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扩张润滑惨叫

第十一章 提前试探


    “小伙子真不错。”


    大婶乐呵呵看着温久,“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脚踏实地干粗活了。”


    “哪里哪里,我这是混口饭吃。”


    对于大婶的说法,温久觉得有些不妥。


    年轻人想要的工作不一定多高端,但一定要有盼头,有发展空间。


    在厨房搬一辈子笼屉不会出现日积月累成长的技能,让年轻人看不到希望,所以少有愿意做的。


    “可不是嘛,我温久小兄弟只干几天而已,简直取材了。”


    张老板担心温久出岔子、受委屈,时不时过来看看。


    眼下早餐饭点已过,等11点,宿舍区工作人员相当于下班,下午再来对付晚饭点的客流。


    做饭不在温久的负责范围内,11点下班,等17点再回到岗位即可。


    “哟,哪来的小伙子。”


    神采奕奕的中年人穿着特殊的制服走入小超市,张老板立刻上前招呼。


    “钱特警,我们王大厨回家乡探亲几天,这位小兄弟来搭把手。”


    “哦?”


 文学

    钱阿熊略微错愕,他认识张老板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说王彪回老家的。


    手头闲着的温久打量着钱特警。


    在以往的观念中,“特警”应该是面对更严峻敌人培养的特殊警备力量,训练强度和训练项目比普通警力夸张。


    要面对严重犯罪人员、排爆之类。


    温久是这样理解的,可眼前的钱特警年过半百,身体微微有些驼着,穿了冬季较厚的制服,看不出肌肉情况。


    而且,特警为什么有空悠哉悠哉过来买早餐?


    心中有疑问,温久表面上一如平常,热情打着招呼。


    钱特警也是个爽朗性子,“哈哈哈,年轻人果然有朝气,我是负责这片街道的三等特警。”


    张老板像是炫耀般介绍着,“我这位温久小兄弟可不简单,神算子啊。”


    “哦?”钱特警顿时来了兴趣,“怎么个说法?风水大师?”


    “不怕给你吹,我前一阵子状态不对,你知道吧。”


    “是,一阵子你老脸跟发霉的豆腐皮一样皱着。”


    钱阿熊绕开步子围着张老板转悠,“今天看上去跟撞桃花运似的。”


    “什么桃花运,都是温久小兄弟指点,帮我解开心结。还有王彪…”


    作为混在一起的老熟人,钱阿熊也知道王彪有心病,只不过他为人五大三粗,大家都觉得没事,直到王彪身体状况受到影响。


    “王彪的心思也被小兄弟看破了?”


    钱阿熊顺着话头往下问,张老板连连肯定,“可不是嘛!”


    大致说完温久的神奇之处,钱阿熊的目光渐渐变化,有着警备行业的审视感。


    “温久小兄弟是吧?我有个不情之请。”


    表面上云淡风轻,温久心头一动,这么快来业务了。


    “钱特警尽管说,我水平一般,能帮忙尽力帮。”


    “那我不客气咯,先得考考你,合格之后再委托你点麻烦事。”


    “哦?”


    对方身份特殊,温久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后续正式委托可能和特警职业有关。


    可是…


    温久把注意力击中在钱特警身上,他身后浮现出淡淡的美梦形象。


    美梦形象是钱特警本人无疑,脱下制服,穿着宽松的居家服饰,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儿绕膝逗乐,颐养天年的模样。


    绝大多数时候,美梦形象需要对方委托才看得见。


    若是孩子般本就心性纯粹,坦然自己的梦想,美梦形象可以直接被温久看到。


    钱特警的情况介于两者直接,虽然没有孩童那么清澈,但自身存在很高的认可度,用不着委托成立,温久集中注意力便能看见。


    心里有底,温久说话的底气也足,“钱特警想怎么考我?”


    “我来问问你,嗯…我对今后干这工作有什么想法?”


