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跟岳弄进去在胸前涂药 ;把美女裸体做成一道菜

有先前亮刀的桥段,暮沉舟知道温久在电话里说,要把战斗送回飞鹏大帅衣冠冢是真事。


    “后边聊聊吧,还是说你有其他想撩的姑娘?”


    暮沉舟本就约了温久去住处聊聊。


    考虑到舞会还未开始,宴会厅中这么多优秀女子,万一温久有点意思,暮沉舟岂不是棒打鸳鸯。


    “没别的事情,我跟暮老师聊正经事吧。”


    “诶?要不看看我们家暮逢霜?还有5区的凤凰花公主。”


    “不要。”


    离开宴会厅,暮沉舟带着温久往大宅子后方走。


    大家族格局大同小异,前段会客、宴宾、公事,后段家族成员生活。


    安家宅院格局大抵也是如此,规模和肃暗世家没得比。


 文学

    至少安家不会有演武场、议事厅等建筑。


    “这里是我住的地方。”


    暮沉舟作为家主的小儿子,生活条件当然好,小楼跟个独栋别墅似的,不管居住与否,每有仆从定时打点得干干净净。


    在茶室入座,暮沉舟突然赖在躺椅上。


    “哎哟喂…真的受不了宴会什么的,比对战邪煞还累。”


    “天呐,你这形象不能多保持一下吗,刚才剑玉夸暮老师帅来着。”


    平心而论,清爽打扮不懒散的暮沉舟称得上成熟帅哥。


    “帅有P用,不能当烟抽。”


    熟练地从茶桌底下摸出烟盒,点上一根,确实有点烟回命的感觉。


    “温久,沏茶。”


    “暮老师,你是主人家啊!”


    “嘿嘿,刀我看看。”


    温久郁闷地摸索着茶桌用法,暮沉舟则是透过透明的封存防护膜感知战刀万里。


    “好家伙,真的好家伙。”


    历经数百年,刀身依旧透着铁血沙场的胆魄。


    可见即便将之从‘浊器’改回灵系装备,这份气势也不会削减。


    和表面形式无关,有那么点刀魂的感觉…


 第五百六十五章 皇室线索


    “飞鹏大帅的衣冠冢好说,在6区天元城市群那儿。”


    “是,我也查过,好远…”


    天元市,6区首府城市,整体城市群涵盖旁支九座城市,估摸宏大。


    以飞鹏大帅的赫赫战功,衣冠冢位列首府分支城市,合情合理。


    温久想过联络景区工作人员,仔细想想还是让暮沉舟转交妥当。


    “行,战刀和头盔我收下了。”


    入手是沉甸甸的分量。


    战刀万里,不仅只是一件‘浊器’,还是人类对抗邪物历史中不可或缺的一笔。


    只可惜最后的结局令人唏嘘。


    说完交托遗物的事情,接着便是青黑色雾气了。


    此前温久有和暮沉舟提过一嘴,当时双均未在意,只到是邪术千千万万,效果五花八门,出现个能外形像壁画的雾气没啥好惊奇。


    开启温久一开始说到的“骨龙”也被证实只是个皮肉残破不堪的大蜥蜴。


    唯一的变数是幽源将军。


    “暮老师,大蜥蜴是幽源将军送给飞鹏大帅的坐骑,和青黑色雾气相关的物件来源也是幽源将军。”


    “没听说过这号任务呀。”


    不仅是暮沉舟阅读过的历史教材,就连熟知的邪煞通缉名录似乎也没这个名字。


    温久在手机上查阅过,获得的内容非常少,顶多些许野史,而且水友吹牛皮的成分太夸张。


    一些说是祖辈下墓的人士挖过幽源将军墓,然后随便指了块乱七八糟的点位。


    一看就是假的,幽源将军邪物化了,真下那种墓,黑驴蹄子留着自己熬汤配断头饭吧。


    勉强能看出可信度较高的线索在于,幽源将军不是6区人。


    一部分水友只言片语谈及那是5区的将军,没法判断真假。


    “确实查不到。”暮沉舟翻动手机,“你仔细说说青黑色雾气的邪术特征,我查一下策略总部内部资料。”


    温久一边复述,一边提示刚才大厅里摆乌龙的目楚天。


    他没有第一时间接触青黑色雾气,由天目家族的高手最先打开木匣、最先接触。


    找他们描述细节,肯定比温久描述得精确。


    原因无他,温久对战斗的理解是从算法、技能角度入手的,常规肃暗者听不懂什么追加超能系。


    “嗯…我们各自去找线索。”


    在策略总部的资料库中找寻无果,暮沉舟意识到需要给与更大重视。


    能和飞鹏大帅同僚相称,极有可能也是邪煞,而且强度等同。


    已知邪煞好说,未知邪煞、未知邪术,又跨区活动,不得不彻查一番。


    平时懒散归懒散,遇上正事的暮沉舟不带半点马虎。


    “我去找天目家族的老前辈聊聊。”


    “那我呢?”


