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别动了,我也很紧张; 御前宫女有孕

 就在这时,异变再起,古麟猛地睁开眼,此刻他已经将水宸曦与叶柔馨体内的剧毒大部分给驱除出去了,两位少女一直用真元与虚灵配合古麟驱毒,现在已经将毒素逼出了身体。


    就听到古麟的声音轻轻的落在她们的耳中。


    “将你们体内所有的虚灵之力与真元之力都传给我,助我御敌。”古麟依然盘坐在两位少女身后。


    水宸曦与叶柔馨自然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没有丝毫犹豫,她们同时反手按住古麟小腿,将体内的真元之力与虚灵之力导入了古麟身体。


    是的,古麟此刻的身体之中确实没有真元与虚灵,只有炙热的弘法能量,就算他曾经是天水玄冰门灵武双修的天才。


    可是他的体内即没有虚灵之力又没有真元之力,他又能如何?


    但是,大家可曾想过,如果他体内有了持续输入身体的虚灵与真元,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元宫境巅峰的古麟,对于真元的运用和把控岂是低了他一个大境界的血痕能比拟的,而且别忘了,他还是一位圣域灵宫境的灵修,专修天水玄冰门的水属性虚灵。


    而且,在下界,武道与灵道修为境界是不可能与圣域相比的,因为下界都是有届壁压制,大界界神吸收了大量的天地灵元之力。


 文学

    圣域的元宫境武修体内的真元储备恐怕就相当于一位大帝神皇的武修了!


    碰巧的是,这叶柔馨也是一名水属性灵修!


    运转天水虚灵术,这种水属性的虚灵毫无排斥的进入了他的灵海之中,古麟眼中闪出一道冰蓝色的光芒。


    双手结印,点指向前,猛地一划。


    玄玉冰刺!


    冰封!


    一道寒芒一闪而过


    血痕手中的红铁再次落下,他要虐杀古麒才能化解心头之恨。


    古麒最大程度开启了麒麟真元,灌注与双手与长剑之上,向上挡去。


    轰


    一股巨力震得他双腿下陷,麒麟虚影瞬间破碎,古麒双目赤红,头顶的红铁就如同一座大山,压的他双臂发麻,虎口崩裂。


    下一秒,他感觉到了死亡。


    而就在此时,一道蓝光闪过。


    噗


    蓝光打入血痕胸口,溅出一道血花,血痕闷哼一声,已经倒飞了出去。


    就看到他的身体瞬间被冰冻,就像变成了一块冰块,这是虚灵境界上的绝对压制,血痕瞬间就被冰封了!


    “咦?谁?”


    身体一闪,吴长老已经接住了血痕,一股刺骨的冰寒能量从血痕的身上传来,他连忙运转真元驱散冰寒之力。


    “极致寒冰,灵宫境灵修?”他惊讶的眯着眼睛看向古麟,“龙古?”


    古麟依旧盘膝而坐,似乎根本就没有动过,他的虚灵玄玉冰刺已经打入了血痕的身体之中,叶柔馨的修为只是灵种境中期,又受了伤,所以导入古麟身体之中的虚灵并不充裕。


    只是出手一次,古麟就感觉消耗了大半的虚灵之力,而且,这种方式导入身体的虚灵并不能长久的储藏在体内,很快就会消散掉。


    古麟也有些诧异,就在刚才利用叶柔馨导入的虚灵出手之时,一股极致的寒气从体内窜出,让他的冰寒之力变得更加纯粹,似乎在原来的基础上生生提高了一个冰寒境界,达到了极致冰寒的地步。


    而且这种极致的冰寒气息让古麟感觉有些熟悉。


    这莫非是因为那枚放入冰水境的冰兽蛋?


    记得,这种极致纯净的冰寒气息就是从那枚冰兽蛋之上散发出来的。


    一招击伤血痕本就在古麟预料之中,就算他此刻没有虚灵储备,可是却比血痕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加上偷袭出手,血痕没有可能避开。


    叶柔馨诧异的看着古麟,刚才的一幕只有她看的清清楚楚,她同样不可置信,她输入对方的水属性虚灵,在对方的控制下瞬间化形变为冰刺!


    可是,为什么会化形而出?


