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两口子交换真实刺激过程;顶流的追妻日常[娱乐圈]

“你有没有发现我对你的不同?”钱婉莹弯起唇角问他。


    “没有。”陈东隅直视着她,定定地说。


    “看来是我藏得太好了。”她叹息道。


    “陈东隅你听着,这些话我只说一遍。”女子收起笑意认真开口,“从去年新生开学,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心里就起了心思。我记下你的手机号想等着哪天联系你。让我没想到的是,你后来竟然加入了精英汇。我很高兴,这下可以光明正大地靠近你。这一年里,我们合作过无数次,我指导你,你询问我,我们变得越来越有默契。”


    “如果你不介意我比你大两岁,能考虑一下将这份工作上的默契延续到生活里吗?”


    她说完仍旧静静看着他,不愿意错过他眼中的任何一丝波澜。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他的黑眸沉静如水,从她开始说话到结束,始终没有变化过。


    于是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她又深吸了口气说:“你想听我说那四个字吗?”


    她的这句话是在给双方台阶下,让两人都不至于太尴尬。


    “不想”陈东隅薄唇微启,没有犹豫地吐出两个冷冰冰的字眼。


    “我明白了。”她咽下嘴里蔓开的苦涩,努力让嘴角弯起,“刚才那番话你就当左耳进右耳出好了。”


    “不出意外我们应该很难再见面,所以我就现在祝你学业顺利。”


 文学

    这话说完后,钱婉莹便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转身那一刻,她突然觉得浑身轻松,心中无人的感觉也很好。


    只是她不由地想到陈东隅那样一个性格冷漠的少年以后究竟会为谁所折服呢?


    至于留在原地的陈东隅,他并没有将此事太放在心上,拒绝别人的事他做得太多了,早已习惯。


    ……


    接下来的三年里,陈东隅很忙。他开始在精英汇做项目负责人、开始和三位好友着手准备创业、开始进入俞东龙头房产企业——东升集团实习、开始提交保研材料。


    难得这天周六闲下来,他去了俞中接陈桑晚放学。上高二后她就开始住校了,每周只有一天休息,而他也配合她调整了自己的回家时间。


    四月的俞东市,放眼望去皆是融融春意,青翠欲滴的嫩草,光鲜亮丽的花朵,树木抽出新枝长出绿叶,人们褪去厚衣轻装出行。万物复苏的季节里,一切都是那样的生机勃勃。


    只不过此时,暖阳却没了生机,它斜入西边,金灿的光芒逐渐褪色成橙黄,摇摇欲坠地往下落,不多时便是一抹残阳。


    然而当这抹残阳斜落在陈桑晚的脸上时,他竟觉得光影和人影都变得如此生动,仿佛润色了整个春日,也抚慰了他连日来的疲惫。


    十七八岁的少女素面朝天,那份夺目的容颜让人惊叹,虽然穿着同样的校服,可纤细修长的身姿却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光影调皮地围着她转,跃动在她脸上。似是觉得有些晃,她抬手挡了挡,纤长白皙的五指下,容颜半遮,只余挺翘的鼻梁和红润的双唇露在外面。


    陈东隅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她走来,漆黑的眸子里不自觉盛满了柔光,平日里的冰冷被一点点驱散。


    “哥”


    陈桑晚其实早早就看见他了,只不过碍于距离太远,才没有叫他。


    他自然而然地上前接过她背上的书包,开口时嗓音里带着一丝对她独有的宠溺:“走,带你去吃饭。”


    她笑着点了点头,却没有跟上他,反而在后头悄悄打量他。


    哥哥的背影颀长挺拔,肩膀虽然不厚实却很结实,能撑得起身上穿着的黑风衣。风衣下摆露出的一截穿着黑色牛仔裤的小腿很长,明晃晃地吸引着她的目光。


    一身黑衣黑裤黑鞋完全不显老气,反而衬得他更加成熟稳重。她的视线重新上移,看到他单肩背着的红书包时,突然觉得很碍眼。


    这幼稚的东西破坏了哥哥的稳重,有些影响他的气质了。


    陈东隅回头,见到的便是陈桑晚微抿着嘴,秀眉轻蹙的一幕。


    “站那不动做什么?”他折回去,替她轻抚了抚眉心,“怎么了这是?”


    “哥,你把书包还给我吧。”她仰头看他,伸出了手。


    陈东隅收回手,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她的目光里透着几分审视:“先说怎么回事?”


