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那个校霸腰好软肉车*在镜子面前律动啊

 神兵坊那边确认没有线索,倒是目楚天提及的封印破损给了温久提示。


    湖心岛底下是个什么东西?


    回忆湖心岛情报,从形成到结局很清楚了,不再赘述。


    期间衍灵宗几乎拼上全员镇压,最后等同于灭门。


    暮沉舟说过,古时调兵遣将不方便,所以前后折腾了好几年;


    目星河的说法差不多,前前后后超过七八年压制,换得五百年安宁。


    4星‘祸源点’而已,跨度那么久?


    拿飞鹏关类比,算当时5区只有现在一半的战斗力,想解决飞鹏关也用不着七八年吧?


    4星‘祸源点’有玲珑古镇甚至雅丹峡谷的量级还差不多。


    目楚天恢复清醒,发现自己已经跟着温久走到湖心岛水边。


    “你干嘛呢?”


    “目楚天,水下山体是什么样子。”


 文学

    “谁知道啊...”


 第六百零一章 千米深湖


    “啊?我哪知道。”


    “衍灵湖水深度如何?”


    “啊?我哪知道。”


    温久差点一脚把他踹水里去,“你搁着水字数呢?!”


    “问题是大家都不知道。”


    说实话,幽源将军墓好歹算2星‘祸源点’,衍灵湖湖心岛是真的五百年没动静。


    有邪物,但本地已经不滋生邪物了,称不上‘祸源点’。


    家族后裔上岛,仪式性、精神意义较大,本质和去一羽市功勋庙逛逛差不多。


    前辈目星河对湖心岛的记忆主要也是谈情说爱。


    即便期间出现封印破损,汇报一下,改天补了就是。


    哪怕封印给炸飞,等半年来修都没事。


    经过漫长岁月的堵塞,官方和各家族明显感觉到湖心岛下方阴气地脉大幅减弱。


    更没人吃饱撑的下水,顶多在水边钓鱼。


    “诶诶?温久你干嘛脱鞋子?”


    “我想潜水下去看看。”


    巨翅飞鱼在线,同步之后温久同样带有水属性,可在水下呼吸。


    曾经就这么同步的宝石海星,完成潮汐洞窟任务。


    放下小背包、脱掉鞋袜,温久活动着手脚。


    目楚天除了意外,倒是没怎么担心,游泳而已,估摸着温久有月阶实力,出不了意外。


    “行吧,皇子你悠着点。”


    “我不是皇子!”温久高声强调。


    “行行行,我替你保密。”


    “哎,算了,我的东西就放地上,如果你巡逻时间到,自己回去吧。”


    夜色降临,目楚天提着灯恢复巡逻路线。


    噗通。


    温久下水,只觉得冰凉刺骨。


    十一月份,立冬已过,确实有点转凉的意思。


    红色锁链同步着巨翅飞鱼,温久在水下稍稍呼吸,一切正常。


    水流的阻拦感受不明显,反而觉得行动随心,流畅得很。


    【园长,园长。】


    雪白的肚皮挪动进美梦休息室,小海狮呼呼吐着舌头。


    【我也要去园长那边游泳。】


    “来吧。”


    小海狮咕噜噜出现在身边水域,打着旋而上下游动,姿势相当柔美。


    没进化还有点憨憨的感觉,等它进化,身姿会更加优雅…白肚子也更大。


    温久从口袋中摸出手机。


    手机没有留在岸上,而是用密封保护套包好,呆会儿发现什么线索,拍照记录。


    进暴虐森林时,温久就是这么保护手机的。


    入行肃暗者以来,牺牲掉的手机实在多,不能再让它们泪洒战场。


    “诶诶,小海狮,你等等呀。”


    撒欢的小海狮一路下潜,温久赶紧跟上。


    不熟悉衍灵湖水下状况无妨,垂直下潜便是,湖心岛基底那么大的山体,轻而易举就能找到。


    “好刺激呀!”


