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老公说需要刺激的--兽人老公好凶猛全文

第六十八章 人菜瘾大


    轿车穿过天马市一角,再次远离城区。


    虽说暮家带起整个城市群的繁荣,但肃暗世家有着自己的神秘感,亦或是出于镇压邪神考虑,老宅院选址距离天马市郊区都有大段距离。


    名门宗派什么的,大多这样设定,位于深山老林的福地洞天之类。


    当前世界的肃暗世家没那么玄乎,小山林中的建筑群有私人建造的道路直达,只在路口设下电动栅门阻拦外来者。


    “温先生,我们快到了。”


    “唔,有点紧张。”


    第一次接触如此之大的组织。


    在温久为时尚短的穿越旅程中,除开官方机构,肃暗世家的战斗力位于金字塔尖。


    没想到一个多月就和他们有业务往来,虽然只是和暮家小辈达成几万b的交易。


    轿车在山路持续行驶十多分钟,前方缓缓过弯,建筑群自山体阻挡处亮相。


    宽逾五米的朱漆大门颇有古代豪门华院的气魄,牌匾上苍劲雕刻着宅名。


    轿车自然不可能撞破门槛冲进去,而是走旁支路线绕行,在搭设古典檐宇的停车场安放。


    “走,温先生,我先带你去房间。”


    像暮逢霜一样从外边请人来帮忙“翻译”的家族成员不多。


    正常理解中,肃暗世家内部对修行的体悟肯定强于外人,而暮逢霜摸宝式地寻求心里分析方面的左道,纯属碰运气。


    “逢霜小姐。”


    走侧门进入宅院,前庭假山曲水边,侍女欠身行礼。


    “老爷请您过去呢。”


    “哦!”暮逢霜想到来时接了父亲的联络,关于明天爷爷开坛讲授修行体悟,有点提前的交代。


    “小秘书,你带温先生去客房。”


    “是。”


    包子脸的小秘书转了个方向,“温先生,我们走这边。”


    按照暮家的格局,家宅后方是内部成员居所,宗族住在最深处,旁系家人的居所靠外些,再往外是客厢,更外层安排给仆从侍女。


 文学

    “这里。”


    小秘书推开客厢三楼的一间大客房。


    年关期间暮家不怎么接待外客,温久属于个例,有的是客房可选,暮逢霜直接给安排了个较高的规格。


    三室一厅。


    客厅之外,主人间、书房、随从间,内部软装古香古色,现代生活所必须的电器完美契入,不扰古韵。


    小秘书轻轻推着半框眼镜,语调清冷,“温先生,接下来的三天住在这儿,您可满意?”


    “没问题。”


    “有需要随时可以叫我,那么…”


    话说到一半,小秘书的精英模样出现动摇,她视线中,温久拿起放在饮品架上的精致小瓷瓶。


    饮品架上有给客人准备的茶叶,也有罗汉果等冲泡的药材,而小瓷瓶里是白酒。


    一周多没沾酒了,小秘书晃晃脑袋,这时候要是看到客人喝酒,表情管理术肯定得失效。


    “那个…温先生,我先走了。”


    “小秘书,我不喝酒,所以留着浪费。”


    晃动酒瓶子,温久意味深长,小秘书比暮逢霜好搞定,先跟她拉近关系,把一些隐藏的注意事项打听出来。


    “温先生…您不喝就,放着嘛。”


    “你爱酒对吧,来吧,对外就当是我喝掉的。”


    “真…真的…”小秘书露出有些贪婪的表情,很快振作精神,“不行的,接下去三天老家主讲课。”


    “哎哟,你又不参加,刚好蒙头睡大觉。”


    暮逢霜可以带一个亲信入席听课,名额给温久占去,小秘书闲着。


    “有…有道理,是应该放松一下。”


    “对嘛,来来来。”


    温久变本加厉,拔开酒瓶盖子轻嗅,差点被呛到。


    对于不喝酒的人来说,根本无所谓“酒香”,都是和厨房料酒差不多的味道。


    为了钓小秘书上钩,温久只能摆出很棒的体验状态,毕竟这是暮家的高规格客房,准备的酒水茶叶绝对不会差。


    咕噜…


    咽口水的声音在房间里响彻,小秘书不动声色回手关门,把温久看得一愣一愣。


    照理来说,骗人进房间,然后悄无声息关上门,一般是男方图谋不轨前的举动。


    这…


    两眼放着幽幽蓝光,小秘书像是饿了三天的野狗。


    “嘿嘿嘿,温先生…嘿嘿嘿。”


    “woc!你要克制啊!”


