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一点一点褪去我的衣服 /去健身被两个健身教练

其实萝卜是会结颗粒状种子的,平时买的萝卜还没来得及进生zhi期就被拔出来吃了,如果让它继续长,第二期便会开花结果。


    玩家没有及时把黑萝卜拔起来,以至于它多长了一期,掉落种子。


    听着有点太过于真实,但也只能这样解释。


    “呼,幸亏没有血本无归...我还真就不信了!”


    本着不服输的心态,温久又种下萝卜,红宝石留在土里。


    这次注意着点,第四天到第五天盯着树果种植盆,逮住灵幽马好好教育教育…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五百九十三章 湖心古迹


    “钢铠鸦。”


 文学


    【啾?】


    高空中,温久指向蜜蜡市东面,“飞过那边的另一座城市,再飞跃荒野,就能到邪神地盘…诶诶诶!你别往那边飞!”


    介绍到一半,温久只感觉钢铠鸦突然转向,加速往东,赶紧抱住它的脖子。


    “冷静点呀!”


    【啾!打架!】


    “现在不能打!起码等一波精灵80级了再说。”


    好不容易劝回钢铠鸦,温久松了口气。


    “你头是铁做的吗?”


    【我钢系。】


    “好吧…”


    钢铠鸦恢复正常航线,【园长,我们完成秘密任务,不是就回6区了吗?】


    “先去一趟衍灵湖。”


    暴虐森林消散,又经过两天排查,除了植物和土壤残留,已经很难遭到毒素。


    就连地面上的带毒菌落、菌菇也在暴虐毒素散去后迅速枯萎。


    温久知道这三天被肃暗者密集探查过的林区不会有太多线索,但诅咒娃娃在线,可以去碰碰运气。


    如果没有结果也好到衍灵市和目星河道别。


    来5区来帮他的忙,也从人家那儿获得了许多便利,至少临走前当面道别。


    至于幽源将军墓,当然是回去途中探查。


    蜜蜡城市群是5区最靠西的城市群,幽源将军墓还要出市外再往西,算6区和5区间的旷野地区一角。


    从里头说不定得摸出点明器,尤其是棺椁,不能拿到棺椁了,再回衍灵市和目星河道别。


    往东南方飞行,隔着老远便能看到磅礴的湖水。


    颇有规模的湖心岛往衍灵湖一放,小到让人忽略。


    “啊这…”


    飞临暴虐森林原本区域,温久突然郁闷。


    这片大致占地半个山头的林区周围插着些橙璜色旗子,意思是对应方位清理完毕。


    非‘祸源点’,又出现特殊危险,肃暗者清理过后便会留下橙色旗子,意思是前不久有邪物活动,暂时警示。


    曾经温久参与过的骨骑‘旅祸’,在战斗完成后也有橙璜旗子圈出临时警示范围,过一阵子没问题,就会拔走。


    周围插好这样的旗子,意思是清理完毕…用净化术式清理掉邪系灵能的那种“清理”。


    即便留有诅咒娃娃才能感受到的灵魂残留,也给特侦组清理掉了…


    不怪他们草率,毕竟该提取的提取,该封印的封印,再不清理,残留的暴虐毒素没准会往地下渗透,污染水源。


    可这样一来,温久也失去了带诅咒娃娃进林区的行动价值。


    “只能回衍灵市了…”


    取出手机,电量剩余丝丝,给目星河打个电话总归没问题。


    进入暴虐森林至今持续失联,到蜜蜡市和策略总部的肃暗者一起呆着的事情不好对外说,于是一直关着手机。


    暮沉舟那边知道温久的情况就好。


    开机之后,除了小秘书的闲聊信息之外,没啥特别的联络。


    有佣人定期打理套房,目星河早已发现温久几天未回住处,他知道不便多问半仙的行动,于是默默待机。


    拨出号码,几秒后通话接起。


    “温半仙?”


    “目先生,我前些天有点私事,所以离开了一阵子。”


    “了解了解,大家都是肃暗者,类似情况很正常。”


    “目先生现在在哪?”


