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美妇啊好充实好涨粗大/当着别人面玩弄娇妻

古延一扬马鞭,抽打在骏马背上,骏马发出一声嘶鸣,四蹄踏出,顺着下山的坡道疾驰而下。    弘法寺立于高山之上,路有两条,一条便是这石台之路,另一条沿着山路蜿蜒向下,山路虽能走马车,却叶崎岖不平,一直要走几十里才能去到山下的三岔口。    弘法寺坐落于高山顶峰,下山路途之上要穿过曲折山路,路上密林纵横,景色宜人,颇为舒服。    进入弘法大典时,必须诚心,所以上山需要攀爬九百九十阶弘法力场石台,下山却并没有限制,各家的马车顺序离开,顺着弘法寺的山路向下疾驰。 她闭着眼羞涩不敢看我的娇俏模样,让我心头蕩起一层层波浪,心里养养的,恨不得趴下去在她小伥脸上亲一口。


费了很大精力,才重新摆正心态,强忍着狂乱的心跳为她检伥查起来。


在这个检伥查过程中,那持续不断的柔.软和快.感,刺伥激的我浑身都麻了,差点没舒服的叫出声!


受刺伥激的不止是我,在我的按伥摩之下,李雨桐也有了反应,饱满变得挺伥立起来,两粒相思红豆也是由软变伥硬,摩擦的我掌心养养的。


 文学

在这种暧昧的氛围中,我满头大汗的为她按伥摩检伥查着,没一会,终于发现她匈部有两个小小的肿块,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汝腺堵了,导致乃水无法通畅。


“疼~”


李雨桐鼻间发出一声销伥魂的轻哼,脸上出现丝丝痛楚。


“老伥师,你忍一忍,是会有点疼的,等汝腺疏通就好了。”我赶忙安慰。


“嗯……”李雨桐脸红红的,轻轻点了下小脑袋。


得到首肯后,我全神贯注,手上加了点力道。


当按伥摩技师这几年,我没事就喜欢钻研技术,手法很是熟练,用点、按、揉、拿等不同手法,帮李雨桐舒筋通络,理气活血。


她疼的轻哼了起来,身伥体不停地扭伥动,眼角含伥着泪珠。


她微闭着双眼,还有紧伥咬嘴唇的诱人样子,让我移不开目光,竟感觉格外的刺伥激。


秀伥色可餐,不外如是。


更让我羞耻的是,这一刻我那个地方的反应变得很是强烈!


我的力道越来越大,我能感觉到那肿块开始慢慢消散。


“嗯……嗯……”


随着我的动作在她匈部不停地揉伥搓按伥摩,李雨桐脸上的痛苦渐渐褪去,转而被一种愉快的潮伥红代替,偶尔发出的呻.吟轻哼也销伥魂万分。


我目瞪口呆,手上不由自主的就慢了下来,谁知道,李雨桐竟然娇伥喘着催促起来。


“嗯~小强,再加把劲啊,我好舒服……”我手中逐渐加大力道,看着李雨桐敏伥感伥部伥位被我如此亵玩,满足感也渐渐强烈起来。


“嗯,好疼~”


要不是我把伥玩的太过忘神,没能控伥制住逐渐放肆的力道,这种玩伥弄或许还会持续很久。


李雨桐口伥中发出一声略带痛苦的闷伥哼,让我浑身一僵,有些尴尬收起那些明显不是按伥摩的小动作。


经过这一小小的波折,李雨桐也从迷醉中回过神来看,一下子就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现有多么羞耻,连晶莹的耳伥垂都红透了。


虽然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既然李雨桐清伥醒了,我也没敢继续放肆,免得破伥坏在她心中的形象。


不过李雨桐刚才的表现,让我心中充满了想法,难道,她是属于那种不堪挑伥逗的敏伥感体质?


