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听诊器放在她胸口** 朱竹清本子h全彩大乳

因为答应了给许弯弯设计婚纱,宋也在活动结束之后,就开始设计了。


    只是婚纱的材料和礼服要求是不一样的,不能将就。


    所以她联络了小温。


    先前离开江海的时候,她跟小温发了一封邮件,说自己去旅行了。


    没说具体去哪里,只说可能会很长一段时间不会联系她,让她不要慌,等她旅行结束,就自然会联系她。


 文学

    而且这段时间,也不接任何的工作。


    有人找她,也让她一律说联系不上。


    小温也确实是这么做的,而且后来真的有不少人来询问。


    其中就包括贺岁言。


    贺岁言是第一个来问的,也是最后一个来问的。


    但最后一次询问,是在两个月前了。


    直觉告诉小温,这两人之间出现了问题。


    可作为外人吧,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两边应付着。


    接到宋也的电话,小温惊喜不已,连着问了好多的问题,大多的关心她现在的状况和身体是不是很好。


    宋也说一切都好,小温这才安心下来。


    “我这边要设计一款婚纱,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我会用邮件的方式发给你,你去帮我选一下,然后给我寄过来。”宋也给小温交代着,“对了,不要给任何人透露我现在的住址,你懂我的意思吗?”


    “知道了,宋姐。”小温保证的道。


    小温毕竟是宋也信得过的人,不然她也不会来找她了。


    得到委托之后,小温立即帮着去采买。


    很快就将宋也需要的东西寄到了她的手上。


    宋也给小温回了信息,小温立即逮着机会说道,“宋姐,今年的衾衣奖要报名吗?”


    “不了。”宋也一口回绝。


    小温听得心痛,“四年前你就错过了申报衾衣奖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届了,你为什么不申报呢?只要你才加,肯定能获奖的!那可是你的目标啊。”


    “我说了不用了。”宋也态度很坚决。


    而且她现在的目标不再是衾衣奖了。


    当然她无需跟小温去细说这些,只说不用申报,便挂了电话。


    小温表示很难过,她总觉得宋也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整个态度都变了。


    拿到材料后,宋也便开始每日忙碌于给许弯弯设计婚纱的事,日子到也很充实。


    许弯弯呢,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就是画个画。


    有的时候画画跳跳,有的时候又画画风景。


    不得不说这R国的风景就是好,随便一个角度,都美得不行不行的。


    她很久没画风景画了,没想到画起来还挺治愈的。


    等到婚纱出成品的那一晚,许弯弯已经睡着了。


    宋也没有叫醒她,只是默默的将婚纱放在了她的房间。


    她很晚才睡下的,结果第二天一早,就被许弯弯的惊喜声给叫醒。


    宋也表示很无奈啊。


    可许弯弯太激动了,根本压抑不住那种情绪,只想尖叫。


    然后迅速冲到宋也的房间,抱着她一阵撒娇,“小也姐,你给我设计的婚纱也太好看了!好好看啊!爱得不行不行的!”


    “喜欢就好。”宋也觉得这是她得到的最大的肯定,仿佛能驱赶走任何的疲劳,让她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我要去换上,我要去换上。”许弯弯又跑回房间折腾去了。


    宋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不过被她这么一闹,睡眠也没了,她便直接起床。


    洗漱出来的时候,许弯弯跑来找她帮忙,说不知道怎么穿。


    毕竟是婚纱,她也是第一次穿,不知道怎么弄也正常。


    在宋也的帮助之下,许弯弯总算穿上了自己人生之中的第一件婚纱。


    她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一时间居然迷了眼。


    真好看啊。


    这个时候多少华丽的形容词都不需要了。


    许弯弯看着看着,居然红了眼。


    等宋也发现的时候,眼泪已经从她眼眶里滚落了。


    “怎么还哭了呢?”宋也急忙找来纸巾给她擦眼泪。


    许弯弯哽咽着说道,“小也姐,你说,我要是能穿上这件婚纱,嫁给我喜欢的人该多好啊。”


    这句话,让宋也也破防了。


    她居然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了。


    人的一生中的确又太多的遗憾,没办法去圆满。


    但无法嫁给自己爱的人,一定是遗憾之中最大的遗憾。


    宋也默默的给她整理着婚纱,许弯弯哭得梨花带泪的,最后才抹抹眼泪说,“小也姐,我要化个妆,我想拍个照。”


    她想把这美好的一刻记录下来,一辈子去珍藏,就像是她在心里已经嫁了许荡一次了。


    在宋也的帮助之下,许弯弯化了个很好看的妆。


    她本来就生得好看,再妆容的衬托之下,就更美丽动人了。


    “啊,是不是少了点什么啊?”许弯弯对着镜子里左看右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宋也作为专业的设计师,在仔细打量之后说道,“首饰,少了首饰的衬托。”