    “我在衍灵湖湖心岛。”


    温久略微错愕,可够巧的。


    不过,目星河出现在湖心岛不奇怪。


    岛上古时宗派舍生忘死压制‘祸源点’的遗迹和封印具在,目星河说过,衍灵城市群的大家族后裔隔一阵子便会来巡视。


    其实纪念意义和使命感大于安全意义,算是仪式xg活动。


    更何况目星河,他的婚礼在此开始、在此突变,心结也在此地解开。


    “我刚好在附近,去和目先生碰个面。”温久单刀直入,再说下去手机要关机了。


    “好呀。”


    说实在的,温久其实没怎么研究过湖心岛。


    只在刚来5区的第一天随目星河登岛,由他介绍着在建筑群中前段走马观花,主要针对九年前的惨剧现场,没有深入走过。


    以目星河的辈分,已经不用像新一代后裔那样例行巡查湖心岛,只是故地重游,感怀人生而已。


    钢铠鸦在湖心岛边降落,温久一眼看见迎风立着的目星河。


    “目先生。”


    “温半仙。”


    依旧是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形象,目星河欠身拱手,脸上满是笑意。


    “你可真行,天快黑了,跑湖心岛来。”


    “当初在此地遇见爱人,也是这天将黑未黑的时刻。”


    目星河眺望天边残余红霞,像是一抹注定消散的姻缘红线。


    短暂感慨,目星河意识到事态,“温半仙对这衍灵宗遗址可有兴趣?”


    “挺想了解的。”


    说实话,牺牲整个宗派不死不休镇压清除掉4星‘祸源点’,并将之完全堵塞,衍灵宗确实魄力十足。


    因此整个城市群才以“衍灵”命名,以做纪念。


    进建筑群正门,沿中轴线前行,第一个庭院类似于果园风格,没有水池假山,按照位置来说应该叫做前庭。


    继续向前,穿过几进门厅,目星河简直如数家珍,说起昔日宗派的贡献,满是豪迈与昂扬。


    “温半仙稍等,我去拿个宿营灯。”


    目星河指着当前大堂边侧的偏厅,来湖心岛巡视的家族子弟多多少少会带些工具设备。


    离开时用不着带走,存偏厅里,谁需要直接拿着用。


    温久看着目星河的身影消失在转角,起初没多留意,只是打量着堂内古色古香的摆设。


    直到一声呼喊传来:


    “站住!不要跑!”


    是目星河的身影,他正追着某种东西从侧道往更后方跑。


    同步钢铠鸦,温久急忙跟上,顺道使用铁壁抬升物理防御档位,紧追上已经失去目标的目星河。


    “目先生,你在追什么东西?”


    “很奇怪的人影,另有个像是兽类的东西,在黑暗里看不清楚,一开始慢慢在走,发现我的存在就逃跑。”


    温久大惊失色,心说你个29级的星阶下段肃暗者好大胆子。


    所谓奇怪人影,一下让人联想到暴虐毒素中邪物化的肃暗者。


    另一个可能是沾染暴虐毒素的邪物。


    幸亏它们的决定是逃跑,如果利用数量优势夹击,目星河怕是要去见妻子了…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五百九十四章 残魂碎片


    “温半仙,放心,我的水晶球没有反应。”


    目星河的肃暗者位阶低,可家族断测祸福的法门修得半脚入大道。


    水晶球未提示凶险、未提示福泽,说明事件属于中性。


    湖心岛出现异常人影,当然得追。


    “还真是便利。”


    温久瞟一眼那核桃大小的水晶球,天目家族的秘术相当于提前预测是否打得过敌人在决定下手。


    断测能力和玄幻小说里推演天机的手法差远了,可在当前世界大多数情况下巨实用。


    “它们往哪跑了?”


    温久这句话的对象不是目星河,而是诅咒娃娃。


    今天特地带它来暴虐森林,森林没有探查价值,湖心岛柳暗花明。


    诅咒娃娃细嚼慢咽着残留的邪系灵能,耷拉的小手一指,【往前!】


    温久动手,目星河提着宿营灯紧跟。


    凭借吃下的邪系灵能,诅咒娃娃判断出追踪对象和暴虐森林里的邪物相似。


    【有点弱,很弱。】


    邪系灵能反馈回的源头很弱,看来不是那种邪灵级别的邪物化肃暗者。


    还是得夸一句,水晶球实用的呀。


    追过转角,温久在踏出的瞬间即刻感觉到了不对劲,有邪系灵能不退反进!