    温久从没有潜过这么深的水,幽深广阔的世界,重力、浮力感知完全不同,耳边是陆地听不见的水流传音效果。


    咔哒——


    咔哒哒…


    一阵闷闷的爆裂音近在咫尺,温久四下张望,没见异样。


    又下潜些许才发现。


    “手—机——”


    塑胶密封袋哪里经得住水压,眼看着手机破裂、压扁。


    “小海狮,现在水深是多少?”


    【嗯,超过四百米吧。】


    “这么深?!”


    温久确实没想到湖水如此之深,尤其跟着乱窜的小海狮,有时歪歪扭扭折线游动,不知不觉到达如此深度。


    向下看,依旧望不到水底。


    衍灵湖的深度超乎想象…


    继续下潜,五百米深度时,小海狮有点顶不住。


    它比利欧路还小些,才13级,抗压能力有限。


    温久倒是没什么感觉,巨翅飞鱼40级,保护效果良好。


    “你就在合适的深度玩吧,我继续潜。”


    【园长小心~】


    小海狮挥舞侧鳍,又去别的地方撒欢了。


    “巨翅飞鱼。”下潜过程中,温久询问着深度。


    红色锁链同步的精灵感知方面和温久差不多。


    比如诅咒娃娃同步时无法探测外边的灵魂波动、不能吃邪系灵能,但能感觉温久贴身小范围的情况。


    巨翅飞鱼也一样,感受得到身体在下潜,同样能大致判断深度。


    【过八百米了。】


    “天,我这才隐隐约约看到湖底呢。”


    目测衍灵湖中心深度过千米。


    对于淡水湖来说是相当夸张的数据,算不得世界最深,排在前列总归没问题。


    随着渐进尽头,温久已能清晰俯瞰湖底。


    除了正常的水生动植物和泥沙土石之外,还有大量破败物件,明显是人工制造的物件。


    温久来到一个缺损的水晶质地橱柜边,这个柜子表面淤积着不算太厚的泥沙,说明沉下湖底的时间没到几百年的古董级别。


    柜子里有首饰,工艺品。


    对照大致范围,这可能是九年前婚礼惨剧的遗落物。


    新人以冰桥连接湖心岛外的其他小岛,放置些装饰品、摆摆嫁妆和聘礼等珍宝妆点是必须的。


    只不过现在这些东西从随嫁的彩礼变成随葬品。


    正午的阳光不足以照到最深处的湖底,更何况已经入夜。


    千米深的水底一片漆黑,温久依靠现形镜和巨翅飞鱼的帮助,往衍灵湖湖心主岛方向摸去。


    入眼有散落的金钗,破碎的花瓶、瓷器,还有不认识鱼...


    淡水鱼能扛千米水压是够牛的。


    “嗯?怎么会有这么大个的雕像?”


    温久一步一飘前进,入眼一道高大的黑影。


    戒备着靠近,发现是一尊威严的武神像。


    用手摸了摸这四米多高的石雕,材质像是花岗岩,有微微的灵能波动。


    看着像花岗岩,其实能传导灵能,算得上入门级灵系材料。


    特征肯定是坚硬,雕出个搭载过某种术式的武神像,相当不容易。


    “这东西也是结婚用的?”


    温久怎么想怎么不对,哪有结婚摆武神像的道理,估计得一些信仰较为特别的区域,信仰武神、请武神证婚之类。


    再看武神像直直地立在水底,不像是从岛上掉下来的。


    再伸手摸索石像的底座,武神踏着个伏虎石台,方天画戟的末端顶在石台之上。


    以威武之躯降服为祸一方的猛虎,并将之收归,颇有古代神话故事的意味。


    石台底座湖底相连,固定着,可以排除岛上掉落的可能。


    也意味着,这高大的武神像,是直接在湖底建造的…


 第六百零二章 水下神道


    仔细查看武神像的外表,平面相当光滑,铠甲武器等细节棱角分明,面目威仪传神,最奇特的感觉是...很干净。


    如果武神像是很久以前立在湖底,就算不给水草盖满,至少会满身泥水。


    事实上只有雕刻的缝隙间有点淤泥,整体干净程度胜过九年前沉没的婚庆物品。


    温久只能猜测是武神像上微微流动的灵能原因


    没条件多做研究,温久转身继续向别处游去。


    视角一转,又见到一个高大的黑影,和先前发现的武神相隔二十多米。


    “不会也是...还真是。”


