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换个地方做好吗? 珍珠卡在缝里怎么办

龙霓裳看向彩衣,彩衣连忙道:“还没醒,不过已经让张神医看过了。”


    龙霓裳问道:“张神医怎么说?”


    彩衣道:“张神医说二少爷身体充盈,身体不但并未受伤,还比之前健硕了很多,身体有特殊能量保护,应该并无大碍,此次昏迷可能是消耗过度,或是,精神受损。”


    眉头紧锁,路尺一担心的道:“这麟儿真是一个好孩子,不过这精神受损却可大可小,不知麟儿修为如何?”


    古武穆长叹一声,却不说话,龙霓裳接口道:“麟儿自小体弱多病,性格乖张,也静不下心来,所以修炼的事就搁下了。”


    “麟儿没有修炼?那血影门之事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这龙古便是麟儿吗?莫非这龙古另有其人?”路尺一看向古武穆,一脸疑惑,她不解的问道:“麟儿没有修炼怎么可能连克对手,在一众强者的手中,救出伙伴呢?要知道,那里面可是有元宫境的强者啊?!”


    古麒恭敬道:“禀告祖母,外面所传的龙古确实就是弟弟古麟,这是千真万确的,只是,爹娘还有些不太相信,我发誓,至始至终,弟弟都和我在一起,所有外面所传龙古之事,确确实实都是弟弟古麟所为。”


    “既然有麒儿作证,你们却为何不信?”路尺一奇道,看向古武穆与龙霓裳,“这麟儿平常行为不好吗?”


    “岂止是不好。”一想到古麟的所作所为,古武穆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平常品行不好,不,他就没品行,夏都百姓都知道,他就是一个十足的恶霸纨绔,仗势欺人,。”


    “外面所传之事别说我不相信,就连他娘也不相信,你说是吗?霓裳?”古武穆没好气的转向龙霓裳。


 文学

    龙霓裳轻声道:“确实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麟儿他”说到这,龙霓裳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路尺一微微嗔怒道:“我是他祖母,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龙霓裳看了古武穆一眼,古武穆微微点头,龙霓裳幽幽道:“麟儿性格确实非常暴戾,在外面的行事作风也很跋扈,还借着大帅府名声招募了一些人手,在夏都横行霸道,我也并没有刻意纵容他,反而经常打骂处罚,可是对他越发严厉,他却越发放肆,那些教导收效甚微,还会让他变本加厉,更加任意妄为,麟儿经常在外面为非作歹,其实我也已经对他没有任何办法了,前些日子还将她禁足家中,不准外出。”


    龙霓裳轻叹一声,道:“本想他长大能乖巧懂事就好,却没曾想,这次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真不知道这是喜是忧了。”


    “这当然是好事!”古麒突然开口,他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次发生的事情我从头到尾都与弟弟在一起,那些情景我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我敢保证,弟弟真的是懂事了,这次如果没有弟弟,我恐怕就回不来了,包括古延他们,还有那些夏都那些优秀的世家弟子,他们全都要感谢弟弟,没有他,这次我们真就凶多吉少了,他们送来如此多的礼物,便是明证。”


    古武穆怒道:“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没大没小的。”


    “是,爹。”古麒闭嘴退下,显然有些不忿。


    “麒儿,你接着说。”路尺一看了古武穆一眼,“武儿,麒儿维护弟弟,你发的什么火?”


    “娘”古武穆闭上了嘴巴。


    得到祖母准许,古麟神采飞扬,大声道:“出门之前,弟弟的身体都并未完全恢复,直到弘法大典之后,弟弟才屡屡做出惊人之举,而且两位弘法寺大师明显对弟弟刮目相看,我猜测会不会是在此次弘法大典之中,他获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奇遇?”


