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骑摩托不小心滑进去了; 古h吃乳文

美蓉所认知的内容限定于传说中,历史上统治者加勒尔地区的蕾冠王使贫瘠的土地变得丰饶。


    也被称为丰饶之王。


    灵幽马和雪暴马是蕾冠王的两匹爱骑。


    美蓉知道的仅此而已。


    这方面知识玩家反而的更丰富,温久好歹知道两匹马在王冠神殿,通过两种萝卜进行召唤。


    “有没有办法获得加热地区的风土呢?”


    仅仅带回土壤肯定不够,比如雪中溪谷带些冻土到美梦乐园,肯定早已融化。


    所以不叫土壤条件,而是称之为“风土”,涵盖整个自然大环境。


    模拟雪中溪谷或是远古墓地的自然环境难度实在太大。


    别说冰系的美蓉,就算伽勒尔地区的草系道馆馆主亚洛亲自过来,也很难搞出那种级别的生态大棚。


    虽然没得到关键答复,温久还是对美蓉表示感谢,约好有羊毛了再见面。


    “等一等,风土…”


    这个词语温久总觉得自己曾经提到过。


    非常简短,在和谁聊天的过程中偶然提到过一下下。


    水梧桐!


    继赤焰松后,水梧桐带领的海洋团在寻找海皇牙的过程中翻车。


    身为老大,不能让下属们见到自己的软弱,所以一个人来美梦乐园寻求心理治疗,过一阵情绪就好。


 文学

    当时水梧桐掏出过蓝宝石,某个海洋团成员以为这东西能够召唤海皇牙,本质上是个严重错误。


    游戏中玩家把红宝石和蓝宝石交给锦辉,激活网络装置,让丰原地区和成都地区的网络连接上。


    漫画中,火箭队通过两种宝石模拟丰缘地区的风土,令不在丰缘地区的代欧奇希斯也能自如切换普通和速度形态。


    这样便有了模拟某个地区风土的思路,可是,丰缘地区没有雪中溪谷和远古墓地。


    “等一等!”


    温久突然发现两个地区冥冥之中的联系。


    丰缘和伽勒尔在宝可梦世界中距离非常远,远到同一种精灵出现巨大生物偏差的地步。


    但温久把两个地区的某些地标联系,居然奇迹般联系上了!


    雪中溪谷继续往里深入,对应的是冰山遗迹,里头有传说中的巨人:雷吉艾思。


    也就是传说级宝可梦,冰神柱。


    这家伙就是在丰缘大陆初次登场的,同样位于冰天雪地的场景:小岛横穴。


    再说能够长出黑萝卜的古代墓地位于的大区域名为“巨人睡榻”,附近有黑金遗迹,同样对应传说的巨人:钢神柱。


    伽勒尔古代墓地,丰缘有古代坟墓,里头同样是钢神柱。


    地名对应关系最直接的应该是神奥地区,先不讨论那儿,温久要的是风土。


    蓝宝石模拟丰缘地区的风土,没准真的能让萝卜种子发芽!


    “可恶,水梧桐怎么不留个联系方式?”


    文字对话框突然滚动:


    园长,我来看你了。


    “这么凑巧的吗?!”


    温久大喜过望,朝售票台外头一看才发现,是个身穿银灰制服的刚毅男子,蓝色刺头尤为显眼。


    银河团老大:赤日。


    他们的目的是重新开辟时空,人心总有恶的一面,银河团要创造一个没有人心的世界。


    总觉得宝可梦世界里,这些个邪恶组织的目标都带着些许哲学深度。


    “怎么了?”


    赤日:哎,前一阵子好不容易摆脱国际刑警的追捕,重新开启计划,没想到翻车了。


    温久感受着这熟悉的味道,“所以你想来美梦乐园尽情放松,不让下属知道领导者也有失落的一面?”


    赤日:不愧是园长,想必你以前也是个邪恶组织的头目,现在退隐江湖了,对吧?


    “对个锤子,买票!”


    赤日本人加上五只宝可梦共计120游戏金币。


    加当前游戏金币:-350


    每个月欠水电费已经成为惯例。


    放出所有精灵,它们并没有离开赤日,而是围在自家训练师身边。


    精灵感受得到训练师的情绪低落,乌鸦头子用毛茸茸的身体摩挲赤日,大翅膀搭在训练师的肩膀上。


    温久拥有美梦神赐福,可以通过意念和任何宝可梦交流。


    其他训练师做不到,或许也不用做到,所谓的心照不宣,相互信任的好伙伴。


    赤日:大家去乐园里玩吧,我和园长聊两句。


    直到训练师发言,今年我们才各自寻找玩伴和喜欢的项目。


    “赤日,这次银河团是怎么翻车的?”