    而且,那枚冰刺有如此大的威力?


    那里面蕴涵的冰寒之力只要看一眼似乎都能将她冰封!


    打入元府境敌人的身体之后,竟能瞬间将其冰封


    莫非他还是一位境界远在自己之上的灵修?


    叶柔馨知道,如果是她出手,就算那个刀疤脸不抵抗,自己也不可能将其冰封住,这便是境界的差别。


    可是她也清楚的知道,刚才这位名叫龙古的蒙面少年轻松的做到了,而且用的是她的虚灵之力?


    太快了,随手结出手印就能打出,而且那种极致的冰寒之气一闪而过,却也让她瞬间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这种程度的极致寒冰恐怕就连她的爷爷也无法达到,毕竟她也主修冰属性虚灵之力的灵修。


    这个龙古太神秘了?


    古麟睁开眼睛,盘膝坐在地上与吴长老对视着,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真正的危机不在血痕的身上,而是在这个酷似掌柜的八字胡须的老头那里,他从对方的身上觉察到了非常危险的感觉。


    吴长老笑了,笑的有些轻蔑,他摇着头道:“早知道问题就出在你身上,却还是小看了你,血痕真是不堪重用,非要我老人家出手才行。”


 第四十八章开瓢


    “时候不早了,也该结束了,否则血老该生气了。”吴长老将冻成冰块的血痕扔给了手下,并不打算帮他解除冰封,“废物,让你吃点苦头也好。”


    “你们就算能挣扎几下,你们一样要死。”轻轻说完话,吴长老动了,就像一道闪电,吴长老已经出现在古麟上空,他一掌拍向古麟头顶。


    就听古麟大声说道:“你们都不要出手,大家把真元与虚灵都导入我的体内,我来对付他。”


    古麟已经看出,这位吴长老竟然已经踏入了元宫境,元宫境的武修与在场众人差距那就不是一般的大了,就算时大家一起出手,也只会被眼前八字胡给瞬间抹杀的。


    包括古麟也一样,就算他用弘法能量淬炼身体,其肉体力量已经超越了元体境大圆满,可是他与吴长老的修为差距太大了,只要被吴长老一掌打中,他也必死无疑。


    这就是实力的差别。


    场上众人也都已经看出了端疑,这里能够有与吴长老一战的人恐怕只有这位蒙着面的龙古。


    柳月儿距离古麟最近,她已经一个飞身来到古麟身后,用掌心贴在古麟肩膀上,将身体之中全部的真元疯狂导入古麟身体之中,她想要知道,这位蒙面少年面对这种绝境还有什么办法?


    水宸曦一咬牙,也拼命的将体内真元疯狂的送入古麟身体。


    而叶柔馨此刻也清楚的知道,要想挡住那位元宫境的长老,除了相信这位救了他的蒙面少年,根本别无选择,她毫无保留的将体内虚灵之力全部输入到古麟身体之中。


    真元在体内流淌,古麟眼中闪过一抹毅然决然之色,或许现在的他还没有资格与一个元宫境强者正面硬抗,可是,他不能逃避,为了这些他素不相识的人,他已经赌上了性命。


    没有任何原因,因为在这里只有他才有那么一丝的可能与对手周旋。


    全力运转玄冰真元诀,一抬手,手中拿起一个黑钵挡在面前,正是千斤惊魂钵!


    曾经的他可是圣域的元宫境巅峰武修,下界武修与圣域武修的差别可不仅仅是境界称呼上的区别。


    下界修炼的规则与圣域是完全不同的,每一位大界界神都是从圣域至高强者竞争出来的,一但成为了大界界神,这片届壁之下的大陆便是界神的领地,界神会改变下界大陆法则获取他所需要的修炼资源。


    这样他就会压制下界天地元灵之力,让下界修炼者无法真正达到至高境界,这样才能让界神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让其变得更加强大。