    温久游到新发现的黑影身边,确认了这也是一尊武神像,手上的武器换成了偃月刀,铠甲和神情微微有些变化。


    依然是类似于花岗岩的材质,雕刻工艺精湛,微微流转着灵能。


    要不是眼前武神像装备有点变化,且温久能看见之前那一尊,甚至觉得是原先那雕像移动了。


    一路游过来,两尊武神像之间的间隔空空荡荡,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布置。


    难道底部有什么机关?


    巨翅飞鱼同步,温久很轻松地在水里漂浮移动,一路脚不沾地,此时想来,会不会是忽略了地面的细节。


    于是温久降低高度,扎扎实实踏在湖底。


    触感平坦,温久意识到不对,脚感太舒服了,低头检查才发现脚下是青砖铺设的地面。


    如此一来,武神像的布局明了,宽大的青砖道路,两边是守护神像。


    五百年前山脉出水,形成4星‘祸源点’,衍灵宗出手镇压,湖心主岛附近的湖底若是有很庞大的人造建筑,多半是他们修建的。


    可是,湖底这些石雕怎么说?


    和清除‘祸源点’似乎无关,而且修建难度巨大。


    想不明白其中缘由,温久加快速度,顺着青砖道路的一侧向前游动。


    这道路的宽度相当于双向三车道的公路,颇为宽敞,有点琼代皇宫中轴道路的意思了。


    差别在于湖底路线并非笔直,而是不断以奇特的弧度弯曲着。


    游出几十米能看到石质灯笼。


    游至百米,温久见到一团黑影,也是个石雕像,动物模样,细看是古代的传说中的瑞兽之一。


    瑞兽雕塑的材质和先前两尊武神一样,也有细细的灵能流淌。


    温久心有所感,反身游出二十多米。


    与这瑞兽平行的青砖道路对面是另一只几乎一样的瑞兽,如此看来接下来若是还有石雕,也会是成对出现在道路两侧的。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温久继续前游。


    接下来是一对执长柄斧的武神雕像,再后是一对趴着的狮虎兽,这些雕像之间等距离放置着石灯笼。


    武神、兽类,还有石灯笼一一对应,列于青石路两侧。


    “...这不会是神道吧?”


    神道一般设于祭坛、陵墓、庙宇等建筑之前,说白了其实是通往这些特殊地点的道路,风格辨识度很强。


    温久无法通过几组石雕判断青砖道路尽头是什么场所,只能继续前进。


    为了预防地面有感知术式一类防止外人接近的设置,温久谨慎漂浮离湖底青石道三米,盯着蜿蜒的道路前行。


    想不明白为什么青石道弯来弯去,只能猜测和和风水之类的事情沾边。


    其实抬头张望远处,湖心岛山脉就在三百米外,跟着青砖道路转悠却越转越远。


    看似这路要绕上一大圈,最后才回归到主岛之下。


    除此之外,远处还有个笔直的黑色物体,颇有一栋楼房的规模,透着星星点点的幽蓝色。


    那东西比武神像可高多了。


    谨慎靠近,温久面前的大石碑,高度有近三十米,宽十米左右,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顺着大石碑潜到下方,石碑底部是二十米见方的祥云碑座,与石碑浑然一体。


    温久细细端详石碑上的...其实不像常规符文,而是水波模样流转的线条。


    水波流线杂乱,此起彼伏泛着淡淡蓝光。


    蓝光流转的位置和速度每时每刻变幻,明暗无规律交替,使得石碑看一万遍就会有一万种纹理图像。


    按照传统剧情,在某个地方若是发现个历史悠久、文字特殊的石碑,主角看了会被吸入特殊空间,有一场大造化。


    可是...