    众人眼睛一亮,恐怕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第五十二章试探


    古麟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的梦


    灵魂和意识都在飘荡,他被困在一个古道之中,这里很像是战魂殿第一道铜门内的古道,找不到一丝光亮,当然也找不到出口。


    “放我出去。”他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在战魂殿之中到处乱飞,可是,这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回应。


    这里只有他,除了让他绝望的石壁,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人。


    他到处寻找,在找寻着希望,一天、一月、一年、十年、百年


    他只是孤独的灵魂体。他的灵魂被锁在在这个古道之中,一锁便是千年


    他想要死,却根本死不了,因为他只是灵魂体,无聊的时候,他只能用灵魂之火在古道石壁上刻字,刻下魂道功法。


    不过,他却没有那么好心。


    他在最关键地方就会将字弄错一点,如果真有人修炼这套魂道功法,那么必定走火入魔,魂飞魄散。


    他的魂火越来越虚弱,往往一年在石壁上克下一个字,不过,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世界中,这是他唯一打发时间的方法,他乐此不疲。


    这个古道很奇怪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有精神与灵魂力补充他的魂灵,所以,他的灵魂或许能在这里得到永生,不过这样的永生,他宁可不要。


    在这里,绝望不过只是日常而已。


    一个千年过去之后,时间便不再重要了,石壁上有先人留下的功法,小极养魂术,没有肉体的他是无法修炼的。


    他只能在古道等待,有一天,古道传来了几粒冰蓝色的光芒,他知道,那是灵魂补给。


    在这里,他早就没有一丝耐性了,他迫不及待用它青灰色光团身体将那惊艳的一抹冰蓝光芒包裹吞噬,补充他虚弱的魂火。


    灵魂碎片洁净,带着少女的味道,他慢慢咀嚼回味,这美味的灵魂竟然让他感到一丝悲凉,这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的洁净灵魂竟然让他想起了他的妹妹,万年前与他相依为命的妹妹喜儿。


    这个灵魂碎片来自一个美丽的圣域少女,她的名字叫慕容玄冰。


    “冰儿”梦到这里的瞬间,古麟已经脱口而出,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少爷,少爷又在叫冰儿这个名字,我已经听少爷喊过很多次了,娟儿,你知道这个冰儿是谁吗?”蝉儿用手去摸古麟的头,却发现烫的就像是在冒火。


    下一刻,古麟感觉他的身体在燃烧,他似乎被架在火堆上炙烤。


    突然,他的又感觉到他的内心深处传出一阵刺骨的冰寒,要将他彻底冰封。


    古麟痛苦的抽搐,他想要醒来,他必须去救她,“冰儿”


    可是,他却被困在这个古道之中,根本无法出去。


    他绝望的呼喊着,没有任何声音传出,自然也就没有回声,因为他只是灵魂。


    绝望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突然,古道传来一道微弱的光。


    见到这一丝光亮他奋不顾身的扑了出去,外面是一团蓝色光团,没有丝毫犹豫,他要吞噬这个为他带来光芒的灵魂。


    可是他虚弱的魂火却根本不是对手,他反被对方给吞噬吸收


    “啊”古麟冷汗直流,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眼看过去,他便看到了蝉儿关切的看着他,“少爷,你醒了,你可吓死我们了,你知道吗?你已经整整昏迷了十九天了。”


    古麟闭上眼睛,回忆着梦境,就在刚才他似乎看到了冰儿的灵魂碎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摇了摇头,古麟感到头痛欲裂。


    娟儿轻声对蝉儿道:“你快去通知老爷夫人,说少爷醒了,我去给少爷洗脸更衣,我猜测老爷一定让少爷过去的。”


    “好的,我这就去。”蝉儿匆匆离开了古麟房间。


    “老爷夫人,二少爷刚刚苏醒过来了。”门外传来蝉儿急切的通报声。


    这已经是古麟昏迷不醒的第十九天了。


    “他没事吧?蝉儿你快,快叫他过来,彩衣青萝,你们两个顺便通知母亲与古麒一并过来。”古武穆看着一直放在桌上的两枚火炼心经玉简和那个千斤黑钵,声音少见的有些急切。


    “二少爷她似乎有些虚弱,不过身体并无大碍,我这就去唤少爷过来。”蝉儿快速离开。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麟儿醒了?”


    一个黑影带着彩衣一闪便进入了房间之中,正是道尊路尺一与丫鬟彩衣,她以她对于空间时间法则的能力,到那里都是转瞬间的事情。


    同时有脚步声响起,一个人也飞跑了过来。


    “麒儿也到了。”龙霓裳说道,对于大儿子古麒的脚步声,她是再熟悉不过了。


    敲门声响起,龙霓裳起身开门,果然就是古麒,在古麒身后跟着青萝,就听古麒急切的问道:“爹、娘,弟弟他真的醒过来了?”