    还未来得及分析,一张不大的兽口迎面扑来。


    温久抬脚踢出,脚尖精确地点在邪物的下巴上,将其踹飞出两米,感觉分量不重。


    又一只邪物自暗处冲出,奋不顾身地扑上来,温久这才辨认清楚。


    前者是近似于被毛皮腐败脱落的小型犬类,神色癫狂,尾部呈金属质感的鞭子状,真-狗鞭。


    后者就是暴虐毒素邪物化的人类。


    战斗流程,两个问号的等级均不超过15,比起暴虐森林里的邪物差远了。


    “温半仙,向左闪开!”


    听见目星河的叫声,温久把头一偏,佩剑贴着侧脸掠过。


    邪物的视线被温久挡着,对于突然出现的扇子闪避不及,扇面边缘把邪物的嘴角撕裂了一大截,仿佛笑得嘴都咧到耳朵上了。


    先前被踹飞的犬类邪物折返回来,再次扑向温久。


    “没时间陪你们玩。”


    拔出诅咒之铲,战斗流程解除。


    游戏金币+10


    好久没见这么少的游戏金币了。


    邪物虽弱,但特别狡猾。


    温久先前疑惑为什么它们看到目星河要逃,沾染暴虐毒素的邪物应该更癫狂。


    战斗开始前才知道,那是邪物想借转角的视野差距偷袭。


    “目先生,刚才那些是暴虐森林里的邪物。”


    结束战斗,温久没觉得意外。


    暴虐森林距离湖心岛,先是有十公里的山路,再有三十公里的水路。


    说长也长,说不长…邪物还真的可能过来。


    暴虐森林消失,多多少少扩散些暴虐毒素出来,野地躁动的邪物没有目标,乱跑三天,部分登岛很正常。


    “岛上结界没问题吧?”


    “没问题。”


    五百年前,‘祸源点’被彻底清空,现在的封印算是个类似窨井盖的东西,把山脉内部的阴邪气息喷发点堵住,让地脉改道。


    不关是湖心岛,城市群大量用到类似结界,才把覆盖范围内的‘祸源点’堵住,也导致野地更多‘祸源点’喷发。


    目星河介绍着,湖心岛封印外的结界起码得邪煞才能破,而且有摄像头、有感应桩,真受到攻击,衍灵市肃暗者马上就到。


    退一万步讲,衍灵湖这处升龙山脉内的阴邪气息早已被削弱多时,即便结界破了、封印废去,花一天时间就能整个新的。


    温久安下心,“不过,总归是个事情,目先生联系下特侦组或者其他家族吧,我手机没电了。”


    “我…没带手机。”


    “哈?!现代人还能出门不带手机的。”


    目星河讪讪笑着,有些不好意思。


    他想到要来缅怀青葱爱情,于是不带手机,孤身上湖心岛,有点与岁月隔绝的意思。


    温久也不知道这叫文人气节还是文青病。


    “算了,我们先搜索一下。”


    湖心岛建筑群得有常乐市两个街区的规模,算得上场面宏大,有诅咒娃娃在场,真要探查起来其实不难。


    感知范围半径三四百米,来回走个十多分钟就能搞定,也算按原计划逛逛衍灵宗遗迹。


    用上特侦组的折线前行方法,又过一处庭台,无任何邪系灵能痕迹。


    想来野地扩散的邪物往湖心岛来毕竟是少数,凑巧上来一两只而已。


    【园长,这地方有些…杂乱的灵魂碎片。】


    “近期的吗?”