    猝不及防间,一张鬼面扑出,投入温久体内。


    温久抱头痛呼,视觉微微扭曲,又很快恢复。


    新月之羽散发柔和光芒,护住温久的灵魂与精神。


    看这扣减的生命值,温久知道这东西不是啥大造化,反倒很危险。


    与邪物的绝望幻境不同,刚才分明是直接的精神攻击。


    远离石碑。


    邪门的精神攻击归一码事,温久担心的是这东西如果属于封印结界基地之类,不小心触碰,可能导致封印损坏更加严重。


    还是先把湖底情况摸个清楚,告诉暮沉舟或者凤栖梧,让他们自己人来研究。


    手机损坏,温久不知下潜了多久,离开石碑后加速往山体游动。


    游至山脚,再次落地的温久发现地面居然是正常的湖底泥沙,蜿蜒迂回的青石道路尽头不在此处,或者连接山体的其他方位。


    回头寻到最近的一处仙颇具古风的道人石雕,宽袍大袖,手持拂尘,石像的面前自然是那青砖道路。


    眼前的青砖道路已不是曲折往前,而是绕着这衍灵湖湖心主岛的水下岩体延伸向远方。


    湖底的地质因板块向心挤压而隆起巨大山体,其尖端的一部分露出湖面,削皮成为湖心岛。


    建筑群部分已经接近两个街区的规模,水下则是像圆锥体的下半部分,基地要大上多倍。


    神道围绕着水下的山底铺设,而且很有可能首尾相连,真正的水下重要场所随便找个隐蔽的位置建好,想游一圈找入口基本是天方夜谭。


    “这么大的工程究竟为了什么?”


    温久缓缓抬升游动高度,想看清神道迂回布局,却在山体发现其他线索。


    壁画!


    确切来说是浮雕壁画。


    山体有些部分雕着古人稀松平常的生活景象;


    有些地方是大灾大难之下,许多人奋力抗争的场面。


    在断断续续的壁画之间,山体上连续不断有灵能流动的痕迹,又是一个巨大的手笔。


    更奇特的地方在于,壁画是倒置的。


    温久倒悬游动,方才算正常视角…


 第六百零三章 双线相连


    “目楚天!”


    湿漉漉趴上水面的温久朝天以嗓子,无人回应。


    召唤利欧路,波导扫描,三百米内确实没人。


    “这家伙真就下班了?”


    抹一把脸,温久顾不得脚掌未干,赶紧穿上鞋袜,乘坐巨翅飞鱼起飞。


    想把湖底情报告知外界,得先…买个新手机!!!


    “可恶呀——”


    稍微嚎一声发泄情绪,暂时没法判定当前几点。


    温久只知道下水时天完全黑了,现在可能是午夜到凌晨吧。


    说到午夜,温久心中一紧,立刻冲到美梦乐园里。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手机坏掉也就罢了,树果种植盆里的黑萝卜又被灵幽马偷吃掉了。


    温久哭笑不得,“这个神兽好意思吗?它可是传说级宝可梦啊…”


    查看树果种植盆,获得的东西是:萝卜种子


    前次灵幽马偷吃黑萝卜,获得了两个萝卜种子,这次有一个。


    要说损失,没啥损失,顶多是少种两拨普通树果。


    可郁闷是真的郁闷,温久都在考虑要不要直接开始种橙橙果,饿死灵幽马。


    改变思路,温久有新的计策。


    继续种萝卜!


    让萝卜在树果种植盆里发芽、长大、茂盛,等最后的结果阶段,我们直接把它移到美梦休息室里。


    未登陆朋友手册的精灵不能进美梦休息室,灵幽马如果登陆,成为温久的第一位神兽朋友,那黑萝卜随便它吃。


    再次种下萝卜种子,巨翅飞鱼已经在衍灵市边缘降落。


    “今天辛苦啦。”


    【在园长这里睡得最香,你看小海狮。】


    “小海狮?小—海—狮——”