    龙霓裳笑道:“看把你急得,刚才蝉儿来通报,说麟儿刚刚苏醒,我已经让蝉儿叫他过来了。”


    古麒激动道:“那太好了!”


    过不太久,就听门外蝉儿通报,“老爷,少爷已经带到。”


    “让他进来。”古武穆沉声道:


    门轻轻推开,古麟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入大堂,看到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却还是有些心虚的。


    古麟不卑不亢,恭敬行礼道:“孩儿拜见父亲,拜见娘,见过兄长。”


    看到古麟如此有礼,龙霓裳心中一暖,微笑道:“麟儿,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可有哪里不适?”


    “头还有些疼。”古麟笑着回答,四下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两卷火炼心经玉简和他的黑钵,四周看去,发现哥哥与彩衣,青萝都在。


    看到这种阵势,古麟岂会不明白,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怀疑,毕竟他所做的事情,有点轰动。


    这些事情的如果是古麒做下的,估计大家会感觉有些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可是,换成他古麟,就太过惊世骇俗了。


    看着主座上坐着的美貌中年女子,古麟越发有些担心。


    古武穆与龙霓裳自不用说,他们本就是智慧非凡之人,在他们的试探下,自己可不能露出马脚。


    再看看那眼中透着睿智光芒的路尺一,古麟清楚的知道,自己这关,不好过。


    不过古麟已经有了主意,他努力回忆着恶少的言行举止,如果能多一些像恶少那样的言行举止,兴许就能蒙混过关。


    “这位你的亲祖母。”龙霓裳向古麟介绍道:“还不赶快拜见。”


    “拜见祖母。”古麟乖巧行礼,微笑道:“祖母看上去可真年轻啊?”


    “哼”古武穆冷哼一声,怒视古麟。


    面对大帅积威,古麟缩了缩脖子,试探着问道:“不知爹娘、祖母找我来何事?”


    古武穆冷冷问道:“那三件东西可是你的?”


    古麟这些天也已经习惯了便宜老爹的这种严肃嘴脸了,这老爷子就是嘴硬心软的家伙,古麟眉毛微挑道:“这些东西,是我的啊?哥哥没和你们说啊?”


    古武穆声音冷的像冰,“哪来的?”


    古麟得意道:“是弘法寺的慧光与慧明两位大师送给我的。”


    古武穆眼神微动,“他们为什么要送给你啊?”


    老实说,此刻古麟被质问,他也有些生气,他强压心中怒气道:“那黑钵是我闯过赤炼罚体结界之后,慧光大师许给我的弘法宝楼奖励,这件事哥哥也是知道的,至于那两枚玉简,一枚是慧光大师给的,另一枚是慧明大师给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问弘法寺的两位大师,他们总不会骗你吧?”


    古武穆举起巴掌就想拍案而起,不过看到母亲路尺一也在这里,便强压怒火道:“古麟,你老实交待,弘法寺两位大师为什么要将弘法寺地阶炼体秘法玉简给你?”


    古麟努力回想着恶少与古武穆之间曾经的对话方式,似乎记忆之中,曾经的这对父子也是冤家对头,虽然恶少骨子里很怕古武穆,不过却是一个鸭子死了嘴壳硬的主。


    古麟嘴角微扬,来了一个恶少的经典表情,争锋相对的说道:“这我哪知道?反正当时我不要,两位大师一前一后的,非要给我,他们软磨硬泡的,我最后实在拗不过他们,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真不知道,他们看上你哪里了?”古武穆紧盯着古麟,似乎想要把他看穿,大堂气愤此刻变得有些紧张。


    突然,龙霓裳开口道:“时间不早了,大家也都累了,要不这样,麒儿,你带大家下去吧,麟儿留下就行,我有话要和他说。”


    “是,母亲。”古麒同情的看了古麟一眼,做了一个鼓励的表情,便退出了房间,蝉儿、彩衣与青萝三个丫鬟也知趣的向房外走去。


    就听龙霓裳大声吩咐:“蝉儿你先回房吧,彩衣青萝,你们俩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是,夫人。”三人退出房间,将房门关上。


    手指白光闪动,在龙霓裳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枚储物灵戒,“麟儿,你可还认得此物?”