    嗐,有个成员拿了个错误的道具给我…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五百六十八章 神秘组织


    银河团召唤时间神和空间神大致是这样:


    核心道具是红色锁链,赤日召唤时空双龙后,通过红色锁链才能尝试控制。


    此时红色锁链在温久这儿,不可能让出去,赤日不失败才怪。


    标准的路线行不通,银河团中有个半途才加入的成员告知赤日,使用白玉宝珠能够召唤空间神。


    这话倒是正确,白玉宝珠是空间神的专属装备,佩戴后它对应的水属性和龙属性技能威力都会提升20。


    可是…其中有个很严肃的问题。


    用白玉宝珠召唤空间神,这不是NPC干的事情,只是玩家才能执行的剧情。


    玩家亲自带着白玉宝珠召唤空间神、带着金刚宝珠召唤时间神。


    这一玩法设计没有其他NPC可以执行。


    为什么银河团某个成员能给出玩家推动剧情才有的操作?


    温久思来想去,没想出哪个有名字的银河团成员这么厉害。


    “这个操作方法没问题,到底哪儿翻车了?”


    赤日:主要是白玉宝珠不好找,拿了个弄错了道具。


    在口袋中摸索一番,赤日掏出了个和白玉宝珠一样圆溜溜的晶体球。


    园长是个见多识广的人物,帮忙看看吧。


    温久接过游戏道具,一看图标,愣住,“这是,心之水滴!”


    对应另外一组传说级宝可梦,拉帝亚斯、拉帝欧斯。


    俗称:红水都、蓝水都


    或者叫:妹妹、哥哥


    这是一组象征着心灵沟通与无限永生的神兽,有点像赐予幸福和救助灾难的天使。


    当然,跟时间神和空间神没啥关系,硬要说的话,只能是它们都有龙属性。


    倒也不能怪赤日缺眼力界,这些个独一无二的游戏道具稀罕得很,而且心之水滴是丰缘地区产物,银河团在神奥活动。


    就像别国人可能不知道我们国家有一种名为“云锦”的超贵重布料,只是看到会觉得肯定不简单,被误认为其他东西也情有可原。


    “后来你们拿着心之水滴去枪之柱了吗?”


    枪之柱是召唤时空双龙的关键场景,赤日确实带着成员在那儿傻乎乎拿着心之水滴祈祷好半天,差点被定期巡逻的国际刑警抓走。


    “太惨了。”


    是呀。


    赤日抱起咩利羊,被静电电到:啊~


    诶?感觉还挺不错。


    啊~


    温久看着渐渐放开的客人,心中无形的线索开始编织。


    其实怎么想怎么不对。


    最早得追溯到橙华道馆馆主“千里”,给黑带的也是他。


    千里在追寻超古代宝可梦的踪迹,关键道具是草绿色宝珠,结果别的地区有个训练师送给他个光苔,还说那是草绿色宝珠。


    这是温久感觉不对劲的第一次。


    紧随其后便是前一阵子的海洋团,海洋团中有个成员说是要拿靛蓝色让水梧桐召唤海皇牙,结果给的是个蓝宝石。


    再说到今天,有个银河团成员给出心之水滴,说这是白玉宝珠…


    温久总觉得不会这么凑巧,类似的乌龙一次次发生,而且都针对鼎鼎大名的训练师和重大事件。


    听上去似有个神通广大组织持续做着此类事情,影响着关键事件。


    假设只是恶趣味、恶作剧戏码也就罢了,温久一笑而过。


    问题是,那个神秘组织在完成一场场救赎呀。


    漫画中千里拿到草绿色宝珠,正常召唤超古代宝可梦将会耗竭心力而亡;


    赤焰松拿到靛蓝色宝珠,将会引发海啸、暴雨淹没大地的灾难;


    还有赤日,召唤帕鲁奇亚使得空间混乱等…


    本该是宝可梦世界面临的一个个难关或者悲剧,被温吞的玩笑平滑瞬过去了。


    那个组织甚至没有动用精灵击败反派的桥段,有点幕后大佬的意思。


    火箭队吗?