    比如这圣武大陆,天地虚灵之灵气极其稀少,恐怕这位大界界主本身便是一位至强灵修,灵气已经被其吸收大半了,只留下一部分元气给他统治下的子民。


    这些当然都是只有圣域的人才知道的秘闻,大界界神本就是下界大陆的神。


    也就是说,圣域世界并没有大界界神压制,那么一位圣域天元境的武修的真实实力恐怕就能与下界元府境的武修对抗了,这便是圣域与下界的区别。


    这里面自然有一些个人天赋与功法传承的原因,不过最大的原因却还是还是有大界的届壁压制,届壁,说起来不过是一种顶级的天地法阵,这种法阵会将下界的天地灵元大半吸收。


    出生在下界,资源匮乏,传承也并非极好,实力差别自然也天差地远。


    这位元宫境的血影门长老,放在圣域,恐怕会被天元境巅峰的天才瞬间斩杀,这就是圣域与下界的实力差别。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本就是世界组成的法则,优胜劣汰,强者生存。


    古麟上一世本是圣域灵武双修的天才,武道境界达到元宫境巅峰,灵修境界同样也是灵宫境巅峰,这样的圣域天才人物放到下界来,他的战力恐怕不止要压制真武元尊。


    就算与下界神皇大帝也有一战之力。


    这就是圣域强者与下界强者之间的区别!


    可惜的是,古麟这一身修为感悟被禁锢在古家的废物二少身上,却无法施展,要知道,这种境界层次上的区别可不是下界武修能够比拟的。


    这就像一个大人与小孩眼界境界上的差别


    否则,只要是给古麟换上一个元府境,甚至只需要元种境武修或者是灵修的身体,这个吴长老绝对就要悲剧了!


    轰


    吴长老的掌从天而降,已经砸向了古麟的脑袋,古麟双手将黑钵举起,挡住这绝杀一击。


    嗡


    巨大的嗡鸣之声犹如敲响古钟,吴长老一掌打在黑钵之上,利用大家导入他身体的真元之力,古麟全力运转玄冰真元诀。


    玄冰九离掌!


    真元波动,古麟全身被红光包裹,就像身体在火焰之中燃烧,他将体内弘法能量与真元同时灌入手掌掌心,猛地单手拍出,拍在黑钵正面。


    嗡


    一阵嗡鸣声响起。


    吴长老被震得倒飞起来,古麟也身体巨震,双脚已经被巨力钉入了土地。


    要不是有弘法能量护住肉体,还有大家疯狂输入他身体的真元加持,吴长老这一击就能让古麟当场吐血身亡。


    可惜的是水宸曦与柳月儿输入身体的真元,始终不是自己的,古麟虽然能简单利用,却还是没有办法圆融运用。


    他一个元体境体修与一位元宫境长老硬抗,这也已经是极限了。


    吴长老此刻也绝不好受,刚才对掌之时,一股极致的冰寒气息突然钻入体内,似乎就连他的真元也被极寒气息给冰冻的流转不灵了。


    “怎么会这样?眼前这少年怎么有这么多的手段?他竟然还能硬接自己一掌?


    而且,从他手掌传来的极致的冰寒能量也实在太恐怖了,似乎就连空气都能冻结起来,而且为什么他的身体上却燃烧着炙热红光?这极致冰寒是从哪来的?


    而下一刻,一股炙热的能量冲天而起,将他的真元打散,把他震得向上飞起。


    在空中一个漂亮的转身,吴长老惊疑不定的看着古麟,他不明白,这个龙古是怎么把极寒与炙热的能量融为一体的?


    “此子,绝不能留!”吴长老眼中杀机更胜,“一但让他成长起来,不仅仅会给血影门带来腥风血雨,恐怕整个圣武大陆也要为之颤抖,这少年太可怕了!”


    白光闪动,吴长老手中出现一柄红铁,正是血影铁尺。


    真元全力爆发,吴长老不再留手,红色血雾从铁尺上升腾而起,他大喝一声:“去死!”


    血影杀!


    吴长老猛地提起一口真元,他双手握着红铁长尺,全身红雾升腾而起,血红铁尺猛地向古麟头顶砸下。


    此刻吴长老已经完全失去了耐性,他凶相毕露,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古麟被一掌钉入土地,全身弘法能量被吴长老一掌给激发了潜力,他浑身炙热,散发出炙热红光,古麟双目赤红如血,冷冷看着全力出手的吴长老。


    正在全力将所有真元虚灵导入古麟身体的水宸曦、叶柔馨与柳月儿三人同时被刚才一击给震飞了出去。


    她们导入古麟身体的能量硬接吴长老一击,还剩一小半。


    同时运转天水虚灵术与玄冰真元诀,古麟仰天大喝一声。


    “啊,来啊!”