    古麟嘴角微动,“娘,这是我的储物灵戒,我岂会不记得?”


    龙霓裳含笑轻轻的说道:“记得去年过年时我将这枚灵戒送给你,本希望你能用此戒指储藏一些有用的东西,却不曾想,你却用来装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你可真是要气死为娘了。”


    古麟眉毛微动,记忆中已经有了答案,他缓缓开口道:“娘记错了,这枚戒指是我十六岁生日时,娘送给我的成人礼,那天还请了神虚院与圣灵院的几位长老一起出手,便是为了稳定这枚戒指空间内的空间结构,因为孩儿没有修炼真元,这枚储物灵戒便是极难炼制的,所以只能依靠几位大师运用法则之力,单独开辟一方空间,并用铭阵法稳定空间,最后以我之血认主,才能成功制作出来,制作这么一枚无限制的储物灵戒,就算是大帅府也消耗不菲。”


    想起龙霓裳竟然专门打造一枚普通人也能使用的灵戒做为礼物送给他,龙霓裳的形象第一次与古麟无数次幻想之中的母亲有了重合的感觉,记忆中,有了更多与母亲朝夕相处的画面,古麟心中忽感温暖。


    “瞧我这记性。”龙霓裳自嘲的笑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一年一年的,你和麒儿都长大了。”


    看古麟不说话,似有所感,龙霓裳继续道:“记得你送我的那件锦缎袍子吗?墨蓝色的底纹配上明红色的刺绣,真是好看,我都舍不得穿。”


    “娘,你是在考我的记忆力吗?”古麟的记忆随着龙霓裳的话出现一幅幅的画面,古麟微笑道:“那件袍子明明是墨蓝色的底纹配上明黄色的刺绣,而且绣的是西山龙门,是我专门找东街铺子唐装坊定制的,所以娘才如此喜欢。”


    龙霓裳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戒指拿了起来,放在手心之中,郑重道:“麟儿,既然这戒指是你的,你把这戒指里的东西都说出,我便将戒指还给你好了。”


    嘴巴微张,古麟用心回忆,脸上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这戒指里储藏得东西,古麟表情变得异常古怪,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说,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娘,里面有什么我自然知道,还是不说了吧。”


    “说。”古武穆灼灼看着古麟,低沉得说道:


    咬了咬嘴唇,古麟道:“有些丹药灵药、胭脂花粉、珠玉金钗、书籍玉简、古玩杂物”


    “胭脂花粉?”古武穆瞪大了眼睛,“那丹药灵药、书籍玉简有些什么?”


    闭目回忆,古麟不免更加尴尬了,他讨饶道:“父亲,你就饶了我吧,我能不能不说?”


    古武穆道:“别谈条件,快说。”


    深吸一口气,古麟结结巴巴的说道:“有,有十,十里春风、神眼金雕、天香失魂散、奇鸣合欢散、忘语飘香茶”


    古麟自然知道这些药都是些什么东西,有些什么功能,不自觉的他的脸有些涨红。


    “废物,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古武穆怒目而视,握紧了拳头。


    “我不想说的,是你非要我说的!”古麟羞愧的低下了头。


    “噗”龙霓裳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昏迷了十八天了,这个儿子恐怕还不知道他化身的龙古已经成为九夏国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少年英雄了。


    听说就就连留香楼也有说书先生专门也在讲他的故事了!


    可是这龙古龙少侠之名似乎有些名不副实啊?!


    恐怕没人能把龙古和眼前自己的儿子形象重合到一起吧?


    这太匪夷所思了!


    难怪就算是龙霓裳也要对他一再的试探。


    龙霓裳摇头叹息:“这孩子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


    在父母的眼中,孩子无论多大,也总还是孩子。


    古武穆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气:“那戒指里的书籍玉简都有什么?”


    古麟羞愧的低着头,此刻看上去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哪有半分少年英雄的风采。


    “快说。”古武穆大声威胁道:“你说不说?”