    这样算是美梦委托达成,双方没有约定酬劳,但温久能轻而易举得到美梦积分。


    当前美梦积分27。


    消耗25分可以向休息室里的美梦神石雕祈愿,请它回答一个问题。


    50分可兑换新月之羽,100分可进行美梦抽奖太遥远了,暂时不去想。


    说回当前,面对钱特警的问题,看似是问“职业生涯规划”,其实算是误导。


    美梦形象那么容易出现,说明他心中知道自己想告老还乡,由于总总原因不得不留下而已。


    “钱特警,我想问问你的家人状况,行吗?”


    温久阶段性抛出话题,避免太轰动。


    如果双方素不相识,直接言中钱特警有一对孙子女,那就不是心理咨询了,是算命的,一定要把误会解开!


    钱特警表情发生变化,他刻意误导温久,话题又被确确实实从事业方面拉回亲情,说明误导被看穿。


    “我的儿子、儿媳在其他城市工作,孙子和孙女跟着他们。”


    “是了,你心里明白需要坚守岗位,其实最纯粹的梦想是陪伴儿孙成长。”


    几人未有后续发言,短暂的寂静中,钱阿熊仿佛听见孙儿、孙女的呼唤,他下意识转身看向后方,恍惚间乐享天年的景象从脑海深处浮现。


    不,这次理想中的场面不仅限于脑海,而是近在眼前,又转眼即逝。


    清风掠过,吹动蒸笼残余的白烟,随美梦形象一同散去,却深深印在心中。


    钱特警身上的气质变化,仿佛卸下满身疲惫,肩上有担子、眼里有光彩。


    观察到这些,温久点开游戏界面。


    不其然,文字提示框里的内容是美梦积分+3。


    简简单单完成的委托积分少,但完成过程舒服,没有苦思冥想和瞎折腾。


    “不愧是神算。”钱特警仰头感慨,“我钱阿熊服小兄弟的本身。”


    “我真的不是算命的。”


    温久欲哭无泪。


    让人见到美梦形象并非只是看一眼那么见到,从张老板到王彪,再到面前的钱特警,似乎都有某种心灵上的安宁与升华。


    只可惜外人感受不到,只有当事者懂得。


    “你通过测试了。”钱特警的眼神再次归附职业气息,这次的凌厉中带着些许柔和。


    “警备署有点麻烦事,需要能人异士配合。”


    钱特警的话语顿住,没有继续往下说。


    以张老板待人接物的水准,很快意识到停顿的深意,超市入口处不宜谈论要紧事。


    “哦,我刚刚泡了壶好茶,再不回办公室喝要凉了,两位一起进来坐坐吧…”


 第十二章 棘手案件


    跟在钱阿熊身后,温久心中疑惑,


    特警不是应该很忙吗?


    钱阿熊介绍过他是三等特警,应该属于偏低级别,那也不至于晃晃悠悠买完早餐,还能进别人办公室喝茶。


    眼神中没有懒散,更多严肃认真,不像混吃等退休的老辈。


    “钱特警、温久,请坐。”


    所谓办公室泡好茶只是个台阶,张老板这才开始烧水沏茶。


    “我要不要回避?”


    “不用。”钱特警摆摆手,“你知道的案子。”


    “案子?”


    茶叶填入壶中,张老板的语调略带疑惑,“你们特警组什么时候管案子了?”


    “不是我们特警组的事情,是警备署。”


    温久在旁边默默听着,补充些通识。


    警备署类似穿越前常规意义上的警c,特警组暂时不知道是什么职业。


    按照穿越前的认知特警也管案子,往往是非常危险的恶劣案件,但张老板又说特警组不接案子。


    “小兄弟。”钱特警转回正题,“我们常乐市警备署前阵子抓了个盗窃犯,盗了出版社老板的保险柜,至今未能追回。”


