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原来真的能把肚子顶起来{被男同桌扯乳罩捏胸玩乳 }

 杨小玄走到师傅的身前,拉着他的手,用商量的口吻对师傅道:“师傅,你的法术实在太低,恐怕连几个小妖都无法对付,还是到南山的密洞里躲躲去吧。保卫花竺国的任务就由徒儿代劳了!”


    清虚道长叹道:“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小玄,你的仙法刚刚恢复,又是第一次面对强敌,师傅真的有些担心啊!”


    杨小玄道:“我与十三郎交过锋,他们的本事并不在我之上。放心吧,有我杨小玄三寸气在,决不让妖邪踏入花竺城半步!”


    门外那绿衣女子见他们迟迟不肯出来,接连大声催促。


    清虚道长凝视着杨小玄,似乎在等他定夺一般。


 文学

    杨小玄看了一眼众人,吩咐道:“四位精灵,你们陪着我师傅一起去南山避难;柏仙,劳驾您带我们去见九公主,我想助花竺国一臂之力。”


    柏仙笑道:“杨义士若能出手相助,我柏仙求之不得,带个路又算得了什么!”


    绿衣女子对杨小玄颇为信赖,见他轻松自如,成竹在胸,登时放下心来。嫣然一笑,竟然情不自禁地掉下眼泪来,盈盈行礼道:


    “多谢杨英雄义不容辞;多谢三公主仗义相助,我代表花竺国的百姓谢谢您啦!”当下护着清虚道长去了南山脚下。


    柏仙道:“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参战,那咱们都各自去准备一下吧。”


    杨小玄与东黎君携手走到门外,他把心念一动,叫了一声:“盔甲着身!”只见他周身上下灵光一闪,立刻多了一身盔甲。


    东黎君见他穿上盔甲更加英俊,心中陡然升起强烈的爱慕之情,用极低的声音道:“郎君如此英俊,娘子岂能落后!”


    原地转了一周,周身上下亮起了幽光。只见她:身披亮银甲,内衬火红色的征袍,腰间的左下方悬挂着一把短剑。人如美玉,衣似烈火,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精致秀美,只是眼神凌厉,透着一股杀气!


    杨小玄刚想竖指称赞,这时,柏仙走了出来。见二人如此威风凛凛,又惊又喜,颤声道:“我本以为花竺国今夜会是血流成河……眼下看来,不会啦!不会啦!”一行浊泪缓缓而下。


    东黎君拍了一下杨小玄的肩头,取笑道:“我家这个小弟弟可有能耐啦!打起仗来像那傻牛犊似的,什么都不怕!”


    杨小玄肩头一晃,将她搭在肩头的手抖掉,哧哧笑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呀!”


    东黎君媚眼一瞥,叱道:“傻瓜!关心你都不知道!”


    柏仙见二人如此轻松自如,心里的恐惧也随之消散,两手朝后一背,朗声道:“老朽也到前沿卖卖老,虽说打仗不行,但摇旗呐喊保证有一套!”


    三个人很快就来到花竺城的大街上,见大街上空空荡荡,买卖铺子都已关门上板。号角声破空裂云,战鼓咚咚,蹄声轰鸣,有大批军队正朝着西门、北门狂奔。


    三个人站在路边正不知去往何处,忽见一个人骑着云马的人从头顶掠过,神色匆忙而又慌张,有逃跑之象。


    柏仙凝神看去,见是花竺国的大将军陆魁。当下叫道:“陆大将军,你这是急着去哪儿?”


    陆魁不但不停马反而越奔越快。柏仙怀疑道:“陆魁乃是枯木老怪的外甥,大战在即,他一个人出城,一定有问题,拦住他。”


    杨小玄把心念一动,手中现出一块方石,手腕一抖,石头呼啸飞出,正打在马的后鞧上。那匹龙马稀溜溜的一声暴叫,从云空中落了下来。


    陆魁颇为尴尬,转身对柏仙道:“妖怪来了,而且来者不善。胜天猿猴亲率几千猴子兵扎营在西门外,另外还有两路大兵,看样子是要攻打西门和北门。九公主见援兵迟迟未到,让我到杉城去催促一下,时间紧迫,我得走了!”


    陆魁刚要催马,却被杨小玄一把拽住缰绳,“陆将军,兵临城下,远水解不了近渴,请带我去见九公主!”


    陆魁先是一愣,见牵马的是一个身穿盔甲的少年,便问道:“你又是谁?”


    柏仙抢先介绍道:“此人就是清虚道长的弟子杨小玄。”


    陆魁先是一惊,又见他如白面书生一般,便带着不屑的神色喝道:“你给我撒开!耽搁了我的大事,我要你的脑袋!”


    说完,双手一提丝缰,想让云马腾空飞起,可缰绳却在杨小玄的手中,那云马咴咴大叫,不住地踢蹄,就是动弹不得。


    陆魁再次喝道:“你要耽搁正事,我就宰了你!”探手朝腰刀摸了过去。


    东黎君花容变色,腾身跃起,一把将陆魁从马背上掠了下来,厉声喝道:“你若不带我们去见九公主,我就宰了你!”