    古麟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他握紧拳头,咬牙缓缓说道:“瓶儿传奇、香君往事、金鳞韵事、欲念凤凰、心玉蒲团、蝶恋花蕊”


    “废物。”古武穆再也忍不住,一拳将他旁边的实木案几打的粉碎,木屑四散飞舞,古武穆都不记得自己在古麟面前砸烂过多少桌子了。


    “古麟,你留香楼的排名果然名不虚传啊!”


    “我”古麟重重咬着嘴唇,脸颊羞愧的涨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什么?”古武穆握紧了拳头,大声怒道:“你身为古家嫡子,不思进取也就罢了,还招纳一帮闲汉每日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欺善怕恶、欺男霸女,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我,”古麟长叹一声,古武穆说的没错,现在的他就是古家的纨绔恶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会改。”


    “浪子回头金不换,”路尺一总算是弄明白怎么一回事了,她这个孙子有点出乎她的预料,就算早有准备,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奇葩到如此境界!


    “既然你知道以前的所作所为不对,以后真要改才是。”


    “是,祖母。”古麟低下了头,再无言以对。


    古武穆来到古麟身边,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冷冷道:“你这一身本事是从哪里来的?你给我老实交待!”


 第五十三章学纨绔


    古麟深吸一口气,他知道,开胃菜吃了,现在才是正式考验他的时候到了。


    古麟缓缓开口,一开口就惊得大家目瞪口呆,“我开启了从父亲书房偷出来的那个黑色盒子,我的能力就是从那里获得的。”


    “什么?”房中古武穆、龙霓裳和路尺一全都同时目瞪口呆,“你开启了地坤玄机阁?”


    古麟点了点头道:“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说的那个什么地什么的东西,总之就是那个黑盒子,事情是这样的,三个月前,我将父亲藏在书房密格之中的黑盒子偷出来玩,那个黑盒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不能收入我的储物戒指之中,我就顺手放在怀中,却没想到,因为一时兴起,我做了些坏事,被一位姓竹的少女用剪刀刺入后脖颈,受伤昏迷不醒。”


    古麟回忆着恶少表情,绘声绘色神秘的说道:“却不曾想,醒来之后,那个黑色盒子竟然不见了,这件事父亲母亲也都是知道的,我派人四处寻找,却根本毫无头绪,这黑色盒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而我就惨了,因为弄不见了黑色盒子,就被禁足在家,再也不能出门了。”


    古麟一边来回走,一边说:“被禁足之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从前实在是有些荒唐,所作所为让人痛恨,简直是有辱家门。”


    古麟痛心疾首的说:“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我这人既然下了决心,便会付诸行动,我试着努力改变,我每天坚持读书写字,勤学苦练,可是,突然又有一天,我发现我的体内多了一件东西。”


    “什么?你的体内多了什么东西?”古武穆瞪大了眼睛道:“是什么?你快说啊!”


    “是的,我的体内”吊足了胃口,古麟嘴角微动,眉毛微挑,道:“我的体内多了一个宫殿!”


    “宫殿!?”路尺一也激动的大声问道:“什么宫殿?”


    古麟淡淡吐出三个字:“真、武、殿!”


    大厅内顿时安静了,大家盯着古麟,膛目结舌,他们似乎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说出真武殿三个字是古麟经过深思熟虑的,古家武学传承乃是麒麟真武,而这地坤玄机阁又是古家家传秘宝,这绝学极有可能古家先贤在真武殿之中得到的。


    还有就是,自己现在的转变太大了,到处都是破绽,如果不说点真话,自己的圣域天才的身份一定会被怀疑的。


    还有就是这地坤玄机阁乃是古家家传秘宝,弄不见了,自己迟早必须要给家族一个交待,索性便说出来,看看大家反应。


    至于其它三大神殿,古麟暂时可不敢说。


    “什么?”古武穆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再说一次。”


    古麟大声道:“我的体内有一个宫殿,叫做真武殿!”


    “真武殿!”古武穆激动的握紧了拳头,他乃是现任的古家家主,对于这个古家传承数千年的名字,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呆呆望着古麟的路尺一突然动了,黑影一闪,他已经来到了古麟身边,她一把就抓住了古麟的手,问道:“你说什么?你真的看到了真武殿?”