    【年代很久远了。】


    “五百多年前,这里算得上古战场。”


    人类的灵魂、精神波在特定特定条件下会残留于环境中,被草木山石等物件储存。


    所以一些都市传说中,景区皇宫见到宫女经过,可能是电闪雷鸣等特殊气候将这些灵魂碎片以投影形式播放出来。


    或者一些古城,风雨大作时,街道有千军万马奔袭,情况类似。


    湖心岛更合理了,这里曾经不知战死过多少强大肃暗者,他们的灵魂、精神力非常人能比,残片得以保留很正常。


    【园长!那里有邪系灵能…非常淡。】


    诅咒娃娃一指塔楼模样的建筑,温久询问目星河。


    “那栋楼原本是什么类型的?”


    “哦,典阁。”


    塔楼正门的横匾上面写着“典阁”,大意是“藏经阁”、“典籍楼”、“图书馆”之类的地方。


    衍灵宗留下了些书籍,后续前来惯例巡逻的肃暗者也会留下些,其实里面书本不少,但肯定不会有精深绝伦的修行秘术。


    “温半仙觉得…里面有问题?”


    “有点想法。”


    诅咒娃娃反馈的情况是,邪系灵能很稀薄,有点暴虐毒素的意思,稀释到暴虐森林外围程度,量也很少。


    可以肯定并非邪物身上的邪系灵能,而是自然状态,等一阵子说不定就会转化回正常灵能。


    总觉得又是凑巧,风吹得残余暴虐毒素飘飞,湖心岛建筑群边边角角滞留些许。


    总之不能大意,让目星河先试试看。


    “温半仙,水晶球没反应。”


    “那你在外边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如果真还是凑巧,顶多让诅咒娃娃吃口小零食,把残留的暴虐毒素吃掉...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五百九十五章 异象重重


    推开厚重的花梨木门,一股书香迎面扑来,从外部看,藏书的塔楼顶上有几角屋檐缺损,内部楼层完好。


    【园长,去最后一排。】


    “嗯。”


    坐在肩膀上的诅咒娃娃目标明确,指着书架后排。


    【园长,你待会儿可能会撞gui哦。】


    “怎么说?”


    【湖心岛古迹有太多残碎灵魂,一些执念比较深的,恰好和邪系灵能结合,可能产生传统意义上的闹gui现象。】


    “诶?它们能变成邪物吗?”


    温久真正关心的只有邪物,毕竟恐怖片里的常规鬼怪放到邪物存在的世界,弱得有点可怜。


    什么贞子vs飞鹏大帅,你让人家小姑娘怎么办啊。


    至于形成邪物,诅咒娃娃表示难度偏大。


    邪物可能是单个灵魂,可能是杂糅灵魂,总归要有个主魂魄。


    这里零零碎碎的灵魂残片不满足条件,而且邪系灵能的量太少了,勉强相当于刚才两个邪祟断个指头下来。


    当然,要是过个几百年没人管,某一个灵魂碎片慢慢壮大,另说了。


    咯嚓。


    取下最末书架上一本厚如字典的线装书,紧挨着的书籍缺出空位。


    露出一道长发及腰的清瘦背影。


    非常老套的灵yi故事,书架最后排靠着墙,却在取书之后看到架后有人。


    那女子猛地转身五官空洞,尽像蛇般朝外猛扑,似要穿过空隙咬在人脸上。


    静…


    正要穿过书架的白影僵住,透过书架缝隙,它看见一个黑色布娃娃狰狞笑着。


    娃娃的嘴巴是一道暗金色拉链,轻轻扯开,无尽的怨念朝外倾泻。


    【嗷~~嗯嗯嗯嗯嗯,太捞了,不经吃。】


    诅咒娃娃意犹未尽,【也就比那个暮小双好一点。】


    “那是暮逢霜,你不能拿妹子跟gui比啊。”


    诅咒娃娃四下打量,【没有了,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


    反正要排查湖心岛隐患,干脆多走走。


    出典阁,目星河上来询问情况,温久只说是发现了残留的暴虐毒素。


    “哦?可能是风吹入屋内的吧。”


