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不戴套奖励张行长【他不停地揉我小豆豆 】

田氏嫁入宁家十余年,除了夭折过一个孩子之外,目前就只生养了宁秋月一人。


    宁荫德若没有儿子,宁府的香火便就此断了。


    姚金萍说出此话,便是拿捏住了田氏的死穴。


    “这……说的什么胡话?”田氏已无法强装出镇定,她就算惹得起宁荫德,也惹不起宁氏一族的列祖列宗。


    自己没能为宁荫德延续香火,已是心中有愧,若是再百般阻挠夫君纳妾开枝散叶,那便是犯下了天大的罪过。


    众丫鬟见状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有云瑾沉着冷静地思考着一切。


    “夫人,您不能相信这个骗子的一面之词。”


    经过云瑾的提醒,田氏稍微缓过神来。也对啊,她说身子里已经有宁氏的香火就一定会有吗?


    可现在该怎么办呢?她只能向大丫鬟云瑾发出求救的目光。


    云瑾立马会意,指着姚金萍就是一通骂。


 文学

    可骂了半天也骂不到点子上,反而扯出老爷的不是来。


    令田氏的脸上更加无光。


    “姚金萍,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拿宁家的香火做赌注,你赌得起吗?”云瑾觑一眼她的肚子,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有过那么一次,难道就一定会中?我才不信。到时候数罪并罚,叫你死得更惨。


    “我赌不赌得起关你何事,请问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讲话吗?”姚金萍瞬间硬气起来,气场强大到无人能敌。


    “你……你不过就是一个低等丫鬟,装什么装。”云瑾也不甘示弱。


    她在宁府里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一直都是夫人的贴身大丫鬟,没道理输给这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低等丫鬟。


    但姚金萍可不管她是不是大丫鬟,丫鬟这种级别的人已经不配有资格来责问她了,她真正要对线的人就是田氏。


    “夫人若是不信,可以将我关在柴房,一个月后请大夫请来诊脉,便知道我肚子里究竟有没有宁家的香火了。”


    “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云瑾连连点头。


    “好什么好。”田氏心里本就憋着一团火无处发泄,干脆一巴掌拍在了云瑾的脸上。“就你跟个搅屎棍似的,给我退下去。”


    “是,夫人。”云瑾被训斥,只能怏怏退下。


    姚金萍看着被扇耳光的云瑾,冷哼一声,“你也有今天。”


    “姚金萍,你!”


    “我怎样?云瑾姐姐,现在夫人教训的是你,可不是我。难道你就不懂得收敛一点吗?”


    云瑾:“你……”


    云瑾自然是不服气的,但在田氏面前又不敢对姚金萍做出什么来。只能乖乖退到一边,恨得咬牙切齿。


    本就心烦意乱的田氏看出了两个丫鬟之间的矛盾,这令她更加头疼。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光是一个姚金萍就已经闹得家宅不宁了,现在又多加上一个云瑾。


    “来人,把她先给我关到柴房去。”


    田氏一声令下,几个小丫鬟便绑着姚金萍去了柴房。


    沉思了半晌,这才唤云瑾过来。


    “还疼吗?”


    云瑾摇头,“不疼。”


    “云瑾,你一直是我贴身的丫鬟。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刚才扇你的那一巴掌,只是做个样子,你也别多想。”


    “夫人,云瑾全明白的。”


    “嗯,云瑾,从田府到宁府,这十多年我对你如何?”


    “夫人对我自然恩重如山。”


    “嗯。”田氏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且问你。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觉得这只不过是姚金萍的缓兵之计。什么香火不香火的,压根就是她在胡扯。夫人,您是不知道她的为人,在丫鬟中她是最爱说大话的一个人了。”


    田氏凝眉,“哦,是吗?”


    “夫人千真万确,前段时间她还谣传自己被尤管家看上了,打算做管家夫人呢。”


    “她做管家夫人?”田氏直呼不可能。


    那个尤光是什么性情个性,她和老爷最清楚了。既然能一直单身这么多年,那绝对不是普通女子能令他心动的。就姚金萍那样子,绝对不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倒不用再怕什么。直接将她撵出宁府便是了,我也不给她一分一厘的钱,是生是死,就由她自己去吧。”


    云瑾听着这话,赶紧摇头。


    这怎么可以呢?这对姚金萍还是太仁慈了啊。


    “夫人,您这办法不行。若是那小蹄子不死心,回来纠缠老爷怎么办?您虽是菩萨心肠,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她未必这样想,她巴不得闹得满城风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和老爷有……那个啥的。”


    云瑾的话好似又有几分道理,但田氏心里也清楚,云瑾和姚金萍之间有矛盾,所以她自然巴不得狠狠处置姚金萍。


    于是便拿眼瞪她,“你莫非是想借刀杀人,利用我对姚金萍的恨意来泄自己的愤。云瑾,你是我最信任的丫鬟,我可不想处理完姚金萍,又来处理你。”


    田氏的话如同一记重锤锤在了云瑾的心上,她立马跪下认错。“夫人,云瑾不敢瞒您。我的确与姚金萍有一些不合,我也很希望她受到更严厉的惩罚。但在这一件事上,我绝对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夫人请您仔细想一想,像姚金萍这样的货色,若不是老爷也有心,她怎么可能得逞?”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错在老爷?”对田氏而言,这无疑又是一份巨大的打击。


    云瑾委婉着自己的措辞,“我的意思是,兴许是老爷醉得太厉害了,才会……毕竟男人在喝醉酒之后,通常都很容易……其实我们都能理解,这件事也不怪老爷,老爷也是一时没控制住。”


    “行了,行了,你直接说怎么办吧。”一听到“醉酒”二字,田氏就头疼。


    “依我看,她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姚金萍根本不会有宁家的香火。所以咱们何必显得那么害怕呢,索性就等上一个月,到时候再来处置她。那时候水落石出,她可就不是一个无辜受害者的身份了,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骗子。就算罚得再重,也是应该。这样也方显得您处事公道,仁至义尽。”


    “这个办法确实也有道理,可我担心……”


    云瑾看出了田氏的顾虑,不就是担心姚金萍真的有吗?这个好办呀,就算是有,她也有办法让她没有。


    “夫人,您不用担心,她绝对不会的。另外,咱们老爷就是大夫,谁也别想骗了咱们老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不戴套奖励张行长【他不停地揉我小豆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