    赤红双眼全是战意,古麟双手用力握住千斤刺魂钵,高高举国头顶,他要用手中唯一的武器封挡吴长老此刻全力出手的绝杀一击。


    在古麟头顶,两道蓝色波纹盾光突然闪现出来。


    虚灵术,水波纹盾!


    真元武技,玄冰盾!


    两道护光闪动,同时在古麟头顶之上出现。


    水柔且密,天水虚灵术之中的水波纹盾乃是将水属性虚灵化为波纹形成纹盾,最是柔韧。


    而玄冰真元诀中的功法玄冰盾,却与之不同,坚硬无比,古麟手段尽出,他要挡住这一击。


    古麟武灵双修,这也是他此刻能想到的最后手段了。


    可是,这不过也只是蚍蜉撼树而已,他体内的真元与虚灵实在是太弱了!


    接不下来,就是死!


    古麟几乎要咬碎钢牙,鲜血已经将牙齿都染成了红色。


    “不要啊!”看到古麟独自面对那惊天一击,柳月儿大叫了起来,她已经欺身扑向古麟,她想把自己的真元再次传给古麟。


    可是,她的速度岂能来得及?


    她就看到古麟双手将黑钵举过头顶。


    轰


    水波纹盾波纹瞬间碎裂开来,红铁尺狠狠砸在第二层护盾玄冰盾之上。


    噼噼叭叭一阵爆响


    下一秒,玄冰盾爆碎开来,铁尺继续向下,猛地砸在古麟头顶的黑钵之上。


    轰,古麟脚下的大地再次碎裂,他双脚就像钉子一样被巨力狠狠钉入地面之中。


    噗,古麟狂喷出一口鲜血。


    啊


    古麟也陷入了癫狂之中,他全身都在燃烧。


    古麟发泄似的怒吼一声,将全部力量灌注到了黑钵之上,他要拼死一搏。


    修炼一途,与天争命,这命还要他自己去争!


    分不清是真元还是虚灵,古麟只想要挡在这一击,他不能死,他还有心愿未了。


    全力输入全部的身体能量,古麟就连这些天修炼小极养魂术的魂力也注入到了黑钵之中。


    突然,异变再起!


    嗡


    嗡鸣声响起


    这声音却不是来自耳膜,而是直接作用在了精神灵魂之中


    啊


    一阵刺痛从脑子之中传来。


    古麟突然感觉到手中黑钵竟然猛的震颤了起来?


    这黑钵竟然和他的体内世界产生了联系?


    除了刺痛,这来自灵魂的嗡鸣声竟然让古麟有一种灵海战栗的感觉。


    这是什么情况?


    听到震音,吴长老就感觉眼前一黑,脑子之中犹如被利刺狠狠扎了一下,顿时全身一震,他脑袋一阵剧痛,就像是要裂开一样,瞬间失神。


    吴长老全身真元猛地被嗡鸣声给一下全部震散,根本无法凝聚起来。


    古麟看到吴长老浑身打颤,突然陷入了呆滞?


    来自圣域的天才古麟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双手向上用力,猛地抬高。


    血红铁尺被古麟挡开,他侧身发力,抡起千斤刺魂钵,全身摆动,狠狠的,向着八字胡老头的脸颊砸了过去。


    这一下,带着愤怒,带着求生的欲望,带着全身的炙热能量以及所有身体之中剩余的能量,狠狠砸在八字胡须的鼻子与侧脸之上。


    啪


    脸上如西瓜开花,吴长老被黑钵碗底直接开了瓢!


    老头犹如破麻袋一般被古麟一钵砸的高高飞起,重重摔在地上,挣扎了几下,老头似乎还想站起来,古麟岂会给再他这种机会。


    趁他病,要他命!