    目星河很清楚,典阁还是木窗子,多多少少有点裂缝,每个一两月就得打扫。


    继续行程,建筑群中段自然是结界区域。


    封印比温久想象中大很多,目测是个直径十米的圆,周遭看不懂的符号一大堆。


    外边罩着非常淡的结界,视觉上轻薄,温久在近距离能感受到那股子隐晦的厚重。


    暴虐森林里的邪灵全出来,辛辛苦苦折腾几小时估计能破界。


    封印附近还有摄像头、感应桩,没必要靠近。


    诅咒娃娃确认周围无误,剩下的只有建筑群后段区域。


    “神兵坊,这儿是和灵系装备锻造相关的地方。”目星河介绍着。


    石碑上雕着的金色字体,不知是用何种物质作为染料,宿营灯柔和的光线下,“神兵坊”字体金光闪闪,威武不凡。


    温久向着石碑后方看去,好几座建筑风格类似的楼房整齐划一排列,从锻造到储藏,小有规模。


    【园长!】


    “怎么了?”


    听诅咒娃娃的语调,肯定不是小零食,有点儿认真对待的意思。


    它45级,值得认真的对手得是上段邪灵。


    诅咒之铲掏出,温久提示目星河戒备,却发现诅咒娃娃没了下文。


    “你发现什么了?”


    【很奇怪,有点熟悉,又很稀薄的气息。】


    “又稀薄?”


    此前典阁里的暴虐毒素便是稀释后的,这儿又来个稀释的什么东西?


    【青黑色雾气。】


    “嗯…嗯?!”温久怔住。


    飞鹏关大战,诅咒娃娃是不在的,没接触过大蜥蜴、飞蝴,也就没在战场中吃到青黑色雾气。


    之所以有这分体验,源自飞鹏大帅的战刀万里。


    那东西严严实实封存着,在交给暮沉舟送去衣冠冢前反正要清理一遍,干脆让在线的诅咒娃娃出来饱餐。


    它根本吃不完,剩下的邪系灵能还得靠净化符清理。


    当时死神棺在场,明显感觉到战刀万里上沾染了些青黑色雾气。


    量不多,总归让诅咒娃娃吃到,今后有个识别追踪的认知。


    可是,青黑色雾气跟衍灵湖、湖心岛什么关系?


    叮...叮...叮...


    一阵金属击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叮...叮...叮...


    声音连绵不绝,节奏平缓,每一响之间间隔时间几乎无二。


    “是...铁匠打铁的声音。”


    目星河给出,表情疑惑,打铁的声音当代很少能听到,冶炼钢制装备有专业的设备,别灵系装备需要人工百般锤炼的步骤也大幅减少。


    温久同样疑惑着,衍灵宗有冶炼技巧很正常,手工锻造灵系装备也说得通。


    可是时间不对头啊,湖心岛无人居住,而诅咒娃娃说的那种残魂应该没这么高的动手能力。


    两层建筑亮着灯光,打铁声从里面传来。


    灯光在窗帘上投影出一个男子的轮廓,一手抓着长柄状的物品,一手是大铁锤,反复做着锤炼的动作。


    “好古老的样子,而且是烛光,还一晃一晃的。”


    温久正分析着情报,转头看见目星河捂着胸口,很难受的样子,忙问哪里不舒服。


    “温半仙,我觉得心跳特别厉害,身体很亢奋,血管涨涨的...”


    【园长,有暴虐毒素的味道!而且参杂了些些青黑色雾气那种感觉,比例很低。】


    “暴虐毒素…”


    温久仔细感知,确实有,非常稀少,像是暴虐森林外围的外围,湖边区域偶尔出现的计量,不该威胁到目星河。


    可以猜测和所谓的稀薄青黑色雾气有关。


    “诅咒娃娃,吃掉一部分邪系灵能,我们得撤了,下次再来追踪!”


    【嗝,已经吃饱了,这个好吃多了。】


    身体难受,目星河并未慌乱,已带上防护口罩。


    他直起身来,眼神精光闪烁,好像状态极佳、斗志昂扬的样子。


    “我感觉确实...不对劲,想找人打一架。”


    “别说了,赶紧撤。”


    轻车熟路跳出围墙,登上充气艇。


    目星河启动引擎,“温半仙,可否烦劳你驾驶,我要运功压制体内毒素。”


    “没问题。”


    见目星河思路清晰,温久放松些许,驾驶充气艇远离。


    待航行稳定,温久回望已在两三百米外的湖心岛。


    那儿居然灯火通明!