    陆魁见这女子极其凶恶,连忙把话放软:“我……我不是不想带你们去见九公主,只是那胜天猿猴法术高强,又精通变化,我怕你们打不过他们,还是让我去搬兵……”


    东黎君道:“杨小玄乃是玉鼎真人的关门弟子,他身怀八九玄功,既然能一枪挑死十三郎,难道还怕他一个猴子吗?走,前面带路!”


    陆魁极为害怕,但还是强调道:“九公主要我去搬兵,我半道儿回来了,怕……怕遭她严惩。”


    柏仙道:“消息昨晚就送出去了,援兵迟迟不到,一定另有原因。再有,据听说枯木老怪就在花竺城内,你去哪里搬兵?莫非是临阵脱逃吧?”


    其实陆魁根本就不是去搬兵,而是给城外去送信,打算与城外的叛军里应外合,偷袭王宫,来个擒贼先擒王,然后逼迫竺子姗、竺子豪下令放弃抵抗,并让出王位。


    本以为计划精密,没有什么纰漏,可千算万算没算到半路上碰到了柏仙。碰到他也没有什么,可偏偏遇到了杨小玄和东黎君。


    他自认倒霉,为了不暴露自己,只能装出一副惊喜之色,点头道:“有杨英雄相助,花竺国有救了!陆魁愿意前面带路!”


    说完,调转马头,口念秘诀,挥手朝西一指,树木朝两旁一闪,现出一条花林甬道。


    云马腾空飞起,杨小玄、东黎君、伴随云马的左右,踏空飞翔。柏仙尾随其后,眨眼间被甩下老远。


    陆魁把二人引到一座塔楼前,见竺子姗、骨朵盔甲鲜明,手中握着千里镜,正在塔楼上观察敌情。


    陆魁便指着塔楼道:“我还有事,你们自己过去吧。”


    刚一转身,却见柏仙双臂一张,冷冷地道:“你哪也不许去!我看这里有问题!”


    陆魁骇然道:“有什么问题啊?我真的是奉命去搬兵,不信……”


    柏仙指着塔楼下的一行人道:“枯木老怪和几个长老都在这里,你去哪里搬兵?”


    陆魁头脑飞快,朝塔楼下看了一眼,故作吃惊之态,一笑道:“呀,我们的援兵到了,我还不知道呢!幸好被你们给拦住了。”


    他见第一套计划已经落空,也就安静了下来。


    杨小玄、东黎君刚要朝前走,却听柏仙叫道:“二位不能这样过去!眼下国内关系错综复杂。以枯木老妖所代表的投降派,正想将你们生擒,你们这样过去岂不是添乱?还是先等一等,不到关键之时还不能现身。”


    陆魁隐藏的很深,也附和道:“柏仙说的对,还是在此处等一等,帮我查探一下敌情。”说话间,从腰间取出千里镜,交到杨小玄的手中。


    东黎君怕陆魁耍诈逃跑,寸步不离他的身侧。


    杨小玄使了一个隐身法,腾身跃上云霄,在千里镜中看到,城南、城北人如蚂蚁,上万大军正在穿梭调动,互为犄角,正缓缓朝花竺城这边行进。


    天空中怪叫如潮,昂首望去,四面八方有无数飞鸟、飞兽盘旋飞来。鸟、兽的背上有不少僧人,瞧那打扮,像是日月山的弟子。


    杨小玄心中大奇,凝眉猜想:“难道是我们泄露了行踪,日月山的人马怎么会追到这里来了?”


    他感到形势严峻,便与东黎君、柏仙密议了一番。当下为二人隐遁了身形,又点了陆魁的大穴,押着他来到塔楼附近。


    三个人远远地站在一队侍卫的身后,从人缝中探头朝里张望。


    塔楼的下面摆着两排木桌和多把椅子,两边的人相对而坐,距离有四尺多远。


    北面这排木桌的后面坐着两个女子,一个是骨朵,另一个轻纱蒙面,正是九公主竺子姗。


    南面这排木桌后面坐着三个人,正中间坐着一个瘦如槁木的老者,脸上罩着鬼怪面具,獠牙吊眼,丑怪凶厉。正是枯木老怪。


    他的左边坐着一个身穿青衫的长老,细眼钩鼻,长须飘飘。说起话来摇头晃脑,正是花竺国第一长老———彭长老。


    右边坐着一个枯瘦的黑衣男子,忽坐忽立,两眼盯着竺子姗,那张麻脸上满是诡异的邪笑,带有一种婬邪的味道。此人正是花竺国最年轻的长老,也是陆魁的哥哥,名叫陆天。


    只听枯木老怪道:“九公主,你就别再执迷不悟了!眼下三族分裂,你们花族能上阵打仗的不过一万多人而已。以这区区的一万个小兵,要与黄石山、日月山上万虎狼之师对阵,岂不是以卵击石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原来真的能把肚子顶起来{被男同桌扯乳罩捏胸玩乳 }