    “你去找凤家小公主。”


    “找她干嘛呀?”


    “问幽源将军。”


    5区皇室文化代代相传至今,皇宗贵族需要学习与寻常人差异很大的文化知识。


    比如通史类,尤其对5区皇室延续、战争、繁荣起落,需要学习的细致程度更为考究。


    普通人不知历史上5区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幽源将军,皇室可能知道。


    茶叶才过三道水,饮者便起身出门。


    “暮老师,我进不了内厅。”


    “行,我去看看,如果小公主没急事,我就说刚才大庭广众亮战刀的小子约她。”


    “别乱说话啊,喂——!”


    几番周旋,暮沉舟约上两位天目家族前辈,在偏厅商讨;


    凤凰花也兴冲冲在小厅见到温久。


    前段宴会,凤凰花小酌些许,带着微醺,波光粼粼的大眼睛似乎燃着火焰。


    温久有自知之明,着火焰不是针对自己。


    5区这位奇怪的凤凰花似乎对生活、对周遭事物都充满了热情。


    “参见小公主。”


    温久不知5区人民面见皇室是个什么礼数,只得学着先前大厅的宾客,微微欠身表示敬意。


    “私底下别这么麻烦啦。”凤凰花乐呵呵指着前边的椅子,“温公子可真有意思,哈哈哈,坐下聊。”


    身姿摇曳间,不算长的裙子左右晃动,坐上座椅后小腿摇摇摆摆,发梢带着的花瓣饰品也随之摇晃。


    换做暮逢霜,肯定会觉得大庭广众下,饰物摇晃是轻浮之象,哪怕她在宴会厅快步疾行,发簪吊坠依旧稳稳当当。


    眼前的凤凰花确实很有亲和力,也阳光率性。


    但温久不敢有半点大意,小厅墙边两位女性护卫看着就不好惹,万一失礼冒犯皇室,暮家也保不住。


    “今日冒昧约谈小公主,想请教5区历史上一位将军的信息。”


    “诶,我还蛮喜欢读史书的,想考我呀?来来来。”


    出人意料,凤凰花并未对繁重的皇家学业感到烦闷,而是兴致勃勃。


    “小公主,我想询问的那位,名号是:幽源将军。”


    “咦?”


    不仅凤凰花,两侧角落的皇室亲卫也不自觉向温久投来目光,又很快转开。


    看这场面,温久意识到询问的中心人物很特殊。


    “幽源将军这个话题涉密吗?”


    “不涉密,你放心。”凤凰花偏着头,花瓣饰品微微舞动,“只是奇怪,为什么温公子会打听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


    和温久猜想得差不多,幽源将军在5区,且不是鲜明历史人物。


    换做有丰功伟绩的大英雄,网络上肯定能轻松查到。


    “幽源将军其实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有功绩的,可惜英年早逝。”


    历史便是如此,有战功、有才情、有实力的人物被埋没于岁月尘埃里,不在少数。


    真正记录下来,且以教材和文化方式流传的,多是功至高位,或者有过亮如天火的大事件。


    幽源将军则属于一直有战功,却没有重大战役值得记载,加之壮年夭折,早早淡出绝大多数人的视野。


    说起一段特征稀缺的历史,凤凰花娓娓道来,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可见其在通史方面的扎实功底。


    “小公主,幽源将军和我们6区的飞鹏大帅有关联吗?”