体质问题以后可以慢慢探索,我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老老实实的做按伥摩的情况下,进度还是很快的,直到肿块完全散开,热意开始流动,我明智的松开了她那里。


李雨桐察觉到我手离开后,急忙睁开眼睛,满脸羞红,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我说:“好了吗?小强。”


“嗯!应该是可以了。”


我一脸正色的回答,殊不知刚才自己的表现有多么不正经。


李雨桐赶紧抱起孩子,或许是因为都被我摸过了,也没避讳,大大方方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喂乃。可怜的小家伙饿了一天,小伥嘴本能的裹伥住李雨桐的饱满,大口大口开吃。


看他吃那么香,闻着空气中逸散的独特乃香,我都有些想尝尝是什么味道了。


但这些我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真要敢凑上去和小家伙抢乃喝,肯定要被李雨桐当成流氓。


不过,不能亲口吃吃试试,可并不妨碍我看这难得的美景,饱饱眼福。


这小家伙显然是饿久了也哭累了,在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会后,小伥脸上变得有些疲倦,靠在李雨桐的匈前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看到这小家伙这么快就吃饱了,我突然有些遗憾,有些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


“小强,我感觉舒服了不少,不像白天那样胀痛了!”


将衣服拉下去遮住那诱人的风景线后,李雨桐脸色依旧有些潮伥红,抱着孩子,手指不停地搅动着那边角衣襟。


“那就好……”尴尬地回了句,我连忙恢复了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小强,谢谢你!”


李雨桐红着脸看了我一眼,声音夹带着颤伥抖,之前是因为孩子哭得伤心,没太注意,现在冷静下来,她就感觉有些羞耻了。


“没事,都是当学伥生应该做的。”我更加尴尬了,有股淡淡的罪恶感。


看着一脸娇羞的李雨桐,我体伥内就有一股邪火蠢蠢欲.动,生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做出些冲动的事,赶紧告辞打算离开。


“小强,疼,好疼!”


可就在我刚转身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李雨桐的痛呼声……李雨桐眼神恢复清明,我俩互相迎着对方灼伥热的呼吸,四目相对,她脸上率先露伥出一抹羞涩,避开了视线。


我处于箭在弦上的状态,憋得难受,还想继续。谁知道,李雨桐深情的望了我一眼,轻轻把我推开,从我身下溜走,娇羞的跑去照看孩子。


我身伥体一僵,特别尴尬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回味刚才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李雨桐还是一直在哄孩子,我就有点坐不住了。她脸皮薄,有了那么羞耻的表现,根本不敢主动跟我说话,我只好没话找话的说:“老伥师,孩子没事吧?”


她抱着孩子,没有回头,轻轻的说道:“小孩子睡觉不老实,经常闹腾,没事的。”


我挠挠鼻子,心想,再继续那种事估计没啥可能了。


不过,从李雨桐刚才的表现来看,她对我并不反感,不然也不可能任我施为。想到这,我看了看李雨桐高伥耸的部位,突然灵机一动,忐忑道:“老伥师,不如我今伥晚留下吧?你要是疼了,立刻就能喊我。”


“你……你要留下来?”李雨桐俏伥脸一红,用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揉伥搓伥着衣角:“我都好了呀!再说,也不能一直麻烦你,你明天还有工作……”


完了,我太着急了!要坏事!


我心中一跳,从李雨桐的话语中听出了淡淡的疏远,看来我主动提出留宿请求,让她起了一些疑心,赶紧补救。


“对不起,老伥师,我很担心你的身伥体,就没考虑太多。周大哥不在家,我留下,确实也不像样子。”看见李雨桐面色好转许多,我继续说道:“不过,老伥师你那里只是暂时解决了,还会涨的,如果不完全吸出来,再次堵塞,会越来越疼,严重了,说不定还要去医院动手术进行切除。”


我故意这么说,其实事实上根本就没这么严重,我只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福利。


“不会吧,张强,我这不是好了吗?已经不疼了,真的会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李雨桐被我吓到脸色苍白。


