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隔壁机长大叔是饿狼txt黑暗森林

  楼中战况因为方玉突然强势爆发,秦枫被擒下,唐陌唐刀被双双击伤。    场上顿时寂静无声,德亲王的几名侍卫想要来擒拿古麟,却又怎么会是云明一伙的对手,此刻战局情形已经分明。    古麟站起身来,目光看向楼上一个角落的花姿与白雪,花姿全身打颤,连忙退缩几步,生怕给古麟看到。    那白雪却是冷冷与古麟对视。被夜幕笼罩的俞东市并不寂寥,相反因为无数路灯的照耀,万家灯火的点亮衬得这座南方城市比白天更有烟火气息。


    陈桑晚喜欢这样的夜晚,她挽着哥哥在热闹的街区没有目的地走,不用绷紧神经伏案学习,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看到不远处有一家书城,她拉着他进去。


    见妹妹在认真地翻看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陈东隅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自己在对面的书架那里。


    捧着厚如砖头的五三,陈桑晚去了外国文学那一片。


    白皙的手指在一本本书中穿梭而过,最后停留在一本绿封面的书上。


    她是被书封上的一句话吸引的。


    “生命中总有一些征兆,指引我们相遇。”


    她对这本书产生了兴趣,只可惜包着书皮,看不了,于是从心所为,将它叠放在五三上。


    试看不了,那就买!


 文学

    然后陈桑晚去工商管理那一片找陈东隅。


    他长身玉立在书架前,微垂着头,单手托着书底,一手翻着页。侧面看去,眉目俊朗,鼻梁挺直,五官立体而深隽,清晰的下颌线条此时因为低头的动作弱化了几分。沉浸在书海里的哥哥满身的冷峻被敛去,倒是流露出几分书卷气质。


    这么美好的一幕,她忍不住拿出手机记录了下来。


    像素虽然不高,但也是一种朦胧美。


    她偷拍得光明正大,自然会引起陈东隅的注意。


    于是他的目光从书中挪开,看向她。


    她手一抖,又按键拍下了一张。


    屏幕里的年轻男子黑眸如潭水般深幽,也许不知道偷拍者是她,所以脸上的表情很冷,透着几分凌厉。


    她放下手机,抿嘴笑着走向他。


    就这么短短几步距离,陈桑晚见证了哥哥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


    他脸上的冷意逐渐融化,眼神也越来越柔和,专注地看着她靠近。


    “我看看。”他伸出手,示意她把手机给他。


    陈桑晚乖乖地递过去。


    他垂眸看了眼,没说什么,又还给了她。


    “拍得怎么样?”她问他,语气里有一丝期待。


    “挺好。”


    “是模特配合的好。”她眨了眨眼。


    “知道侵犯了我的肖像权,所以在讨好我?”陈东隅捏了捏她的脸。


    “我们什么关系,谈什么侵犯。”她瞥了他一眼,咕哝道。


    “那你说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那还用说,不就是相亲相爱的关系。”


    相亲相爱


    陈东隅在心底咂摸了下这四个字,合理中又透着几分怪异感,只是此时他没去多想这怪异为何而来。


    从书城结账出来后,两人直接回家。


    客厅里父母和陈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见两人回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招呼一句“过来吃水果。”


    12岁的陈慈即将小学毕业,成绩不好不坏的她在几次模考中勉强能够上俞东二中的录取分数线,偏是这样也将陈家夫妇高兴坏了,直夸她聪明,于是给她买了新裙子做鼓励。


    陈慈穿着白色的新裙子走到陈东隅面前,扬起一张圆润的脸庞问他:“哥哥,我的新裙子好看吗?”


    他随意打量了下,有些敷衍地“嗯”了声。


    “你都没细看。”她不满地说。


    陈东隅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说了句:“吊牌没摘。”


    等到两人回房的关门声响起,她还是一脸疑惑。


    “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她嘴里嘀咕着坐回陈母身边。


    “傻孩子。”陈母慈爱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和她解释,“你说你哥没细看,他都知道你身上的吊牌没摘所以怎么没细看?”


    原来是这样啊,陈慈恍悟过来后,终于笑了。


    房间内,陈桑晚在小心翼翼地拆书皮,翻书页。


    结账的时候陈东隅就注意到了这本《伊斯坦布尔假期》,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喜欢,宝贝成这个样子。


    “以后想去伊斯坦布尔看看吗?”他在对面脱了风衣后走过来。


    闻言,她捧着书仰头看他:“如果可以,当然想啊!”


    陈东隅没说话,却默默地记下了她的心愿。


    略一偏头看到了袋子里紫皮的文数五三,顿生感慨:“08年出的五三,我们这届09年的高考生开始试用,到现在也五年了,它越来越畅销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哥你都要大学毕业读研了,我也还有一年就高考了。”陈桑晚也忍不住说道。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问他:“当年那本你用过的五三还在吗?”