    “给…给我。”


    场面反转得有些吓人,温久连忙翻起杯子,将清透的酒液注入。


    小秘书也不客气,或者说她的眼里只有杯中物,已经没有客人了。


    姿态像是瘾君子,但拿到酒杯时,小秘书还是有点讲究的。


    鼻尖轻轻嗅着。


    “哇~是我们暮家酿的桂花酒,有三年了吧,高级客房就是不一样。”


    嗞…


    小秘书猛嘬一口,包子脸上的婴儿肥把眼睛挤成细缝。


    “噗哈~~爽!”


    喊出声音,小秘书猛然捂住嘴,做贼似得打量门外,确认没动静才安下心。


    “温先生,你不喝吗?”


    “都说了,我滴酒不沾的。”


    “真可惜,那我独享咯。”


    “嗯。”


    温久看着自斟自饮的小秘书,这家伙的快乐真够单纯的,等她有几分酒意就可以开始问点事情了。


    先问问暮家内部情况,有没形成派系之类的,避免卷入争权夺利的夹缝;


    得问问暮逢霜他爹,暮亦安人品怎么样,说话要不要小心某些事项;


    得问问老家主…


    咚——


    温久还没梳理好问题,就见小秘书突然起身。


    她手中的酒瓶喝干了。


    瓷瓶的容量大约一听可乐,因为是淡酒,其实分量不多。


    “诶?你…”


    “温…嗝~~~,温先生,您不喝酒的话,第二瓶也归我,ge,咯?”


    “哦,行。”


    可能是好事成双的寓意,暮家在客房里放着两瓶桂花酒。


    小秘书踉踉跄跄拿起第二罐,这回没那么多客套,就着瓶口开始吨吨吨。


    “喂喂喂,你没事吧。”


    身姿摇摇晃晃,又勉强站住,小秘书完完全全一副醉汉模样。


    事情的发展出乎温久意料。


    按理来说,给客房放置的酒水不会太差,劲头也不会太大。小秘书是个好酒的人,酒量应该还行…


    可是,她已经开始撒泼了!


    “呜哇!暮小姐真是的!对我很好,又把我管太严了,这么久没给我酒喝,挖~~~~”


    “嘘!嘘!小声。”


    “怕什么,别怕,就当是自己家,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温久手足无措看着沙发上撒泼的小秘书。


    这叫什么?


    人菜瘾大…


 第六十九章 强制催眠


    召唤向尾喵。


    【咪!】


    确认随机出来的技能。


    “不行,重新召唤。”


    反复召唤两次,向尾喵的技能列表里roll出了“唱歌”。


    没有威力,55命中,作用是让目标陷入睡眠状态。


    看着满地打滚的小秘书,温久只能求助于精灵。


    【园长,这是哪里呀?】


    “今天在别人家做客,刚好有个喝醉的姑娘撒酒疯,你让她安静点。”


    一连串音符自向尾喵身边飘出,在小秘书附近环绕、消失。


    这是“唱歌”的技能外观。


    技能失败两次,终于生效,满地打滚的小秘书安分下来,抱着沙发靠枕呼呼大睡。


    “好嘛,别说问些情报了,我还得给她收拾残局。”


    温久扶起东倒西歪的沙发椅,小茶桌也被踹倒。


    原以为杨柳风、赵保健他们酒品不咋的,没想到一山更有一山高,跟小秘书相比,那两位简直蔷薇绅士。


    伸手去扶小秘书,她的身体猛然一旋,力道十足的甩腿猛抽向温久。


    “唔!”


    好在干体力活的时候开启轻石,温久狼狈闪开。


    小秘书还在唱歌的睡眠效果内,刚才完全是神经反射。


    温久先前奇怪小秘书这么容易上当,却没有被图谋不轨的人陷害,是不是单纯因为背后有暮家光环。


    其实没这么简单,她那一阵子撒泼,换个战斗力差些的人去帮忙,怕是已经给打残咯。


    小心翼翼拎起小秘书,丢到随从房间的床铺上,宽敞的主人间温久肯定要自己住。


    “哎!向尾喵!不要挠别人家的沙发啊!”