    小海狮还在衍灵湖遨游,把它给忘了。


    从游戏界面召回小海狮,温久开始往市中心赶。


    先要找间店确认时间,再看看哪儿有地方卖手机…


    店是找到了,24小时便利店,店内显示着当前时间00:21。


    这时间是有地方买手机,但补办手机卡的营业厅肯定关门了。


    最后的选择还是特侦组,温久的自由侦查员资格证留在背包里,呆岸上完好无损。


    手机损坏是肃暗者的常见操作,特侦组前台可补办所有运营商的手机卡。


    此时暴虐森林任务已完成,温久也用不着本着秘密行动的院子避开衍灵市特侦组。


    小插曲过后,反倒给了温久打理思绪的空档。


    若是出水直接打电话,一大堆事情,温久的阐述逻辑可能会有些混乱。


    “先给谁打电话?”


    暴虐森林的事情由暮沉舟指派,告诉他没问题。


    衍灵湖下方的异样他肯定不知道,温久考虑着是联络凤栖梧还是联络目星河,又看到一条社交软件消息。


    探查神兵坊时,因为好友消息提示音,温久被目楚天发现,而后话题飞天遁地,没看具体信息内容。


    此时才发现好友消息来自暮沉舟,内容是:


    情报分析员的深度分析结果,暴虐毒素和青黑色雾气有一定的重合度。


    青黑色雾气像是暴虐毒素的上位存在。


    “嚯,两条线连上了!”


    暴虐毒素和青黑色雾气相关,也意味着它和幽源将军相关。


    幽源将军十有八九是个未知邪煞,如此推论,它是这几年产生暴虐毒素的源头。


    邪物化的肃暗者,邪系灵能相似度很高,近似于衍生邪物。


    这么一来,线索豁然开朗,暴虐毒素产生邪物的其实算得上幽源将军的衍生邪物。


    如果情报分析员没有搞错,线索收束,最后的目标是逮住幽源将军。


    相比之下,衍灵湖里闲置几百年的东西反倒没那么重要了。


    原本想联络三皇子的念头掐掉,温久转而先给暮沉舟发消息。


    湖底见闻算不得急事,暴虐毒素和青黑色雾气的初步研究结果又已成报告,没必要大半夜直接打电话给暮沉舟。


    他若是没回社交软件的消息,那就明天联络吧。


    “呼。”


    再次和特侦组前台工作人员表达谢意,温久询问起前一阵子暴虐森林的事情。


    工作人员表示那可真的够呛,对身边的肃暗者有所怀疑是最可怕的事情。


    人类之所以能从钟盘大陆内海周围可怜兮兮的一点空间发展到今天,团结合作至关重要。


    互不信任迟早出大问题。


    好在暴虐森林事件没持续太久,衍灵城市群的肃暗者也已逐一体检完毕,只有少数染毒菌较深的肃暗者还在接受治疗。


    “那就好,不幸中的万幸。”


    道别工作人员,温久在返回目星河提供的套房时,接到暮沉舟联络。


    “还没睡呢?”


    “老师不也是。”


    话题自然指向新的结论:青黑色雾气是暴虐毒素的上位形式


    这个结论没法百分百确定,数据库里形式类似,又比暴虐毒素更高端的还有斑疹,黑色尘雾。


    “所以谜题指向幽源将军,把它找出来,真相就清晰了。”


    听着暮沉舟的介绍,温久已经走回住处。


    “暮老师,近期会有人去调查幽源将军墓吗?”


    “就你对那儿感兴趣。”


    幽源将军墓早已被发掘过,历史上的最高评定只到2星‘祸源点’,显然将军本人早早跑掉了。


    岁月流转,历史上不论是特侦组还是自由侦查员,都清理过2星‘祸源点’,幽源将军墓,根本没啥异常。


    “你还要去吗?”


    “必然的呀。”


    哪怕幽源将军早就遛了,温久也得进去看看有没有欺骗盗墓者的虚棺,抱出来送玄月去。


    否则那种美梦任务真不知道还能去哪寻找完成的途经。


    “对了,暮老师,我还有另一个发现。”


    “你找到幽源将军了?”