    红嫁衣说过,飞鹏大帅与幽源将军同僚相称,至少得合作打过几场战役才有此等交情。


    “肯定有,历史上幽源将军来过6区支援,算是琼代时5区借调给6区朝廷的一支军队,负责两区之间的旷野战场…”


 第五百六十六章 幽冥咒法


    关于幽源将军的传说其实有版本偏差,可信度最高的当然是皇室编写的历史书籍。


    凤凰花阅读到的教材称幽源将军用兵变化多端,风格神鬼莫测,手法无比残忍,甚至会用献祭士兵的咒法击杀大量邪物。


    因此幽源将军所参加的战役局面极度惨烈,为了形容此人的佣兵风格像是从幽冥的源头而来,名号顺理成章为“幽源”。


    “这么个毁誉参半的极端人物,当然不适合作为公众读物宣传咯。”


    “是…”


    温久在意的点并非战争风格,而是邪门的咒法。


    眼下和幽源将军相关的青黑色雾气,确实算诡异邪法。


    “小公主,方便问问幽源将军擅长的术式吗?”


    “咒法类,非常奇怪的咒法,具体哪儿学的…没法考察。”


    幽源将军每次动用这种邪法,战场天昏地暗,祭坛处出现源源不断的幽魂厉鬼直扑邪物阵营。


    邪物战场本就犹如人间地狱,如此一来就更显阴森血腥了。


    凤凰花还阅读过一些偏门版本,说是幽源将军能够通过特殊的法器召唤阴间幽魂战斗,代价需要对等数量的活人灵魂。


    等战斗结束,还要再花上足够的人牲来将厉鬼送回。


    击杀邪物的效果确实厉害,但这手法太过极端。


    当然,这是皇室教材所不认可的说法,仅在图书馆角落作为野史读物。


    温久眯起眼睛,只觉得线索对上号了。


    青黑色雾气浓郁时确实有扭曲的怪脸、肢体翻腾,和凤凰花描述的召唤幽魂厉鬼对战邪物很契合。


    大家心知肚明,不存在从阴间招鬼祛邪的法子,纯属古人认知水平有限,容易信鬼神之力。


    所谓的鬼雾顶多咒法路数较为诡异,以邪克邪,


    “温公子,你要了解的内容差不多了吧?”


    游戏界面,温久正和死神棺交流,把凤凰花的说法转述给死神棺,让幽灵系从灵魂角度给说说一二。


    和精灵聊得太投入,居然忽略了凤凰花的问话。


    一时间小厅的空气似乎有丝丝锐利…


    “啊?!小公主,你讲得太传神了,我不由得心驰神往那段峥嵘岁月。”


    “哈哈哈。”凤凰花一笑,压抑气氛顿时消散,“温公子,换你了。”


    “嗯?我什么?”


    “问了本公主这么多,原因呢?不说清楚的话,不让你走出这个房间哦。”


    凤凰花的尊贵中带着火辣,小嘴撅起,本就偏饱满的嘴唇嘟成两颗樱桃状,作小女生撒娇之态。


    但温久很清楚,得罪她,可能真的不能走出房间,是烟雾球脱离战斗判定范围。


    “小公主,事情要从飞鹏关说起…”


    一个月的艰难攻略跳过,温久只说对战飞鹏大帅时,遇上喷吐青黑色雾气的大蜥蜴。


    再到飞蝴,手镯施放青黑色雾气,特殊的精神攻击邪法。


    “我的阵心兽能从邪物灵魂中探知些情报,大蜥蜴十有八九是幽源将军带去给飞鹏大帅的。”


    “诶?”


    听到此处,凤凰花大为诧异,“幽源将军…什么时候邪物化了?不可能呀!”


    不仅暮沉舟不记得邪煞通缉名录上有幽源将军,凤凰花也不知道。


    要么情报有误,要么幽源将军属于未知邪物。


    凤凰花甚至已经开始猜测幽源将军还是人类时,所运用的到底是不是正常术式,亦或是当时已经沾了些邪法。


    “温公子!我今晚就联络家里,你留个联系方式,有结论了再商讨。”


    社交软件上多了个公主级人物,温久多问一句。


    “小公主,幽源将军有衣冠冢之类的吗?”