    陈东隅颔首:“我找给你。”


    他回到对面,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收纳箱。


    没过多久,便拿着一本半旧的五三过来。


    陈桑晚粗略地翻了翻,看着每一页哥哥都写得满满当当的笔记,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战斗力。


    他看着她把五三又合上递还给他,有点疑惑。


    于是她动了动唇,解了他的困惑:“你这是理数,我是文数,参考不了多少的。”


    “我想看看你的五三,是想知道当年你是怎么学的,我好紧跟上你的步伐呀!”


    “嗯,你跟得很牢。”他温声说着,眼底浮现了一丝薄薄的笑意。


    “那我能考上俞大吗?”


    以她现在的成绩还不算太稳,一个掉以轻心就可能和俞大擦肩而过了。当初就是觉得学理太吃力了,跟哥哥商量后才选了文科,只是文科需要背需要记的太多,有时候一不上心,少背一点,下滑的成绩就立刻来警示她了。


    “怎么不能,你的努力加上我的辅导,一定能。”他坚定地注视着她说。


    “如果这样就太好了。”她眼神清亮,仿佛能想到以后和哥哥一起走在大学校园里的画面。


    后来,两人先后去外面的浴室洗了澡。课桌两边,陈桑晚在学习,陈东隅在看书,互不干扰。但偶尔她也会凑过去问他问题,他偏头和她耐心讲解,两人挨的很近,头顶的光泛着暖黄,不偏不倚地打在书页上,打在他们身上,仿佛在给他们的未来指引出一条光明的路。


    上了高三,陈桑晚越来越觉得时间不够用。


    在高强度的学习下,她又瘦了不少,陈父陈母也在伙食上下过功夫,但依然不见好转。


    于是陈母劝她:“桑晚,不用这么拼,顺其自然就好。”她没说出她对她的安排,是怕在这个关键时刻打击到她。


    陈父也凑上来告诉她:“身体最重要,不要因为学习熬坏了身体。”


    “父母都盼着自己的孩子能金榜题名,你们怎么不一样?”陈桑晚不解地看着他们。


    陈父垂下眼,眼底的心虚一闪而过。


    陈母怔了怔,而后面不改色地说:“我们更看重你的身体。”


    女孩点点头,没说话,可心底却还是狐疑的。


    而陈东隅为了让桑晚安心备考,跟父母商量想在外面租房子给她住。


    “我不同意。”陈母毅然反对,“她一个人住外面不安全。”


    “我会陪她一起,学校不要求研究生必须住校。”


    陈父想了想说:“你哪有精力照顾她。”


    “既然我有这个想法,就有这份精力。”他淡淡地说。


    “那房租也要不少吧?”他有些为难地开口,“阿慈还要补课,还要学兴趣班,还要……”


    “这个钱我自己出。”陈东隅放在腿上的手握成拳头,出声打断了陈父未说完的话。


    这几年,他和孙漾几人合伙创立的小公司发展的还算顺利,客户稳定,资金周转也没问题,不至于出不起这钱。


    再不行,他还有给桑晚准备的小金库。


    “钱我自己出,人我也自己照顾,你们还有什么反对的理由?”他沉声反问。


    “行,你长大了翅膀硬了,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唐淑玲堵着一口气说完后回房间。


    见妻子如此,陈振辉低叹了口气后立刻追了上去。


    沙发上的陈东隅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扯唇嗤笑了下。


    多俗,说些冠冕堂皇的话阻拦他,其本质不就是不愿意出钱。


    之后,陈东隅在同校学长的帮助下,在俞中和俞大之间的小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装修精简的公寓。


    在告诉桑晚这个好消息之前,他抽空将整个家都重新打扫整理了一番,添置好该有的家具和日用品后,他看着焕然一新的房子,眉眼舒畅。


    接她来的那天周六,陈东隅去了附近的大型超市买了食材和水果。将处理好的食材放在料理台上,洗干净的水果摆在茶几上,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才脱下围裙,拿起玄关处的钥匙准备去俞中。


    “今天怎么要骑车?”陈东隅看着妹妹推车出来,走上前接过车把手。


    “因为不想坐公交。”她说,“太挤了。”


    “今天先不骑。”他将车头转了个方向,“你回寝室收拾点换洗衣服出来,我把车停到停车棚。”


    陈桑晚听得一愣:“要去哪吗?”


    “嗯,带你去个地方。”他缓缓开腔。


    陈东隅看了眼腕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给你20分钟时间,我们校门口见。”


    20分钟不到,陈东隅就看见妹妹提着行李袋出来。


    “怎么这么急。”他接过她的行李袋,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说道。


    “还不是你规定的。”陈桑晚无语。


    “嗯”男子点头,眉间隐有笑意,“主要是迫不及待想带你走。”


    怎么回事,是她太好哄还是哥哥太会说,就这么一句话,她就服软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隔壁机长大叔是饿狼txt黑暗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