    “啊!对!”许弯弯非常佩服宋也精准的判断,她总能一下子就找出问题所在。


    可她们都是临时决定来这里的,并没有携带什么首饰。


    不过,许弯弯到是想起自己有一条项链,一直放着的项链,没敢拿出来过。


    那是许荡给她的。


    说来也奇怪,离开许荡的时候,她什么都没带,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就怕许荡发现什么端倪。


    可鬼使神差的,走的时候,她拿走了许荡送给自己的那条项链。


    许荡曾经说过,让她一定要好好收着那条项链,要随身带着。


    所以走的时候,她带走了,脑子里就一个想法,要留个念想在身边。


    等以后孩子大了,她就告诉孩子这个项链的由来……


    到时候孩子再做决定,要不要回去找父亲。


    不管孩子做什么决定,她都是支持的,这就是她的想法,所以她把那项链带来了。


    没想到关键时刻,这项链还派上用场了。


    许弯弯让宋也帮自己把项链带上,宋也拿过那项链的时候,发现项链的设计有点特别。


    特别之处就在那坠子上,看上去……有点古怪,但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和谐。


    是带点设计概念在里面的。


    同样作为设计师,对这一块还是很敏感的,看得出来应该是大师手笔才对。


    不过这是许弯弯的私人物品,她也没多问,只帮忙佩戴好。


    许弯弯照着镜子,下意识的摸了摸项链,像是在找寻着底气一样。


    她的心好像慢慢的踏实了下来,对宋也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说,“我们去拍照吧,我知道一个角度特别适合拍照。”


    这阵子她不是一直在画画吗?对房子周围的景色都了如指掌了,知道什么背景拍下来会很好看。


    许弯弯带着宋也找到了那个位置,然后自己找了个角度,让宋也拍照。


    宋也对摄影这一块还是多少有些涉猎的,毕竟以前经常去旅行嘛,也会自学一些拍照手法之类的。


    她让许弯弯摆一些造型出来,然后不停的拍照。


    拍出来的成品真的很好看,一点都不输那些专业的摄影师。


    “这张好好看啊!”许弯弯指着其中一张背对着镜头的照片,照片上她只露出了一个侧脸。


    可不管是光线,还是角度,还是背景,更或者是她本人,都出奇的好看,出奇的和谐。


    “我也觉得这张很好看。”宋也赞许的道,“对了弯弯,我可以留下这张吗?”


    “当然可以啊!”许弯弯对她很信任的。


    宋也还是做了解释的,“我的每一个作品,我都会留下一个照片作为纪念,方便我以后做个目录。”


    “完全可以!你根本就不用征求我意见!”


    宋也这才留下了照片,并发给了小温,让她帮自己把照片录入到她的设计总目录里。


    小温收到那照片的时候,简直惊呆了。


    宋姐不愧是宋姐,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啊。


    这婚纱,也太好看了。


    小温按照宋也的吩咐录入好之后,心里起了一点小心思。


    她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很危险,被宋姐知道后,肯定要被骂,甚至还有可能会被炒鱿鱼。


    可是……


    可是她就是想为宋姐正名一下。


    因为前阵子她去行业交流会的时候,被人鄙视了。


    那是一个任何方面都比不上宋也的设计师,出口张狂得很,说宋也的设计再好,那也是别人炒作起来的,毕竟她连衾衣奖都没拿到,那可是设计师的最高荣誉奖。


    小温一想到那个人的嘴脸,心里就特别的不舒服。


    而且她对宋也是有愧疚的。


    四年前那一届衾衣奖的时候,她才刚任宋也的助理,因为对工作的生疏,导致错过了申报衾衣奖的机会,才让宋也错过了获奖的机会。


    不然哪有那个酸鸡的份儿啊!


    捡了个漏拿了个衾衣奖,就耀武扬威了,在行业里各种贬低宋也不说,还处处为难。


    毕竟她是财阀世家的千金,靠着家里背景起来的荣誉,以为自己很优越,就各种看不起没有任何出生的宋也。


    可偏偏松叶大师出手的婚纱是最炙手可热的,各国名媛以及皇室成员都争相预订。


    而她的设计,除了那些需要背靠他们家族关系的人会买账之外,其他人并不喜欢。


    所以对方才如此嫉妒宋也。


    小温心里一横,直接进入衾衣奖官网开始了申报流程,并把宋也刚刚传送来的照片贴了上去。


    这一次,她要为宋也争回容易,让那些酸鸡瞧瞧,什么叫真本事!


    宋也对此事,完全不知情。


    如果她知道小温会这么做,必然会阻拦的。


    衾衣奖算得上是时尚界最高的奖项了,每四年会举办一次。


    参选的项目不仅有服装类,也有珠宝类别。


    这一次,许荡的作品也申报了竞争奖项的。


    当然,是许荡的父亲做的主。


    许荡对此丝毫不知情。


    他最近各种低迷,对谁都避之不见的,就算是他爹来了,也是不给面子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听诊器放在她胸口** 朱竹清本子h全彩大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