    “衣冠冢?他是正儿八经的墓穴,在5区最靠西的蜜蜡城市群外。”


    距离市区二三十公里,即将脱离城市周边范畴,加上幽源将军没名气,自然没被开发为旅游景点。


    幽源将军墓是近两百多年才被发现并确认身份的,勉勉强强算个2星‘祸源点’。


    主墓室也探索过,未出现幽源将军本人起尸邪物化的情况。


    再往后,蜜蜡市特侦组补足了防护措施,又把墓区通道盖回,防止其与阴邪气息接触,偶尔检测,至今没发生啥问题。


    “温公子如果来5区旅行,我会亲自招待哦。”


    “啊,哈哈哈,再说吧。”


    正经事当前,先把幽源将军的情况确认了,若是局面太平,温久还真想去蜜蜡市看看,给那啥棺椁拍照。


    回来找个工匠参照《后土开物》和成品照片定制个差不多的。


    和凤凰花分开,温久在暮沉舟的小楼里等待。


    外边的宴会进入后半程,隐隐约约能听见舞曲伴奏悠扬飘出。


    十来分钟,暮沉舟回到小楼茶室。


    “哟,你这么快?”


    “不然呢?跟小公主去跳舞吗?”


    “也不是不行,5、6两区联姻什么的…”


    “拉倒!”


    言归正传,暮沉舟找到包括目楚天在内,参与飞鹏关扫尾捡漏的天目家族成员。


    聊天对象比较多,花得时间也久。


    问起目楚天关于青黑色雾气的事情,这位优秀后裔一问三不知。


    太为难他了…以年轻肃暗者的眼力界,确实很难从未知邪煞的角度进行思考。


    好在天目家族前辈们不是盖的,接触木匣便觉得青黑色雾气不简单。


    明明不是邪物,却带着些许灵魂波动,又能施放类似邪术的手法。


    这种带有灵魂波动的表述,和死神棺理解得差不多。


    两位老前辈做事细腻,特地在第一时间记录青黑色雾气的邪系灵能,随其他记录符一并提交给特侦组。


    “这就好。”


    温久每当想起战斗中来不及记录青黑色雾气,就觉得有些郁闷。


    所以听目楚天说,把原有青黑色雾气防护的‘浊器’宝刀改为灵系装备,气得差点揍他一顿。


    好在两位老前辈兜底。


    特侦组收到记录符,肯定先核对飞鹏关典型的几种邪物,哪能有意识去分析青黑色雾气。


    “我也和枇杷市的吕部长说了,让他派人花心思看看。”


    可能出现未知邪煞,而且和飞鹏大帅有来往,大意不得。


    “这样就好。”


    温久松了口气。


    天马城市群好不容易过一阵太平日子,别又给蹦出巨大危机。


    “你小子可真行。”暮沉舟点起香烟,“两位来自5区的老前辈没听说过幽源将军名号,这个知识点真的太偏门了…”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五百六十七章 萝卜风土


    结束暮家宴会,回到策略院的温久终于像正常学生一样开始听课。


    等待幽源将军进一步消息的空档,游戏界面没闲着,凑齐到39个橙橙果,腾出树果种植盆,改为萝卜种子。


    相隔超过24小时,种子依旧安安静静,没有半点发芽的意思。


    即视感非常强烈,和先前种种金黄的果实如出一辙。


    “可还行,用一种没法发芽的果子,换了另一种没法发芽的果子…”


    吐槽归吐槽,果实和萝卜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果实体系在刚推出时就不能种植,只能在特定的果树上获取;


    萝卜种子真的能种,需要特定的风土。


    比如雪中溪谷和远古墓地,两个地方的风土长出各自不同品种的萝卜,对应不同的传说级宝可梦。


    问题是,在美梦乐园要如何模拟两地风土?


    温久尝试着打电话询问过福爷,老爷子也没种出萝卜来,现在正在潜心研究黄金的果实。


    也问过菜种,同样是跨地域的植物学知识,超纲太多,没有得出结果。


    站在树果种植盆边,温久想到前一阵子来买羊毛的美蓉。


    美蓉是伽勒尔地区的道馆馆主,虽然战竞镇和冠之雪原地图距离相当于横跨整个地区,但总归得知道些关于患者宝可梦的消息。


    在售票台拨出新的联系人号码,对应:美蓉


    文字对话框滚动省略号,通话很快接起。


    园长?又有新的羊毛了吗?


    “没这么快。”


    温久看了一眼在乐园里玩耍的毛毛角羊。


    现在要是给它剃毛,顶多剃下一份;


    咩利羊不需要剃毛,属于正常脱落。


    总之还没满足可以卖羊毛的条件。


    “我想请教关于雪暴马和灵幽马的事情。”


    美蓉:哦,丰饶之地的传说宝可梦吗?


    “对。”


    不知道。


    “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跟岳弄进去在胸前涂药 ;把美女裸体做成一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