    【咪!这个手感好!】


    抱起向尾喵时,沙发上留下惨不忍睹的爪痕。


    “算了,就说是小秘书撒酒疯挠的吧。”


    【人类能挠成我这个级别吗?】


    “好意思说,还骄傲了你。”


    安顿好小秘书,温久只觉得比全天锻炼还累,扶好桌椅,先坐下歇歇。


    趁着哭哭面具在美梦乐园,带它进美梦休息室,召唤到现实世界看看。


    收回向尾喵,召唤哭哭面具。


    只能有一只精灵被召唤到现实世界,这个限制太严苛了,下次升级休息室的5000金币还差大半。


    【呜,呜呜…】


    “哭什么?”


    【园长是不是要把我带到别的地方最为陪葬品…】


    “不是啊!”


    轻轻拍着这只思想异常消极的精灵,召唤后得以查看它随机出来的技能。


    幽灵系的惊吓,威力30,命中100,带有30的概率打出畏惧效果,让敌人跳过一回合;


    黑雾,无威力,全场能力值变化回到远点。


    假设对方攻击提升两个档位,我方防御力提升两个档位,黑雾之后,这些增益全部消失。


    幽灵系的黑夜魔影,造成的伤害等同于使用者等级。


    比如说哭哭面具23级,就造成23点伤害,无视属性克制与抗性,属于固定伤害。


    最后一个技能是…守住。


    “神技呀!”


    普通系:守住,防御一回合,能无伤挡掉对方的攻击,包括效果类的攻击。


    只有有少部分技能能打穿守护,相当于一回合的金身无敌状态,免疫攻击。


    因为强大的免疫效果,守住不能连续施放,否则容易失败。


    第一次守住100成功,第二次守住的使用的成功的概率仅剩33,第三次使用的成功率继续乘以33。


    游戏中的守住能配合诸多战术,但温久在激动过后很快冷静下来。


    守住的保护效果仅限于哭哭面具本身,而最需要保护的是玩家…


    现实中邪物是会对温久造成直接攻击的,这个至少保命一回合的无伤盾保护的是哭哭面具。


    回想在演武馆的战斗,钢铠鸦帮温久挡过一次模拟邪灵的攻击,哭哭面具应该也能打类似操作。


    麻烦在于守住效果仅持续一回合,换算到现实战斗没多久,哭哭面具需要在电光石火的期间开启技能,并挡到温久面前…


    “也不行。”


    拍拍哭哭面具,这孩子只有半米高,顶多挡住局部攻击。


    “要赶快长大呀。”


    从游戏界面叫醒美梦休息室的哭哭面具,再来一次,重新roll技能。


    黑雾和惊吓还在。


    随机出了火系的鬼火,无威力,85命中,造成敌方灼伤,每回合扣减1/16生命值,物理攻击减半。


    和守住搭配是个不错的组合。


    最后是妖精系的技能:戏法防守,覆盖我方全员,不会受到“变化招式”的影响。


    也就是挡不住直接攻击,而是针对那些个降低我方能力值、导致眩晕等异常状态的技能防守。


    持续时间一回合,可连续使用。


    属于只有极少数精灵才能领悟的技能,除了哭哭面具和进化后的一家,钥圈儿、玛机雅娜能升级时自然领悟。


    想着再随机几次,看看向尾喵和哭哭面具的其他技能,门外传来敲击声。


    “温先生,您的晚餐送到了。”


    “哦…哦!”


    温久下意识回应后,身体一个激灵。


    小秘书还在房间里睡呢,鼾声不大,周围环境静谧,听得清清楚楚。


    “你等我一下。”


    “没事,温先生您慢点。”


    门外的侍女礼数周全,纸窗上的影子顿住。


    温久连忙冲进随从房间,“醒醒!快醒醒!”


    “唔,嗯嗯嗯…”


    莫名其妙的呢喃从小秘书口中飘出,温久只得从洗手间沾了点水,洒再她脸上。


    小秘书翻了个身,人没醒,倒是呼噜中断了。


    不好让侍女在外边等太久,温久抄起厚棉被,把小秘书的脑袋盖在里头,避免待会儿突然打鼾。


    稍稍整理衣物,温久打开门。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的,我们应该提前告知温先生饭点。”


    侍女彬彬有礼,得到许可后将大托盘放在茶几上。


    “温先生请用餐。”


    “谢谢。”


    短暂交流完成,侍女没有离去,而是靠墙站着。


    那意思是等待客人用餐完毕,她才收拾东西离开。


    这可把温久尴尬坏了。


    “我吃东西的时候不习惯被人盯着,要么你一起来…”


    “哦,不了,是我欠考虑。”


    侍女转身出门,改为在门外等候。


    够呛。


    温久原本希望侍女离去,在此期间把小秘书抓起来,避免给人撞见。


    现在侍女就在外边等候…


    默默扒饭,暮家准备的伙食可口,温久愣是没什么心思品尝,速战速决吃个饱先。


    正想着应该如何解决,外头传来脚步声,侍女欠身行礼。


    “暮小姐…”


 第七十章 秘书本质


    温久浑身寒毛立起。


    这可咋办,才来人家家里第一天,就把他们家小秘书…


    我解释说小秘书自己喝醉的,暮逢霜会信吗?