    “怎么可能啊。”


    习惯地从冰箱里拿出衍灵市特产的罐装咖啡,温久润润嗓子,开始描述衍灵湖底的景致。


    神道、雕像、石碑、壁画…


    听完之后,暮沉舟只是表达稀奇,并未多严肃认真。


    “五百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去衍灵宗可能进行了更多不为人知的操作吧。”


    “也是,如果仅仅加了个盖子堵住‘祸源点’,用不着搞那么悲壮,也不至于到今天大家族还保留来湖心岛巡逻的仪式行为。”


    暮沉舟表示这事情他是真不知道,想深入了解,肯定得问6区高层…


 第六百零四章 自打盗洞


    衍灵市特侦组内厅,许久没走自由侦查任务持续的温久在电脑前坐下。


    开通跨区任务权限后切世界地图,5区、6区这两块披萨是彩色的,其他区仍旧黑白。


    将方位缩回5区,往西移动。


    出蜜蜡城市群一百三十公里,找到2星‘祸源点’,幽源将军墓。


    “此‘祸源点’前次被清理的时间是…二十个月前!”


    远离城区,接壤旷野,又只是个三百多年来危险性有限的2星‘祸源点’,少有人为了这么个任务特地跑一趟。


    真正值得注意的‘祸源点’、‘旅祸’忙都忙不过来。


    还有个让温久郁闷的点:幽源将军已探明的进出口塌了。


    将近两年前就塌了,肯定没人去翻修。


    “意思是我要亲自打盗洞下去吗?!”


    确认接手任务:幽源将军墓


    离开特侦组大厅,时间为早上8:30。


    温久在目星河和凤栖梧的号码之间选择。


    其实衍灵湖底的神道未必没人知道,可能只有家族高层、5区掌权者清楚,因为种种原因不外传。


    保密也是一种保护。


    如此思考,温久决定联络凤栖梧,以三皇子的身份,即便此前未知衍灵湖底之事,告诉他也不算胡乱泄密。


    曾经温久拿捏不准能否将清空飞鹏关获取的记录符在特侦组大厅提交,于是直接联络钟鸣组长。


    重要情报反正往高了报。


    “呼…呼…温先生?”


    电话里头,凤栖梧娇连连,酥软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力。


    温久镇定情绪,知道三皇子只是在刻苦修行。


    “咳咳,三皇子殿下,我问你个事情,衍灵湖底部有什么?”


    “有鱼?”


    “嗐。”


    听三皇子这样说,肯定不知道水下神道存在。


    “是这样的,我就不水字数了…”


    听完温久的描述,三皇子大吃一惊,“什么?!”


    他是真不知道衍灵湖底下存在神道,山体基底居然有壁画浮雕,还是倒置雕刻的。


    “我估计呀。”温久说出推测,“会不会是湖心岛的封印没那么简单,只有5区高层知道水下的事情。”


    “我待会儿回皇宫,立刻去问母后。”


    衍灵湖的事情交给三皇子靠谱,温久也就不多瞎操心。


    今天真正的目标是幽源将军墓。


    肯定不可能在里头找到幽源将军,至少刷个2星‘祸源点’,拿点战斗奖励,再找找是否有空棺椁。


    趴上钢铠鸦,60级的它在2星‘祸源点’吃不到经验。


    这次让小家伙们出来成长一下。


    利欧路、球菇、梦梦蚀。


    十几二十级差不多了。


    【园长,我好久没出去了,我也要去。】


    甲壳龙憋屈地从休息室外头进来。


    “你不用带女儿了吗?”