“老伥师,我是你学伥生,怎么会骗你呢?我就有个远房亲戚,就是因为经常涨乃,当时不在意,过个几年,得了汝腺癌,现在坟头草都几米高了。”我忍住心中的乱跳,开口扯谎。


见李雨桐被吓的没敢吭声,我知道差不多了,直接告辞,等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装作关心的样子,再次叮嘱:“老伥师,你这个问题不是一次姓可以解决的,如果再疼,最好马上联伥系我给你按伥摩,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不过身伥体才是第一位。宝宝还小……”我故意把话就说到这,直接扭头,转身离开。


出了门,我老脸通红,自己都忍不住暗暗鄙视自己,真是太不伥要伥脸了。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这番话,竟然让我迎来了和李雨桐负距离接伥触的机会回到家之后,我躺在床伥上,一晚上都辗转反侧睡不着觉。脑海里一直浮现李雨桐的倩影。那饱满的高伥耸,诱人的体伥香,以及娇羞的诱人模样,都深深刻在了我的脑子里。


我体伥内一股欲.火在躁动,连续洗了好几个凉水澡,还是失眠了。只要一闭上眼睛,李雨桐火伥热的娇伥躯就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在以前,我还没那么多不该有的邪念,顶多就在心里想想。但和李雨桐发生了暧昧,有了亲伥密接伥触后,欲.望开始如野草般疯狂生长,有强烈地想要得到她的冲动。


虽然知道这样想,非常不道伥德,李雨桐已经身为人.妇,有老公有孩子,但我就是忍不住,情不自禁的就开始幻想有没有这种可能姓。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晚上,李雨桐就再次拨通了我的电伥话。


我心里乐开了花,以最快速度赶到她家。到了家门口,还没等我敲,门就被李雨桐打开了,显然一直在等我。


她穿了件粉色的吊带连衣裙睡衣,衣摆很短,刚过大伥腿伥根伥部。匈前的衣襟已经被浸伥湿,看上去很是诱人,她果然又涨乃了。


“小强,你来的好快啊。”李雨桐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连忙让我进去。


“我怕你疼,打了个出租车就过来了。”我搓伥着手,强忍心中的激动,瞄了两眼她的高伥耸,无比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听了我的话,李雨桐看我的眼神不禁又温柔了几分,我心中暗喜,随手把门关好,急切的问道:“小家伙睡了吗?”


上回就是因为这小家伙哭了,才打断我的好事,同样的事情,我可不想再次发生。


“嗯,睡了,在卧室。”李雨桐羞涩的笑了笑,声如蚊音。


“那咱赶紧开始吧。”我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怕她看出什么,又加了一句:“你电伥话里不是说,从下午就感觉涨了吗,早点解决,你也能轻伥松伥下来。”


我的‘关心’显然让李雨桐很是感动,羞涩的点点头,主动进了我之前睡过的侧卧。


我紧随其后,从后面看着她滚伥圆挺翘的美伥臀,一阵口干舌燥。


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李雨桐一脸娇羞地坐在床边,身伥子有些微微颤伥抖着。


我迈着激动得有些发伥颤的双伥腿,再次地蹲跪在她的面前,颤伥抖着双手,慢慢地掀起她的睡裙。


入眼是半透伥明的白色底库,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可见那神秘的起源地带。


被神秘之处吸引了两三秒钟,我才猛地回过神来,没敢继续盯着看,把目光放在匈前两团饱满上,我暗自吸了口气,熟悉的乃香让我沉醉不已。


我心里有着不可告人的小心思,这时,再看李雨桐美丽躯体上的遮掩物,就觉得有些碍眼了。


“老伥师,穿着衣服按伥摩会有点不方便,我给你把睡裙脱了吧……”我心中七上八下,生怕李雨桐拒绝我这过分的要求。


“嗯……”


李雨桐娇羞地看了眼我,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略微一顿就闭着眼睛,轻轻地点下头,然后把两只玉伥臂抬了起来,让我来给她脱衣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美妇啊好充实好涨粗大/当着别人面玩弄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