    凝神细看十来秒,风向一转,恍然间建筑群与来时无异,前段区域的几分残破沉没在夜色之中...


 第五百九十六章 飘渺关联


    “是的,湖心岛,可能是残余的暴虐毒素…”


    目星河没带手机出门,好在回到轿车里有数据线充电,先把温久的手机开起开,拿着它联络天目家族。


    要说湖心岛的事情,表面上看没多大条。


    暴虐毒素结合原有囤积的杂乱灵魂碎片,整出点灵yi效果而已。


    真正让温久留意的,是高度稀释版青黑色雾气。


    诅咒娃娃的判断错误率很低,可当时没见着有手绘线条的痕迹。


    “温半仙,我没事了。”驾驶着轿车,目星河呼吸平稳。


    “那就好,回到市区赶紧检察吧。”


    湖心岛上肯定有线索,谁去都一样,温久并未想着立刻返回和天目家族的肃暗者碰上。


    只等回到套房内,温久立刻联系了暮沉舟。


    “暮老师。”


    “怎么了?又有暴虐毒素的线索?”


    “不是,这次是青黑色雾气。”


    电话那头沉默几秒,暮沉舟疑惑着话题跨度有点大。


    结束暴虐森林探查任务,温久今天才从检查点出来,发现的线索却是青黑色雾气。


    暴虐毒素、青黑色雾气,八竿子打不着。


    飞鹏关和5区更是没多少联系。


    温久其实知道飞鹏关和5区的关联,毕竟幽源将军是5区历史上的人物。


    这件事没法对外说,情报来源于一两百年前的红嫁衣,讲不清楚。


    “暮老师,我有独特的探查手法…”


    老说词了,反正温久发现与众不同的线索,都是这样说的。


    简略描述湖心岛和目星河的见闻,其中残魂碎片和邪系灵能结合为不成型的短暂灵体。


    这事在肃暗者眼中等于常见自然现象,没啥可说。


    接着是神兵坊出现淡淡的暴虐毒素。


    单是稀释版暴虐毒素好说,诅咒娃娃在那儿感受到了稀释版的青黑色雾气。


    换别人如此表达,暮沉舟肯定得问问对方是不是判断错误。


    连着暴虐森林大任务,马不停蹄又调查湖心岛,误判很正常。


    可发言人是温久,入学至今无数次说出离谱的线索,最后都是真的。


    暮沉舟认真记录,“还有吗?”


    “还有,我在开船远离湖心岛的时候回望…”


    建筑群前段残破的围墙完好无缺,彩漆壁画色泽光亮如新,远处的楼阁也没有坍塌的迹象,亮着灯火。


    正门处几个带着装备的守卫站岗,一小队守卫巡逻。


    奇怪是是,门梁上挂着好几个大灯笼,里面火光摇曳,很明显不是电灯,守卫也持着几个灯笼在湖心主岛游走。


    历史上最早的电灯出现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烛火灯笼在电灯普及后除开观赏性,在实用领域几乎被淘汰。


    那些守卫的服装也是古代款式…


    温久随时小包里有便携的单筒望远镜。


    更远处,偏南侧阁楼有夫人小姐领着侍女在阳台望着天空,木桌上依然是烛火琉璃盏。


    那些人好似在赏月,可这两天云层很厚,月光透不下来,更别提看见月亮了。


    “肯定不是海市蜃楼...没有高温也没有阳光折射,看得那么清楚,也不可能是我的幻觉。”


    现形镜效果存在,幻术无所遁形,新月之羽保证温久的精神清明,不可能是假象。


    温久想问,那昔日繁华镜花泡影是否也是邪系灵能+残魂碎片产生的现象。


    “可能性太小。”暮沉舟给出结论。


    “不多不少刚刚好的邪系灵能,同时零零散散的灵魂碎片恰好都朝这一个方向,才能短暂营造出你所说的盛景。”


    “算了,不深究这个。”温久暂时不想讨论化为历史尘埃的灵魂,关键还是青黑色雾气。


    “暮老师,青黑色雾气的邪系灵能记录完全比对不到数据库里的资料吗?”