    【女儿终于和一些小朋友混熟了。】


    外边空地,波克比被混混鳄和不良蛙挡住。


    【嘿嘿嘿,哪来的小姑娘?】


    【要不要更我们去玩呀?】


    混混鳄它们扮起坏人,真叫本色出演…


    波克比战战兢兢,想喊妈妈喊不出声。


    这时,一道蓝影闪过,露力丽抱着尾巴从天而降。


    混混鳄和不良蛙应声倒下。


    【啊!是水之呼吸——】


    露力丽满头大汗,我这还没攻击呢…


    整出一出骗小孩的戏码,甲壳龙终于成功让波克比愿意接受妈妈不在身边的情况。


    “生活不易,准神叹气…”


    甲壳龙挪动着圆滚滚的身子,【谁还不是个可爱的宝宝呢。】


    高空中呼呼气流音不绝于耳,钢铠鸦提示。


    【园长,我们是不是到了?】


    “哦,就那儿。”


    幽源将军墓的辨识度很高。


    或者说墓区其实很隐蔽,但地面建筑在野外鲜明得很。


    艮山古关。


    下方是古时一处人类防线,类似边塞,没到飞鹏关那么高的战略意义和防护规模。


    艮山的山体算个很小山脉,只有小几十公里的南北延伸。


    山脉正中位置有个天然的缺口,可并行五辆马车,古时的5区借用这地势作为一道小关卡。


    温久获得的任务情报涉及点风水,说是正门最凶的位置,正对着古时候艮山的关口。


    古代战争,邪物攻城就在这儿,死亡的士兵也都堆积在这里。


    很久以前就有传说,雷雨交加的夜晚,路人能听见军马厮杀声,有那么点阴bg借道的意思。


    类似情况前阵子刚在湖心岛见过。


    凶归凶,2星危险度还能翻天不成?


    古时一国对于墓葬的重视程度代表着国家的兴盛程度。


    给大功臣选择陵墓既不能风水太盛,喧宾夺主,也不能令能人绝户,国失栋梁。


    幽源将军则是就在自己镇守的艮山古关下葬,也不知有什么特殊讲究。


    “好嘛,塌得真彻底。”


    艮山古关的背后经历了一场小型山体滑坡,把靠山的兵器库彻底掩埋塌陷。


    资料里幽源将军墓的主通道就在兵器库底部。


    对照大致坐标,温久判断出主墓区位于一侧山体底部,不可能挖山。


    坍塌处也不好挖,正规墓道失去支撑,全是碎石沙土,挖一些塌一些,除非来个铲车挖掘机,否则凭温久单人很难做到。


    “难道要等地鼠或者穿山鼠上线?”


    四顾高墙,温久留意到山顶上的建筑。


    艮山古关两侧山体不如飞鹏关那么巍峨,山顶还额外加高了一截砖土墙。


    物资需要从地面运到城墙上非常困难,所以能看到类似水井的吊索结构,且地面有挖进山体内部的通道。


    明显是驻守士兵掏空了一部分山体,使得人和物资运入山内。


    从山顶垂直打出若干竖井,用绳索绑着吊篮等物放下。


    进入山体的士兵将物资放入吊篮中,山上的士兵则利用海船起锚般的旋转机关将绳索连同吊篮运至上山。


    如此一来,人力或者骡马动力的“电梯”制作完毕,此技术并不少见,古时许多较为高大的城池堡垒均有应用。


    亏得有这样设计,温久才能改换思路。


    幽源将军墓对应的山体如果也有运货竖井,咱就接着玩下挖,好歹省了个初步挖掘的过程。


    参考dao墓类,打盗洞讲究得很,大墓周围是古代版的“混凝土”壳,据说高手能挖个弧形通道,直达主墓室底部。


    温久只能靠利欧路了…


 第六百零五章 逃生通道


    寻找“电梯口”难度不大,运输物资的竖井不可能只是孤零零的一个地洞,总得有些防水防风沙的措施。


    因此竖井在地表搭盖了类似于箭楼的建筑遮挡,即使年久坍塌些许,依然能轻松找到。


    【这里不行。】


    利欧路所在的竖井口地表遮挡建筑坍塌,雨水下漏。


    艮山古关的山体高度四十米左右,底部通道不通风,一旦有雨水进入,想要干涸只能依靠下渗。


    这些年不知积攒了多少死水,腥臭异常。


    梦梦蚀情况差不多。


    好在哎呀球菇盯着的竖井下方地势稍高些,看着干燥,气味也马马虎虎。


    【园长,我下去看看。】


    “小心点。”


    【哎呀——,好深。】


    啪叽。


    哎呀球菇落入近四十米的井底。


    草系+毒系,总归不用担心中毒。


    球菇感受着地底物资运输通道的空气流动状况。


    【空气流通幅度不大,还算可以吧。】


    “没有积水是吗?”