    警备署已经和盗窃犯讲得很明白,老老实实招供,刑期可减,否则直到侦破案件为止的时间都不计入刑期,他将被永远关着。


    哪怕讲到如此份上,盗窃犯依旧闭口不谈。


    警备署问过出版社老板,他说被盗的东西很重要,到市面上卖不出太多钱,总价值在5万b左右,但里头有他极为珍视之物。


    不管怎么样,案子总归要侦破,追回赃物,否则无法具体判刑。


    “然后就卡住了,盗窃犯死活不说…”


    钱阿熊是特警组的三等成员,和警备署没啥上下级关系,只是兄弟部门有难,他想出一份力。


    盗窃犯宁可多关也不愿意招供,说明其中有隐情,所以警备署找了常乐大学的心理研究方面的崔教授,企图撬开犯人的心理防线。


    可惜失败了。


    今天钱阿熊凑巧得知温久的神算子才能,亲自验证,判断大有可为。


    “所以我想跟警备署那边说说,请你过去,尝试看破盗窃犯的心思。”


    说完前因后果,钱阿熊补充着,“不会让你白干的,若是成功,警备署有奖赏。”


    “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委托是肯定要接的,同时要保持低调。


    温久清楚警备署的委托重要性不仅在于几百b的奖金,而是金字招牌,官方认真美梦事务所有本事,假不了。


    作为事业还未起头的事务所,这种宣传哪怕不要钱,再倒贴个新月之羽进去都得接。


    “钱特警,说实话,我的能力大多是帮助普通人进行心理治疗,注意!是心理治疗!对上刑侦专业领域不一定管用,更不是神算子。”


    “没事的,小兄弟别给自己太大负担,警备署那边束手无策,崔教授去过几次,未有进展,让你试试无妨。”


    事情敲定,钱阿熊需要去警备署打个招呼,带人进拘监所,下午两三点来接温久。


    返回出租屋休息,温久想到一个棘手的问题。


    对方并非极度单纯的个例,需要接受委托才能见到美梦形象。


    这里的委托是本人委托,警备署和钱阿熊不能代替盗窃犯。


    如果看不到美梦形象,温久就是个彻彻底底的门外汉。


    吃掉出小超市带回的香酱饼。


    张老板虽说只管早晚饭,但早上没卖完的边边角角允许员工带走,算是解决了温久的三餐。


    打开游戏界面,美梦乐园外,向尾喵咪咪叫着。


    “今天也来玩啦?”


    尝试用手抚摸向尾喵,柔软的短毛触感直接传入脑海,舒服得一匹。


    【咪~】


    不管异世界存在多少未知与孤独,温久依旧觉得并非独自强撑,看到这些天真的精灵,心上的顾虑随之放空。


    瓦~~si——


    “喔,瓦斯弹也来了。”


    温久对于抚摸瓦斯弹没啥兴趣,抬起升降杆,让精灵进去,“不能乱喷瓦斯气体哦!”


    出租屋里没有电脑、电视,破旧手机几乎不具备娱乐功能,看着游戏界面下饭成为最佳选择。


    简单休息,温久在14点接到钱阿熊的电话,说是开车到外边的公路了。


    “小兄弟,你那个院子在哪?我开车进去。”


    “别别别,别进小巷,在外头等我一下。”


    江郎才尽大杂院连接的巷子很窄,车子进来容易,掉头出去就难了。


    轻石!


    温久的身体在保持肌肉强度不变的前提下重量减半,蹭蹭蹭冲下楼。


    一溜烟跑出小巷,还是有点喘,需要加强锻炼。


    “小兄弟,温久小兄弟,这边!”


    路对面的电动车旁,钱阿熊招呼着。


    温久这才意识到对方开的不是轿车,是小电驴。


    也对,当前行动算不得特警组的公务,只能用自己的交通工具。


    “钱特警。”


    “嗯,上车吧。”


    难得和钱阿熊独处,温久看似不经意聊起一些通识问题。


    “钱特警,平时你们都忙什么工作?”