    没时间多想,暮逢霜已经迈入房间,温久必须抢先一步把小秘书卖掉。


    “暮小姐。”


    “温先生,住得还习惯吗?”


    刚从屋外进来,暮逢霜穿着暖和的大衣搭配坎肩,贵气中带着温暖。


    “环境不错,就是你家小秘书酒品不太好。”


    “嗯?!”


    从小相伴长大,暮逢霜清楚自家小秘书的情况。


    “她在哪?”


    “房间里。”


    噔噔噔。


    小皮靴在地面踩出紧促响声,暮逢霜一向严守仪态,脚步声加重意味着的她的怒气指数持续积攒。


    床榻上,小秘书不知何时掀开背着,卷成一团抱着,嘿嘿嘿傻笑。


    “小秘书!”


    提到主家的呵斥,睡梦中的小秘书耳朵一竖,在脑子不清晰的情况下硬是依靠肌肉记忆弹起,包子脸颊肉来回颤抖。


    迷离的眼神转瞬清明。


    “暮小姐…”


    “你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小秘书酒意顿消,回想起自己贪嘴,喝得七零八落。


    目光转向温久,小秘书咬住下嘴唇,委屈得像个螃蟹。


    人家温先生好心好意让我喝点解解馋,我却喝成这样…


    “暮小姐…都是我贪嘴,求着温先生给点酒喝。”


    “你!”


    暮逢霜秀眉蹙起,自家人面前失态便罢,丢脸丢到外人面前还得了。


    温久也愣了几秒,原以为小秘书怎么着也得辩解两句,甩甩锅,哪里想得到她直接承认下来。


    而且那种感激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暮小姐!”


    不管怎么样,温久有一部分责任,不能让小秘书被教训得太狠。


    “我也有过错,没料到小秘书酒量较差,喝一点就醉,这事情算我们扯平。”


    “温先生…”


    “没事的,又没搞出什么岔子,过两天老家主讲授心得时是我陪你去,小秘书算放个假庆祝一下。”


    既然客人没有继续追究,暮逢霜也收回大小姐威势。


    “温先生,我们聊聊明天的安排。”


    “好的。”


    事情在一波三折中平息,小秘书松了口气,朝温久吐吐舌头,转身整理床铺。


    外头客厅,侍女将吃空的餐盘连同餐具收起,沏上茶水。


    暮逢霜和温久相对而坐,小秘书恭恭敬敬站在主子身后,依旧是对外严肃认真的精英模样。


    “明天早上八点,我爷爷会在议事大厅开始讲授他的闭关体悟…”


    上午8点到11点,下午14点到17点。


    每天6小时,讲3天。


    这就离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课程表。


    对于肃暗者修行,温久彻底外行。


    “暮小姐,我不懂修行,真能讲这么久吗?”


    “爷爷闭关大半年,心得体会别说每天6小时了,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暮逢霜的眼眸中繁星点点,可见她是何等期待老家主的指导。


    “对于温先生来说,多听一段时间也有好处。”


    即便没到一定高度听不懂老家主的心得,但就心理分析而言,被分析者多说话,就多出分析的参考资料。


    温久情况不同,最好能让老家主点个头,只要有短暂的自我介绍和对方点头承认,美梦形象出现即可。


    至于人家噼里啪啦说多少话,反倒不那么重要。


    或者说完全不希望在肃暗世家有半点显眼举动,温久盘算着明天试试水,观望一天再说。


    “行,我不打扰温先生休息了,明天小秘书来接你。”


    说到一半,暮逢霜瞪了一眼不老实的小秘书,后者嘟着嘴,看样子犯错不是一次两次。


    “对了,温先生,进入家族祠堂不得携带任何电子设备、灵系装备。


    “我知道了。”


    “也不能在祠堂里动用术式。”


    “我不会啊…”


    将规矩与行程告知,暮逢霜不再多做叨扰,起身离开客厢,为明天的课程做准备。


    “呼。”