    抡起黑钵,古麟冲上去


    老头还想凝聚真元反击,就在这时,头上一阵眩晕,将他刚刚凝聚起来的真元打散。伴随着一阵剧痛。


    啪啪啪


    又是无数重钵,一下一下猛地敲在老头后脑,面门,脸颊之上。


    噗


    老头口中的鲜血一直外流,抽搐了记下,便再也不动了。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古麟看向那些剩下还在旁观,此刻却已经陷入呆滞状态的蒙面刺客。


    这些蒙面刺客很明显已经被之前的战斗给吓傻了,元府境的血杀堂堂主血痕现在还是一块冰块。


    而元宫境的血影门九长老吴长老竟然被这么一个蒙面人给灭了。


    而且,平时云淡风轻的吴长老竟然对手被如此暴虐的一个劲的砸头!


    这还是高手之间的比试吗?


    这不是只有市井流氓才会这么打吗?


    “他们就交给你们了。”古麟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脑子如被巨锤敲击,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被刚才这次爆发给彻底抽空了。


    脚下一软,古麟仰天倒下!


    “弟弟。”古麒焦急的喊了一声,刚想上前搀扶,却见距离古麟最近的柳月儿张开双臂已经抱住了古麟。


    “龙古,龙古”柳月儿轻声的焦急呼唤,古麟却趴在她的怀中。


    再无动静。


 第四十九章大战


    柳月儿就感觉自己此刻抱着一个火炉,那炙热的身体几乎要将她融化,她就他的连心跳也能强烈的感觉到,让她的身体不由的有些发软。


    他的身体单薄而且瘦弱,一点不像是一位长期修炼的炼体武修,可是他身体力蕴涵的能量,还有那些层出不穷的手段,却让她不得不佩服,青年一代之中竟有如此天才人物。


    最让她惊骇的却还是他那种无穷无尽的斗志与决心,还有化解各种危机的沉着应对。


    他那颗求胜的心,太热了,热的让她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就像他的身体一样,似乎每时每刻都在燃烧,柳月儿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与面颊已经被他烧的有些发烫了。


    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他救了她,也解救了这里所有的人。


    “他真太累了!”


    一路随古麟来到这里,只有她知道,此刻怀中的脱力晕倒的龙古到底经历了什么!


    回想起那一起经历的一幕幕,抱着他炙热且有些单薄的身体,她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乌黑的头发与白色的面具就在她的眼前,柳月儿有些不知所措。


    场中,已经不需要她的加入了,她现在只需要保护好怀中这个人就行了。


    “杀了他们,不必留手。”


    此刻的古麒心中充满了愤恨,这一次要是没有弟弟突然变得匪夷所思,大家的生死还这不好说。


    这些剩下的血杀卫最强的血二不过是灵种境巅峰而已,其它的喽啰就不值一提了,正面厮杀,古麟岂会害怕?


    而且,现在他们的战斗人数可足足超过对方几倍了。


    江无痕,夏嫣雨,夏落尘,水宸宇,还有水宸曦和叶柔馨也都逐渐恢复了过来,还有古延,林粟,雷鸣这些侍卫全部人加起来,足足有十几人,而且大家也都已经了解了刺客手段。


    场上是一边倒的厮杀,十几次呼吸的时间,蒙面刺客被他们全部斩杀。


    将刺客清理干净,众人聚集到了柳月儿身边,杨青凤首先开口道:“龙古他还好吧?”


    “月儿妹妹,你怎么了?脸那么红还流泪了?”杨青凤发现了柳月儿红扑扑的脸上挂着泪痕,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刚才打斗时风沙吹进眼睛里了。”柳月儿转头擦去泪痕,大声道。


    再回头时,就看到柳月儿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枚丹药,她看向古麒,大声道:“古大哥,我这里有师尊授予的恢复疗伤灵药,要不要给他服用?”


    柳月儿真的很想看看这个白色面具加速,她只要一伸手就能解下古麟的面具,可是犹豫了很久,她也没敢拿下古麟的面具。


    “还是我来吧。”古麒发现了柳月儿的奇怪神色,连忙一边说一边把古麟从柳月儿怀中抱了过来,伸手接过柳月儿手中的丹药,低声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大家准备一下立刻撤离,我们先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等待救援。”


    “你们稍等我一下,我想起一点急事,去去就来。”古麟向三名侍卫使了一个眼色,现在的他一刻都不能等了。


    手中拿着柳月儿给的丹药,古麒似乎忘记了要将丹药喂给龙古?