    火箭队确实有这个能力,凑齐这么多力量早成为彩虹火箭队,搞更大的事情了。


    “谁知道呢,我只是个普通的游乐园园长。”


    温久打点着今天的听课笔记。


    随着课程进入下学期,有过任务经验的学员课业难度加深,开始讲解一些能够拍到邪物的特殊摄影器材。


    课本上的图片类似于微单相机,内置有显形术式,通过灵能激活,搭配对应材质的成像机械结构,捕捉邪物影像。


    野外调查危险区域,能用记录符带回数据已经很棒了,想要偷偷拍到目标邪物,难度系数相当高。


    比如黑尘瘟村任务,云翻就在探查阶段凭着一手艺高人胆大,拍摄回斑疹在村子中心跳大神的边缘场景。


    嗡——


    【咪!】


    房间里的优雅猫突然跳起,原因是上课前温久将手机调为静音,猫猫刚好趴在床头柜睡觉,尾巴压在手机上,来电突然一震。


    猫猫起飞。


    “不怕不怕。”


    48级的优雅猫,战斗经验无比丰富,可还是会出于本能怕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说吸尘器、电吹风。


    手机屏幕显示的来电人是暮沉舟。


    温久猜测着幽源将军情报是否有更进一步的进展,事实并非如此。


    “温久,记不记得我在邀请你参加宴会前,原本的目的是想让你帮忙看看一位朋友。”


    “哦,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天目家族和暮家一直以来关系良好,暮沉舟有个年幼时便认识的朋友近期心事重重,问他什么原因,他又说天机不可泄露。


    的确,天目家族擅长探测吉凶祸福的手法。


    他们主修刀剑系,加上预知凶吉的敏锐感悟,在战斗中趋利避害,算是相得益彰的术式体系结合。


    前两天宴会结束,暮沉舟忙着和其他人转述关于幽源将军的线索,这位朋友也喝得醉醺醺,连着两天没搭理他,今天才想起来。


    再拖下去,人家要回5区了。


    “暮老师,你们在哪儿?”


    “老样子,办公室里,现在方便过来吗?”


    “行,我这就过去。”


    结束通话,温久穿上普通的衣服,难得像个普通学生。


    野外行动频繁,用的全是黑金套装,平时再不穿一穿日常服饰,衣柜里这些快放到发霉了。


    【咪,我要回美梦乐园吗?】


    优雅猫被刚才的电话吓到,睡意完全消失。


    “趴我肩膀一起过去吧,说不定有要你帮忙的地方…”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五百六十九章 出尘风姿


    “暮老师。”


    轻轻敲击办公室的门,温久在得到允许后入内。


    房间里坐着葛优躺的暮沉舟,还有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男子。


    那男人眼似柳叶细长,薄唇。


    青衫长袍,背负宝剑,一副修道真人的模样。


    最有特色的是腰间坠饰。


    类似打扮配个玉环、玉佩属于正常,可他腰间挂着颗核桃大的晶体球,内部有水晶纹路,有点书桌装饰品的意思。


    “啊~,温久。”


    暮沉舟懒散的拖沓音响起,“给你介绍我儿时玩伴,目星河。”


    “目先生好。”


    “温久小同学,暮沉舟经常夸奖你,说你是半仙呢。”


    温久的嘴角不由自主抽搐,“那不是夸奖…”


    目星河原本半闭的眼眸睁开,清明通透,真有修道者不沾尘世的清爽气。


    同样此前是半眯着眼,目星河让人感觉在冥想,暮沉舟半闭眼则是一股子宿醉的感觉。


    清透的眼神扫过,停留在优雅猫身上,可以感受到目星河的好奇。


    猫咪是民间传说中带有大量神秘色彩的动物之一。


    诸如黄鼠狼、蛇、刺猬、狐狸,甚至黑狗,都能讲出很多神神道道的故事。


    半仙身边带只猫,毫无违和感。


    不过,肃暗者之间不方便乱打听修行相关事宜,他也就没有多问。


    “温半仙。”目星河轻轻站起身,“听说前些天暮家主宴会上,我侄子出言不逊,这儿给你道歉了。”


    目星河算目楚天的伯父辈,听说那好大喜功的侄子大庭广众丢人,和目远冬一同教育了他半天。


    “没事,无伤大雅,他又不是针对我的。”