    “麟儿,你快说,你看到什么了?”古武穆声音都在颤抖,这也是古麟第一次听到古武穆叫他麟儿。”


    古麟闭上眼睛,他感觉手腕一阵剧痛,如果没有弘法能量护体,这一下他的手恐怕就要被捏的粉碎了。


    这祖母路尺一需要这么失态吗?


    四大神殿我可才说了一个而已,要是四个都说出来,你们不是要被吓死?


    “啊!好痛,祖母,你轻点。”路尺一这才发现失态了,她猛地放开了古麟的手,急切的说道:“你究竟看到了什么?你快说啊!”


    “好痛!”古麟瘪着嘴,慢慢回忆恶少过往,搓揉着自己的手腕,啐了一声,道:“在我体内,我看到一道巨大的铜门,这铜门足有千丈高,而在巨大铜门的


    说到了这里,古麟如数家珍,他悻悻道:“然后我就去推那道铜门,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力推也推不开,这铜门实在是太沉了。”


    古武穆急得直跺脚,道:“哎呀,真是笨啊!这真武殿铜门要灌注真元,将九盏古灯全部点亮才能推动开启啊!”


    “是吗?”古麟眨着眼,故作不知道:“我体内又没有真元,我又怎么会知道?”


    话音刚落,路尺一又一次抓住了古麟的手腕,一股真元之力瞬间流转古麟全身,让古麟极不舒服,就听路尺一道:“确实,麟儿体内确实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元,没有真元储备,自然无法供给给真武殿古灯,麟儿他岂能打开真武殿大门啊?”


    古麟眉毛微挑,一摊手,淡淡说道:“既然进不去,我便退出来了,这宫殿大门紧锁,根本进不去,外面也是空空荡荡的,地上有几个法阵图,我也看不懂,真没意思。”


    路尺一激动的问道:“麟儿,除了真武殿,你可曾见到大道殿?”


    古麟心中一惊,他真没想到祖母竟然也知道大道殿?!


    故作镇静,古麟回忆了一会说道:“似乎是有的,我也没仔细看,铜门打不开,反正也进不去,既然都进不去,这有区别吗?”


    “逆子,当然有区别。”古武穆恨铁不成钢的怒道:“而且,你怎么能用这种口气和你祖母说话?”


    眼光微动,古麟却看到龙霓裳轻轻摇头,微微一笑,把头低下。


    似乎这才是古麟应该有的真实表现?


    微微一愣,突然间,古麟突然灵机一动!


    他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自己要不引起古家之人怀疑身份,最好的方法竟然是用恶少的语气行为说话做事,这样一来,便不会引起大家的怀疑了。


    身份怀疑问题也就解决了!


    “哈哈,我真够聪明的!”古麟已经想到了办法,度过这一关。


    毕竟,自己性格转变太大的话,真是有些不合情理。


    自己为什么不慢慢转变?


    这样就再也不会引起怀疑了!


    路尺一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连这都不懂?真想不通,为什么这地坤玄机阁在古家传承了数千年,就只有一人得其认可,就连你祖父古天涯这样的绝世天才,穷尽一生,无所不用其极,也没能开启此秘宝,可是,这宝物怎么会选了你这么一个不学无术的孙儿,你。”


    路尺一还是忍住怒骂,古麟再怎么样毕竟还是她第一次见面的亲孙。


    古麟继续装傻,他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喜欢这个二世祖的身份了,可以毫无顾忌的装疯卖傻,上一世他总是活在孤儿的阴影下,这一世可以尝试一下有父母亲人疼的滋味。


    此刻古麟已经有了几分恶少神韵,他大大咧咧道:“祖母,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古麟天赋异禀,进入弘法道场,那弘法能量汹涌而来,却被我体内宝物全部吸收,我也同时获得了一身炙热如火的能量怪力,依靠这种炙热能量怪力,我古麟勇夺弘法大典第一名,那弘法寺的慧光大师与慧明大师同时要收我为亲传弟子,都被我直接给拒绝了,这两位大师见收徒不成,又生一计,竟然争着抢着要将弘法寺炼体秘法送给我做为礼物,怎么我到了祖母这里便成了不学无术之辈了呢?”