    “我们啊,我们主要是在街上巡逻,检查安全隐患,遇上灾害之类的提前组织大家躲避。”


    “哦。”


    温久心中有了大致的概念,确实和穿越前的“特警”不一样。


    钱特警所在的特警组,有点儿城市管理员、市民安全保障人员、交通协管员之类的综合服务组织的意思。


    即便不是这样,温久估摸着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经过三十分钟的行程,小电驴速度放缓,停在常乐市拘监所外头。


    所谓拘监所,名字非常执白,不用解释。


    因为特殊用途,往往远离市区,路途有点遥远。


    “钱特警。”


    “大家好,我把中午说的小兄弟请来了。”


    提前来到拘监所的警备员和温久相互自我介绍,他们惊讶于眼前男生的年轻。


    有钱阿熊的亲自举荐,警备员们没有多问什么。


    “麻烦钱特警这么为我们费心。”


    “哪里哪里,兄弟部门嘛。”


    钱阿熊熟络地打着招呼,上班时间,不宜久谈,出版社盗窃案的经办警备员带着两人进入拘监所,开了间讯问室。


    “钱特警,还有这位温先生,稍等,我们得把人提出来。”


    “没事,不急。”


    钱阿熊摆摆手。


    进入职业办公领域,他的气质变得严肃认真。


    讯问室里除了钱阿熊和温久,后方角落还站着两位警备员,以防特殊情况发生…


 第十三章 魔法少女


    拘监所讯问室由厚实的双层防弹玻璃隔开。


    离地大约一米左右的高度,玻璃被钻出蜂巢模样的孔洞,指头无法穿过,仅做传音使用。


    “1104监室,何德!今天我们找了新的神算呃,心理医师给你开导,要配合,知道吗?!”


    “嗯…”


    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玻璃对面的一扇铁面有两名拘监所工作人员押着犯人坐上特制的椅子,双手放置于桌面,由手铐锁死。


    “钱特警,这位是犯人,何德。”


    “嗯,辛苦你们提人了。”


    经办何德盗窃案的警备员绕回温久所在房间,共同隔着钢化玻璃和犯人对视。


    “何德,我们问你,你从枫叶出版社盗走林社长的小型保险箱,到底藏哪儿了?!”


    这个问题反反复复出现过无数次,何德保持沉默。


    温久暗暗诧异,保险箱再小也是死沉死沉,对面留着邋遢长发、,满脸胡茬的瘦弱男子居然能带走。


    当然,现在不是分析作案手法的时候,枫叶出版社监控探头直接拍到何德偷东西的画面,没啥好猜疑的。


    “温先生。”警备员又气又无奈,“麻烦你给分析一下。”


    “好,我试试看。”


    警备员前期简短的提问没收获到多少营养,却也让温久对何德的态度有个大致认知。


    “何先生,我不问关于案件的事情,是来帮你完成心愿的。”


    话语一出,除了知情的钱阿熊,其余警备员、拘监所工作人员皆是诧异。


    何德抬起头,干燥起皮的嘴唇蠕动,“什么意思?”


    “你有心愿未了,所以固执己见,对吧?”


    语言风格偏高端,其实温久讲得都是废话,没有换谁都看得出来何德心中有某种牢不可破的隐情。


    “是又怎么样?”


    “我来帮你治疗心灵,如何?”


    温久表面上成竹在胸,心里焦急得一匹,你丫不答应,我看不见美梦形象啊。


    “随便吧,外人哪里知道我的痛苦。”


    半推半就的回应,勉勉强强算是达成委托,何德身后有淡淡的白色雾状物质凝聚,短时间内形成具体形象。


    “啊,这…”


    温久视线锁定处,可爱的卡通少女俏皮眨眼,衣裙含带大量蕾丝花边、飘带,就连绑带平头鞋也带有少许的花纹。


    手中圆润的法杖轻轻挥动,散出一连串星星特效。


    魔法少女——


    前有假面超人,后有魔法少女!


    可是,假面超人好歹符合张老板儿时的念想,盗窃犯何德难道一直想成为魔法少女吗?!