    说起目楚天,并非刻意和温久过不去,他哪里想得到解决飞鹏关的正主恰好在宴会厅。


    温久当时生气,纯粹出于目楚天对飞鹏大帅以及邪煞强度的轻蔑,日阶高手都不敢这样说。


    简短交涉完成,暮沉舟说起找温久来的正事。


    “我这位损友近日心事重重的,问他也不说。”


    “哎,暮沉舟,我是天目家族的后裔,灵魂层面通透得很,给我介绍心理医师没用。”


    “所以我给你介绍的半仙嘛。”


    温久在边上又好气又好笑,暮沉舟明显因为宴会场扮演了一波小丑,正报复呢。


    三四十岁,跟个孩子似的小心眼。


    目星河是个颇为认真的性子,暮沉舟说什么,他便认真对待。


    “温半仙,我近期所见,有伤天和,算人吉凶祸福泄漏天机,易反噬自身气运,你可三思。”


    “不至于那么严重。”


    温久看出几分端倪。


    目星河似乎在害怕,害怕被人发觉心中秘密;


    暮沉舟则带着点坏孩子心态,有想帮朋友解心结、也想八卦,扒人家心思。


    气氛一搞,温久同样觉得刺激。


    如此气质的修行者,到底啥心思?


    应该是个挺大跳的美梦任务。


    当前美梦积分79,漫画和大刀至少还得等二十天,先刷点分数也好。


    要求不高,比魔法少女低一点点即可100分。


    “放心,目先生,我铁口断命温半仙就不怕什么反噬,来来来。”


    “是呀,目星河,你给温半仙看看。”


    一时间办公室气氛犹如天桥诈骗,一个算命骗子、一个托儿,死拽着客人接受服务。


    不过,温久明显感受到目星河的神色变化,有些许的反感。


    “温半仙,测吉凶祸福可不能挂嘴边夸夸其谈,要心如明镜,否则该成的也成不了。”


    原以为目星河是反感强买强卖,其实他对暮沉舟的关心表示理解,真正的反感指向于测算的轻浮态度。


    可以称之为不服。


    天目家族擅长的推演不包括对方心思,只测凶吉,但目星河绝对不信什么铁口断命的精确度。


    “温半仙,准备好就来吧。”


    语调重三分,显然温久踩到对方的原则问题了。


    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那叫牛皮吹破;


    说中了才叫高手风范。


    温久有底子的,不怕,除非…对方没有梦想。


    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咳咳,那么,目先生,我要开始透析你的灵魂问题了。”


    “温半仙请。”目星河还带着几分不服。


    对运数不虔诚之人,无法推演祸福。


    他哪里知道,自己身后,白色雾状物质正渐渐具象化。


    美梦形象中先是能看到目星河本人,正坐在一个大箱子旁边。


    温久最喜欢这种带本人的场景,梦想指向的事物得以亲力亲为,一目了然。


    游戏界面,功夫鼬在线,让它来同步一波,提升特攻数值。


    利欧路在休息室外探头探脑,显然对美梦召唤相关的操作很感兴趣。


    有了精神力方面的大幅增强,温久能看到更多美梦形象的细节和色彩。


    诶?还是黑白的?


    美梦形象中,目星河的服饰很华美,可能是5区某种庆典穿着的传统服装,不应该是黑白配色。


    他朝旁边的箱子探入上半身,箱子很大,可以比对浴缸规模。


    紧接着是个公主抱的自身,目星河的双手托在女子后背、膝盖两处,将她抱了出来,扶稳坐在箱子边。


    女子眉目闭合,不带生机,肢体僵硬得可怕。


    那么…大箱子是棺材,抱出的是女尸。


    女子同样服饰华美,同样是绝大部分白底,花纹由黑线绣制。


    美梦形象中的目星河取出两枚戒指,分别为彼此戴上,看样子传统服饰对应的礼仪也是交换戒指。


    那么,他们在结婚。


    一方身死,此种婚礼是…冥婚,也称配阴婚!


    温久不由自主捂住脸,这是看到了啥。


    惊讶归惊讶,温久心中没有半点畏惧,哪怕是生物本能对于阴阳仪式的畏惧也没有。


    仔细想想,原因很简单,和玲珑古镇里的邪物交流太密切了。


    真要是实现红嫁衣的愿望,那何止普通冥婚,甚至还连着配十二个侍妾。


    而且,邪煞可比啥灵异传说凶得多。


    “温半仙?”