    送走主从二人,温久松了口气,险些入住暮家的第一天亡命天涯。


    后续三天的挑战倒是不大。


    傻乎乎听三天课走人,6万b到手,没分析出个所以然很正常。


    除了暮逢霜抱有一丝丝投机取巧的期待,没人认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能说出几分线索。


    但温久还是有追求的,挑战尽可能在不经意见和老家主达成委托,拿到美梦积分。


    有半点危险直接作罢,纯属锦上添花的挑战项目。


    开春的第一场纷扬大雪在天马市落下,所谓瑞雪兆丰年,老家主开坛讲法的当天恰逢雪景,暮家族人各个喜气洋洋。


    叩叩叩…


    “来啦。”


    听闻敲击声,温久打开房门,外边是探头探脑的小秘书。


    “温先生,我来带你去议事厅了。”


    “嗯,你在看啥?”


    温久留意到小秘书的目光根本不在自己身上停留,而是抛向后方的置物架。


    暮家仆从每天都会来打扫房间,检查物资消耗。


    昨天侍女见到空酒瓶,今早已经给温久补了两瓶新的。


    “你还敢!”


    “略。”小秘书微微吐着舌头,显得大胆许多。


    “温先生,今天你陪暮小姐去听课,我反正没事,一整天放假,能不能…给我偿两口。”


    无奈摇摇头,小秘书看着是个高端精英,其实性格相当粘,对她好点就顺杆爬了。


    “拿着。”


    从置物架上取来酒瓶,温久向前抛出,小秘书流畅接住。


    别看她面对酒水时铁憨憨的,论实力是正儿八经的肃暗者。


    日月星云四大段位,小秘书年纪轻轻已经脱离最低的云阶,上到星阶,而且是星阶的中段。


    “嘿嘿嘿,温先生真是好人。”


    “我不觉得这是夸奖。”


    跟着小秘书前往暮家议事大厅,温久顺带了解了一下家族情况。


    部分不方便和暮逢霜直说的话题,对小秘书就能直接问。


    没有想象中那种豪门争权夺利四分五裂的桥段,暮家内部确实分了些不同的立场阵营,但远没到针锋相对的地步。


    属于这种情况:


    我上位我就多发展些A产业,B、C产业放二线;


    他上位他多侧重C产业。


    最后随便哪个人继任家主都可以接受,能坐下来一起商量事情,毕竟肃暗世家嘛,敌人是黑暗、是邪物…


 第七十一章 上课摸鱼


    暮家,议事大厅。


    在温久看来,空间格局有点像古代的武馆。


    进门,正前方先是空着个羽毛球场大的区域,再往前靠对面墙下,一张太师椅连带全木质地的桌案。


    空出的区域两侧才有少量桌椅供族人入座。


    越是前排地位越高,最前辈是老家主同年龄段的兄弟姐妹,所谓家老。


    往后一些到暮亦安同辈,也就是暮逢霜的父母辈。


    再往后是小辈,宗族靠前,分族靠后。


    温久之类的顺从在门边站成一排…


    站啊!


    站着的!


    和想象中那种大家一起听课的学堂完全不一样,温久扮演的是类似于高端酒店服务生的角色,跟其他随行人员一起靠墙站。


    够呛,上午3小时,下午3小时,连着站3天。


    不知道的还以为新生jun训。


    不过,想到一天2万b的收费,温久觉得自己能站到暮家破产。


    开启轻石,身体重量减半,负担减缓许多。


    和温久站一排的都是暮家族人的们的亲信,齐刷刷的肃暗者,眼神中透着获取修行心得的渴望,根本不会考虑站太久、腿麻的问题。


    低沉的奏乐声响起,有点像号角。


    开战前吹响的长号角,没啥节奏,就憋着一股气,粗犷豪迈吹到底。


    后堂木门撑开,满面红光的老者穿着朴素,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劲头,让人移不开仰视的目光。


    日阶肃暗者威仪,没有黑云压顶的窒息感,而是深沉浩渺,乍看空灵,细品厚重。


    “恭迎家主。”


    原本安坐的族人齐齐站起,拱手欠身,温久跟着身边的其他随从一起鞠躬。


    “哈哈哈,不必多礼。”


    老家主的声音沉稳洪亮,和此前的号角音色颇有几分相似。


    “今天老夫在此讲授闭关八个月的心得感悟,希望族人们能有所领会,在修行路途上更进一步。”


    “是!”