    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之中,古麒背上古麟大步离开这处山崖险地,向丛林深处跑去,古延、林粟、雷鸣三名侍卫形成三角阵型,紧随其后。


    柳月儿率先开口问道:“他们怎么跑那么快?危机不是暂时解除了?他们这是怎么了?”


    夏落尘奇道:“是不是他们突然想起什么急事?竟然走的如此匆忙?怕我们跟上似的?”


    杨青凤轻轻说道:“或许他们是真有急事,这龙古真的给人感觉很神秘啊?”


    “古延,你盯着点外面,千万别让人看到我们在干什么?”古麒郑重的说道:“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稍后我会提醒云明,让他也绝不能透露半分。”


    “大少,我也想看看,龙少爷究竟是不是二少爷?这太不可思议了!”古延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个问题已经快要把他折磨疯了。


    “我不知道。”古麒咽了一口唾沫,将古麟平放在地上,深深呼吸,输入真元,用手轻轻摸在面具背后的符锁扣之上,就听到啪的一声轻响,白色面具一松。


    古麒将面具轻轻拿了起来


    面具布满了污渍,下半部分已经被鲜血染上了一块块的血迹,古麟白皙的脸庞还有些稚嫩,嘴角染血,带着些许倔强,双目紧闭,浑身染血


    这不是他的亲弟弟古麟,又是什么?


    “弟弟!”


    “二少爷!”


    四人瞳仁收缩,他们眼睛瞬间布满血丝,泪水充满眼眶!


    “真是二少爷!二少爷,我错了!”古延一下跪倒在躺倒的古麟面前,热泪从他黝黑的脸上滑落,他愤恨的说道:“以后,我看谁还敢说二少爷是废物?我第一个就宰了他。”


    “我也是!”


    “我也是!”


    林粟与雷鸣虽然也有所准备,可是真看到揭开面具的人真是二少爷,他们也惊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轻轻帮古麟抹了一下脸,古麒把丹药塞入古麟的嘴巴,又重新帮古麟将面具戴好。


    “记住,这事绝不能说出去。”古麒深深吸入一口气,“一切必须要等父母定夺。”


    古延三名侍卫一起重重点头,“我们懂得。”


    古麒将古麟背在背上,道:“走吧,我们出去,不然要引起大家的怀疑了。”


    “是,少爷。”三人齐声答道。


    此时弘法道场门口的弘法广场上,一个绝美女子的元神真身的身影凌空而立,她芳华绝世,傲立群雄之间,不可一世!


    血姬手持拐棍,就在绝美女子身下,她丑陋佝偻的摸样与天空之中如仙子一样的真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变成一幅极不协调的画面。


    老姬双目微合的看着前面的两位老者。


    夏嗣真在众多侍卫的保护下退走一边,大内侍卫统领沈时行紧贴在夏嗣真身前,似乎随时准备用身体护住夏皇,而慧光与慧明两位大师也来到了夏皇不远处。


    古武穆抱着昏迷不醒的妻子龙霓裳同样全神戒备的来到夏嗣真的身侧。


    做为九夏国的皇!


    这样级别的战斗,夏嗣真本不该来。


    这已经超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斗了。


    而是千年宗门强者大能之间的对决。


    此时,那个真武境的老姬真要发了疯的杀谁,恐怕没有谁能挡得住。


    夏嗣真最好的应对方法应该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寻求如龙门武府这样的千年宗门的庇护。


    因为他是九夏国的皇,他不应该立于危墙之下。


    这种级别的大战,一个就会命殒当场,这太不理智了!


    可是他也必须来,这没有该不该,做不做!


    大丈夫生于世间,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必须站在这里,他告诉自己,就算是死,他也要站在这里,与他们在一起。


    夏嗣真怒目看向场中老姬,他用力握紧了拳头。


    “夏皇,我们保护你先走。”古武穆沙哑的说道:“你就不该来这里的。”


    “这是我的国家,这里有我的臣子,也有我的子民,就算是死,我也绝不走!”夏嗣真轻声说道,语气却不容抗拒。


    “你儿古麒在哪里?”