    见到温久先是安逸,而后疑惑,再到惊讶,最后郁闷的一连串变化,目星河有点绷不住。


    他总觉得眼前的年轻人有可能故弄玄虚,但自小修行趋吉避凶法门,心里直觉似乎在肯定温久有真本事。


    “我没事。”温久摇摇头,“只是被天道反噬了…”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五百七十章 红白两事


    目星河拉下脸,再好的素质也有点绷不住温久前后瞎闹腾。


    这位温半血什么也不做,就眼神一飘,然后连续几个巨变的表情,说是已经看穿人心所向,简直匪夷所思。


    天目家族大多占算自身凶吉,已是要几十年积淀,再结合当时种种条件反克。


    演算预测若都这么简单,那些个擅长卜筮的老前辈早就个个一眼千年了。


    “温半仙,你倒是说说看,我有什么心结?”


    温久听得出对方话语中的不满。


    换做其他客户也就罢了,目星河是预测凶吉的“圈内人士”,面对极为不专业的手法,必然觉得自己被骗了。


    通过意念和优雅猫沟通:“猫猫,随便撒野一下。”


    【有外人,撒野没问题吗?】


    “没问题。”


    刺啦…


    茶桌边的抽纸牺牲了。


    碎屑散落在桌上、地面上。


    温久一身冷汗,本来只是想让优雅猫乱蹦乱跳几下,忽略了有这么个攻击目标。


    不过,有本事的人,再怎么样也能圆回场子。


    瞥一眼以良好修养压制怒意的目星河,温久缓缓开口。


    “白花坠地,阴阳纠集;红白两事,并行而至。”


    目星河本是一肚子想要批驳的话语,猛然思绪僵住。


    花大体上意味着喜庆,白纸花则反之;


    阴阳纠缠是活物与死亡姻缘难分;


    红事、白事并行,可不就是配阴婚嘛…


    温久故弄玄虚抱回优雅猫抚摸,简简单单的动作在目星河眼中显得高深莫测。


    他出外游历见过更厉害的占卜世家。


    天目家族离肃暗世家的底蕴差得远,仅限于测自身凶吉,到家主、家老境界才可演算关系密切之人、近在身边之事。


    掌握不得龟甲羊骨等土地卦数。


    眼前的小男生竟是碎纸成卦,一语道破。


    任目星河心思千回百转,温久兀自撸猫。


    我这不是卜卦,而是外挂。


    “温半仙!”目星河忽然站起,一手横腰欠身施力,标准的鞠躬。


    “此前对半仙诡秘莫测的手法颇有不屑,终是我目光短浅,还请见谅。”


    “无妨。”


    这么一套戏码下来,目星河服服帖帖。


    再看暮沉舟,他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咸鱼躺的模样,要说也是一种波澜不惊。


    只在温久说出结论时,暮沉舟眼中精光流转,似乎猜到这位老友的心思。


    “目星河,星河兄啊,你这旧情该断了,好好的才华,好好的皮囊,天下女子大把倒贴。”


    “哎。”


    这时换温久发问了,“目先生,我只算得出你有冥婚的念头,那女子遗体…下落不明?”


    美梦形象的最后,双方交换戒指时,仿佛有风吹过,女子烟消云散,留下傻乎乎的目星河。


    自然风肯定吹不走美梦形象,只能是一种表现形式,当然往女子灰飞烟灭方向猜。


    “是了,那是我的爱人,九年了…”


    目星河端起茶水灌下,那表情似饮烈酒。


    暮沉舟稍稍坐正,“还是我来说吧,奇怪了,时隔这么久,你为什么又突然…”


    故事简而言之,是个年少有为的翩翩公子与红粉佳人的故事。


    女频古典言情多常见桥段。


    九年前,目星河和爱人在初次相遇的地方举办婚礼。


    一方是天目家族的俊秀精英,另一方也是5区有头有脸的大家闺秀,天作之合。


    婚礼地点也颇有意思,在4星‘祸源点’…


    “噗——”


    温久一口茶水没含住,喷得优雅猫满头满脸。


    【咪!】(炸毛!)