    “是,我们往前查了三百来年,差不多是幽源将军出生几年后的时间节点,数据库中没有类似青黑色雾气的记录。”


    “再往前呢?”


    “往前?”


    “嗯,不能往前查更早的数据资料吗?”


    “噗哈哈哈。”


    温久一句话把暮沉舟逗得哈哈大笑,嘴里香烟坠地,电话里头凌乱好半天终于恢复对话。


    “温久小同学,你觉得,古早时候有数据库这么先进的东西吗?”


    “呃…”


    想想也是,互联网、虚拟世界、记录符转电子数据…其实全都是近代产物。


    说“近代”不一定准确,应该是“现代”。


    官方数据库能往前查三百年的邪物记录已经很猛了,飞鹏大帅、幽源将军、安家小姐正儿八经活着的时代。


    再过百来年,斑疹的前身,被狼领养的孩子才出生。


    金戈铁马、烽火传信的时代保留下的邪物资料手法也不统一,术式符号乱七八糟。


    各区策略总部能把这些东西拢起来识别,再转译构建世界通用的资料库,即便有所缺损,仍可称神来之笔。


    不可能再要求说往前追溯个七百年,‘骸龙御’还是人类的时候有啥啥啥资料。


    “可惜了。”


    “温久,你也别气馁,小公主对你挺感兴趣的。”


    “什么小公主?”


    眼下语境是5区,暮沉舟提及的小公主自然是凤凰花。


    “一些资料没法转译进数据库,或者皇室专有,说不方便对外人说,。”


    “那有什么办法,我就是外人啊。”


    “你入赘,驸马爷算自己人。”


    “拉倒!”


    “哈哈哈。”暮沉舟调侃完,语调认真。


    “说真的,你在5区漂亮完成暴虐森林的任务,想调查的青黑色雾气、幽源将军也关乎5区安危,申请一下,说不定皇室会同意你查阅相关资料。”


    不说拿出内部资料了,找个人和温久多说说关于幽源将军的细节,没准就能从其中发现线索。


    比如暮家家主寿辰,温久从凤凰花口中知道幽源将军的战斗风格惨烈,甚至以人类兵力为祭品,自损兵力五百,击杀邪物五千。


    施法时阴气森森,鬼魅异常,才有“幽源”名号。


    这些寻常人得不到,且不值得进官方资料库的知识,在凤凰花而言只是皇室后裔的基础教育内容。


    “行吧,这两天我没别的计划。”


    暴虐森林消失、湖心岛有天目家族和衍灵市肃暗者,温久只能等结果。


    与其呆着,不如获取皇室情报…


 第五百九十七章 最强女角


    清晨,温久接到目星河的联络,说是昨天天目家族和特侦组出动队伍,排查整个湖心岛,并有巡逻船巡视衍灵湖。


    最后的结果无非是暴虐森林逸散的些许毒素,以及四散的邪物造成少许登岛的迹象。


    早在此前特侦组便有预料。


    表面上看,温久也觉得是这样,无伤大雅的小插曲。


    暴虐森林消失,附近野地邪物躁动的情况变为无源之水,只会缓缓枯竭。


    真正的的问题在于诅咒娃娃感受到那一抹青黑色雾气。


    这事情暮沉舟知道,也告知5区策略总部和皇室,温久没有向目星河多提及。


    只是暗下主意,改天还得回湖心岛一次。


    同样带着诅咒娃娃,又或者面前这位。


    (狗头,狗头,狗头~)


    利欧路在套房里跑来跑去,追着大菊花玩闹,优雅猫上窜下跳一副要拆家的样子。


    套房足够大,精灵们闹腾的空间也大。


    说回利欧路,拥有宝可梦世界的超能力之一:波导


    要举例子的话,有点意念外放、神识扫描的意思,程度没那么厉害。


    利欧路通过波导,探知特定范围事物的情绪,并能大略感知大自然的状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一点一点褪去我的衣服 /去健身被两个健身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