    捂住额头,温久只觉得信息量有点大,得缓缓。


    看着温久一连串的夸张表情变化,警备员保持沉默,静静等待进一步发展。


    冷静三五秒,温久恢复状态。


    还是老规矩,不能像算命的一样,直接说出对方喜欢魔法少女,而是循序渐进算了,还是跳跃一点点吧。


    “你是动漫爱好者吧。”


    何德表情差异,眼神闪烁,一时间不敢和温久对视。


    钱特警、警备员都是行家里手,看出犯人的心思被命中,心中惊喜,更不敢打扰温久操作。


    “我也是动漫爱好者,偏爱一些象征正义和阳光的英雄,角色是男是女无所谓。”


    何德闪躲的目光再次聚焦,“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我觉得你喜欢的动漫角色比较小众,或者说在男生中比较罕见。”


    纯属边说边想,温久不断把范围往魔法少女上边缩。


    心中猜测着难道何德因为这个爱好难以言表,所以深埋心底?


    逻辑没问题,可这和盗窃保险柜、死活不招认有啥关系?


    柜子里总不能是魔法少女手办吧?


    “你认识我?”


    何德下意识询问的问题让警备员心中狂跳,犯人的反应说明温久猜测极为准确。


    哪怕是常乐大学的崔教授,来回讯问室三次,也没得到何德如此契合的反馈。


    “不认识,只是二次元之魂在共鸣。”


    温久偏着头,假意猜测,抛出个错误答案,“你喜欢反派?”


    “不是。”


    “给点提示吧。”


    “我…”


    不知许久没人和他聊动漫了,何德万万想不到类似场面会在讯问室发生。


    “我喜欢法师类的角色。”


    “法师类,小众…魔法少女吗?”


    提及关键词,何德身躯一阵,有作势要起身的冲动,却被囚椅上的铁链、手铐牢牢束缚,发出哗啦啦的铁器脆响。


    咕噜…


    旁边警备员咽唾沫的声音异常清晰,他也紧张,想不到极度嘴硬的犯人会从魔法少女方面被撬开突破口。


    继续由温久发挥。


    “我也喜欢魔法少女,你喜欢的那位叫什么名字啊?”


    对方亲口承认自己的爱好,但游戏界面没给玩家奖励美梦积分,说明深挖的程度不够。


    问到具体名字,何德沉默了。


    温久继续引诱,“没事的,有可能在我的涉猎范围外,我可以去补番,所以你先告诉我。”


    “你补不了的!”


    何德的态度突然暴躁,“那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个无法带给读者希望的差劲家伙!!”


    粗野的嗓音、暴跳的挣扎,带起一连串镣铐碰击声,美梦形象中的魔法少女被吓得收起手脚,战战兢兢。


    再怎么看,那位魔法少女也不像反面角色,至于是否能给人带去希望和幸福,其实是观众接受度和剧情深度的问题。


    单纯拎一个角色出来,很难有感化人心的作用。


    随后,温久不管再问什么,何德都是一副消沉的模样。


    “温先生,今天先到这里吧。”


    犯人情绪失控,审讯无法进行,但温久的水平众人有目共睹,已经接触到警备署、崔教授未曾有过的深度。


    “嗯。”


    温久知道要从魔法少女方面入手撬开何德的心理防线,问题是线索断了呀。


    尚且在不断补充基本常识阶段,异世界的动漫哪有空补。


    拘监所工作人员再次收押何德,温久和钱特警、警备员一同离开讯问室。


    “钱特警,能不能问问那个什么出版社…”


    “枫叶出版社,林社长。”


    “哦,问问林社长,他的保险柜里是否有和魔法少女相关的东西。”


    回顾何德咆哮说出无法补番的内容,温久觉得可能是那个魔法少女角色相关动漫绝版了。


    而林社长也是魔法少女爱好者,保险柜里藏了一份。


    作为犯罪动机,其实听上去蛮离谱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扩张润滑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