    “不气不气。”


    先把优雅猫收回,再放出。


    现实中的事物无法带回游戏世界,一来一回恭恭敬敬。


    暮沉舟摇摇头,“年轻人真是沉不住气。”


    “婚礼地点选在4星‘祸源点’,这能沉得住气吗?”


    美梦形象中,女子灰飞烟灭,温久突然可以理解。


    要敢在飞鹏关搞个结婚仪式,大帅拿刀把男方连同所有宾客一起劈了,送新人一套飞鹏十八式。


    当场归乡。


    天目家族并非傻瓜,所谓的4星‘祸源点’是个五六百年前便被清理的遗址。


    拿天马城市群举例子。


    假设五百多年前,枇杷市周边四十公里左右有个4星‘祸源点’,古时宗派、世家联手将其搞定。


    构建城市的基础便是将附近‘祸源点’全堵了,让阴气地脉去野地、旷野地区爆发。


    经过经年累月的鏖战,根深蒂固的4星‘祸源点’被彻底清空,只留下偶尔丝丝阴邪气息上溢。


    “4星‘祸源点’…鏖战好几年?”


    “你以为古代调兵遣将像现在这么容易?”暮沉舟埋汰着,“打个电话肃暗者空投过来?”


    “呃…”


    现代缺肃暗者,古代更缺,各区都拮据,也没有高科技手段辅助,加之‘祸源点’里的邪物强大,战斗个经年累月不夸张。


    当时没有邪煞通缉名录,否则里头的邪煞怎么着也排个前30。


    一部分势力的先祖参加过那场战役,天目家族当时称不上家族,只是有个打光棍的祖辈也去帮过忙。


    到‘祸源点’爆发的阴气地脉被封印,岁月悠悠,延续下来的家族势力还会定期拍后裔弟子去那儿镇守。


    一来缅怀先祖之志。


    二来那地方相当于给下水道加了个井盖,又在野地,担心有懂门道的邪物过来修复‘祸源点’。


    曾经目星河也被外派去那儿镇守,结识后续的爱人。


    得知前因后果,温久觉得在五百多年前的4星‘祸源点’旧址举办婚礼,确实挺有意义的。


    “然后发生了什么?”


    婚礼进行到一半,远处荒野突然有大量邪物袭来,称得上邪物浪潮,而且异常狂躁。


    “狂躁?”


    “是,据说邪物像磕了成倍的兴奋剂,舍生忘死厮杀而来。”


    参与目星河婚礼的宾客有大比例肃暗者,也有普通人,被突如其来的邪物浪潮搞得措手不及。


    甚至其中有通缉名录上的存在。


    最后当然是惨兮兮的结局,目星河奋战中负伤存活,未婚妻香消玉殒。


    这事情过去的三年,目星河渐渐振作,朋友们都知道他走出心结。


    现在过去九年了,暮沉舟实在想不明白,“你怎么又矫情起来了?”


    “我…最近一阵子感受到她在呼唤…”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五百七十一章 秘密任务


    “哈?”


    “啥?”


    温久和暮沉舟一人一句,无比惊讶。


    目星河首先表示自己精神正常,“真的,沉舟知道我们天目家族的术式核心吗?”


    “嗯,人魂。”


    暮沉舟的说词又惊到温久了。


    不过,现在要表现出半仙风范,宠辱不惊。


    等…这场戏演完再想办法摆脱神棍名号。


    目星河拿起水晶球简单介绍,并非温久想象中那种夺魂摄魄的魔道玩法,而是获得情感至深之人的一屡魂魄。


    首先是对方生前认可,其次水晶球只能容纳一丝丝魂魄。


    天目家族用于预测吉凶的方式源于此。


    那一点魂魄无法交流,没有灵智,但能以最本源的方式预感主人安危。


    家族成员修行时与水晶球一同进步,以自身灵魂温养球中魂魄,共同获得更强的吉凶祸福感知力。


    实在没有情感至深又濒死的对象,精锐弟子可以在天目家族祠堂获得前辈遗留的水晶球。


    都是一家人,得到球中残魂认可即可。


    再不行就用自己的,自己分出一丝丝魂魄进水晶球。


    如此这般,目星河的水晶球中,残魂指向很明显,是他的未婚妻。


    婚礼灾难中,妻子尸骨无存,目星河仅凭昏厥前的最后一抹感悟,莫名其妙清空水晶球中本属于自己的灵魂,遥遥呼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骑摩托不小心滑进去了; 古h吃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