱够了,再放我去给你做饭。”


    听着他低沉温柔的语气在室内响起,她的耳朵软了,不争气的心也跟着软了。


    真好,真好,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哥哥。


    这个拥抱持续了多久,她不清楚,只知道最后满足地松开手时,两只胳膊都是酸的。


    等到酸胀有所缓解的时候,陈东隅也做好了饭,端着盘子出来了。


    他们围着吧台相对而坐,简单的两菜一汤因为他的用心烹饪而让陈桑晚食指大动。


    给她夹菜的间隙,陈东隅缓缓开腔:“很早之前我就想过等你升上高三就接你出来住。一来能让你摆脱那个家专心复习,二来也方便我照顾你。”


    “你高中生涯里最关键的一年,我不能缺席。”


    “所以你说服了他们?”陈桑晚静静地听着他说话,内心一片温软。


    “是”他颔首,语气自如地说,“爸妈也支持。”


    “可是你读研不忙吗?还有公司要管。”女孩想到了什么,蹙眉道。


    “放心,你哥有三头六臂,都能管得上。”为了宽慰她,他半开玩笑地说。


    陈桑晚被这话逗笑了,眉间的烦忧瞬间散去。


    “以后周日休息你就来这里学习。”


    “嗯”这回她应得很干脆,哥哥都为她做到这份上了,她必须接受。


    饭后,陈东隅要去洗碗,却被陈桑晚拦住。两人对峙片刻,最后各退一步,他洗碗,她冲碗。


    等到把厨房收拾干净,他带她进了那间衣柜比较大的卧室告诉她:“桑桑,这是你的房间。”


    “有哪里不喜欢的地方,明天我们就换。”他边说边开了灯,顺便将她的行李袋放到书桌前的椅子上。


    陈桑晚摇头:“哪里都很好。”她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就已经很满足了。


    “那你先收拾,我去忙了。”他说完话后,径直往对面的卧室走去。


    女孩掩上门,缓步走在木质地板上,以手轻抚过蓝色的被子,又走到书桌前,透过窗外仰头可见空中高挂的一轮皎月,低头又见被万家灯火点缀的夜景,此时此刻,虽身在陌生之地,却异常安心。


    她将行李袋里拿出来的东西分类归置,其中那本《伊斯坦布尔假期》被她珍之重之地放在床头柜上。


    这本书买来短短半年,她却读完不下三遍。


    喜欢小说里这场奇幻神秘的寻爱之旅,用香味和画面层层推进故事,让她仿佛也置身于其中。


    于是,它开始慢慢变成她生活中的一部分,睡前的必读品。


    在这个陌生房间的第一夜,陈桑晚盖着松软的被子,半靠在床头,静心翻着书页,嘴角半扬起,显而易见的好心情。


    等到陈东隅忙完工作进来时,床上的女孩已经陷入熟睡中。


    他将手中的钥匙扣放在床头柜上,替她掖好被子,然后低头凝视着她,薄唇缓缓张合了几下。


    “晚安,桑桑。”


    真高兴你在新家的第一晚便适应得这么好。


    翌日,陈桑晚是被一股香味给唤醒的。


    她耸了耸鼻子,寻着飘香一路来到了厨房。


    只见一抹高大的身影正背着她在做些什么。


    “哥,什么东西这么香?”她咕哝了句,整个人看着还有些迷糊。


    闻声,陈东隅握着汤勺转过来,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斜洒在他的侧脸上,仿佛镀了层金光,让他冷硬的下颌角看起来柔和不少。


    “煲了七个多小时的汤,你要不要喝?”


    陈桑晚听得眼前一亮,迷糊劲瞬间消失了,原来已经到时候了。


    “要”她重重地点头。


    “先去洗漱。”他朝浴室的方向看了眼,示意她去。


    “遵命。”陈桑晚朝他敬了个军礼后就跑没影了。


    留在厨房的男子见状,单手抵着太阳穴,垂下的眸子里盖住了一丝愉悦的笑意。


    五分钟后,女孩洗漱回来,见吧台上已经摆了两碗冒着热气的汤。


    再看了眼厨房,哥哥正从锅里一个个夹出馒头。


    “需要帮忙吗?”陈桑晚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进去。


    陈东隅偏头看她,柔声开腔:“拿两副餐具。”


    “还有吗?”她握着手里的筷子和调羹,询问他。


    他摇了摇头,又适时补充了句,“去外面坐着,我马上好了。”


    女孩乖乖照做,杵着下巴看陈东隅在里面忙碌,一双含笑的桃花眼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


    这个早晨平淡且日常,却又温馨而美好,是以后常有的样子,更是独属于他们两人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陈嫣屈辱地狱小说——不准你去见其他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