    古武穆眼神一暗,道:“我也不知道,已经安排人到处寻找了,我与霓裳赶到这里的时候,就被那老姬的气息锁定了,所以不得不上来看看,没想到一上来,就走不了了,小儿他恐怕,唉。”


    夏嗣真轻叹一声道:“我的亲妹妹夏嫣雨也在其中,里面还有我同父异母的皇弟夏落尘,这件事恐怕早有预谋,我,很担心他们。”


    古武穆道:“既然夏皇不愿离开,那么麻烦沈将军帮我照看一下霓裳,我去与刘老与叶老并肩与那血姬拼死一战。”


    说完话,古武穆关切的看了一眼龙霓裳,将她轻轻放在地上,他目光坚定的大步走入场中。


    “我们要不要出手相助?”另一边慧明大师急切对慧光大师道:“如果那些小辈真出了事,我们恐怕会后悔终生的,不如,我们去请太上长老出来?”


    慧光大师双手合十,摇了摇头,叹道:“太上长老正在闭死关,外面这么大动静,他老人家岂会不知?他要出来,自然会出来,我们去请也没用,这件事,我们最多只能保护夏皇,却不能出手。”


    “唉”慧明大师急得直跺脚,却不得不听师弟的。


    场中两位老者分左右站立,神情凝重!


    之前与慧明大师打斗的精壮汉子已经退到老姬身后,从现在开始,这样场战斗已经升级到不是他能参与的了。


    “你们还真要动手?就不怕死吗?”老姬声音冰寒,她双目微咪,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


    刘过看了看古武穆,轻叹一声,抱拳道:“我三人联手虽也绝不是阁下的对手,不过我们生于九夏,为家人,为朋友,容不得选择,还请血阁老赐教。”


    “好得很!”老姬眼中闪过一丝血雾,她向弘法寺深处看了一眼,隐约的,她感觉到了一丝若隐若有的气息锁定了她。


    “看来我今天不杀几个人,你们还真不会怕我。”血姬冷冷道:“我是真的老了,很久没有杀人了,说出的话也没人听了。”


    刘过大声道:“不过我有一事不明,请阁下赐教。”


    血姬不耐烦的道:“说。”


    刘过眼光灼灼的盯着老姬,道:“我不明白为何血影门做为一个数千年的宗门,为何会参与王朝家国之间的争斗?血阁老身为百盟强者,你为什么要破坏百盟誓约?”


    “哼,小辈,什么约定,那都是由真正的强者决定的,我只告诉你们一件事,我早就退出百盟了,什么百盟誓约,全是狗屁,而且我刚才已经手下留情了,你们既然不识抬举,那么从现在起,谁动手,我便杀谁。”


    老姬此刻身体渐渐挺直,她已经真的发怒了,她傲然道:“你们谁想先来送死?”


    就看到古武穆怒吼一声,身上的金色真元鼓胀起来,一个蓝色巨大的麒麟虚影悬浮头顶之上,麒麟张开大嘴,大口吞噬天地灵元,让身影变得更加凝实。


    同一时间,大地震颤,刘过脚下青石碎裂,浮空而起,一头双目赤黄,背生肉翅,全身炽焰包裹着一头凶猛的地兽,正是地兽穷奇。


    穷奇虚影凌空出现,吐出一口赤火,怒目凝视天空之中的绝美女子,刘过修炼的乃是九夏国皇室的核心功法,地炎穷奇诀!


    而另一边,叶如晦身前蓝光刺目,一柄冰蓝色的虚灵宝剑从他头顶升起,一个虚幻蓝色冰兽浮空出现,那是冰兽青鸾的法相虚影,叶大师乃是灵修,修炼的是家传秘法青鸾诀!


    青鸾一声凤鸣,看向老姬头顶的绝世女子真身!


    “啊,给我破!”


    就听古武穆怒吼一声,双掌猛地向前拍出,麒麟真武核心秘法,麒麟吞天大法。


    发动!


    这是以燃烧体内潜力为代价,用来提升战力的秘法,此刻古武穆再无保留,他的战力直接提升了一个境界,从元宫境巅峰,直接进入了破宫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别动了,我也很紧张; 御前宫女有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