    球菇蹲下身子,捻起砖石地面上的尘土,手中能感受到微微的湿润,仅此而已。


    【没有积水,可以说是比较干燥了。】


    职业下墓人士得丢个绳索下去,方便事成之后脱身。


    温久则是直接跳入其中。


    “利欧路,有线索吗?”


    波导放开,探查周围情绪。


    若是它能进化,波导强化为连同客观环境一起扫描,那可叫厉害。


    【园长,没找到异常,只有一点点残魂碎片。】


    “也算线索。”


    古时还是有殉葬制度的,规模没有温久穿越前所知的那么大,但总归会产生些不甘、冤屈的情绪。


    利欧路暂时只感受到一丝丝残留的灵魂,先往它说的方向走。


    地底物资运输通道每隔数米便会有或大或小的房间储物,利欧路所指的这扇木质大门,位于地底通道往东的一条支路上。


    “有人吗?”


    叫门的声音在寂静的地下通道回响,温久贴在门上集中精神听着房间内的动静,里面自然是无人回应。


    抬起诅咒之铲靠在肩上,单手抓着门上的横木插销像旁边一拉。


    千年前的木质结构能保存外形至今,即使是在空气不流通的地下也已是不易了,哪里经得住乱拉。


    温久只觉得捏到了饼干外层似的,手指一下嵌入木条之中。


    翻转手指一拨,将木条甩到一边,温久大力踹在门上,利用反作用力向后跳拉开距离。


    退到通道的转角之后,和精灵朋友一起戒备地看着倒下的木门。


    这个动作纯粹是盗mu看多了,每打开墓区内的任意一扇门,盗者都有可能面对匪夷所思的机关。


    机关没有,死神棺倒是上线了。


    专业对口!


    梦梦蚀改为同步,把死神棺叫出来。


    【哇,这是园长的新家吗?我喜欢。】


    “新家个P,你家在地底啊?”


    【是呀。】


    温久无言以对,继续深入房间。


    非常普通的小空间,十平米左右,方的杂物很少,但有个非常显眼的事物。


    一截风化严重的干尸自墙内探出身子。


    数百年前的废弃古关地下通道,幽黑的杂物间,半截嵌入墙内干尸…


    温久下意识以为那是邪物,却并未感觉到邪系灵能波动。


    利欧路也说它只剩下些残余情绪,微乎其微。


    “这是什么酷刑?”


    原以为是盗mu界前辈,看到寒酸的配置加上骷髅带着手铐,基本可以将原主人归类为战俘或者战时犯错误的士兵。


    仔细查看,又有些不对,这人不是从墙里往外爬,是从房间里挖开墙体,往里钻的。


    “他不会是想凭手上那个螺丝刀从地下通道挖穿山体吧?”


    【园长,不是螺丝刀。】


    死神棺的暗影手掌拿起嵌入墙体的金属器物。


    这截金属尾部有些残余的木屑,想来原先有个木柄,因为岁月侵蚀而朽为虚无。


    前端是“V”字型刀口,已经钝得无法使用。


    很精致的雕刻根据,有点印章刻刀的意思,整精细活用的。


    再看勉强残留的布衣和散落在地的些许工具,此人不像士兵,更像是工匠。


    说到工匠,温久来精神了。


    需要工匠精雕细刻的肯定不是防御工事,而是幽源将军墓!


    这个工匠没有被一同封进墓里保守秘密,逃出来又被士兵抓住,关在地底仓库等死。


    最后想要挖掘求生?


    心中疑惑,温久默默念叨安息,将干尸扯出墙体。


    轰——


    土石垮塌,露出个仅容匍匐前进的通道,一米长度。


    通道背后是空的,与其他通道相连。


    “我知道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那个校霸腰好软肉车*在镜子面前律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