    “你别这么严肃地看着我。”陈桑晚指了指她的书包,“就是觉得这个包和你气场不符。”


    “我替妹妹背书包还要什么气场。”听了她的解释,他扯了扯唇,俊脸上有了点笑,“再说也不是第一次背了。”


    “别想些有的没的。”他拍拍她的小脑瓜,而后虚揽着她往前走。


    他们去的是一家开了多年的粤菜馆。


    老板是地道的广东人,虽然在俞东生活多年,粤普逐渐淡化了,但做得一手好粤菜却从来没有改变过。


    其中老火靓汤、蜜 汁叉烧、糖醋咕噜肉、上汤焗龙虾是本店的特色招牌。


    每次带陈桑晚来,第一道汤和第四道菜都是必点的,所以陈东隅从来不用过问桑晚想吃什么,因为她的喜好他了然于心。


    “这汤真是喝不腻!”陈桑晚接过哥哥给她盛的汤,用调羹舀着抿了一口才轻叹。


    此时老板正好经过,他听到这句话后,好兴致地说:“这是当然。小姑娘,你知不知道煲这汤花了我多少时间?”


    陈桑晚对煲汤并没有什么研究,只知道哥哥以前给她做冬瓜炖排骨汤要两个小时,她想再久总不会超过四小时吧?


    于是有些迟疑地回他:“四个小时左右?”


    她的话惹来了老板的低笑,他伸出食指摇了摇:“低估了啊!”


    “这汤首先要在厚厚的砂锅里慢煲三小时,煮熟后还要用小火焖四五小时,这样才能保证原汁原味。所以整个过程下来,至少要花七个小时。”


    陈桑晚认真听完后不免发出感慨:“难怪您家生意这么好,都是有原因的。”


    “哦?”老板把手背到身后,有些好奇,“小姑娘讲来听听,是什么原因。”


    “因为您对原汁原味的坚持,一道汤是这样,这所有的菜想必也是一样。”女孩扫过桌上的两菜一汤后,抬眼对老板说。


    老板听完一愣,而后笑得爽朗,看着陈桑晚直点头:“说得好,说得好,小姑娘,桌上这顿伯伯请你们了。”


    “谢谢伯伯。”她也不扭捏,大方表示感谢,“我相信您家生意一定会更加红红火火的。”


    “借你吉言,趁热用餐吧。”这话说完后,老板便满面笑容地离开了。


    陈桑晚正想抬头和哥哥邀功,却蓦地撞上他深邃的目光。


    这样的专注,好像持续很久了,只不过她方才一直和老板说话,忽略了他。


    这么一想,她才发觉他的目光有点炽热,焦灼在她脸上,比汤里扑面而来的热气还要再热些。


    于是她仓皇地低下头,喝口汤压压惊后,才笑对着他如常开口:“哥,我是不是很厉害。”


    陈东隅知道她指的是他们免单这一点。


    刚才他看着她和老板交谈得游刃有余,眉梢眼角都流淌着一种名为“自信”的情绪,一双桃花眼波光粼粼,狡黠灵动,不知不觉中便吸引了他的目光。


    原来他的桑桑已经按照他从前的要求绽放地这么好了。


    “是,托你的福让我享受了一回免单。”


    陈桑晚一怔,哥哥这是难得和她开玩笑呢!


    她刚想说什么,一位服务员走到桌边,将一份饮品摆在他们面前。


    “两位打扰了,这是老板亲手为你们做的杨枝甘露。”


    陈东隅礼貌道谢,陈桑晚却偏过头隔着众多桌位看到被一面玻璃挡着的老板。


    他很忙碌,一边煲汤,一边准备食材,却还能留一份心思在他们身上。


    她心里一暖,因老板这一无声的举动。


    离开时,她想和他好好道别,却寻不到机会,后来一想,为什么要道别,以后她还会有无数次的光顾。


    “哥,免单还附赠一份饮品的感觉怎么样?”


    陈桑晚亲昵地挽着陈东隅的手臂,走在大街上。


    “很好。”他沉吟了下,“有你陪着更好。”


    她听了忍不住弯起唇角,又问:“那你愿意花时间给我煲7个小时的汤吗?”


    久久等不到他的回答,陈桑晚有点心塞,想松开挽着他的手臂。


    不料,他却不肯放过,施力夹住了她。


    她抬眼看他时,他也垂眼注视着她,四目相对间,仿佛有一抹晦涩难言的情绪缠绕住他们。


    “愿意。”他沉沉地说,“两个7小时也可以。”


    “那你刚才不回答是在犹豫?”她垂下长睫,挽在他臂弯间的手轻抠着他的风衣料子。


    “我在想说愿意之前,我什么时候能做到。”


    “现在想好了?”


    “嗯”


    “什么时候?”她有亿点点想知道。


    “还不到时候。”他勾起唇角,眼中难得闪过一抹戏谑的光。


    陈桑晚低哼一声,不想理他。


    “到时候给你惊喜。”陈东隅凑近她耳边,柔声哄她。


    到时候?好吧,那她拭目以待。


    陈桑晚别过脸,不想让他看到自己那么好哄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两口子交换真实刺激过程;顶流的追妻日常[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