    没有大量长篇空话,没有太多凡俗礼节,老家主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坐上太师椅,直切主题。


    老家主身边没有美梦形象…毕竟纯粹的本心没那么容易见识到。


    哪怕真的喜欢某个事物,城府较深的人同样很难看透。


    这可苦了温久。老家主口中的修行法门早已脱离基础,第一天开课就是从他日阶的角度看待星阶如何如何凝练灵能。


    完全听不懂,昏昏欲睡,又不能和老家主达成美梦业务。


    幸亏还有美梦乐园,无声无息偷偷打游戏。


    钢铠鸦带着年幼的蓝鸦光临,蓝鸦是母的…


    “你恋爱了?”


    【园长真是的,我还没到那一步呢。】


    钢铠鸦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身边的母蓝鸦羞红了脸,在售票台放上一颗橙橙果。


    一大群穿山鼠滴溜着滚圆的身体排队进入美梦乐园,它们摸起来的手感近似于藤床,遇到危险时能瞬间…蜷成一团。


    【咦呀——】


    随着齐齐的尖叫,许多小萝卜模样的精灵从高空坠落。


    它们是毽子草。


    类比现实中一种水果萝卜,也叫樱桃萝卜,圆溜溜的,顶着锯齿状的萝卜叶。


    毽子草很轻,会被风吹走,所以努力扎根在地上。


    遇到起风天气,毽子草们抱团呆在一起,避免被吹走。


    真要遇上大风,就会像温久现在看到的这样,二三十只毽子草一起吹来,噼里啪啦滚得满地。


    “快,快帮忙接一下!”


    动员满地的穿山鼠,大家忙活起来,美梦乐园门外一大堆圆溜溜的璜球努力接住圆溜溜的红球,撞得滚来滚去。


    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开福利彩票。


    一上午时间,温久只顾着和美梦乐园里滚动的穿山鼠、毽子草聊天,完全不知道老家主说的啥。


    尝试听过五分钟,催眠效果太强,堪比向尾喵的歌声。


    预计11点结束,老家主没有拖课。


    “今天的讲坛告一段落。”


    温久的心态像是满课的大学生,恨不得直奔食堂干饭。


    倒是其他人如痴如醉,久久方才醒悟响起掌声之后是整齐的礼仪。


    讲了一上午的课,老家主依旧神采奕奕,起步似有风云涌动,身影消失在后堂。


    至此,族人们才按身份高低有序撤离。


    临出门前,感受到暮逢霜略带期盼的目光,温久摇头回应,表示无奈。


    暮逢霜心中清楚,自家爷爷称得上当世顶峰的高手,外人岂有那么容易领会个中三昧。


    下午的情况差不多,老家主在台上讲得风起云涌,台下听众如痴如醉。


    唯一存在差别的是已经有些阶位偏低的肃暗者听不懂、跟不上脚步了,眼神中透着迷茫和对实力太弱的悔恨。


    隔天上午,起码半数成员听不懂。


    偏前排做笔记的暮逢霜手头一顿一顿,思考如何下笔,要知道,昨天她写起笔记来可谓行云流水。


    “下课”时,外边的暮逢霜特地停步,可以看出她眼神中透着疲惫。


    以较低的修行水准当场把老家主讲述的内容转化为文字记录,确实为难她了。


    温久心中有些疑惑,暮逢霜是老家主亲孙女,家庭氛围还行,想听个深入浅出的讲解不成问题,为啥要强迫自己当场记录?


    不过,当前受人之托,得先听听她停下来等待的原因。


    “温先生。”


    议事大厅外的小花园,感受到室内外温差的暮逢霜拉紧绒毛坎肩。


    “没有进展吗?”


    “很难。”


    实话实说,首日上午老家主讲得东西大家听得懂,温久偶尔也能听进只言片语,到下午已经云山雾罩。


    再到今天,纯粹是听得懂每一个文字,听不懂句子。


    好比是英语只背单词不看语法和阅读,考试的时候放眼望去全是认识的单词,连起来看不懂意思。


    又像是外行人读论文,一个道理,字都认识,读完懵了。


    暮逢霜眼神黯淡,“理解,这种状态下,没法进行心理分析。”


    外人将温久理解为懂看相望气的门道传人,只可惜老家主超脱凡夫俗子之类太多,随着课程推移,和大家的差距逐步拉开,没到登堂入室的玄学水平当真难以看透。


    “逢霜。”


    说谁来谁,沧桑的厚重嗓音让暮逢霜打起精神,衣着单薄朴素的老家主走来,面容慈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老公说需要刺激的--兽人老公好凶猛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