    “你”古武穆怒目圆睁,他就想给古麟一巴掌,把这逆子臭嘴打烂。


    眉毛微挑,就听古麟傲娇的继续说道:“这弘法能量被我体内宝物吸收,却没想到这种能量竟然还有克制毒素的效果,我便用这弘法能量救下了夏都的这些天才俊杰,要不是哥哥一再告诫让我不要露出真容,我真想让大家看看,这夏都,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天才?谁又才是废物?”


    古麟的声音越来越大,那得意的表情让古武穆再次握紧了拳头,这废物简直欠打。


    古麟继续道:“至于那帮刺客,他们真是惹怒我了,既然惹怒了我,他们就应该要知道后果,我要让他们知道,千万不要惹我,我乃大帅府二少,我古家二少可是受不得欺负,睚眦必报之人。”


    古麟指了放在桌上的黑钵道:“我震怒之下,就用那个黑钵给他们脑袋上狠狠都来了一下,让他们脑袋开了花!最后我才体里透支晕倒过去,经过事情就是这样的,你们不相信可以去问我的兄长,他可是亲眼所见。”


    “放肆。”古武穆再也忍不住,怒斥道:“你这无知逆子,你说什么呢?给我跪下!”


    古麟身子一颤,低头不语,沉默片刻之后,还是乖乖的作势要跪下去。


    融合了恶少灵魂记忆,想要表现恶少的丑恶嘴脸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没想到,却被路尺一给拉住了,“麟儿,既然你已经得到了地坤玄机阁的认可,以后就都不用再向任何人下跪了。”


    路尺一边说,脸上也显得阴晴不定,她已经用真元探测过古麟的身体,他的体内确实没有真元与虚灵,加上之前龙霓裳也对他多番试探。


    这古麟身份并无任何问题。


    而且,他所说的事情经过也与古麒所说大致相同。


    不过,却总有些让她想不明白的地方。


    路尺一被称为道尊,是何等高深智慧之人,此刻面对古麟却有了几分看不分明的感觉。


    她疑惑的问道:“你体内有炙热能量不假,那是弘法能量,只能从弘法寺得到,可是我还能从你的体内感觉到一股极为纯净的冰寒能量,那你又该怎么解释?”


    古麟心中震惊,他来自天水玄冰门的秘密是绝不能透露出来的,眼前的路尺一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当场要了他的小命,面对路尺一深邃的眼睛,古麟决定继续装傻。


    “你们从小就不喜欢我,看不起我,这次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你们却一个个轮番审问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古麟愠怒,大声道:“告诉你们也无妨,小爷在深入赤炼罚体结界之中,拿走了弘法寺一枚冰蛋!”


    “什么?”龙霓裳、古武穆、路尺一同时惊叫出声,“你拿了弘法寺什么东西?”


    “冰蛋啊!”古麟用手比划着,得意的说道:“这么大一枚冰蛋,全身散发着彻骨的冰寒之气,我只是用手一摸,那枚冰蛋就不见了,然后,我的体内就多了一种极致冰寒的气息了。”


    路尺一眼中惊疑不定,“什么冰蛋?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详细说说,不要漏掉一点细节。”


    古麟嘴角上扬,侃侃说道:“这弘法大典我本不想坚持,一开始我就想要退出那个几乎要将我身体压碎的炙热能量力场,可是,我却根本退不出去,我的身体似乎被一种奇异力量给吸住了,为了保命,我只能咬牙坚持,却没想到那股能量越来越大,压得我连连吐血。”


    古麟一边回忆一边说,不过他所说的却是真真假假,让人根本无法分辨。


    “再然后我就失去意识了,等我醒来时,我已经全部完成了弘法大典,而且感觉身体之中充满了炙热能量。之后,我就听到哥哥警告,让我不要暴露身份,要不是哥哥一再提醒,我真想让大家都看看,谁才是夏都第一天才,那些所谓的世家天才都弱爆了!跟我提鞋都不配。”


    说着说着古麟似乎已经得意忘形了,“再然后,老和尚,嗯,那个慧光大师将我和哥哥,还有江无痕带入一个炙热的罚体结界,哥哥最先进去,却被老和尚背了出来,说是只走了一百九九米,而那个江无痕才走了一百九十一米,我当时就想了,我至少也能走到一千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换个地方做好吗? 珍珠卡在缝里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